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特A级王夫[星际] 作者:葬剑(下)

字体:[ ]

 
    第51章 人生不歇脑洞不止
    
    厉飞和莱斯特一凛,同时意识到,那就是新物质的来源了。
    当贝丽三人渐渐靠近这个从未在地图上标记过的星球时,他们才发现,水晶簇并不只有一处。整个星球的表面到处都有这种紫红色的晶体,而且它们并不是独立存在。
    要说的话,那就像是……就像是火焰的河流。
    水晶不过是火焰的河床,发光的水晶与其中蕴藏着的黑色火焰组成了一副怪异而唯美的奇景。
    身为研究者的三人立刻明白,这就是死亡星域神秘的一角。从未见过的物质,从未见过的景象——他们立刻分工,张语和贝丽使用自己小型舰上自带的研究设备开始调查这个星球的神秘结晶,而身为男士的厉云则开始试图修理被撞坏的动力装置。
    虽然已经有丛云号,但是在这种危险的地方,多一艘船就是多一份保障。
    ……
    “最后他们将新物质命名为死火,带回了各自的研究所。”
    “当时参与探索计划的其中一项权益就是,参与计划的人员在探索中发现的任何东西拥有独立研究的权利。也就是说,除了要登记在深红和深蓝的数据库内,发现者可以自己进行研究。”
    当时贝丽夫人和厉云夫妇也是这么做的,这个研究一做就是三年,期间贝丽夫人遇见了丧偶的巴尔克帝国皇帝,而厉云和张语也已经结了婚,并生了一个孩子,取名叫做厉飞。
    然后出于某种理由,他们最终没有公布实验结果,而是决定销毁所有实验数据,同时销毁他们手上的新物质。
    “为什么?”厉飞突然开口询问,“如果仅仅只有目前这种效果,并不是销毁的理由吧?”
    就如老达罗所说,d的本质是“进化”,问题在于人类现在的发展水平是否能负担起这样的进化。单从这点来看,危险程度还没有到达要彻底销毁所有研究资料的地步。
    “所有的研究资料都已经被主人销毁。”
    黑猫晃了晃脑袋。
    “但从留下来的零星无关记录中显示:他们最后发现这种物质有一个必须要被毁灭的理由,那就是它的能量如果使用某种方式激发,能够使星球坍塌陷落,并引起范围内的空间震荡,震荡又再度引发坍塌……如此反复,最终可能造成一整个星域的灭亡。”
    厉飞、莱斯特:……
    ——他们是不是听到了什么很不科学的东西?
    “厉飞你能操控重力难道就很科学么?”
    黑猫摇了摇尾巴,似乎是对着二人脸上的表情笑了笑。
    厉云夫妇的销毁很顺利,但是贝丽夫人这边出了问题。
    年幼的英格拉姆·冯·巴尔克被某人带进帝都研究所,偷偷拿走了贝丽夫人放在隔离室里正在进行销毁流程的死火样本。
    当然,他很快就被贝丽夫人发现并拦住。
    但进行销毁流程的同时,也激发了死火的活性。死火样本蕴含的能量眼看就要爆发,贝丽夫人整个人扑在上面,用自己的身体作为屏障保护了英格拉姆,她本人则因为能量冲击而昏厥。
    当她醒来的时候,死火样本被盗消失,她也变成感染者,并随之出现了一系列症状。
    ……
    之后的事情就和外界流传的版本差不多。
    贝丽夫人销毁了自己所有的研究资料,虽然她有尝试通过各种方式抑制身体的异变,但还是一点一点衰弱下去。
    最可怕的地方在于她的能力是脑域激发,这个能力并不能用她的意志去停止。用温莎女亲王的比喻来说,贝丽夫人时时刻刻都是一杯加满糖的水,而根本没有办法将水里的含糖量降下去。
    在这个情况下,上一代巴尔克皇帝向贝丽夫人求婚,两人生下莱斯特,促成一段宇宙中广为流传的爱情传说。
    厉飞看向莱斯特。
    亲王殿下一如既往地面无表情,不知在想些什么,于是开口的只能是他。
    不过他刚想问问题,喵阁下就回答了。
    “事情发生之后,研究院的人检查了所有能检查的地方,没有发现可疑人员。而英格拉姆当时被催眠了,记忆被清理的很干净。成年之后他也要求薇拉给他做了所有能做的实验,却还是想不起那段记忆。”
    ——当年的事情至今依然没有找到真相。
    ※※※
    被亲王殿下带着回到房间,厉飞心里依然不停地在思考。
    说到催眠,他首先想到的是七虹领主,那个圆滚滚的死胖子对阿蕾塔的控制和对老达罗的催眠都让厉飞印象深刻!
    但领主的年纪有点对不上,七虹星的官网曾经放过雷德·红的个人资料,他今年四十岁,三十年前他还只有十岁,催眠技巧就要登峰造极好像有点困难。
    不过如果假设这个组织的发起人就是三十年前偷走样本的家伙,说不定催眠帝国皇帝的人和七虹领主也有一定关系。
    另外从喵阁下的话中还可以分析出很多东西:例如盗走新物质的人的身份范围。
