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末世毒生 作者:云梦今朝(上)

字体:[ ]

 
文案
穆怀书是一个天煞孤星,他师父希望他腹有诗书气自华,他信了,读了万卷书,练了千般法,将天煞之气引入体内练成毒功,自此在山上毒害众生,终于被师父扔出山门。下山后,他发现天煞孤星其实没什么作用,除了,打住,闭嘴,不要说末世,末世跟他没关系,没看师兄活得好好的!世上对他这个天煞孤星好的不多,他只关心对他好的,其他的,抱歉,小爷离你远点就是对你好了。
“师兄,你知道了?”
“第二天就知道了。”
“师兄,我被咬了。”
“来,喝点血。”
“师兄,我弄来晶核了。”
“乖,自己吃吧。”
自私自利天煞孤星傲娇丧尸受VS温柔腹黑自修成道的药人师兄攻
小受初期性格有点呆,但是成长很快。
 
梦港 436519490,读者群,喜欢的可以加一下,有惊喜。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强强 末世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穆怀书。陈泽宇 ┃ 配角:丧尸家族,人类家族 ┃ 其它:1V1,宠宠宠,甜甜甜。主受
==================
 
☆、下山
 
  青城山上,道童们正在演练阵法,剑光闪烁间自有一股气流形成,青云道人摸着胡子,笑眯眯。
  “师叔祖!师叔祖不好了!师叔祖不好了!”一个玄字辈的童子连滚带爬的跑到青云道人旁边,无视青云道人已经气的翘起来的胡子,急促的喘着气。
  童子手指向观内的方向“怀书师叔把木灵师祖的苗圃给毁了,现在正在院子里打呢。”
  青云一听这个眉毛都跳了跳,也顾不上教训童子,提气就向观内奔去,“有功夫就是浪费,就这么近的几步路都懒得走。”童子的嘀咕声传到一边的大弟子耳朵,敲敲童子的脑袋。“你还年轻,不知道怀书的威力。”
  “怀书师叔和我年岁相当,我早就知道了,只是还无缘一见。”童子挠挠头。“天启师兄,你带我一起去看看吧?”
  “要是我能去,我还用跟你在这闲话?”说着又敲敲小童的脑袋“小新人,脑袋怎么不会转弯。”
  正这时,突然听见观内一阵轰隆的声音,天启和童子一个哆嗦,利落的选择了走为上策。
  废墟内,青云呛咳着上来,拉起一边的木灵道人“你说你非要招惹他干嘛。”
  “青云,你讲不讲理,那是我招惹他吗!”木灵手里还攥着一截不知道什么品种的草药,已经没了模样。“我那一个苗圃,就剩这么个狗尾巴草了。”
  青云看看在房檐上站着的穆怀书,“你给我下来!”
  穆怀书谁的话也不听,但是对于师父的话还是有些要听的,这个有些,不包括现在。
  “我下去那老先生会打死我,才不要。”穆怀书翘着脚在房檐上,刚才弄出爆炸的时候他就跟着气浪上来了,再说,那些药他都已经炼好了反正也还不回去了。
  “你!”木灵指着上面的人,“青云!你要是不准备处理他,我就,我就,”
  “你就怎样?”穆怀书轻身下来,一张妖冶的脸放大在木灵面前,漆黑的不似常人的瞳孔让木灵汗毛倒竖。“你个只会种药不会用药的暴殄天物的老……”
  “怀书,不得无礼!”青云用压低的训斥压住笑意,然后伸手,对于他这个徒弟他还是有些了解的。“拿来。”
  穆怀书扭头“什么?”手上不情不愿的拿出一个药匣子,“把每一格的药丸,药粉,还有药膏分开装,然后给我送回来。”
