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在RPG里开旅馆的勇者 作者:失格菌(下)

字体:[ ]

 
 
 
 
  ☆、第91章 秒天秒地秒宇宙
 
  灵魂容器内的“黑龙”在银之魔女发出的暗元素冲击波的影响下与其共振蠢蠢欲动,屏障之石很快碎裂,我被扑面的因子飓风刮出了三米远,背部着地,擦伤处火辣辣地疼。
  我鲤鱼打挺跃起来塞吃一把治愈草,刚架起剑想给自身施加一个魔战分支下加防御的土属性魔法,眼前就高速抽来一根儿臂粗的血红枝条,“啪”地打在我的身前,我头里一嗡两眼发黑,又不受控制地往后摔出一段距离,肋骨像是断了好几根,疼痛感如蛆附骨钻进深处,喉头一甜,嘴角溢出温热粘腻的液体,才填上的生命值损失了大半。
  我以剑撑起半边身体挤开模糊的眼皮朝甬道壁上张牙舞爪的银之魔女看去,她身上所有的伪装都在哭嚎,从它们痛叫的嘴里不断漫出腐蚀*的黑泥和烧灼空气的黑焰,依附在她身边的数百藤女竟在此时同时向我们发动了攻击,倒在我身后的凯恩擦掉下巴上的血念了个火属性群攻的魔法驱退了率先伸展藤条触及我们跟前的一波,然而银之魔女的血红枝条亦随之而至,我用剑和临时张开的第二枚屏障之石格挡住,剧烈的震晃下半透明管道上腥臭的黑泥还是落了几滴在我和凯恩的身上,黑泥溶解掉了表面的衣物后烫焦了底下的皮肤,装备的耐久度立即受损,我忍着剧痛踢开血红枝条,将高浓度烈焰加持在剑上挥开一道飘洒着火星的金光。
  对付藤女最管用的就是火攻,银之魔女最畏惧光,其次是火,总之用火属性应战是保险的,我们凭借在洞窟里一起刷怪的经验稍作磨合就心照不宣地分配好了各自的站位,银之魔女的攻击力很高,那就不要让她的攻击招呼到身上,亏得即时制的战斗比回合制要灵活,枝条挥下躲开就是。
  银之魔女的进攻分三种,一种是藤女们的藤条攻击,一种是伪装和核心本体的音波攻击,伪装的嘴里还会流出具有腐蚀效果的黑泥黑焰,第三种是银之魔女自己的血红枝条,分散的枝条捆到一起像长鞭似的在场内四处击打,每一击的力道都重得砸碎了地板,若是被那枝条直接打中,恐怕浑身骨头都要碎尽。
  银之魔女每十几次攻击后会在我们周遭召唤一次群攻的阵型类暗属性魔法,高速旋转的暗属性因子形成深不见底的黑洞,其中的排斥力和撕扯力及其可怖,有一次差点把隐身状态的迪特给扯到空中撕成两半,是凯恩的一道雷击劈开暗流救下了他。
  这场战斗中迪特的主要任务就是集中攻击核心本体,凯恩用魔法控制全场替他开路,间或毁掉一个伪装,温莎妮娅负责以乱箭分散引开藤女们的注意力,而我的工作是专心致志地和粗大的血红枝条周旋,不让它有空攻击其他三人,尤其是不能打扰攀上了银之魔女身体的迪特。
  银之魔女具有腐蚀效果的黑泥除了张开屏障外暂时找不到有效的克制方法,而且每和它们接触一次我体内的“黑龙”就会凶狂地咆哮一次,它迫不及待地想要拱出灵魂容器和浓郁的暗元素因子们共舞,我压制它的冲动压制得极为辛苦,既要和血红枝条搏击又要兼顾对“黑龙”的压制,我累得精疲力竭,疲劳值很快就达到了临界点,生命值也好几次都是从只剩十几点的时候嗑红瓶涨回来的,惊险程度堪比坐跳楼机和过山车。
  迪特像攀附陡峭的岩壁和树干一样逐渐接近了银之魔女的核心本体,凯恩和温莎妮娅事先已替他把将要途径路线上的伪装和藤女清除干净,血红枝条也被我道具魔法双管齐下拖住,迪特几下踏着尸骨抵达核心本体的右方,镶嵌于躯干内的银发翠西亚惊慌地尖叫,迪特紧紧抓住翠西亚的一边羽翼才没被吹走,一滴黑泥滴落在迪特手上,他闷哼一声握得更紧,黑布下的脸已从青白转至青灰,他用完好的手举起刀刃重重刺进翠西亚的胸膛,破布崩裂的声音传来,迪特的匕首在翠西亚的心脏处搅动着,翠西亚凄惨地嚎叫,银之魔女的畸形躯体上燃起红光。
