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桃花夭 作者:五色曼陀罗(下)

字体:[ ]

 
 
 
☆、第75章 新的线索(一)
 
寒铁心觉得怀里人的身子渐渐颤抖起来,像是个委屈却倔强的孩子,将头深深的埋在自己的肩颈处。寒铁心抬起手一下一下为萧凤翎顺着背,并没有说什么安慰的话,只是静静的等着,等他的身体慢慢停止颤抖,等他偷偷的擦干自己眼角不易察觉的泪痕,寒铁心猜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平静的说:“去床上睡吧。”
    萧凤翎顺从的点了点头,走到床前脱/衣躺下,感觉到寒铁心躺倒自己身旁时也不抵触,只是往里挪了挪给他留出一个人的位置。
    寒铁心道:“睡吧,明天还不知道会遇见什么事情,要留有充足的体力才行。”
    萧凤翎点点头,轻轻“嗯”了一声,翻了个身,眼皮子瞬间觉得沉了很多,就这么迷迷糊糊的睡去,睡梦中觉得自己的左肩痒得难受,不禁伸手去抓,这一抓,手腕立刻被一个温暖的手掌牢牢抓住,处于练武人的本能,萧凤翎在手腕被抓住的那一刻惊醒,反手扣住那只手的脉门,定睛一看,手的主人正是睡在自己身旁的寒铁心。
    “你的肩上有伤,不要抓。”寒铁心温柔的说。
    萧凤翎明白了他的用意,立刻松开了手。
    寒铁心问:“怎么?觉得痒?”
    萧凤翎轻轻嗯了一声。
    寒铁心道:“觉得痒就说明伤口已经开始愈合了,是好事,温神医的药金创药果然厉害。”
    萧凤翎心不在焉的听着寒铁心说话,眼睛则目不转睛的盯着他紧握住自己的手,虽然嘴上不肯承认,但是他明白,曾经或许是需要一个能为自己缓解寒毒之苦的人,或许是嫉妒寒铁心对于高麟的温柔照顾才硬要将他带回青萍教做自己所谓的教主夫人,但是现在,自己对于寒铁心则是真真正正的动心了。他贪恋那人身上的温柔,却苦恼于他不知道再寒铁心的心中自己究竟是处于怎样的位置,他对于高麟的溺爱萧凤翎看在眼里,那自己对于他是不是仅仅是帮忙救出高麟的合作对象,麒麟山庄既然已经打了青萍教的主意,自己就一定要先发制人将它铲除,到时候寒铁心究竟会不会帮着麒麟山庄对付自己,萧凤翎心中苦笑,现在看来,那是必然会发生的事情。而他自己也绝对承受不住这世上再有第二个唐潇的出现。
    “谁?!”寒铁心忽然低声喝道。萧凤翎被他一叫,也听到了屋顶上瓦砾的异响,和他忽使了一个眼色,披上外衣打开窗户翻身跃上屋顶。
    “一个四个人。武功都不弱。”寒铁心望着渐渐远去的背影,在萧凤翎耳边轻声说,“看方向是向着铸剑山庄的方向去的。”
    “奇怪……如果说唐潇杀这些武林名宿是为了将罪名推到我的头上,现在我已经‘死了’,他们这么做又是为了什么呢?”萧凤翎皱眉道,“而且铸剑山庄庄主刚刚被刺客打成重伤,现在山庄内外都严加防卫,在这个风口浪尖的时候再派人来暗杀是十分不明智的选择,而他们先派出了天狼七鬼,现在又派来这四个人。”
