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头狼的宠爱+番外 作者:漫漫何其多

字体:[ ]

 
    文案:
    这是一只残疾小野狗和头狼之间的纠缠了一个多世纪的死磕史,狗血淋漓,甜蜜温馨。HE
    古小艾是个在街边摸包的小混混,一次失误被苍旌驰捡了回去当儿子,自此开始了懵懵懂懂的狼人生活。
    有宠爱 有轻微训诫
    P.S.扫雷:伪父子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不伦之恋 豪门世家 灵异神怪
    搜索关键字:主角:苍旌驰,古小艾 ┃ 配角:方戟,苍宇 ┃ 其它:不伦之恋,灵异神怪
    
    第一卷 学院卷
    第1章
    
    古小艾觉得自己倒霉死了,马上就是月底,要给王二的保护费还没有着落,这几天市里不知道又有什么事,满街的条子转悠,害得他一直没机会下手。
    古小艾,没爸没妈,从十岁被古家大宅里轰出来以后就一直在王二麻子手底下的街道混,古小艾身体太单薄,干不了力气活,像是恐吓、聚众帮人讨场子的活轮不上他,用王二麻子的话说:不够他跌份儿的。
    但人总得活下去,物竞天择,古小艾不能让自己饿死,十二岁的时候神功大成:摸包。
    古小艾的这门手艺是自学的,自小偷鸡摸狗,从实践里出的真知,打远一看就能确定目标,找好机会往那人身上一靠,嘴里一个劲儿的对不起对不起,还没听到人家说“没关系”就跑,宽大的衣服里已经藏着钱包了。就这么看似简单的事古小艾干了四五年就没有失手过,得益于他那张好孩子的脸和灵活的手,磕磕绊绊的也在这条街上活下来了。
    古小艾蹲在街角的小巷子里,翻着刚才顺的钱包,把最小的几个钢镚都抖落出来了:一百三十七块五毛。
    “我呸!”
    古小艾不耐烦的把钱收好,随手把钱包扔进了街角破旧肮脏的垃圾桶里,嘴里还小声的骂骂咧咧:“我操他大爷的……拿着这点儿钱也敢去找小姐,鸨子都不伺候你,我日……”
    刚要出巷子的时候古小艾贼眼一亮,利索的回身闪进了巷子里,又小心的探出了头。古小艾不由自主的吹了声口哨,像是的刘五见着漂亮小妞一样下流。
    古小艾看见的不是美女,是财主。
    外面的一家私人会馆里刚进去一拨人,古小艾打眼一扫就知道是土财主一类的人,这种人古小艾最喜欢,他们喜欢把财露在外面,恨不能镶一口的金牙戴满手的戒指,包里的现钱也向来是满满的,不会像那群富二代一样装一打子的金卡钻石卡VIP卡。更重要的,这些人没有保镖,就算是惹到了只要他跑得快就没事。古小艾满意的舔了下自己的小虎牙,安心的继续蹲下等着这帮土财主享受好了出来。
    “最好全喝蒙了……让小爷多摸几个……”
    古小艾在地上随便找了张报纸翻,看完了正面看反面,看完了反面看中缝,看完了中缝……等古小艾把最后的治疗疝气治疗痔疮治疗不孕不育的小广告都研究完了……那帮土财主还没有出来!
    古小艾忍不住小声骂:“老子快饿死了,还不出来……这一炮得多长,我操他……”
    会馆里出来了几个人,古小艾马上闭嘴,扔了报纸整整衣服走了出去。
    不是刚才的那帮人,古小艾出来了才发现,但再回去已经晚了,会馆的那群看门狗不是吃素的,一直在这晃准的给这群孙子轰出去,但要是摸这帮人的……
    古小艾心里打鼓,他有点发憷,刚出来的这群人显然不是土财主一类的,看上去是挺有钱,但从会馆里出来了也丝毫不带一点酒色意味,有点严肃有序的味道。古小艾有点摸不准了。
    想想明天要交的保护费,古小艾咬咬牙,拼了,撑死了不就是按住了揍一顿么,交不上保护费一样挨揍。最坏进了局子他也不怕,他还没成年,小偷小摸的就是条子也不能把他怎么样!同时古小艾又把王二麻子上下五千年的祖宗都骂了一遍,保护费,从来就没有罩过他收个毛的保护费!
    古小艾壮着胆子,表面上不动声色,一溜疾走,在那群人上车前撞了上去,因为有点紧张不留神还摔了一跤。
    一个男人马上把他扶了起来,连声道:“没事吧没事吧?”
    “没事。”古小艾装作虚弱的样子连连道歉,抽出男人拉着他的手,低着头就要离开……
    “站住!”
    被他摸了包的人还没有反应过来,车里一个人喊了一声。
    古小艾愣了一下,撒腿就跑,还没跑出半条街就让人从后面按住了,古小艾连忙大声求饶:“大哥我错了我错了,钱包给你,我错了……”
