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末世之报恩 作者:涩涩儿

字体:[ ]

 
文案:
张子安出自天师张家,自幼就开了天眼。
他知道白蛇传、田螺姑娘、书生和白狐的故事都是真的,心中也曾羡慕过许仙他们能有白蛇、田螺、白狐化身的美人无怨无悔的陪伴。
可是当有一天,张子安的天眼被毁、祖父和父亲为救世而牺牲、末世将要来临,一条丑陋的小黑蛇颤巍巍的跑过来,求报恩的时候……
小黑蛇:我、我很厉害的!白蛇、田螺会的我都会的,打架、救人、劈柴、做饭、暖床,我、我什么都会!P.S.蛇家还很有钱,主职保镖兼厨师,副职某宝XO用品店主,是个小Boss来着~
张子安:#论物种不同如何恋爱,哪怕这是在末世# #再也不羡慕许大官人了#
 
本文别名:#鉴于物种类别相差太大,请你继续在末世里默默暗恋,手动拜拜#
 
内容标签:强强 随身空间 末世
搜索关键字:主角:张子安 ┃ 配角: ┃ 其它:主受,三观相对正常,节操半碎不碎尚未捡起
==================
 
  第1章 桃木葫芦
  
  “这是张老先生和张先生的骨灰、遗书和遗物,还有……”
  张忠的话还没说完,装着骨灰、遗书和遗物的小箱子,就被公寓里的面无表情的少年一把抢走,然后“砰”的一声巨响,公寓门就被关上了。
  张忠摸。摸鼻子,叹了口气,把西装口袋里放着的那张空白支票取了出来,然后弯下。身子,从底下门缝里,把那张空白支票送了进去。
  送完支票,他还不忘继续敲了敲门,嘱咐道:“安少,支票送进去了,老爷子嘱咐了,说安少想怎么填就怎么填,将来要有难处,尽管来张家。”
  张忠说完,又等了一会,见里面的少年当真不打算给他开门了,忍不住又叹了口气,才往电梯处走。
  张忠旁边的小助理早就不耐烦了,看了一眼紧紧关闭着的公寓门,撇嘴道:“忠叔,两位张天师都死了,这个张子安怎么还这么拽?他不就是张家一个旁支的旁支,山旮旯里出来的么?以前两位张天师在,他拽就拽了,现在他靠山都死干净了,自己还是个十九岁的学生,又没继承一点天师的本事,有什么资本拽啊?”
  张忠皱眉瞪了小助理一眼,正巧电梯开了,他抬脚进了电梯,最后看了一眼那个少年的家,喃喃道:“哪里是没继承?那位安少可是出生就开了天眼,打小就聪明,过目不忘,举一反三,那些道家的玩意儿,咱们看一辈子都看不懂,他一学就会,是天生的天师!可惜……”
  可惜两位张天师最擅长的就是相术和占卜,能算出周围所有人的命数,唯独算不出自己的孙子、儿子的,让张子安天眼被毁,十二岁就“被”染上毒瘾,戒毒之后死活都不肯再学相术,性子也变得纨绔起来,虽然不至于随便打人、开车撞人什么的,但挥霍无度,拿下巴看人的毛病却是跟京城纨绔学了个十成十。
  张忠无视了小助理还想再追问的眼神,心中只盼那位安少能清醒点,看清楚自己的位置——没了天眼,没了两位张天师罩着,在这京城里,他只是他自己的“安少”,其他人根本不可能再继续捧着他。
  张子安当然知道他的靠山都死了。
  事实上在祖父和父亲一个月前,坚持要尝试去为“全人类”找出未来的“生路”时,他和祖父、父亲就知道,那是他们最后一次见面了。
  再伤心,再痛苦,经过了一个月的时间,张子安也哭不出来了。
  家国天下,祖父和父亲是最出色的天师,心底从来都将“国天下”远远放在了“家”之上,在二人耗尽大半心血,卜出人类的末世即将来临之后,还不肯放下,非要去试着去卜那缥缈看不到的未来的“生路”。
  “生路”?
  张子安从小箱子里把祖父和父亲的骨灰分别拿了出来,放在地毯上。
