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较量 作者:男男

字体:[ ]

 
 
文案
正解与设定的较量,虚幻与现实的侵蚀,臆想与行动的出入.
对镜而视,于长久之后,不辨你我
 
作者话:《较量》在此处完结.按照顺序是《浮华祭》开启,这篇是女强对男强.感谢观看.
 
顺着《较量》的内容是男版的《内外夹攻》系列,后续依旧更新着,《内外夹攻》顺序《浮华祭往笑嫣然》的内容.
 
男女分开,是为了不掉入男不男,女不女的怪圈,谢谢观赏.
 
内容标签:奇幻魔幻 血族 竞技 现代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 ┃ 配角: ┃ 其它:
 
  ☆、NAN 1 幕起
 
  NAN 1 幕起
  【内外夹攻之FATE】似曾相识的梦
  B国共有四大帮派,分别是A市为据点的龙门,E市为据点的虎门,F市为据点的青帮,D市为据点的旭九组。原本是四个帮派分庭竞争,但至从龙门战神萧朗的出现,这个局面就被彻底打破。
  关于萧朗,市井间流传着这样一个段子:
  他,有着御神一样的容颜,挥舞着惩戒之刃,游走在罪与罚的边缘,一柄日本长刀和右手绑在一起,仿佛天生就是为战斗而生,杀戮被他演绎的犹如蚀月之舞,鲜血的洗礼也成了圣洁。
  可是好景不长,谁人能想16年前明明如日中天的龙门却一夜之间土崩瓦解,伴随着势力的倒坍,第一代门主在战乱中被杀,而其弟龙天却行踪不明,相传当日战神妻子飘雪难产而亡,萧郎自尽,而其刚出生的幼子也一路夭折。
  从此战神便成为了一个传说,再也无人能敌的传说…… 
  复古的旧式合院,排屋门前灯光微晕,没有风,温暖缓缓扩散开来,推拉门后木质的地板被擦得锃亮,从玄关到内屋没有隔层,门口只列着两双童鞋,一双整齐的鞋背朝外的摆着,另一双则是随意的撇在那里。
  “小豆儿,你要是继续不拿我当‘内人’招待的话,我就不把你当外人了!”一抹温煦地童音,只见半跪在茶几边的衣着粉嫩的小丫头,嘟着小嘴,一手指向堆在桌旁的小人儿,愤慨地嚷嚷道。
  刚刚优雅地伸出小手,本欲光明正大偷吃的小人儿斜眼瞥了瞥小丫头,想也没想,扔下蛋糕,咕噜一声,滚到丫头脚边,咧着嘴努力睁着眼睛,甜甜地笑着,不吭声,只是这样笑着。
  丫头看到他这样的神情,一时慌了神,随后一努嘴,右手抚额,沉默半响,突然狠狠掐着他的脸蛋,嬉笑着,“小豆儿,你可不可以不要这么可爱啊!哈哈……”
  豆丁象征性地挣扎两下,随后挂着蠢蠢地表情,陪着丫头一起乐,两人的笑声像银铃,欢快地跳动,渐行渐远,越发不真切,带走的,好像还有那不耀眼的光明。
  天行揉了揉眼睛,半夜一点,又是梦,那两个小孩是谁?这影像未来得及传到大脑,就已经华丽短路。他没有酗酒的习惯,更不会胡思乱想,可是不知是无意触碰到什么机关,连日均被这梦魇缠绕,久久不得好眠。天行翻身,希望可以熟睡。
  窗棂投射下的月光,被格子棉布窗帘遮挡的严严实实。
  夜很深,深的像要吞噬一切,包括本于白天存在的,那高高在上的道义,爱情,抑或是真诚。
  清晨:
  “萧天行,忙什么呢!快起来,东塘那边出事了,头儿正招人谈判呢!听见没有,今天不用上课,快把杜磊也叫过来!”今儿个是周末不上课的,天行裹了裹被子想装作没听见,却突然被人揪着耳朵拽起来,“白养你了!”
  天行努力睁开眼,使劲儿眨巴几下,又睁开,因彻夜睡的不踏实,眼睛涩涩的,困难地顶着红血丝疑惑地瞅着面前虚晃的人影半天,顿悟到,原来是,小偷。猜测未经证实就已兀定,继而感慨这年头做贼的都这么嚣张,于是断断续续地开口道,“呃,你,你要什么都拿去,别打扰我睡觉,就好。”
  天行这边郑重其事地说着,却见那人一愣,复又怒火冲天地吼道,“你丫的疯啦!别说疯了,就是瘫了也给老子我爬起来,没听见人话么!大哥那边正缺人呢!”
  这样能让楼层震三震的咆哮终于令天行的脑子开始运转,傻笑两声,狗腿的回道,“大哥,今儿你怎么有空在家啊~”
  这是一只绿毛鸡吗?天行定睛使劲瞅了瞅,表情强烈扭曲是想忍住笑意,大概个把月没见了吧,大哥这次的造型还真前卫,正当他认真走神的时候,脑袋却突然被人狠狠抽了一下,于是含着泪花,控诉似的捂着受委屈的脑袋回身瞅着怒气直线飙升的大哥。
  萧猛只觉额头上的青筋暴跳,最终忍无可忍地仰天大吼,“臭小子!你可给我差不多一点!”
  天行可怜巴巴地瞅着萧猛,寻思你让我办事还这么凶。
  萧猛看着弟弟这样实在是欠揍的要命,可时间紧迫,握紧的拳头也只是扬了半天。最终还是泄气的放下,一手拽过一旁的外套,冲天行吼道,“快去啊!”
  天行有些迷糊的跟着萧猛走到门口,看着他气急败坏的样子,终于怯怯地开口道,“那个,他在哪?”
  萧猛先是一愣,随即露出了然和同情的神色,叹了口气,“现在应该在家。”
