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垂耳兔洛玻 作者:鱼干菌

字体:[ ]

 
文案
一篇兔子与蛇的萌文,技术性错误会很多,不喜勿入~努力的写一篇短文~
内容标签:生子 奇幻魔幻 情有独钟 未来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洛玻,宁清冬 ┃ 配角:宁中,妲辰 ┃ 其它:
 
 
 
  洛玻
 
  的母亲在拼着命生下洛玻和其它的兄弟姐妹之后,终于走完了短暂而凄惨的生产历程……十分没有母爱地拍拍屁股离开了产房,洛玻湿着一身的软毛被抱上了一只巨大的光滑瓷盘,而后还被护士贴心地盖上了盖子。另外几只小兔子则被一同塞到保温箱里,等着吃上出生后的第一口奶。
  接生的小护士红着脸把盘子递给了门外等候多时男子,用洛玻换到了一次约会的机会。瘦削的男子打开盖子看了一眼酣睡的洛玻,露出一抹满意的微笑,小护士复又红着脸颠三倒四地回去照料其它的新生儿。
  合作愉快的二人皆未注意到保温箱中有一只小兔子缓缓睁开眼睛,望着盘子里的洛玻伸了伸爪子,复又沉沉地昏睡过去。
  宁中端着洛玻坐上了一旁拉风的新型跑车,一路狂飙回到了蛇王的宫殿——霜云宫。“管家大人,您可算是回来了!王已经在路上了,再迟一点大家可都别想活了!”翠花眼泪汪汪地扑过来接过盘子,端端正正地摆在餐桌的正中。
  主殿里的侍从们有条不紊地整理着每一处细节,巨大的黑曜石餐桌辅以墨绿色的丝绒桌布,桌上摆满了各色美食,百味珍馐。黑色的窗帘微微卷起,阳光就这样透过水晶窗扇洒在主殿两侧的雕塑上,精致唯美的蛇形雕塑在光影的堆叠下迷蒙魅惑。宁中看着整洁肃穆的大殿,默默在胸口画了一个?,伟大的蛇族,愿你永远是这片沃土的王。
  远处传来杂乱的脚步声,管家收回了杂乱的思绪,恭敬地侧身立在门口。蛇王的威严由远及近慢慢碾来,尽管已经时候多年,众人还是不适地咬了咬牙,反观管家大人,从头至尾的面无表情。“真不愧是管家大人啊~”感觉稍微迟钝的管家尚未发觉属下向他传达的光波,只是单纯的感觉到了一阵异样,嗯……?怎么感觉怪怪的……
  蛇王走过长长的餐桌,目光有意无意地在管家身上扫过,一言不发。蛇王近卫分立在餐桌两侧,目视前方沉默不语。大殿里一阵诡异的沉默,气氛无限压抑。管家扫了一眼太阳,吉时将近,不能再耽搁了!“王上,吉时已到,请开始洗礼仪式吧。”看着远处单膝跪地的瘦削身影,蛇王淡淡“恩”了一声。从王冠上取出蛇族的庇佑之物——一颗水滴形的蛇牙。侍从捧上一盘刚满周的幼蛇,蛇牙挨个点在幼蛇的额头,注入了一丝毒素,剧痛使幼蛇开始拼命地扭动,它们把自己狠狠地摔在桌子上。
  蛇王只是静静地看着自己的幼子们挣扎,侍从们也视而不见。不是每一条蛇都能成为王,想得到那个位置自然是需要神的挑选,上几年出生的幼蛇无一存活,这一次呢?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四处翻滚的幼蛇身上。渐渐地,随着毒素的侵蚀一条又一条的幼蛇失去了知觉,桌子上的动静越来越小最终归于沉寂。蛇王皱了皱眉,这一次,也是无一存活。墨绿色的眼睛写满了疲惫,挥了挥手让侍从把桌子上的一片狼藉清理干净。
  “王上!”突然的一声叫喊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那个激动的侍从捧起一个巨大的光滑瓷盘,一只墨绿色的小蛇正抬起身子,似乎是想包裹身边的那一团毛绒绒的东西。蛇王惊讶的看着那只幸存的幼蛇,眼中有转瞬即逝的悲伤,但更多的是欣喜。大殿里瞬间轻松起来,侍从们开始处理其它幼蛇的尸体,菜肴自然要换新的上来。但当侍从想抱走那只兔子幼崽的时候却犯了难,存活下来的小主子正拼尽全力将自己缠在上面。“留下来吧。”蛇王的首肯让侍从松了口气,蛇王将幼子连同兔子一起抱在怀里,小主子却极不领情地一口咬上了他的手指。大殿内瞬间又低气压了……
