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亡魂领主的情人 作者:乱蝉

字体:[ ]

 
文案
 
本文原名《异陆魔剑士》<我的男人是金手指>再修改一次文名,原来的名字确实不适合。
★☆
塞德在水里挣扎,他感到自己快要死了,冥冥中却有一扇大门悄悄打开。黄泉深处,一场离奇的相逢,普通的乡下男孩就此踏上了一条未知的征途,在遥远的未来他的名字将成为传奇的一部分。然而众生皆为棋子,他是否能握紧手中的命运丝线,还是任由命运操纵就此沉沦?
世界观设定(这本小说的世界观完全是我的原创,这里做一下介绍免得大家看不懂):在大宇宙中漂浮着许许多多无形的能量体——源力。每一个源力诞生一个世界,源力可能有自己的意识也可能没有。在主角所在的世界里,源力最开始创造了形成世界的八种源生魔法以及三位管理者,八种魔法包括五种元素魔法(涉及不多不做介绍),和三种非元素魔法(空间魔法,时间魔法,幻象魔法)时间魔法的意志形成的形态为荒原女巫,幻象魔法的形态为梦魔。三位管理者分别是掌控世界秩序的‘秩序’,回收世界负力的颠倒之门,以及掌控死亡的亡魂领主。除了时间魔法以外,六种源生魔法各自衍生了无数后天魔法,后天魔法同他们的始祖一样,拥有各自的意识和性格,只不能化为人形,他们生活的世界叫做源力空间。而普通人生活的世界则叫做常世。魔法通过交换原则可以被法师们驱使。
 
内容标签:奇幻魔幻 欢喜冤家 异世大陆 励志人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伊诺,塞德 ┃ 配角:梅丽莎,亚伦,欧洛娜,等等 ┃ 其它:1V1,美强
 
 
 
  第1章 序章(二次修改版)
  