  天行乖巧地点了下头,继而追问到,“在哪?”
  萧猛瞅瞅天行,看了看表,又忍不住地吼道,“不要告诉我你不知道,妈的,成天一天八趟的跑,这会还问我,怎么,现在怕刺激了,不想去了,装傻是不是,唐子巷108号5楼西户,晚上我要是见不到人,你也别回来了!”说完一抡衣服,甩天行一脸的不满匆匆走了。
  门“咣——”的一声关上,天行面无表情的垂下眼睑,出神地想着,自己头一次喜欢上的人呐……
  那日阳光很好,暖暖的照在身上,让人很放松,如同灿烂的心情滋润着笑容。
  “不好意思,我只喜欢女人。”
  “一点机会也没有吗?”
  “很抱歉。”
  ……
  天行从回忆中惊醒,哀叹,为什么自己这么不正常呢。
  一路有些漫长,终于到了杜磊家门口,狠狠地握了下拳头,天行看着熟悉的房号,努力地扯出一个值得夸奖的微笑,默背了遍大哥那寥寥数语的交代,这才勇敢地上前敲门,可手刚伸出去,轻轻一碰,门竟自己开了,吓天行一跳。大半个身子还在外面,只将头伸了过去,小声地问道,“有人吗?”见没有回应,于是不请自来的走了进去。
  客厅里,散落的全是衣服,忽而听到有人的喘息声,当时应该是有些晴天霹雳的,有种立马遁地逃脱的冲动,可心底深处又隐隐不甘,略微好奇,寻声而去,脚步不自觉的放轻,心里自己壮胆,被发现就说是大哥叫我来的。
  近了,更近了,绕过鱼缸,透过门缝,只见两个性感的身体纠缠在一起。这是多么活色鲜香的一幕,却让天行彻底震惊在那里。
  为什么,为什么和他就可以,不是你说只喜欢女人的吗?
  天行一股脑的卡机在这个问题上,就像不知道有欺骗这个字眼般,陷入了死循环。
  “什么人!”天行一惊,那语气透着深深地厌恶,他僵在原地,不敢动弹,只觉得双腿抖得不听使唤,说是软又像是注了铅,撑不起身子,又移不动脚步,仿佛那双腿不是自己的,脑子空白一片,浑身抽丝拨茧般凊凉,通身的气力顷刻间被人掳走,在触及杜磊尴尬的神情后,才故作镇定地将目光放到他上面那人的躯体,腹诽道不会吧,这么小心都能被你发现,你属耗子的,可毕竟有任务在身,说起来也有些理,于是挺了挺腰,稳了稳情绪,仿佛见面试官一般,先示意地敲了一下门,后又一本正经的站到他们面前,光明正大的欣赏着,两位男性同志的身体。
  明皓眼睛精光一闪,无视另一个人的在场观摩,利用身体错位的视觉差,继续着自己的动作,身下的人本欲起身,明皓单手用肘再一次稳稳地治住了他的反抗。
  见他们都忙着自己的事情,天行有些被凉在一旁无人问津的失落,原本的打击和伤心化作利剑,一次一次穿透着自己的心灵,他告诫自己一定要挺住,半响的无人理睬,天行只好自己开口道,“你们,谁是杜磊?”
  本来毫无存在感的天行,突然成了那两人关注的焦点,明皓眼里有着一闪而逝的复杂,最后却又归于平静,只见他丝毫不理会身下“求欲不满”的某人,缓缓起身,甩了甩头上的汗珠,慵懒都指了指床上的那具精瘦的身体,淡淡回了句,“他。”
  本来以为无人理会,却突然得到眷顾,天行开心的应了声,“哦,谢谢哈。”继而看向已经有些呆板和不明的杜磊,一字一句的说道,“你好啊,不好意思打扰了你们的好兴致,我今天来是因为早上同样有人打扰了我睡觉的好兴致,就是因为要我找一个人,就是阁下您啦,他说,东塘那边出事儿了,头儿正召集人马,让您赶快过去。恩,就是这样,既然我的话已经带到,那就告辞了。”说着,天行直接转身要走,思绪打结,脑袋崩了弦,就在转身的那一刹那泪水已经顷刻间湮灭眼眶,杜磊,当做不认识吧,我已经没有力气在说什么了……
  杜磊愕然的看着天行一系列的动作,突然有些迟疑地开口道,“你……”
  听到后头的声音,天行顿了顿脚步,却没有回头。可杜磊终究还是你字挂口停了半天不知道再说些什么,只好沉默以对。
  天行自嘲地哼了一声,迅速往前跨了两步,挥手轻轻地合上门,寂寞地笑笑,还没开始就已经遁入坟墓的爱情,安息吧~
  杜磊看着已然合上的大门,内心却是充满苦涩。忽然听到一个冰冷的声音,“游戏结束,再也不见。”
  这一幕突然变得有些戏剧,似乎早已预算在先,后面的排练为了就是今日的开演。
  昨日杜磊于门口看到一张卡牌,上面是一条双头蛇,不见首尾,正想这是谁的恶作剧时,脑袋便像是被人施了咒语一样不听使唤。所有景象,渐渐模糊,依稀辨别仅通过身体的碰触,慢慢的挣扎着,到最后,只发觉被人按压在床榻上,当意识缓缓归来之际,终于喝声,不想未曾发觉,于他面前已然立着另外一人,而今天早已成了昨日的明天。
  此人到底是谁,为何费劲心思导演了这样一出戏码。
  屋外阳光很好,屋内寂静一片……
  低沉地男声,从耳边传来。杜磊猛地起身,欲将那人捕获,却扑了空,房内再无他人。
  到底是结束还是开始?杜磊走到窗前,起身一瞬,将金色框架的眼镜轻托鼻梁,见萧天行从楼门走出,一幅摇摇欲坠的模样。
  事情仿佛变得不再单纯,杜磊走到门口,将昨日掉在地上的卡牌捡起,顺手将门带上。
  “双头蛇?”
  
