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末世毒生 作者:云梦今朝(下)

字体:[ ]

 
☆、第 51 章
 
  “事实上,你准备什么时候告诉他?”
  “我就从来没有打算过。”青云摸摸胡子,“师弟,你能回来,我已经很开心了。”
  “他们现在在蜀中,离这里很近。”卢成云别过脸,不去看师兄那面如金纸的脸色。“以他们的速度,你应该清楚,过来是很快的。”
  “呵呵,你觉得,我现在这副样子,让怀书看见了,能治好?”青云有些叹息,末世以来他的旧伤频频发作,尽管有怀书用药人血做的药丸也是只能抑制不能根治。他知道自己寿数已尽,唯一的放心不下的徒弟也有了自己的生活,青云觉得自己已经够了,满意了,唯独放不下的就是这个青城观。而上天对他的眷顾在此时将卢成云给他带了过来,尽管现在卢成云不肯放话,但是青云知道,自己走后,卢成云必会接过这些。接过这份责任。
  “你就不怕,怀书最后知道之后会崩溃?”说实话这话卢成云自己都有些没谱,但是他看得见怀书对自己师父的看重,还有对青城观的眷恋。“而且,你要是这么突兀的走了,你那个徒孙,天启,只怕会带着人回到青城观将这个净土变成他的基地。”
  “天命有序,天启是有福之人,要是他能成功,那也是他的造化。”青云言语中不无可惜,却也有着几分释然。卢成云腾的站起来,“是,你善于面相之说,但是你依旧改不掉你本质的自私!你死后,哪管他洪水滔天是吧,你自小将天启带在身边,却从未想过给他逆命便是你的仁义?你自私,自私到了只管你那个天煞的徒弟!就连这个青城观你也不准备管了是吗?造化,你干脆说这观就是给天启的补偿好了。”
  “谁说我没有给天启逆命,咳咳。”青云被师弟的一番抢白弄得气喘,卢成云看着呛咳的师兄,将茶杯递到他嘴边。青云就着水喝了两口,顺了过来“天启出现的时候,已经懂事,被他师父带在身边也有些时日,你以为,天启何尝不知道他师父将他送回来的原因。但是那孩子忍了。从他忍了的那一刻起,我就想过要给他改命,但是没成功,命格已定。”
  “命格所限,怀书这些年从来也没能借到天启的福,却因为天启给惹了一身的祸。”青云脸色更加不好,显然刚才的呛咳让他损了心神。
  “你,你这颗心,到底有过什么?”卢成云看着对一切听之任之的师兄,“你以为你是预言者吗?看见的东西不可更改,你放到以前不过是个算命看卦的。何苦要依着天命?”
  “我依着天命,留下了怀书,养大他,怀书顺着天命,成长,离开。到了现在。”青云一句一喘,然后看向卢成云“你也知道,有着气运在身的人,哪是人能轻易改变的。”
  “你,你这话,说的是谁?”卢成云拧眉,想要细问的时候竟然发现青云已经停了气息。“师兄!我告诉你,我不会因为你这没头没脑的一句我就会给你留着那青城观,你要是再不好起来,我,我,”说道最后,卢成云看着青云已经僵硬的嘴角留在人世间的最后一抹笑意,泪水再也压制不住。
  青城山,在末世中的一片素白。
  而此时,穆怀书在青云与世长辞的时候精神猛地一阵恍惚。“出事了。”陈泽宇同样察觉到了来自师父的巨大波动,猛然睁眼。
  两人对视一眼,从对方眼中都看到了不可置信。“什么事会让师父这么大的反应?”穆怀书两人迅速起身。
  卢成云说的不错,穆怀书两人就算从蜀中出发,赶到青城的时候也不过才过了三天,以两人速度加上丧尸药人不知疲倦的特性,在青云起灵前,穆怀书和陈泽宇到了道观门口。
  从上山的时候就开始不安的情绪在看见大殿内的棺材之后诡异的恢复平静,穆怀书走到灵位前,看着上面写着的师父的法号。嘴角突然挂起一抹浅笑,他不能接受这个突然的事实,之前一点点消息都没有收到,甚至,他都不知道自己那瓶药丸的功效呢。
  笑容越来越大,穆怀书看看周围“老头,你藏哪了?”声音在空荡的大殿中回响。穆怀书用精神屏障隔开了所有人,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他的思绪回到小时候,师父只是躲起来了,并没有离他远去。暂时的消失只是为了逗自己流泪而已,这回,他不会再上当了。
  陈泽宇看着穆怀书在大殿中旋转,微笑,不时好像找到了什么一样奔着一个地方跑过去,没有收获,又开始茫然的寻找。
  根本不知道过了多久,穆怀书的表情开始发生变化,陈泽宇吓了一跳,急忙向穆怀书走过去却被他的精神屏障死死的挡在外面。
  穆怀书开始害怕了,他找遍了大殿,找遍了小时候师父会藏的每一个地方他的脑中开始崩溃,一个敲击的声音不断的将他带到现实,告诉他师父已经去了,已经不在了。而他执意沉浸在自己的回忆中,师父的音容笑貌,小时候带着自己在山上辨识草药,帮自己引煞入体,甚至,成为自己煞毒的第一个受害者。大了之后,他知道自己是天煞会给师父带来麻烦,他躲进藏书阁,躲在任何一个地方,但是他怕师父找不到他,他总是悄悄的躲在师父修习的大殿顶上,这样能知道什么时候师父会出来找他,然后出现在师父面前。