    男人笑了下,古小艾费力的回头一看还是刚才扶他的那个男人,看上去很好说话的样子,古小艾连忙说软话:“大哥我真错了,家里还有老妈妈要吃药,我实在是没办法……把钱包给你饶了我这次吧……”
    男人一手把古小艾拽了起来,笑道:“还是三爷眼毒,我都没感觉出来让这小痞子给顺了。”说着拽着古小艾一路拖到停的车那,笑着对车里的一个人道:“抓回来了,三爷。”
    古小艾微微抬头看看后座里坐着的被称为“三爷”的男人,约摸三十左右的年纪,长相挺英俊,但就是太严肃冷酷了点,那人看了他一眼,低声吩咐:“带上来,走吧。”
    古小艾心里叫苦:这回真的栽了。
    古小艾一直最怕接触这一类的人,他一直很安守本分,只偷一些酒囊饭袋的包,不抢老人不抢女人不抢一看就是有背景的人,他就是怕遇上这样的人,古小艾知道自己几斤几两:街头的一个小混混,遇见了真正厉害的他什么也不是。
    古小艾看了眼旁边坐着的“三爷”,心里不住的打鼓,心想你生气揍我一顿就行了,怎么还要带走?我就偷了你手下的一个钱包你至于的?还真的得毁尸灭迹喽?
    车子越开越偏,古小艾心里忍不住的发毛,纤细的手指绞在一起,古小艾强自镇定了下,说出来的话还是抖的:“那什么……三爷,您看……我再也不敢了,您……”
    男人侧过头看了古小艾一眼,古小艾连忙闭嘴了,古小艾看着男人就觉得浑身的难受,他今天在外面本来就饿了一天,这会儿浑身疲惫的不行,又被眼前的男人吓得浑身发抖……古小艾最怕自己这样,他怕一会儿身体坚持不住了会……
    男人没再看他,闭上眼睛。古小艾轻轻呼了口气,想着一会儿只要把他关在没人的地方就行了,他自己会走。
    又走了十几分钟车子停了,古小艾往外面一看,是一片别墅,古小艾自认为早就把这座城市转悠遍了,但这里他确实从来没来过,古小艾心里有点不安,一会儿逃走的事可能没有他想的那么顺利。
    “跟着。”男人回头看了他一眼吩咐道,没有过多的严厉的意味,古小艾却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古小艾跟着男人进了别墅,看着男人坐在沙发上连忙在一边站好,一双眼不住的打量周围,偏古风的装修奢华又内敛,古小艾心里惴惴不安,这次真是踢着铁板了。
    “三爷,那吴老爷子的事就这么定了啊,我明天就去,先走了?”
    古小艾侧头一看,是刚才自己偷了包的人。这人一副大大咧咧的样子,古小艾只觉得这人要比眼前的“三爷”好应付的多,趁着他还没走,大着胆子上前一扑一把抱住了这人的腿,嚎了一嗓子就开始哭:“大哥……饶了我吧,我真的是第一次,你看我也把包还给您了,放我走吧,我家里人还等着我回去呢……大哥我求求你……”
    被抱住的人哭笑不得的看着古小艾,半晌疑惑的低下头嗅了嗅,转头看着沙发上坐着的男人,困惑道:“三爷……怎么这孩子……身上一股狗崽子味?”
    古小艾身上僵了一下,脸色瞬间变得惨白。
    古小艾的抬头看着自己抱住的人,手不由自主的抖了起来,哑声道:“你……你闻得出来……”
    “要不我们带你回来干嘛?你是谁家的?炎家的?一股子狗崽子味儿,几岁了?”
    古小艾转头惊恐的看着沙发上坐着的男人,知道自己从一见他们就涌起的深深的恐惧是为什么了,这些人,都是狼人……
    古小艾跌倒在地板上,望着沙发上的男人恐惧的求饶:“三……三爷,求求您……饶了我这一次……”
    “哎!问你话呢,这是苍旌驰苍三爷,怎么连他都不知道!变成兽形我看看……怎么怪怪的……”
    古小艾恐惧的摇摇头,一边的虎牙把嘴唇咬出了一滴小血珠,脸色苍白,眼睛不由自主的看着沙发上的苍旌驰,这个一直没怎么说话的人给他的压迫感太难受了,古小艾几乎忍不住要化成兽形,小声哀求道:“求求您了,饶了我这一次……”古小艾一口咬在自己苍白的手臂上拼命支持着。
    苍旌驰不为所动,释放出更强大的力量,连古小艾身后的男人都支持不住眼睛变成了苍蓝色,古小艾浑身疼的像是要被撕裂一样,双手紧紧的抓着地毯,哀求的看着苍旌驰,苦撑着不肯化成兽形。
    苍旌驰有点困惑的看着古小艾,忍不住燃起了嗜虐欲望,不再克制自己的力量,客厅里的四个男人纷纷受不住,“嘭”“嘭”化成了狼形,四匹两米多高的巨狼抖抖毛,朝向苍旌驰的方向微俯下身体。古小艾也终于支持不住,“嘭”的一声化成了小兽,被盖在了宽大的衣服里。
    离它最近的一只狼小心的叼起了古小艾的衣服,里面赫然躺着一只昏迷的、巴掌大的白色小狗,脖子上还带着一颗骨头形状的铃铛。
    
