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住在山洞里的花草狐妖 作者:女雏

字体:[ ]

 
 
落白是一只住在偏远山洞里的小狐妖,平日除了修炼便是种些花花草草。
直到天赐他一只落小白,时刻惦记着喝自己的血,把自己吃掉。
他当然是拒!绝!的!
这是一篇养成失败反被吃掉的伪父子文,冷漠攻×温和受
100K左右甜短篇
 
内容标签:灵异神怪 阴差阳错 甜文 近水楼台
搜索关键字:主角:非正,落白 ┃ 配角:离絮,上邪 ┃ 其它:冷血大魔王攻,温和忠犬受
 
 
 
☆、第1章 狐狸是从蛋里孵出来的
    落白是一只修行了三百年的小狐妖,那个比它老了两百岁的狐妖离絮已经离开这座山去了外面的世界闯荡,所以落白占山为王,将这座山命名为落白山。
    然后他居住的这个山洞就叫落白洞。
    在过去的三百年里,落白山上只有野兽和植物,离絮是最先进化出超凡智慧的狐狸,费了很大的功夫才找到修行之道。托他的福,落白少走了很多弯路。
    不过离絮教导落白的日子只有短短四十年,某天离絮从飞鸟口中得知,外面的世界充满了神奇和挑战,所以他毫无顾忌地走掉了。
    落白认为他是比离絮聪明的,至少离絮都没有想到在人类来临之前,把这座山用自己的名字命名。
    一群被战争赶到山脚下的人类,因为一条小河从那里蜿蜒过去,他们就肆无忌惮地落了脚,建造房子,种植庄稼,慢慢形成一个小村庄。
    其实这个村子离最近的城镇没有很远,但是中间没有相通的路。这些人类用了很多办法,始终没能找到地形安全、可以修建一条便捷道路的方法。
    不知道是谁说,咱们去求一下山神吧!
    那些人上贡了瓜果和牛羊,祈求山神给他们一条明路。落白自认是此山之王,大概与他们口中的山神是一个意思。于是他化作白衣仙人的模样,与他们指点迷津,另外提醒道,他比较喜欢吃鸡。
    村民们都很开心,修好了路,回来还建了一座山神庙,定期呈上家禽。落白甘之如饴。
    落白洞在落白山接近山顶的地方,所以平日无事落白并不会下山去关照那些信奉他的人类孩子们。那么落白平时都忙些什么?
    除了修炼,落白在洞外洞内种上了花花草草。不同于漫山遍野的野花,落白种的花草种类繁多,甚至有些是珍稀品种,都是他拜托飞鸟和游鱼从各地带来的种子,精心地照料,一年四季花香满洞。
    有一天,落白在自己的洞里发现了一颗蛋。
    那颗蛋藏在最柔软的叶子中间,落白在给叶子除虫的时候发现了它。
    落白很快认出来,这是一颗百果蛋。百果蛋是植物精华的集聚,是植物除了自己本身修炼成妖的另外一种修行方式,它必须依赖外力孵化,而且孵化它的是什么,妖或仙,蛋中出现的就是什么。如果落白将它孵化,那么孵出来的就会是一只自带妖力的小狐狸。
    好像生个儿子。
    落白因为这个想法有点兴奋。他飞快地把这颗蛋用法力包好,挪到自己的窝里,暖暖地护着。
    落白把百果蛋孵在腹下柔软的皮毛内,要足足三天,保持温度,这颗蛋才会孵化出来。于是他提前吃了很多只鸡,躺窝里一动不动地呆了三天三夜。
    在窝里吸收不到日月的精华,又用了点法力保持蛋的温度,所以第二天的时候落白就饿了。第三天晚上简直想把这颗蛋吃掉。
    幸好,蛋里的小家伙比他的理智提前一步破壳而出了。
    那只小狐狸还在蠢蠢欲动地顶蛋壳,落白就跑出去先消灭了三五只鸡。回来的时候看到蛋壳破开了,雪白的小狐狸却累得躺在蛋里睡着了。
    太可爱了!
    落白父性大发。看着小家伙恬静的睡颜,郑重地:“小妖,你是我孵出来的,得跟我姓,以后你就叫落小白。”
    小狐狸在睡梦中皱了一下眉,落白刚觉得有趣,就听得“哇”的一声,落小白就这么大哭起来。
    想来是饿了。新生儿要吃什么来着?对了,奶。可是……他是个公的……
    急匆匆跑到山下村子里,找那些牛羊各要了一碗奶水,回来喂,落小白都不喝,到了嘴边愣是把碗掀翻。
    听说有的妖精喝血修行,难道?
    虽然落白心里想他可是一个正经的妖精,除了吃饭不会特意杀生;但是毕竟不是亲生儿子,长歪了也是有可能的,还是要先养活他,日后再慢慢纠正。
    落白跑出去又弄了一碗鸡血回来——
    还是不喝!
    一开始好像挺感兴趣地闻了闻,但是依然不肯下肚。继续大哭。
    落白被闹得心烦意乱,一时间不知道怎么才好。落小白独自哭了会儿,发现没有回应,抓住眼前的狐狸腿儿就一口咬下去。
    “嘶——”落白吃痛,抬爪一看,竟然出血了,这小家伙一出生牙齿就这么锋利了?
    再看咬了人的落小白,嘴里残留着落白的妖血,咽了一口,似乎很是开心,继续找那只留着血的狐狸腿,要喝。