  旁边人看着穆怀书身上抑制不住的精神波动,纷纷惊叹穆怀书的实力,只怕已经是当世第一人。
  师父,师父,穆怀书感觉到一阵从做了丧尸之后就没有出现过的热流从自己喉间溢出,血液喷洒的同时以穆怀书为中心一阵波动开始扩散。陈泽宇知道,穆怀书现在如此大的情绪波动一旦化成精神力扩散,定然会将山下的丧尸全部吸引过来。而此时要是穆怀书的丧尸身份得到一丁点怀疑,都会将他们直接打入万劫不复。
  “怀书!冷静!”陈泽宇不敢强行进入怀书的屏障,因为现在怀书属于无意识状态,只能用自己的精神力慢慢探入,希望这份熟悉和波动能够认识自己的意识。果然,陈泽宇和穆怀书精神融合的一瞬间他就放下心来,慢慢的走近,然后在身后示意师父等人速速回来,大殿一会儿要是受不住冲击还要师父他们维护。卢成云指挥着道童将棺木放在原位,自己将两人的攻击范围护住。
  穆怀书眼睛变得漆黑,嘴角鲜红的血液和丧尸不同,但是陈泽宇知道,那是怀书进化后的心血。穆怀书扭头,看着缓缓向自己走来的师兄,嘴角勾起微笑‘走,我能收回去。’
  陈泽宇摇头,他知道这时候收回压制这些精神波动会给怀书带来多大的反噬。猛然拧身上前,将怀书拽住,两人从大殿的天窗处离开。
  半空中,陈泽宇趁着所有人都在察看殿内的动静,将怀书收进空间。而后降落在后山上,随即空间中传来一阵剧烈的波动,压制住已经产生裂痛的脑袋,陈泽宇在后山寻了一个以前动物遗留下来的洞穴,躺了下去。
  痛感渐渐消失,陈泽宇将空间中的穆怀书放出来,看着眼前人不满的神情心中有些感慨。“师伯是不想你出事。”却也没想到,师伯吃的药丸中有他的鲜血。
  “回去。”穆怀书起身,看看山下,“回去,最后,我要给师父下葬。”说完,准备前行,被身后的人拽住。穆怀书扭身无声的表达着疑问。
  “师伯为什么不告诉我们,你有没有想过?”陈泽宇扶着墙壁起身,平复一下呼吸,“我知道你有想过。所以,不要让师伯在下面也不安心。好吗?”
  穆怀书抿唇,“我要告诉二师兄这件事。”知道这是怀书的底线,陈泽宇点点头。“师叔会将这件事告诉师父吗?”刚才还神情冷冽的人,此时却显得有些担忧。穆怀书强迫自己恢复,师父,不过是换了一个地方看着他而已,但是陈泽宇还是怀书此时的颤音中分辨出来。点点头,无声的表示支持。
  此时的情况,任谁也不会在路上多言。直到七日后,穆怀书突然一声“师兄”将沉默打破。
  看看近在咫尺的上京基地,陈泽宇回头,七天不言不语,尽管知道怀书会调整过来,却还是忍不住担心。“怎么了?”
  “你们,是不是都知道?”穆怀书想到了陈泽宇那无所不在的消息网和人脉,还有就是,师叔看见他们出现的时候一点都不惊讶的样子。
  陈泽宇扭头,默默无言,这次,是他不知道如何接话。穆怀书却已经知道了答案,在这之前,他早就该发现的不是吗。“相信我好吗?”
  “好。”
  “这里距离上京,只有半日的路程,入夜,咱们就能在二师兄的住处了。”穆怀书没有多说,有的时候亲人,爱人,总是会替你着想很多,有时候不用多说,只要理解,只要,记住对方在心中的位置,就能够体会到这种感觉。
  郑树林从基地的任务发布处回到住处,看着屋中的人,没有一丝惊讶,“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们没事。没事、”郑树林嘴上说着,手中却是不断的捏紧,放开。
  “二师兄。”穆怀书黯然。“师父去世了。”郑树林的微笑还未扬起,便已经僵在脸上。表情显得十分怪异。
  “你,你说什么?”
  “二师兄,你听清楚了。”穆怀书不想再重复,每多说一次,他就要强迫自己再次知道一遍这个事实。
  “怀书,你不能回去。”郑树林说完,转身拿起一边的出城凭证“现在基地中开始要出入凭证,你们进来的时候无人知晓已经是万幸,现在,你们跟我出去。怀书,出了上京,你就立刻回到你们的地方,不要回山上。”
  穆怀书抿唇“二师兄,你应该知道师父的脾气,这件事你以为我是如何知道的。我们就是从山上回来的。”
  “那你也不能再回去,听话。”郑树林脸色铁青,转向一边的陈泽宇,“泽宇,看好他。”说完,再也不给两人说话的机会,已经夺门而出。
  穆怀书指节青白,嘴角不断的颤动。从观内就开始积累的泪水夺眶而出,陈泽宇仰天,哭吧,哭出来就好了。天知道这几日他看着怀书的样子,有多着急。
  而此时,正在基地外围操控着丧尸围攻那些被抛弃的可怜人的黑狐,突然发现基地中传来了一阵悲怆的精神波动,甚至影响了自己对那些丧尸的控制。
  是谁?是人,还是丧尸?黑狐嘴角轻佻,放开对那些丧尸的限制,御风而起,基地中有了比这些人更好玩的事,他怎么能错过。
作者有话要说:  这章过度,有一些时间点就跳过去了。今后会解释。
 
