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复生门徒[末世] 作者:四十九盏灯(下)

字体:[ ]

 
  
  
  第58章 它们怕她
  
  诡异的绿眼瞪着他们,朝他们蠕动,所过之处坑坑洼洼,看上去行动缓慢,实际上眨眼间就到他们跟前。
  裴千行射出一道血刃,把那只眼睛连同沥青怪的整个身体切成了两半。
  沥青怪干瘪下去,碎裂的眼睛被吞回体内,它像一团烂泥一样不断地搅动翻滚,很快一个沥青怪变成了两个,睁开了两只绿幽幽的眼睛。
  “这回可不是我干的。”史东抬起双手。
  裴千行对他的幸灾乐祸回以白眼。
  两只沥青怪朝他们爬来,它们散发着潮湿的恶臭,就连金属都被他们腐蚀地锈迹斑斑。
  这回裴千行可不敢再轻举妄动,大声呼喝:“休!”
  休上前一步,翅膀一张,压低脖子,喷出一团烈焰。
  烈火灼烧着沥青怪,瞬间蒸发它身体里的水分,化成了一堆黑色粉末,只留一些未消化的骨头和皮革。
  “嗷——”
  休得意地叫了一声,裴千行从窗户伸出手摸了摸它的脑袋:“真棒!”
  史东又觉得浑身不舒服:“不就是会喷火吗,有什么了不起的?我也会。”
  裴千行横了他一眼:“是啊,你也就跟我的宠物一个级别。”
  “你的宠物会开拖拉机吗?”
  裴千行上下打量他:“现在会了。”
  雾气渐浓,能见度又降低了不少,邓柒拍着驾驶室大叫:“别聊天了!看前面是什么!”
  浓重的黑雾中,亮起一片绿眼,如同坟地里的幽幽鬼火,令人毛骨悚然。
  “不只是前面。”司马隽平静道。
  车后一只只眼睛睁开,冷森森地看着他们。
  四面八方全部都是沥青怪,咕咚咕咚,涌动不止,它们互相挤压,彼此吞噬,时而融合在一起,时而分割成个体,它们围成一个密不透风的圈,向他们爬来,臭味令人作恶。
  被包围了!
  “开车!冲过去!”裴千行大喝。
  “它们怕火!你开车!我来对付它们!”史东当机立断。
  两人迅速地交换位置,裴千行猛地一个加速,拖拉机飞了出去,不管三七二十一,朝着前方碾压。
  史东推出一道火墙,把潮水般涌来的沥青怪烧成灰烬,休低飞在半空中不停地喷火,翅膀扇起的风把沥青怪的尸粉吹得漫天飞舞,各种生物的骨头在司马隽的控制下,汇聚成一些非人非兽的奇怪模样,一旦有爬上拖拉机的漏网之鱼,统统撕下来丢远。
  史东不断在拖拉机周围划出一道道火线,车开到哪里他就烧到哪里,如同一道坚实的防线,没有任何东西能逾越。热浪滚滚袭来,除了车里,其他地方都处于高热之中,地面仿佛都要融化,火焰的颜色从红色慢慢过渡到了白色,温度逐步升高。
  一些沥青怪伸出了臭烘烘的触手试图抓他们,火舌仿佛有了实体,如同一把炽热的剑,以雷霆万钧之势扫荡,凡是触碰到的东西,统统化成虚无。
  村里的路很不好走,七弯八拐全无章法,裴千行根本管不了那么多,见路就走,就弯就拐,在村子里横冲直撞,不知道撞坏了多少道墙,碾碎了多少鸡圈,一车人颠得内脏都要吐出来了,幸亏拖拉机结实耐撞,普通车子恐怕早就散架了。
  一棵大树被腐蚀得摇摇欲坠,在浓雾中摇摇欲坠。
  拖拉机驶过,大树终于坚持不住,粗壮的树干直挺挺地朝他们的脑袋砸去。
  “小心!”裴千行大喊一声,直接撞了上去。
  一根成年人手臂粗的树枝哐当一声砸碎挡风玻璃,从两人中间穿过,插进椅背。
  裴千行顶着树枝继续向前,车后沥青怪们在茂盛的枝叶间穿行,前赴后继,十几年树龄的大树被它们融成木渣。
  玻璃碎了一驾驶室,裴千行的脸上被割出好几道血口,可他浑然不觉,一只手扶着方向盘,另一只手抓住插进来的树枝,一使劲,把树枝推了出去,树枝卷住几只沥青怪滚向远处。
  “拖拉机开得不错!”史东随手烧掉一个从屋顶上掉下来的沥青怪。
  “谢谢。”裴千行目视前方。
  “以前没少开碰碰车吧?”史东死命抓着扶手防止自己摔出去。
  裴千行瞥了一眼,一个甩尾,钻进一条窄巷,拖拉机紧贴着两面墙疾驶而过。
  沥青怪也跟着涌进了两面墙之间,可又一下子进不了那么多,它们堆叠起来像潮水一样涨高。
  休飞在半空中,一口熊熊烈焰喷在他们身上。