  蛇王脸上似乎浮现了一丝笑意,转手将那一团交给身边的侍从。侍从一个哆嗦,接过那一小团,并小心翼翼地提起了幼兔的耳朵。不碰到小主子应该就不会被咬了吧。(太)。(天)。(真)。洛玻的耳朵被使劲地一捏,疼的它全身颤抖却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
  幼蛇感受到身下软团子的颤抖,不悦的咬了一口侍从,那个倒霉的人就这么横着被送出去了。蛇王的毒,岂是常蛇能承受的……一时间,大殿内人人自危,生怕下一个被指定的人就是自己,虽说死不了,但那是真疼啊!七窍流血,五脏俱损是免不了的???.在众人的忐忑和纠结之中,幼蛇默默地松开了一直缠着的团子,爬到一旁开始进食,一盘肉转眼间就被他吞了下去。蛇王剧毒带给幼蛇的不仅仅是死亡,成功者会拥有强上千百倍的天性,以及超凡的成长学习能力,当然,还有食量—?—。幼蛇吞下肉似乎还有些意犹未尽,蛇王拎过刚刚被放开的洛玻放在他面前,幼蛇伸出信子碰了碰洛玻,扭着身子绕开了。翠花手疾眼快地递上了一盘呃……乳兔……不知道又是哪个黑心医院卖出的倒霉幼兔,二话不说,幼蛇果断让他进了肚子。看到这一幕,所有人的脸色同时变得奇特起来。
  “它叫什么名字?”蛇王盯着幼兔,状似无意的问了一句。“叫洛玻,王上。”管家心内叹了口气,不知是喜是忧,问了名字自然是不必死了,但留在这里,对于那只小兔子来说真的是好事吗?“就由你来照顾他吧。”蛇王留下了一句话便自行离去,管家站在原地愣怔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张罗着给洛玻准备奶水。
  宁清冬这个名字是早就起好的,甚至他那些个死去的兄弟姐妹都是起好了名字,但是到最后却只有宁清冬这三个字派上了用场。王子殿下盘在床上消食,顺便等着软团子吃完饭,闲来无事便开始思索自己的名字。想起今日上午迷迷蒙蒙之间传来的那一阵剧痛,绿色的眼眸不禁暗了几分,随着神智的疯狂增长,疼痛也如潮水般袭来。他以为自己必然是要死的,却阴差阳错的摔在了那只兔子旁边。洛玻只觉得身边有东西在疯狂的抽动,好像是很痛苦的样子,无奈它睁不开眼睛又没有力气,只好慢慢蹭过去靠着它。宁清冬把自己一点一点地缠在洛玻身上,每缠一寸,痛苦就仿佛减轻了一分,神智渐渐清明起来。他还不能死!细细的身子爆发出强烈的求生欲望,蛇身缠在洛玻身上开始不由自主的吸收他的生气来缓和毒素强大的夺取,那个时候若是洛玻反抗哪怕一分,他可能就会落得和其它幼崽相同的命运。但是那只兔子却没有反抗,难道这是他们一族的天性吗?空有强大学习能力却尚未涉世的王子殿下陷入了沉思。不过宁王子的注意力很快就转移到了吃饱喝足被送回到他身边的洛玻身上,关于兔族天性的问题,还是明天再研究好了┑(?Д ?)┍。细长的蛇身慢慢缠上了洛玻的小身板,他试图反抗了一下,失败了……嘛,算了,那就让他继续缠着好了。宁清冬满意地看着兔子的表现,闭上了眼睛。
  傍晚的蛇王寝殿安静地让人毛骨悚然,黑色的云锦软垫上盘着一条巨大的蛇,体型似蟒但却充满着剧毒,力量与智慧的完美结合。蛇王忽又化作人形坐在软垫上,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有棱有角的脸俊美异常,眸子墨绿近黑,闪动着异样的光彩。乌黑的长发散在腰际,颀长的手指正捏着一个白玉铃铛把玩,一时间铃声碎响,管家略带匆忙的冲进了寝殿。关上门的一刻,似是再也支撑不住化身成了一头雪白的鹿。“又忘了时间了?”蛇王收回铃铛看了他一眼,复又化为巨蟒:“今晚就在这里休息吧。”“是,属下的失误。”管家轻车熟路地在偌大的寝殿里找到了自己的床,躺下来没多久便陷入了梦乡。暗夜里那双墨绿色的眸子肆无忌惮地描摹着雪鹿优美的身型,许久才闭上。
 