  他自己也坐在了地毯上,看着父亲和祖父的骨灰发呆。
  既然都卜出末世要来了,那就早做准备,高筑墙、广积粮好了——实在不会,就去翻那些末世小说,总能找出法子来,让人类慢慢熬过末世去,哪里还需要再卜什么生路?
  帝国现在是四大家族轮流当政,虽然张家不在这一届主政,可是张家根基深厚,既然知道了末世将来,就该知道要怎样才能安抚民心,怎样才能齐聚一国民心,一齐度过这场劫难,祖父和父亲,他们根本无需这样牺牲自己为数不多的寿命,去卜这最后一卦。
  张子安继续坐在地毯上发呆。
  人类的未来的路,他的祖父和父亲用最后的寿命卜算了出来,可是张子安不知道,他未来的路在哪里。
  他之所以会被生下来,就是要继承张家的天师身份,继承张家的相术,继续用折损自己寿元的法子,为其他人看相卜算。
  可是他的天眼被毁了。
  失去了天眼,看透了京城张家的人心险恶,他不愿意像祖父和父亲一样,被京城张家“圈养利用”,当初怎么都不肯继续学相术,宁可当一个纨绔,也不再碰道家的任何东西。
  祖父和父亲当初失望透顶的模样,张子安不是没看到过,不过,那又如何呢?
  他的的确确是祖父和父亲血脉的唯一延续,可是,他同样是他自己,有着自己的喜怒哀乐,有着自己的想法和欲。望。
  更何况,在他亲眼看到京城张家对祖父和父亲的种种利用,亲眼看到祖父和父亲一次次为了京城张家而折寿,亲眼看着自己的天眼被毁,亲身经历了被“吸毒”一事,却又因京城张家的插手,他甚至不能为自己报仇!
  张子安不愿意也不会再被京城张家利用。哪怕他们是打着要为天下人好的主意。
  张子安肚子“咕咕”叫了几声,他才慢慢清醒过来。
  天色已经暗了,他该吃饭了。
  祖父和父亲都死了,末世要来了,可是,他还活着。
  他还要继续活下去。
  张子安揉了揉发麻的双腿,慢慢站起来走了几步,把门口的那张空白支票捡了起来,看了看日期,心中有数,就把那张空白支票压在了进门处的花盆下面。
  京城张家的钱,他花起来一点心理压力都没有。
  张子安古怪的笑了一下,得了,至少他现在找到了一件还算有意思的事情可以做。
  放好了那张支票,张子安慢吞吞地走到了祖父和父亲的骨灰盒旁边,想要将两个骨灰盒再放回那个小木箱子里——他打算把两人的骨灰都锁起来,等他想到要怎么处置了再说。如果他想不到合适的法子的话,再把他们带回老家随便挖个坑埋了。
  虽然看起来有些不孝,可是张家素来不在意这个。而且张子安觉得他的主意比祖父和父亲两个人的主意靠谱多了。
  当初张子安天眼还在的时候,祖父和父亲以前还说,让他将来随身带着两人的骨灰镇邪,要是碰到打不过的厉鬼或恶妖,就直接把他们的骨灰给撒过去,他们捉了一辈子鬼妖,好歹也能吓唬一下……但是接下来,还是要看张子安自己的本事。
  张子安面无表情地将两个骨灰盒放回小木箱子时,才发现小木箱子里还有两封信和一个鞋盒大小的扁平的木盒子。
  两封信显然就是祖父和父亲分别写给他的遗书了。
  张子安不愿意看。
  一个月前,他求了祖父和父亲许久,让他们为自己活着,为他这个张家的唯一血脉活着,他们始终不肯,依旧执拗的选择去为全人类寻找“活路”,甚至还要张子安继续捡起来道家的法术,借京城张家之手,为大部分人类做善事。
  张子安早就把二人的话听烦了,现在也不愿意用那些话荼毒自己的眼睛,干脆不看,只将那个扁平的木盒子拿了出来,打开一看,愣了片刻,嘲讽的勾了勾唇。
  原来那扁平的木盒子只放了祖父和父亲随身带着的遗物中的两件——一件是父亲的储物袋,只有一个立方米大小,另一件则是一个普普通通没有半点灵力的桃木葫芦。
  其余就什么都没有了。