  索窿森林高耸入云的巫师塔,终年被厚重潮湿的云雾所笼罩。在塔的深处,某个最为温暖的房间里,古旧的壁炉下,被火焰灼烧的柴火发出轻轻的噼啪声。暖融融的橙色光芒,映衬着壁炉前那一小片冰冷的石头地面,让这些冷浸浸的灰色石块也显出了几分温暖的色彩。
  房间的中央摆着一张舒适的软榻,塌上铺着厚实的毛垫子。灰鹰披着雪白的狮鹫毛毯半躺在软榻上,呼吸轻微、平静,看起来像是睡着了。但这位老法师并没有真的睡着,实际上他毫无睡意,那双微微张开的眼中倒映着熊熊火光,这是无穷的智慧在黑暗中燃烧的光亮。
  灰鹰在沉思,这种思考与他平时的冥想并不相同。他不是在思索某个深刻的人生哲理,也不是为了一个繁复的禁咒进行着冗长的计算。此刻,他仅仅是望着壁炉发呆,因为他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清楚的意识到——自己即将展开人生中的另一段旅程。
  而这个时候,他开始无法克制地回忆起过往的点点滴滴。通常情况下,人类并不能那么清楚地回忆起曾经发生过的每一件事,只有当某一个特别的时刻到来,被紧锁住的记忆闸门才会彻底打开。回忆倾泻而下,那些躲藏在旮旯角落里的往事将一一闪现,如同咆哮的奔流般毫无阻拦地出现在人们眼前。
  所有的人都将清楚地看到自己的一生,重拾那些曾经拥有却又失去的悲欢离合、喜怒哀乐。然后——他们将抛却生前的一切过往是非,抛却一切身外之物,几近赤/裸地踏上新的旅程。
  灰鹰闭上了眼睛。当他的视线完全被黑暗所吞没,他看见一个孩子从那片柔软的记忆宫殿的深处向他跑来。
  他认识这个孩子,他又怎么可能会不认识呢?即便时至今日,每当他照镜子的时候,依然能从那张满布沟壑的面孔上,清晰地看到这个孩子的身影。
  那头象征衰老的灰白色头发,对于一个小孩子来说,难免显得有些怪异。可就是这头灰发,陪伴他走过了无数岁月,不管光阴如何变迁,唯有这灰白的颜色从未改变。
  灰鹰清楚地记得,他那会……有那么一段时间,自卑于这些灰白的发丝。村子里那些大一点的男孩们更是因为他与众不同的发色,经常嘲笑他欺负他。
  其实小孩子嘛,本来都是这个样子,对于异乎寻常的东西总是很敏感,倒不一定真有什么恶意。但那个时候……他也只是个稚嫩的孩童,就像大多数的孩子一样,固执又脆弱,承受不了他人的指指点点,也难以忍受旁人异样的目光。
  直到有一天,他把那些欺负他的大孩子们都揍得鼻青脸肿,得到了玩伴们敬佩的目光,那种困扰他的自卑感才彻底的离他而去。
  等他成年以后,就像是冥冥中注定的一样,他得到了“灰鹰”这个名字。再后来……再后来,就连他自己都差不多快要忘掉自个的本名了。
  但是——灰鹰想,至少有一个“人”永远不会忘记他真正的名字。而那个“人”……灰鹰怔住了,回忆敲打着他的心,让他沉湎其间,直到被空气中某种奇异的变化打断了思绪,那一丝须弥间的微弱波动吸引了他全部的注意。
  灰鹰抬眼看去,不远处的书桌上摆着一个古旧的沙漏,他看见那沙漏中最后的一粒沙砾,正轻巧地跌落下来。灰鹰释然地笑了笑,仿佛顿悟了什么。他站起身向沙漏走去,枯槁的指尖轻轻抚摸着那落满灰尘的玻璃制品。不知道想起了什么,下意识地露出了一抹温暖的笑容。
  “难道这里还有什么值得你留恋的东西?”轻柔又低沉的嗓音,如同拂过水面的微岚一般滑过灰鹰的耳畔。
  灰鹰愣了愣,一向敏锐的思绪似乎有了片刻的空白,他抬起头,神色温柔又复杂。“我只是没有想到……时间竟然过得这么快。”
  “快?你倒是不觉得慢!”那声音大约是不满意灰鹰的答案,扬起了几个不悦的音阶。
  灰鹰挠了挠下巴,细细琢磨着来人语调中的愤懑,侧身看向那个凭空出现的男人。
  冷哼了一声,男人隐藏在阴影中的面孔挂上了一抹不耐。灰鹰只是轻笑着伸出的手指,握住了对方修长的指尖。通常来说,时间的长短在一位已经活了好几百年的智者来看,其实并没有太多意义。但这一刻,不管是对于这个男人还是对于他自己,确实已经等待得太过漫长。
  这双手啊……灰鹰啧了一声,依然如同记忆中的一样,还是那么冰冷。
  说起来,人类的记忆其实并不那么可靠,它是一种很容易丢失的东西。实际上他自己就曾一度丢失过它,而与记忆一同丢失的,还有记忆中的那个人,但……
  “你在想什么?”窗外的月光悄悄穿过起舞的帘幕,刹那间照亮了男人的面孔。仅仅只是一个瞬间,却足以暴露那隐藏在黑暗中的,完美到无法形容的容颜。
  “我在想我们的过去。”
  “对于人类来说,那可是一段很漫长的故事。”
  “是啊,但我永远不会忘记,哪怕是我的记忆不存,但我的心……还记得。”灰鹰轻轻笑了一下,缓缓捂住心口。他的目光仿佛穿透了时间,岁月的河流在他的身边流淌。他踏入那河流中,在银色的波涛之间,他看到了……
  男孩在水中沉浮,大量的河水涌进了他的嘴巴、鼻孔和耳朵。他想呼救,可是没有人会来这儿救他,这里实在太偏僻,根本就没有行人。而那些汹涌的河水更是堵塞了他呼救的可能。
  他快要没法呼吸了!他就要死了!男孩痛苦地想到。可他还不想死啊……谁能来救救他!救救他!就在男孩的意识即将溃散的瞬间,几个模模糊糊的灰色影子出现在他身边。陷入昏迷的孩子并不知道,不久之后,他的生命中即将出现一个难以想象的存在。更不知道,在未来的日子里,将会有一个名字永远的镌刻在他的心中。
  作者有话要说:
  就这么一段反复修改了好几回,开始小伙伴说结尾有点问题,虽然不知道问题具体在哪里,我还是修改了一次。
  
  第2章 亡魂领主和小男孩(修改)
  