  青云点点头,“好。”但是他知道这个徒弟根本不在乎这点东西,到时候还不还的吧。若要是让别人知道青云的想法估计会气死,穆怀书那种借一块钱也能记得死清的性子,只有对你这个师父才不甚在乎。
  知道这时候就没他事了,穆怀书飞身离开,青云看见穆怀书的身法点点头,一边的木灵看看青云。“青云,你这徒弟使得不是青城山的功夫啊。”
  “啊,他自己琢磨的,瞎练着玩的。来看看,他把你的宝贝苗圃变成这一匣子药了,到时候我收拾他,放心吧。”青云现在是掌门人,他的面子木灵还是给的,何况,这苗圃已经变成药了,他又能如何。
  “唉”木灵拿着药匣子“青云,如今怀书也二十了,他那身功夫也算是练成了,你看看,是不是该让他下山了?”
  青云道长捻断了几根胡子,长叹一口气“罢了。”
  “天煞孤星,能活到现在已经是恩德深厚了。”木灵还想再说什么,但是看青云的脸色便止了话头。
  隔天,青云在观里找了一圈也没找到穆怀书,正在纳闷的时候就听见了窗外几个道童的谈话声。“昨天我看见怀书师叔了,那双眼睛真吓人,乌黑乌黑的,怪不得他爸妈把他扔了。”
  “我怎么听说是因为他是天煞孤星才会有异瞳的,而且啊,听说他活不过十七岁。”
  “胡说,师叔已经二十了。”
  “那是师叔祖给他的功德。”
  青云轻咳两声,出现在道童面前“都修习完了?没事可做了?你们要是再在这里胡说,我就去找你们的掌事师兄,让他们好好教你们规矩。”
  “我们再也不敢了师叔祖!”
  说完道童们便一哄而散,青云在原地叹气。
  三天后,木灵拿着一个小玉瓶到了青云的房间,进门就问“穆怀书呢?”
  “三天没出现了。”青云叹气,这三天他叹气的次数比以往穆怀书在的时候一个月加起来都多。
  “不会是死在山上了吧。”木灵有些可惜,然后看着青云冒火的眼睛“你别这么看着我啊,他都二十了,好好,我说错话了好吧。”
  青云倒杯茶水“有什么事?”
  木灵将手中的玉瓶扔过去“你徒弟炼的这个药丸对你的旧伤有用,自己看着分量,好了再告诉我。”
  握着玉瓶,青云道长想到了什么,飞身到了他的苗圃,果然,看似平静的药田实际上已经,点破其中一点,整个药田扑簌簌的化成黑色的灰烬。跟过来的木灵看着和自己的苗圃一样的药田咂咂嘴。
  “穆怀书!!!!”青云的声音响彻了整个道观,观里的人长出一口气,三天没听见观主的叫喊,还真是不习惯。
  一张便签纸飘落,上面有着穆怀书的字体“师父,养育之恩无以为报,药田做礼先行谢过,我知道这些年师父为了我费了不少事,等不到您赶我走了,我下山了。勿念。另,等您的药田重新种好的时候我就回来。”
  “这臭小子,当我傻啊。种好了等你来偷。”运气将土地重新翻好,青云眼中闪着水光,“臭小子,倒是给我留着点根好让我知道我种了什么啊。”
  山下,穆怀书带上平光眼镜,一身休闲装扮,背着一个双肩包,不知道的以为是下山的游客,谁又能想到这是穆怀书二十年来第一次下山呢。
  山道旁边的小店,看见过来了一个帅哥,老板娘眼睛都笑眯了,“老板,口渴了。”
  老板娘拿出一瓶矿泉水“五块钱。”
  穆怀书挑眉,他好像,没带钱。“好贵啊,山下要便宜的多呢,我还是再忍忍吧。”说完,穆怀书整整背包,继续前进。老板娘翻个白眼“瞧那穿的,十几年前的款式了,穷酸。”
  “现在的年轻人都喜欢这个,这叫穷游。”一边的老板倒是有几分像山上的道长,摇着扇子,结果被自家婆娘一瓢凉水浇在肚子上,“穷游,要是都穷游咱们就都穷了。”