  与我缠斗的血红枝条迅速萎缩,里头的血液破开管道泄了一地,血管干枯,伪装们也失去了“生机”,耳里引导者提醒银之魔女的属性值正大幅下滑,迪特往后一翻落到地上,没有伪装和血红枝条的干扰那些藤女都不是什么大问题,接下来集中攻击主体即可。
  我抱着支线里最终一战的心态把最耗蓝的大招跟最昂贵的道具都往银之魔女身上使劲儿泼洒,她几乎是无力抵抗,连发出的声波攻击和大型暗属性魔法的声势都小了许多,核心本体翠西亚没有“死去”,她总是露出悲伤至极的表情默默流泪,我尽量不去看她以免引发怜悯之情,翠西亚还是人类时我绝对会救她,但吞噬了众多生命化为魔物的她却不能姑息,恶者再可怜也抵消不了她曾犯下的罪孽——纵然那些罪孽非她本愿。
  经过我们的努力银之魔女还剩下一口气,四人皆是气喘吁吁汗水淋漓,我的背包里无论是辅助类还是攻击类的道具都不足三个了,凯恩他们只会比我更少,必须马上结束苦战。
  我抡起加持了土属性魔法而增大的巨剑,凯恩咏唱起像是他保留到最后的一个高级雷属性魔法,温莎妮娅的手指间一连夹了五支箭羽,迪特矮着身形也读起了必杀技的读条。
  半秒后四人出手,任务完成就在这最终一击——
  露天窟顶上方突然落下狂雷火雨,四个与我们身形相似的人影在火雨中落到了甬道跟前挤开我们冲到了银之魔女身上连番丢出我们未曾出手的必杀技,若不是凯恩将高级雷属性魔法的准星改到漫天因子流的源头与其撞击削弱了攻击力,我们四人此刻早就受这突如其来的偷袭回老家领盒饭了。
  我心中一时怒不可遏,边躲避着降下的雷击火屑边恶狠狠地盯向前方杀光了银之魔女最后一段血条的格萝瑞丝等人,巴不得将这四个卑鄙的镜像体削骨剥皮。
  魔女在血尽的一刻倾尽生命力地怪叫着,漆黑的烈焰点燃了她的身体,让我想起翠西亚在仓库中被南希烧灭人身的场景,我以为我会等来造物主对我们冰冷的制裁,谁知银之魔女的身躯第二次痉挛踌躇,被迪特“杀死”的核心本体又抬起了头颅,血肉合拢伤势修复,一双黑翼长出了鳞羽,银发的翠西亚狞笑着挣扎四肢,竟然拔出手脚从银之魔女的胎囊中爬了出来,离她最近的格萝瑞丝四人被她呼啸着的羽翼一扇,一个个狼狈地滚落到了地上!
  好死不死的,引导者无感情的声音也在这时响起:“boss真·银之魔女觉醒,等级50级,请勇者大人注意自身血量及时逃跑,切勿恋战。”
  银发翠西亚悬在空中向下发动一个个暗元素魔法球,我手指僵硬地驻在原地,心里淹没过绝望的潮汐,对造物主的咒骂愈加凶狠起来,45级的boss都花掉我们这么多精力了,弹尽粮绝的我们哪儿还有力气迎战50级的满血boss?!
  以翠西亚为中心的暗元素因子汇作浩瀚的烟海,把我灵魂容器里的“黑龙”连根拔起,受此呼应的“黑龙”叫嚣着要与她一战,它一次次怒嚷着想吞并银之魔女的暗属性能量,我的意志不再受我自身控制,在万蛇窟感觉到的毁灭欲汹涌地涌上意识表层占据了我的神智。
  “……”银发翠西亚发出吸气声,扑动羽翼就要逃走。
  “你逃不了的。”
  ——不属于我的声音猖狂地对银发翠西亚说道。
  “黑龙”带动其他储存的元素因子一泻千里,我似乎在那瞬间变成了巨大的怪物,漆黑的怪物伸出尖爪捉住反抗不及的翠西亚吸食起她的能量,空壳的翠西亚从天上坠落,洞窟某处的空气产生振动,一只发着光的天使从扭曲的空间里赶来托住了她,我迷糊地发现原来她们长得竟是这么相像。
  怪物卷着庞大的暗属性能量压缩回我的灵魂进入沉眠,我丧失浑身的力气往下直栽,中途倒入一个身高与我相仿之人的怀抱,他的体温偏低,如同一个将死之人,我睁不开眼,只凭嗅觉的话无法得知他的身份——他是谁?什么时候出现在这里的?我不记得有在游戏里见过他,可是他的气息着实带着非常令人怀念的味道。
  体温冰凉的男子以温柔的嗓音在我耳边说了几句话,无奈我一句也没听清,只知道他的话语有着催人入睡的力量,我缓缓放空身心进入了混沌的黑色梦乡。
 