  恶臭迎面扑来,沥青怪们堵住了前方的出口,裴千行形容冷峻,非但没有减速,反而更加坚定地向前。
  史东凝视前方,火焰元素在他的掌控之中,轰的一声,烈焰像夏日里最妖艳的花朵一样绽放,裴千行径直冲了过去。
  但是沥青怪的数量实在是太多了,他们的攻击只能勉强阻止它们的步伐,根本无法将它们彻底消灭。他们徒劳地烧掉一批又一批的怪物,体力在迅速消耗,可沥青怪还是一波波涌来,完全没有停止的迹象,它们互相吞食融合,体型不断扩大,渐渐地,黑雾凝聚。
  就在他们陷入困境之时,邓柒忽然叫道:“前面好像有人!”
  在重重浓雾之中,即使目力再好,能看到的东西也有限,只有邓柒,他的感知不受任何影响。
  “你确定?”裴千行喝问。
  这村子与鬼村无异,他们折腾了那么久一个活人都没有,现在居然冒出了人?
  “有!有人我确定!有一个人,就在我们一点钟方向!还是活着的!”
  一个人,在沥青怪肆虐的无人村里,还活着,必然有奇异之处。
  “给我指路!”裴千行调转车头,驶向一点钟方向。
  神奇的事发生了,当他们调整方向后,追他们的沥青怪明显在减少,连速度也减缓不少,好像那边有什么它们畏惧的东西,令它们踌躇不前。
  裴千行更加坚定不移地向前开,雾气再一次减淡,又恢复成最初灰蒙蒙的状态。
  “就在前面了!”邓柒指着一个方向。
  沥青怪远远地跟在他们车后,已没有了汹汹的气势,距离逐渐拉开。
  裴千行加速前进,隐约看到有个人坐在一棵树下,他抱着一个黑乎乎的东西,低垂着头,一动不动,与死人无异。
  “活的还是死的?”
  “活的!”邓柒保证,“他的大脑还在转,我能感觉到!”
  裴千行把拖拉机停在那人面前,那人迟缓地颤抖了一下,果然还是活的。
  巨大的轰鸣声戛然而止,那人呆滞地抬起头,竟然是昨夜的西装男,而他抱着的不是别的什么东西,正是半异化的孕妇。
  裴千行几人很是意外,没想到居然又能在这里遇到他。
  西装男看上去比昨夜更加憔悴了,双颊深深凹陷,嘴唇干裂,气息微弱,感觉离死不远,但他并没有什么明显的外伤,看上去更像是虚脱。
  他的妻子比之前的异化程度更重一些,大半张脸已变成了鱼,整个上半身肌肉发达,呈青黑色,已完全不像一个普通人类,但她的腹部还是隆起一块。她看上去更加丑陋恐怖了,咧着嘴,露出细碎的牙齿,喉咙里发出古怪的声音,虽然被捆得结结实实,但一直在扭动挣扎,似乎想从束缚中挣脱。
  西装男看到裴千行他们也很是意外,长大了嘴巴想要说什么,但什么都没有说出来。
  裴千行俯身道:“你在这里干什么?”
  西装男虚弱地咳了几声,干得冒烟的嗓子里终于发出了声音:“等死。”
  裴千行环顾四周,远处依然能看见沥青怪们在蠢蠢欲动,可就是不过来。
  “我以为你要带着你妻子走到地老天荒。”
  西装男笑了一下,又呛得直咳嗽:“我是想啊,可我走了一晚上,真的走不动了。我想说既然我救不了她,干脆就一起死吧。你看到那些烂泥一样的怪物了吗?我早上进村的时候它们就围着我,我以为它们会直接扑上来把我吃了,但是没有,好奇怪。”
  “它们就一直这么围着你?”
  “对,也许它们是想等我死了吃我的尸体,咳咳!”
  沥青怪见活物就扑,唯独西装男成了例外?
  裴千行疑惑之时,邓柒上前:“我能看看你妻子吗?”
  西装男立刻警惕地把女人抱紧,但随即又绝望似的松开手:“你们不要伤害她。”
  她不咬我我就谢天谢地了,邓柒心想。他小心翼翼地挑开一点衣服,仔细地观察她的异变,从脸到脖子上的鱼鳃,再到长满鳞片的手臂,忽然之间他想到了什么。
  “深潜者!她在异化成为深潜者!”
  裴千行和史东齐声问:“什么东西?”
  西装男极力辩解:“她只是病了!”
  “一种传说中的海洋种族,在克苏鲁神话中有提及,他们生活在深海里,有着类似于人的身体。这些烂泥巴名为修格斯,难怪我觉得很熟悉,修格斯是一种无固定形态的原生物质,它们能吞噬一切,也能变化一切,它们受深潜者奴役。难怪它们不敢过来,它们害怕她!”
  对于邓柒前面的一连串解释他们一时理解不了,也没兴趣去理解,唯独抓住了一个关键句:它们怕她!
  