 
  ☆、NAN 2 归来
 
  NAN 2 归来
  【内外夹攻之FATE】去者,去也
  在感觉被遗弃后,接下来的千分之一秒,你将表现如下症状:
  首先,从胸口到喉咙底部,全部化作直通的冰道,顺着每次呼吸的融化,中间空的部位开始往下流挂着冰水,接着你感到四肢颤抖,又痒又虚弱同时伴着痉挛,死了一般。听!嗡嗡脑壳共鸣的震动声里参杂的怦怦的动静,那乱入的撞击响动便是你此时的心跳。如果这些都无关痛痒,如果你从未觉得是背叛,那么此刻的你可能会轻松自在,可是,萧天行,没有。
  于长久的困惑中走出,天行总算令自己恢复正常。起码,他正努力表现的正常。虽然,此时显得稍稍有些无措。
  夜晚将至,昏黄已去,霓虹乍起,灯火通明。
  天行站在原地,看着高楼耸立的繁华,思绪纠缠,祈求虚幻,质疑之前所见,又一次地否地着自己,双手将月亮包裹,悄悄问,“真的是梦吗?”
  这样的做法,他早已习惯,每一次的现实与想法碰撞过后,都是以想法的胜利告终。而现实,他哪里还知道现实,这个物价早就被他远远地甩在了身后。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