    “喝血就算了,竟然还要喝妖怪的血,这是谁给你惯的毛病?”落白生气,这个习惯可不好,从小喝妖血长大了还得了?是不是要去弑仙?
    落白拿过那碗鸡血,恶狠狠地:“就这个,爱喝不喝,不喝你就饿死算了。”说完转身就走,免得小家伙又哭他忍不住会给他喝自己的。
    过了半个时辰,落白回到洞里,落小白还是把鸡血喝掉了,正躺在落白的窝里睡觉,嘴边的白毛都被染得红通通。感觉是个可怕的孩子啊。
    第二天早上一睁眼,落白看到那只小狐狸瞪着黑溜溜的眼睛盯着他看。落白被萌到,伸手摸摸它的脑袋。
    “饿了。”落小白说。
    “呃……你都会说话了……”莫非是让它喝了点他的血,就成长到如此了么?
    落小白奇怪地看他,会说话有什么可惊讶。
    “我去给你弄鸡血。”
    “不要。”
    “那你要什么?”
    落小白盯了他两秒,扑过去抱住了落白的狐狸腿,张口就要咬。
    落白眼疾手快的抽身,用法力让小狐狸动弹不得,拎着他的毛,眯眼训斥:“不可以喝会动的东西的血,特别是你爹的。”
    “爹?”落小白疑惑。
    “哎,儿子。”落白应得那叫一个舒心。
    小狐狸好像有点气愤。
    “小孩子不可以喝妖精的血,你不喜欢鸡的话,我给你弄别的。话说你是一只狐狸啊,怎么不喜欢鸡?”落白心想果然不是亲生的,除了外形真的没啥跟他像了!百果蛋委实不是一般妖精能养的。
    对了,百果!
    落白忽然想到了什么,拎着落小白走到洞外一丛灌木旁边,“这个植物叫‘汁好美’,哈哈当然是我取的名字,它的果实多汁又好吃哦。”
    “不!”落小白激烈地反抗,它才不要吃什么果子!
    反抗当然无效。落白强行把熟透了的果实剥了皮塞进它嘴里。
    吐出去!落小白心里无限的反感。
    可是还真挺美的……
    “哈哈,好吃吧?以后就吃这个,不许咬我了。”落白看着落小白一脸不爽但是又咽下了嘴里的果子,心中暗喜。
    落白以为这样就算解决了小家伙吃的问题,满心欢喜地琢磨着一只妖狐要长到几时才能开始正式的修行——毕竟他和离絮都是从普通狐狸修炼来的,没有天赋异禀。
    结果没过几天,落白就发现山下的村庄里出了事。
    一只花猫跑到他修行的地方,喵呜叫个不停,落白认出这是人养的猫,就抱着花猫下了山。
    到处都在办丧事。纷飞的纸钱,悲戚的哭声,整个村子弥漫着不应有的死气。
    落白化了身去了山神庙,来求神的人不在少数。发现山神降临,村长喜出望外,向落白解释道,这几日村中进了妖怪,在半夜时分潜到村民家中,趁人熟睡喝干了他们的血。受害的村民只剩一副皮囊,死相凄惨。
    落白一惊,喝血的妖精,莫不是落小白?可是每晚他都拥它入眠,白日里也闻不见他身上有血腥味啊。
    “喵~!”那花猫又叫了声。
    “妖狐?”落白这才觉察这猫有智慧。
    “山神大人,是妖狐作祟,导致了这些无辜的村民去世吗?”村长问。
    落白看着脚下眼神充满希望的人类,沉吟片刻,道:“我自会处理,日后晚上紧闭房门,小心便可。”
    “谢谢山神大人!”
    “我们有救了!”
    “谢谢山神大人哪!”
    ……
    落白抱了那猫,回到山洞里,落小白正在呼呼大睡。
    “是它吗?”落白问花猫。
    花猫略显恐惧地往落白怀里缩缩,答案无疑。
    落白放下猫,走过去一手将落小白拎起来。落小白醒过来,本来有些炸毛,发现是落白,打了个呵欠,“放下。”
    “这是跟你爹说话的态度?”落白眯眼,这孩子着实欠收拾,“是你每晚跑去山下喝人血?”
    “人?”落小白想了一想,“嗯。”
    “我不是说过不准喝会动的东西的血吗!”
    “你说过。”
    “那你为什么不听?”
    “我不听。”
    落白要发作,就见落小白冷眼看他。落白微微一顿,跟这小子硬碰硬似乎并不是非常好的教子之道,转而放缓口气:“门口的果子不爱吃了?”
    “嗯。”
    “非要喝人血吗?”
    “你也行。”落小白舔舔嘴边的毛,想到先前品尝到的,还是修炼百年以上的妖血好喝些。
    “这很不好,很不好。”落白觉得面前的小狐狸简直是原始狐,不讲道理,不分好歹,偏偏自己也是个软性子,这种情况不知如何是好。
    也许应该去请教一下城里的半仙。
    为了防止今夜落小白又偷溜出去,落白忍痛放了一碗血,落小白难得表现出满足的神情,喝完就继续睡觉了,而且好心情地在落白说“喝了我的今晚不要再下山害人了”时,连嗯两声。
    隔天落白起个大早,跑到一条山路上堵下了正要进城的孙半仙。
    “一出生就要喝血的妖精啊。”孙半仙沉思一会儿,像是知道些什么,手指一搓,意思是得先意思意思。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