  张子安先拿起那只灰扑扑的储物袋,敞开口子倒了倒,什么都没倒出来。显然这储物袋里原本就什么都没装。
  张家他们这一支祖传的两把斩妖剑,拂尘,千年龟壳,符笔,几本祖传的道家书籍……家大业大的京城张家,大概都当成自己的东西,直接拿走了。
  张子安将灰扑扑的储物袋丢在一旁,这才拿起那只只有小一寸的桃木葫芦,认真打量了一番。
  说起来,他已经有十四年没见到这个桃木葫芦了。
  当初他们一家在老家小住时,张子安因为开了天眼,胆子又大,什么都不怕,隔三差五就跑到老家的后山上去玩,误打误撞救了一只小桃树妖,小桃树妖为了报答他,就给他了这么一个桃木葫芦,说这是小桃树妖不在了的母亲的根所化的,拿给张子安做报酬,还教给张子安“滴血认主”。
  五岁的张子安就高高兴兴捧着桃木葫芦回家了。他还不知道这个桃木葫芦有多么稀罕。
  他回家后,正好祖父在家,就开口乐呵呵的让祖父给他找根绳,把葫芦栓在上面,然后他好挂在脖子上一直戴着玩儿。
  结果祖父接过桃木葫芦仔仔细细看了半晌,问了张子安这桃木葫芦是什么宝贝后,就想试着抹除张子安和桃木葫芦的关系,还问张子安在哪儿碰到的小桃树妖。
  那个时候张子安年纪虽然小,可是也大约明白自己在祖父和父亲心里的地位,是永远也比不过一些他不了解的东西的,因此直接甩开祖父的手,也不管桃木葫芦了,仗着自己身子小灵便,“蹭蹭蹭”跑上山,一边跑一边喊“小桃树,我爷爷是坏蛋,他要来捉你了,你快跑!快跑快跑!”
  张爷爷找到张子安的时候颇为哭笑不得,见张子安为了一个小桃树妖还想跟他打架,更是颇为无语。
  “子安乖,爷爷只是想问小桃树妖一些事情,不是想捉他,你先让开,爷爷去找他,好不好?”
  张子安那时不知道爷爷说的是真是假,可是他直觉觉得爷爷找到小桃树妖会害了它,怎么都不肯让开,还拿了张爷爷给他做的小桃木剑,从口袋里摸出几张符纸,叫了他在后山认识的小狼妖,一起把爷爷给拦住了。
  张爷爷最后用拂尘把小小的张子安打得吐血,张子安也没有后退,一直倔强的抱住张爷爷的腿,不让他前进半步。
  张爷爷大概也后悔自己下手太重,最后终究是放弃找小桃树妖,带着张子安下山去治伤。
  可是张爷爷仍旧没有放弃。他把张子安放在山下交给村子里的医生后,就叫上儿子继续去找那只桃树妖了,并且从那以后,但凡回到老家,张爷爷都会带着儿子找桃树妖。
  不是为了什么斩妖除魔,而是为了小桃树妖送给小张子安的桃木葫芦,正是一件宝贝——一个空间宝贝。
  这个空间宝贝似乎能装很多东西,只是对张爷爷和其他人来说,这只桃木葫芦只有一点不好,他们只能往桃木葫芦里装东西,可是装进去的东西,谁都取不出来。
  除了张子安。
  张子安将桃木葫芦握在手心,仔细感受了一下,发现他和桃木葫芦的联系还在,他的爷爷花了十几年时间也没能抹杀掉他和桃木葫芦的联系。
  张子安终于真心的笑了出来。
  
  第2章 干爸
  
  张子安闭上眼睛,认真感受桃木葫芦,很快眼前就出现了一大一小两个球形空间,和葫芦的形状一样,小的球形空间在上面,大的球形空间在下面,中间有一层浅蓝色的隔膜。
  小的球形空间有一个十亩地大小,中间有一口井,就是不知道里面有没有水。
  大的球形空间比小的球形空间大上近百倍,高度更是望不到边际。单单看着,就能装很多很多的东西。
  张子安记得,那个小桃树妖说过,小的空间更神奇一些,只是小桃树妖那时太小,没法子帮张子安开启小的空间球,只能帮张子安开启大的空间球,用来放置东西,当储物袋来用。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