  “穷了好,穷了旅游去。”老板嘿嘿一笑,从躺椅上起来站在路边招呼口渴的路人。
  一直到了快到山脚的地方,穆怀书在一个卖山果的大娘那里拿到了一个免费的野果,和在观里吃到的不一样,好酸,但是瞬间口腔里就溢满了口水。向大娘道过谢之后,穆怀书揉揉腮帮子,真的好酸。
  下到山下的小镇,穆怀书直接走到镇上的公安局。以一个流浪者的身份被遣返回了他的目的地,还得到了一张临时的ID证和五十块钱。
  “一切顺利。”穆怀书微笑,走进了滨城的市局,“你好,我找卢成云卢组长。我姓穆。”
  接待的警官嘴角不太自然的笑笑“你是找,重案七组的,卢成云卢组长?”
  “是,麻烦了。”穆怀书心里在纳闷,自己的师叔不会是什么重要人物吧,怎么这个反应?
  “不麻烦,你做一下登记,我去给你打电话。”警员把表格递给穆怀书,穆怀书看了看,上面他能填的,只有这个名字。
  警员打完电话,看看登记表“你这手字写的真不错,”然后看看后面的一串空白,抬头,“呃,后面的都,”
  “卢组长在么?”穆怀书有些尴尬的拿出他的遣返证明,警员一副了然的样子,“在,在,从大厅上六层左拐第八间,进门转左四步,敲门就是。”
  好,好详细。穆怀书眉毛跳跳,微笑“谢谢。”
  警员被这个微笑弄得有些愣神,“他要是个女的,我就算是和老卢做亲戚也要娶了她。”
  “你这是受什么刺激了,想和卢组做亲戚。”接水回来的同事听见警员的这句差点没把自己烫着。
  “尔等凡人,不能理解。”
  上六层,左转,第八间,穆怀书很确定这不是俗称的储物间的位置,但是为什么上面挂着储物间的牌子?
  进门,里面零散几张办公桌和文件彰显了这个房间的真实身份,这里是重案组之一的办公室,穆怀书没有怀疑,继续左拐,三步就到了,敲门,“卢师叔?”
  里面传来一阵桌椅的□□,然后传来一声进来的声音。穆怀书推门,打眼一瞧就知道这里已经好久没打扫了。一个掉了漆的办公桌后面坐着一个挂着警服的,骷髅?
  骷髅的眼睛转了转,穆怀书了然,不是骷髅,是干尸。
  “你是青云收的徒弟?”卢成云咂咂嘴,“什么字辈?”青云给自己传来讯息不过一日的功夫,谁想到这小子到的到快。
  “俗家弟子,不算入门。”穆怀书微笑“穆怀书。”说完,摘下眼镜,“但是论起来,观里的人叫我一声师叔,我得叫您一声师叔。”
  “天煞孤星?”卢成云的速度完全匹配他的身形,挂在身上的警服咣当咣当的,一阵风一样的飘到穆怀书面前。
  看看他的眼睛,再把把脉,“嘶,不对啊,你的面相加上天煞孤星,怎么也活不到十七岁啊。”
  “我今年二十。”穆怀书想把手腕从卢成云那三根手指的中间拿出来,结果竟然是徒劳。眼中黑气涌动,穆怀书的手腕上冒出了黑烟,刚一接触卢成云的手指就发出了一阵腐蚀的声音。卢成云看着漆黑的手指,转手用另一只手削掉指腹上的烂肉。“煞毒?”
  “你怎么知道?”穆怀书第一次正眼看这个干尸一样的师叔,这张脸上除了眼睛是圆的,其他的五官基本上都可以说是一个缝。
  “古书上有记载,没想到还真让你小子给练出来了。古往今来能练出来的天煞孤星,可是没有一个好下场的。”卢成云虽然是这么说,但是眼中闪过的是绝然的赞赏。
  “时代不一样了。”穆怀书从背包中拿出炼制好的药粉给卢成云的伤口撒上,“这是我自己炼制的,药效不错。”
  卢成云看看已经开始闭合的伤口,点点头。“留在我这当个法医吧,我这一组人就缺个查看尸体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