  兔生艰难
 
  蛇族喜得王子的消息在一夜之间就传遍了世界的每一寸角落,一直与蛇族有着良好姻亲关系的狐族和鹰族(是的鹰族……)都已经派遣特使开始运送贺礼了。贺礼是多年前早就已经备好了的,每年都严阵以待,每年都悻悻而归。没办法,谁让蛇王每次都能把满满一窝蛇崽子折腾得一条不剩,一来一去就是几十年,就在所有人都没有防备的时候,蛇族王子突然就蹦了出来!真是和他爹一样阴险……两族的外交部同时忙碌起来,几十年前的礼物自然是拿不出手的,得赶紧换新花样,国库里的宝物终于被擦净灰尘面临甄选。当然什么奇珍异宝都算不上是贺礼的重点,真正的宝贝此时正在王宫中接收王上的审阅。鹰王看着自己小女儿娇俏可爱的面庞,尖锐的利爪,光滑的羽毛,心内自然是万分不舍,这一别可能这辈子就难见面了。但转念又想到,蛇族的新晋王子定然不是泛泛之辈(有那么多窝蛇崽子做保障呢),小女儿成为王子妃自然会幸福一生,便放宽了心,由侍女们带着小公主去做准备。相对于鹰王这边的难分难舍,狐王这边都快烦死了。自他继位来,生了足足十八只幼狐,没一个是公主。一排小狐狸站在狐王面前低垂着脑袋,仿佛生成个公狐狸是奇耻大辱似的……然而最小的王子还不懂这么多,兀自一个人吃吃的笑着,狐王看着小儿子俊俏的脸庞、傲视群雌的腰身、魅惑的双眸,毫无征兆的露出一抹诡异的微笑。
  鹰族和狐族的贺礼成功地上了路……应该还算是成功的。相对于此,鹿族、兔族等蛇族的从属种族也在准备贺礼,他们可是臣服于蛇族的,自然是不敢像鹰族和狐族那样稍有怠慢。每年的礼物都是不断更新,宝物年年选取最新最巧的,美人的岁数严格控制在20岁,而随队的王族自然也是早已定好的人选。一切准备就绪,只等蛇王的幼子们这次能存活一条。这样的时机终于等到了,美人们挥洒热泪,宝物们绽放光彩从四面八方奔向了蛇王的怀抱。中立的人族和处在另外两个大陆的族群自然就乐得清闲了,不用成天到晚的揣测蛇王这一窝能不能活、能活几条这种蛋疼的事。人家只要打个电话问个好,随手挑些宝物送过去聊表心意就成。当然这并不代表他们的王族生育问题也如此随意┑(?Д ?)┍。身处墨玉大陆的族群每年都要痛苦地猜测这次虎王能不能保住胎儿,像虎王妃这样一胎要生生不出,不生就要命的主,他们表示好无奈,好蛋疼,好方。而居住在冰凌大陆的族群总算是没有这样的担忧,往年他们时常借此嘲笑墨玉大陆和紫浊大陆(即蛇王地盘)颇喜剧的生育浪潮。直到几十年后,豹王雪刃几十年如一日的单身让他们连生育问题都无法面对的时候,一众族群才欲哭无泪的在逼迫王上相亲的运动中要死要活。
  得知美人、宝物正在通过空路、水路、陆路向蛇王宫袭来,蛇王无所谓的摆了摆手:“你就是为了这等无意义的事浪费了一上午吗?”(还不如多陪陪本王)。管家恭敬地合上了记事本:“王上,这是关系到王子的姻亲,也是下一代的联姻关系要和哪个种族维持的重要事项。鹰族送来了最小的公主沙鸣儿,狐族送来了……最小的王子胡铃”说到这里一向严肃的管家也不禁咳了几声:“我认为,为了小主子的幸福着想,还是选鹰族比较明智。”“明智?姻亲?蛇族不需要这层姻亲关系。”蛇王淡淡的盯视着他的管家:“本王难道还没向你说明这件事吗。本王当初既没选狐族的公主,也没看上鹰族的那个小丫头。结果蛇族依然是紫浊大陆的霸主不是吗?”管家被蛇王的威压压得有些气喘,暗暗叹了口气,又惹王上生气了,但即便这样也要劝完:“属下只是认为,联姻会给蛇族带来更多的利益。”“是吗,你是这样想的吗?”蛇王眸色猛地一暗:“本王倒是觉得最近几年太纵容他们了,该是时候让他们知道君臣有别了。”说罢不给他反应的机会就翩然而去。管家瞥见黑色的衣角远去,直到听不见脚步声才吐出口中的腥甜,脸上泛起一抹苦笑。
  与此同时,东宫早已乱成一团。宁清冬早上睡得正香,忽觉身下一凉。抬眸便瞧见一个侍女扮相的人正在把他的团子往外拖,那只死兔子居然还一点都没有察觉!宁王子很生气,团子是他的!他决定给这个女人一点颜色看看(。·ˇ‸ˇ·。)。
  翠花正小心翼翼地抱起洛玻,惊觉有变的时候正对上了小主人愠怒的视线,心下暗叫不好。宁王子十分不悦的甩了甩尾巴,下一秒便赏了翠花一口毒液,无奈太过年幼毒牙没能扎透衣物,只留下两个不断腐蚀的小洞。可怜翠花一条化形不久的小小竹叶青,哪里见过这等攻击力,吓得一张小脸惨白惨白,抓紧洛玻就开始拼命逃窜。这么大的动静终于惊醒了洛玻,他被翠花的胳膊勒得难受,兔子腿一蹬一蹬的想挣脱出去,奈何力道太小无法逃脱反而把自己折腾的气喘吁吁。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