    第2章
    
    古小艾一生有很多害怕的事,他怕在街上转悠一天没有收获,他怕回到自己破败的小屋子的时候里面王二正等着,他怕冷怕热怕饿怕疼……再往远一点说,在还没有被古家的当家轰出来的时候,他最怕所谓的“姐姐”们的恐吓。
    狼人在感受道比自己强大的多的力量的时候会不由自主的化成兽形,也是自我保护的一种。小狼们出生后都是狼形,长大后力量足够了在能化成人形后平时就不喜欢变成兽形了,就像和别人展现自己长大了。这时候的感受自己强大的力量的狼人,就会热衷于恐吓比自己弱小的同类,通过把他们吓回兽形来展现自己的力量。
    古小艾那时候就是“姐姐”们恐吓的玩物,古小艾七岁才能化成人形,在同龄的小狼里算是很晚熟的了,在化成人形后只要被随便一只狼人释放力量威胁就会再跌回兽形,而他的兽形并不像是其他族人一样,每一次的兽形都是古小艾的耻辱,他受够了别人大肆的嘲笑……
    “混蛋……”古小艾紧紧的抓着被子的一角,努力想从噩梦里清醒过来。
    “三爷您看。”年轻的管家把整理好的资料递给苍旌驰,退后一步躬身道,“古小艾,古家上任当家的最小的儿子,是个私生子,母不详,据说生了古小艾后就死了,而且……有传言说其母是一只狗,所以古小艾的兽形才是……”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