☆、第 52 章
 
  俩人在郑树林的住处并没有多待,等穆怀书恢复之后,陈泽宇被穆怀书的精神力包裹,渐渐和他同步,两人再次遁形。而黑暗中,一个身影顺着刚才还未散去的波动跟了上去。
  行至市郊,穆怀书放开精神,几乎是同一时间,黑狐出现在两人眼前。
  “许久未见,黑团长实力进步的很快啊,恭喜恭喜。”陈泽宇看看黑狐,他们之前预估的黑狐不过五级,现在看来,至少有六级的水平,上京,还能制得住他吗?
  “比不上你们,以我现在的水平,还看不透你们的实力。”黑狐面带可惜,随即似乎颇为有兴趣的转向穆怀书,“你现在,是丧尸。”
  不是疑问句,是陈述,很肯定的语气,尽管中间有过迟疑但是黑狐还是选择相信自己的判断。穆怀书轻笑“可惜了,我脑中没有晶核。”
  这算是承认了,黑狐挑眉,果然,还是和这两人交手有意思。穆怀书心知黑狐不达目的誓不罢休,语气日后让他查出来陷入更危险的境地,倒不如开诚布公。也算是老朋友了,在必死之局以前,两边随时可以变成合作关系,一致对外。
  “不好奇我是怎么知道的?”黑狐伸出舌尖舔舔上唇,在黑夜中显得额外妖魅。穆怀书发现此时他脑中第一次见黑狐的时候那个文质彬彬的教书先生已经模糊不清了。越来越清楚的却是黑狐充满了算计的微笑和越来越明显的野心。
  穆怀书摇头“就算我拒绝,你也一样会说。不是吗?”黑狐撅撅嘴,耸肩“没错,你们走了之后我连个说话的人都没了,汤燧那孩子不好玩。”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