  第59章 这世界没你不行了还是怎么的? 
  
  “你确定这些烂泥是因为她,不敢靠近的?”裴千行一再确认。
  邓柒被他问得一阵心虚:“我……我当然不能保证,但她现在的模样就是深潜者没错,而且烂泥怪确实也没有攻击他们。”
  他们已被困在了村里,一旦踏出这棵树的范围,成千上万的沥青怪就会将他们淹没,最后融化成一堆肥料。
  或者这是唯一的机会?
  裴千行思索良久,向史东投去征询的目光,后者点了一下头。
  “你还想活命吗?”裴千行望着形如枯槁的西装男:西装男混浊的眼球一点点爆发出光芒。
  “想活命的话就跟我们一起出去。”
  裴千行分了点食物给他们,西装男全部喂给了他妻子,自己一口都没吃。
  “你也吃一点吧。”史东说。
  “我……我就不用了……”西装男惶恐。
  “吃吧,你不吃不喝又能带她走多远。”裴千行冷冷道。
  西装男迟疑许久,低头咬了几口,他实在是饿得不行了,不带嚼的直接吞进肚子,什么味道都不知道。
  “谢谢,谢谢你们……”他反反复复道。
  “不用谢,要不是你有用,我们是不会救你的。”裴千行说话依然冷酷无情。
  西装男听了非但一点都不生气,反而苦笑道:“有用的是她,不是我,我倒是跟着沾光了。我也希望我能有用一些,就不会让她跟着我受苦了。”
  众人默然,他们看得清清楚楚,女人吃东西时只用鱼脸那一边,人脸完全处于僵死状态,更何况邓柒只能感应到一个人,这再一次证明了她已经彻底死亡。
  从西装男口中得知他叫林俊禹,是某大型企业高管,生活富足,家庭幸福,但这都是过去的事了,现在他一无所有,背着半死不活的妻子朝夕不保。
  填饱肚子继续上路,拖拉机开动,沥青怪又开始互相挤压蠕动,始终与他们保持一定距离,偶尔试探性地伸出触手。
  一旦他们试图靠近,女人口中就会发出嗬嗬声,带有强烈的威慑力。
  裴千行松了口气,看来这个方法的确有效,但他还是保持着警惕,以便应付随时可能出现的突变。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