 
在RPG里开旅馆的勇者 第92章 吃醋的凯恩
 ——这个世界上因为先有光进而才有了暗。
 
    辨不清是谁的声音在轻言呢喃。
 
    ——光与暗原本一体同胞,神说光是好的,于是分开了它们。
 
    他平静无波地以古老的语言述说着充满遥远气息的故事。
 
    ——光与暗从此对立开来抗争了上千上万年,而光取得了胜利,从此暗屈居于阴影中,被光永恒压制。
 
    故事的结尾总是败者为寇,胜者为王嫖黑龙。
 
    ……
 
    梦中有人连续不滞地把光元素注入我的灵魂,他的手法温和细致,每一丝暗元素因子流都被光的力量破开,白色的光束如细绢穿插|进黑色的疏流,主动围绕着中心螺旋状绞成了稳固紧密的线,线又编织成坚硬的枷锁,将体型比以前大了不少的“黑龙”牢牢制约住,“黑龙”仰颈龙鸣,我如被浪头拍上海岸,一个激灵醒转过来。
 
    如在浑噩中又回了趟造物主把我召唤来时的那个虚无空间,我带着做了一场数个世纪长梦后的疲惫感睁开双眼,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头顶大帐篷的篷顶,身上软绵绵的触感是保暖的被褥。
 
    帐篷内的光线倏然一明一暗,眼角飘过一片黄边白纹的衣袂,我下意识转过头去,却只来得及看见对方抽身离开的背影,这个背影的轮廓与我前世回忆里出现的魔法师有着极高的相似度,我略吃一惊,打算揭开被子起身去追,不巧的是,压在胸口的重量阻碍了我的动作。
 
    我低头一看,凯恩阖目伏在旁边,半边身子趴在我的被子上睡得正熟,他呼吸均匀,我不忍心吵醒他,天人交战一番后决定暂时放弃寻找前世好友的念头,干脆躺回去闭上眼陪凯恩一起再休息几分钟。
 
    我唤出引导者询问,得知当前时分为晚上十一点,日期是打败银之魔女后的第二天,也即我在变成怪物秒杀翠西亚后差不多睡了一天一夜。战斗的经验奖励是按照50级boss结算的,现在我的等级是32级,旅人城镇的声望为65点,这场支线任务争夺赛以我们的胜利告终。
 
    我检查了身体里几大元素的分布情况,发现流失的元素因子都已自动填补回来,而“黑龙”因被光元素管制的关系状况安分了许多——它乖了不代表我就真的以为它以后都是病猫,能轻松捉住50级boss的家伙少说也有个六七十级,何况我始终感觉它的潜力不止于此,这道杀手锏也许将一直用到魔王跟前。
 
    其实这么强大的力量不能随便用我还是有那么点遗憾的,别说灭boss,就是平时在佣兵工会里吓吓那群高级佣兵也很有趣,外加“黑龙”可以被捏成任何形状的事物,某些情况下还可以拿来干点坏事,就因为容易暴走被搁置,实在是暴殄天物啊。
 
    透过帐篷能隐约看见外面篝火的火光,百无聊赖的我借着微弱的光线观察起凯恩的睡颜,他额前的金发歪斜着覆盖在半边额头,露出另半边光洁的肌肤,高挺鼻梁下的嘴唇从里泛出一点粉红,俊美得如同不染尘埃的天使。
 
    我小心翼翼地伸出手指去摩挲他柔软的唇瓣,心里想着昏迷前见到的一幕,苏貌似是动用了空间位移魔法蓦然出现抱起了翠西亚,翠西亚的真正父亲是堕天使德威特,在德威特堕落前和别的天使产的蛋或许就是苏,闲暇时在凯恩的书架里找小说翻阅曾见到过堕天使能被净化这一说法,不知道她们姐妹相聚后苏会怎么对待自己这个化为了魔物的妹妹。
 
    “嗯……”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