  “这是什么?”一个傲慢的声音问道。
  “那是一个男孩。”一个女人轻轻地说。
  “哼!好像我看不出来似的,他为什么会在这?他不该在这里,任何一个部分都不该!”
  “可他已经死了,你还想让他去哪儿?他就应该在这里,这是他的归宿。”
  “不!”男人愤慨地嚷嚷,“他还没死,至少还没死透,这不合标准。”
  “得了!别那么孩子气。”女人摇了摇头,用一副你简直不可理喻的语气说道,“你肯定很清楚,那些时之砂绝不会骗人,这个男孩的沙漏难道不在你的手中?你还有什么可否认的?他属于你,你为什么要拒绝?”
  “哼!这一定是那个该死的家伙蓄意捣乱,我警告过他别来惹我,听着,这是一个阴谋!”男人忿忿不平地嘟囔着。
  “噢……伊诺,这只是一个孩子,他能做什么?‘秩序’不会仅仅为了让你生气或者别的什么莫名其妙的原因就送个孩子过来。”
  “所以说这是一个阴谋!你看着吧!那家伙一定是想看我出糗,送一个哭哭啼啼的小男孩来让我心烦。”
  “别这样,你简直就像个不讲道理的男孩,啊!这孩子醒了。”
  好吵,塞德努力睁开了眼睛,他的脑子昏昏沉沉的,视线也还有些模糊,“这是哪儿?”他茫然地打量四周陌生的环境,溺水的窒息感还在纠缠着他。
  黑衣男子不满的哼了一声,“很显然,这是我家。”
  老天!他长的可真漂亮,塞德瞅着眼前的黑发男子暗暗地想,但脾气似乎不大好。
  “你感觉怎么样?亲爱的,好点了么?还是有些不舒服?”关切的声音让塞德看向那个说话的女子。天呐!这位女士根本就不是人类!刚才他的眼睛还看不太清楚东西,才没能注意到,身旁的这位女士竟然是由无数细小的花朵组成的。
  “你们究竟是什么东西?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塞德惊慌失措地蜷缩着向后退去。奇怪的男人和更加奇怪的女“人”惊吓到了这个十二岁的男孩,而这个陌生的环境更是加重了他的焦虑。
  “东西?”男人语调中透着一丝险恶,这个愚蠢的小孩竟然管他叫『东西』!
  “哎呀……可怜的孩子,真抱歉吓到你了,可你不用担心,我不会伤害任何人,我叫做梅丽莎,是夕笕花的精灵。”
  “无聊。”男人一脸不耐烦,“听着小鬼!你已经死了,而这里是黄泉,我是它的主人,你可以叫我亡魂领主或者伊诺,‘秩序’把你送到这里,所以你属于我,当然你本来就属于我。”
  “我死了?”塞德不敢相信,他竟然已经死了!这惊悚的消息让他整个人都懵了。
  老天,他才十二岁啊,爹地和妈咪会怎么想!男孩慌乱的看了看亡魂领主又看了看花灵。男人维持着一贯的冷淡,而花灵则充满怜悯地看着他。
  “我死掉了?”
  “是啊。”亡魂领主闲闲地睨了他一眼。如果这个讨人厌的小东西敢大哭大叫……
  塞德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办,像他这种年纪的孩子,对于死亡还未曾有过任何设想。然而出人意料的,男孩只是沉默了片刻就恢复了精神,他冲着黄泉领主轻轻点了点头,似乎已经坦然的接受了一切。
  其实谁也不能要求一个十二岁的孩子对死亡能有太多概念。他的母亲总说人死了之后会到一个美丽的地方,那里没有寒冷,没有饥饿。在塞德看来,这里大约就是那样的地方。这样想来,死亡也就不是那么可怕了。他甚至都没有感觉到很疼,也许死亡只是睡着一下,然后就到了一个新的地方吧。
  塞德是个坚强的孩子,虽然他很想回到父母身边,但并不想因此哭哭啼啼。更何况,即便他只有十二岁,也很清楚一件事。死了的人就回不去亲人身边了。既然他现在已经死了,难道还能活回去?不如接受现实,在这个美丽的世界好好工作,继续生活。这是塞德这个孩子天性中的随遇而安带给他的强大的适应力,能够以一种超乎想象的速度顺应外界以及自身的改变。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