    首先,那个人能够接近当时是皇子的英格拉姆,是平民的可能性很小。
    其次,他/她明白d的价值,甘愿冒巨大风险去偷窃样本。
    鉴于贝丽夫人对d的研究是独立研究,从喵阁下的形容来看整个实验过程相当谨慎小心。这个人有很大可能是研究院里的研究员,或至少有一个研究员的同伙。
    但是这种分析只要用脑袋想一想就知道,当时肯定也有人针对这一点进行调查。喵阁下没有提,就是说此路不通?
    厉飞打开个人终端搜索相关信息,发现有一则三十年前帝都研究院遭受火灾的新闻,一名研究员失踪,名字是鲁尔哈·伯格。
    “你觉得是他?”莱斯特也发现了王夫的动作,干脆坐在厉飞身边,询问道。
    “不是他。”厉飞评价道,“手段粗暴、布局仓促看起来就像是一场闹剧,和盗取样本时的作风完全不相符。
    他干巴巴地说完之后才发现狮子殿下不知道什么时候挤在他身边,和他一起看向终端上的新闻。心脏漏跳一拍之后,变得有些痒痒的。
    本来只是顺带调查一下盯上自己的家伙,然后好好度个蜜月的愉快旅程变成了一场阴谋交叠着诡计的“奇幻”旅途,他根本没有来得及和亲爱的殿下培养感情。
    说到这里——
    厉飞突然想到当初果冻三号的话,头上的青筋“愉快”地蹦跶了起来。
    “充满血色与死亡的梦幻蜜月。”
    那个……乌鸦嘴啊!!!
    王夫殿下现在还不知道果冻君曾经诅咒他看得到吃不到。
    恭喜果冻君暂时逃过被真人追杀的可能性。
    在内心深处将绿色的果冻殴打成四瓣的绿色果冻碎块,厉飞回头看着莱斯特的侧脸。
    亲王殿下心情不好。
    亲王殿下有点失落。
    亲王殿下看起来……还是那么的秀色可餐!
    “莱斯特。”厉飞关了终端,光明正大地握住他家莱斯特的手,“如果你想说的话,我会听的。”
    小狮子略带茫然地看向厉飞——要说什么?
    厉飞:……
    ——他错了,他家亲爱的殿下怎么会和普通人一样呢?伤春悲秋什么的根本不适合莱斯特!他们就应该携手并进把害了贝丽夫人还想害他们的家伙统统揪出来弄死!
    厉飞深刻反省自己对殿下的认知还不够深的时候,莱斯特也在努力思考。
    ——厉想要自己说点什么。
    ——要说什么?
    ——嗯,喵姆也说过夫夫之间应该加强交流,那么……
    莱斯特认真地说:“皇兄小时候对我很好。”
    厉飞:……
    ——为什么是帝国皇帝?现在原来是应该进行谋逆大业探讨的时候吗?!
    王夫阁下内心的小人在用力捶地板!
    王夫阁下表面上还是保持着风度翩翩的微笑,向莱斯特无声地表示“我在听”。
    不过心里的米分红泡泡被亲王殿下戳破之后,满是黑洞的特工脑又开始运作,顺带给莱斯特的话进行了脑内补完。
    ——皇兄小时候对我很好,(没想到长大之后我们兄弟会陷入争夺帝位的局面)。
    王夫阁下醒悟了。
    他家殿下这是在求安慰?
    “咳咳。”厉飞轻咳两声,用他最温柔的音调说道,“皇帝陛下那时候是个孩子,经过这种事情,他心中难免会有负罪心理和补偿心理,但是人都会长大,事物也会随之改变。”
    ——所以当英格拉姆·冯·巴尔克成为皇帝,发现弟弟的能力和声望都十分突出而优秀的时候,心态改变简直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厉飞表示他可以用他亲眼看过的许多家庭伦理剧作保证。
    单纯只是尝试和王夫分享自己幼时经历——只是说得有点干巴巴——的小狮子莱斯特附和着点点头。
    “后来发现皇兄有一点疏远……”
    现在想来,英格拉姆哥哥表现得不太自在都是在自己默默思念母亲的时候,大概是因为往事而愧疚。
    厉飞心里画着英格拉姆皇帝陛下脸的板子已经被他内心的小人举着锤子乒乒乓乓钉满了钉子。
    ——明明是二人世界为什么总是从殿下嘴里听到第三个人的名字?
    ——就算是“要被拉下马的最终目标”……他也还是不爽!
    “没关系,有很多人都爱着殿下。”
    ——例如我例如我例如我!
    王夫你画风有点奇怪。
    “然后我遇到了云彬。”
    “……”
    这是终于发现有什么不对的厉飞。
    亲王殿下既不是和哥哥疏远了不开心求安慰,也不是在探讨推翻皇帝陛下的大事业。
    照这个逻辑:
    皇兄小时候对我很好——后来发现皇兄有一点疏远——然后我遇到了云彬——接着云彬又因为奇怪的原因好像总是在生我的气——最后遇见了你……
    ——等等!这个不详的发展链究竟是怎么回事?!
    厉飞脸上温柔的微笑有点挂不住。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