    寒铁心接着说:“这么迫不及待的要凌庄主死,可见他们的目的绝不仅是嫁祸给你这么简单。”
    萧凤翎道:“你的意思是……一箭双雕?”
    “没错。”寒铁心点头,“唐潇与和他联手的人之所以合作是各谋其利,唐潇的目的是嫁祸于你,而那个人的目的,则是要杀了那些人。”
    萧凤翎问道:“我们要不要追上去?”
    这时,睡梦中的温玉和幽厉也被异响惊醒,来到屋顶查看情况。寒铁心看到幽厉,忽然计上心来,走上前问道:“素闻赤焰教流传驯养毒物之术,可以号令天下间毒虫,大护法天赋异禀,必定深谙此术,不知是否能让我们开开眼?”
    幽厉似懂非懂的听完寒铁心的话,不耐烦的摆摆手,一针见血的问:“我们苗疆人实在得很,不像你们中原人说话都要编一个套路,累不累啊。你就直接说,要我帮你做什么吧?”
    寒铁心被他呛得面色尴尬,微红着脸解释道:“我想请大护法驱动毒蜂,扰到铸剑山庄的人,让那些刺客没有机会下手。”
    “你看吧,这么一说多简单明了,我一听就懂了。”幽厉的脸上随即又绽出一个精明而狡黠的笑容,“那你说,那个铸剑山庄的庄主我又不认识,我为什么要帮他呢?”
    “这……”寒铁心面露难色,他发现自己真的没有什么可以引起幽厉兴趣的东西作为交换条件。
    这是,萧凤翎忽然平静而自信的开口:“赤焰教可以说是占领了半壁苗疆,大护法在教中的地位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平日里肯定是公务繁忙,此次来到中原那么久,不会只是闲着无聊出来游山玩水的吧?”
    “恩?嘻嘻……”幽厉摸了摸鼻子,笑道,“说下去。”
    萧凤翎继续说道:“听闻当年五毒使之一的蜘蛛为了一个中原人叛离了赤焰赤焰教,还盗走了贵教圣物之一的避毒珠。我想贵教一定很想将那宝贝找回来。”
    听到避毒珠三个字,幽厉黑白分明的大眼睛一亮,急忙问道:“你知道避毒珠在哪?”
    萧凤翎轻笑:“现在蜘蛛已死,唐潇作为蜘蛛的独子,避毒珠自然在他的身上。”
    听萧凤翎这么说,幽厉的眼神又黯淡了下去,垂头丧气道:“你说的这个我也想到了……”
    “但是避毒珠没有在唐潇身上?”萧凤翎似乎早就料到幽厉会这么说,笑吟吟的接话道,“蜘蛛当年把避毒珠偷出来,自然会想到赤焰教会派人来寻,所以早就做了准备,你没有找到,是因为那颗避毒珠如今早已是改头换面,你看到了也认不出。”
    “哦?它改成什么模样了?”幽厉急忙问道,看萧凤翎一副笑而不语的样子,明白了什么似的说,“只要你能帮我找到避毒珠,你有什么用得着我的地方,尽管说!”
    幽厉说罢拿起腰间挂着的排箫放在口边轻轻吹响,伴着似诉似泣的萧声,屋子里飞出数十只半个指头大小的通体乌黑的马蜂,它们在箫声的指引下,整齐有序的向着铸剑山庄的方向飞去。
    “好!幽厉护法果然爽快!”萧凤翎赞道,“避毒珠已被碾成米分末,就藏在唐潇放于心口处的护心镜里。”
 
☆、第76章 新的线索(二)
 
过不多久,马蜂又在幽厉的排箫声中去而复返,随着远处的灯火星星点点的亮起,寒铁心和萧凤翎一颗悬着的心总算稍微落下来一些。
    这时房间内忽然传来高麟的一声惊叫,众人立刻闯入他的房间,看到桌子上温玉放着的草药旁,一直全身黑色满是伤痕的小狗正在左嗅嗅右嗅嗅似乎在找着什么,这条狗乍看上去不过是普通的卷毛狗,细看之下,发现它的舌头和爪子都是黑紫色的,像是中毒了一般,但它的眼睛却是清明机灵得很,丝毫没有中毒的征兆。
    “师、师兄……”高麟指着桌子上一盆已经枯萎了的花说,“它刚刚就用爪子抓了一下花盆里的土,那花就、就蔫了。”
    “这花刚刚还好好的,这么快就枯萎了,除非是中毒。”温玉皱眉说道,“难道……”
    “嘿嘿,不错,捡到个宝贝!”一旁的幽厉乐呵呵的朝着黑色卷毛狗走了过去,向他伸出了手。
    “小心!”
    伴着高麟的大叫,卷毛狗已经伸出黑紫色的爪子向幽厉的手抓去,一抓后似乎还不够,它大着胆子凑过去嗅了嗅幽厉的手指,忽然身体像中了邪一般一动不动,全身的卷毛簌簌抖动着,喉咙处发出极轻的呜咽。
    高麟诧异的看着卷毛狗的变化,莫名其妙的问:“它这是……怎么了?”
    寒铁心答道:“看上去,它在害怕。”
    高麟又问:“为什么会害怕。”
    温玉回答说:“弱肉强食是自然界亘古不变的法则。这狗是苗疆异种,体内天生带有剧毒,所以被它的爪子抓过或者牙齿咬过都是中它的毒,而能让它害怕的,就是比它毒性更猛烈的毒物。”
    “毒性更猛烈的毒物?那是……”
    “自然就是我了!”幽厉一把抓起小卷毛,检查着它身上的伤口,“身上的伤很多,但都不是很严重,应该是从某个地方逃出来后在路上的摔伤和划伤。小玉,你来帮它上点药吧。”
    “小……玉……”
    所有人的目光都像是商量好了一般齐刷刷的转向温玉,温玉的脸上瞬间比喝醉了酒还要红得透彻。
    温玉强自镇定咬牙切齿的说道:“和你说过很多次了,不要这!样!叫!我!”
    “为什么?你的名字取来不就是为了让人叫的么?”幽厉反驳道。
    温玉不知道怎么和幽厉解释这种叫法让他们显得过于亲密,只得胡诌一个理由道:“你这么叫,听上去像是在叫狗。”
    “叫狗?”幽厉像是受到了启迪一般,乐呵呵的一拍大腿道,“好主意啊!以后这小卷毛就叫小玉了!”
    温玉一听眉毛便皱了起来:“幽厉!你竟然用我的名字给狗起名,是存心找茬么?!”
    幽厉听后一脸委屈:“明明是你自己说我叫你小玉像是在叫狗,现在我就给狗起了这么个名字,你又说我找茬,你们中原的男人怎么这么多事儿啊?”
    “你!”
    “你什么你啊,快过来拿药啦,你不来我自己拿了,到时候你别又嫌我把你的药箱翻得乱七八糟。”
    两个人吵吵闹闹的离开了房间,屋子里只剩下高麟、寒铁心和萧凤翎三人。高麟的眼睛仍是心有余悸的看着桌子上那盆枯萎了的花,喃喃说道:“我从来不知道这世上竟然会有有毒的狗。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寒铁心道:“我也只是在书中看到过,今天才第一次亲眼见到。”
    “哦?师兄从什么书上看到的?”
    “师父的游历手记,第二册第三卷,上面记载了他游历苗疆的一些见闻,其中就记载着有毒/性的动物,不过也只是寥寥数笔一带而过。”
    “这些异种不是自然存在的,而是苗疆那些用毒施蛊的人通过长时间用毒/物喂养猫狗等动物,再从它们中找出能够存活下来的优秀品种进行配种,一代一代的演变,就成了今天看到的物种了。”萧凤翎站在一旁淡淡的说。
    “原来如此,你懂得真多。”寒铁心笑道。
    萧凤翎却是一脸的严肃的说道:“这样的苗疆异种,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看它身上伤痕累累,显然是从哪里逃出来的,那将它带来中原的人又会是谁呢?”
    “将它带来中原的目的又是什么呢?”寒铁心也皱起了眉头,忽然想到什么似的一把拉住萧凤翎的手说,“走!我们去温玉那里看看!”
    萧凤翎被寒铁心拉着一路来到温玉的房间,经过询问,温玉确定小卷毛是配过种的,而且配过不止一次。寒铁心点点头道:“看来我没猜错,这狗被带到中原来是用来配种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