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创世史[第一卷] 作者:荼鸢

字体:[ ]

 
文案
其实,神才是最残忍的。
他给我们每个人一颗七窍玲珑的心脏,丢了补不回,伤了它会痛,没了它会死。
而我们只能在神恶意的微笑之下,在他所创造的世界挣扎受伤。
痛,且爱着。
 
内容标签:强强 虐恋情深 情有独钟 天之骄子
搜索关键字:主角:路西法米迦勒 ┃ 配角:米菲尔 ┃ 其它:路米1v1
 
  ☆、成人礼
 
  那是建立在天空之上的一座城,城中居住着这个世界上最美丽的存在——天使。
  只不过在这天的最上层,只有纯正的六翼天使可以居住,其他的那些,哪怕曾经是六翼天使,只要折断了羽翼,就不得不往下一层,居住在位于下一层的城里。
  六翼天使其实也并没有多少,算上那些手握权杖的天使,也不过堪堪百来个,其他的都是四翼天使双翼天使,尤其是那些能力低下的双翼天使,只能在天界的最底层,把守着天界通往地狱的入口,防止有不懂事的新生天使打开那扇罪恶的大门。
  我叫做米迦勒,很幸运的诞生在天界的最高层,很幸运的有着翠色的六翼,也很幸运的是最早一批诞生的天使。因此得以居住在这天界最大的城里,还有着自己独立的房屋。
  事实上,在我附近居住的,并不止天使。
  米菲尔,一个既不是天使,也不能算作神的人,就住在我隔壁。
  不过,虽然实际上来说,他比最早诞生的我和路西法还要早一些出现,事实上他却是最像小孩子的一个。
  装作大人的我也刻意忘记了事实上我也不过是一个少年的事实。
  “米迦勒!”米菲尔扑进我的怀抱里,他的身上还带着露水的香气,我伸出双手拥抱他,但是事实上他比我高了一头,现在整个身体都压在我身上,但是却并不感觉到沉重。
  虽然米菲尔个子并不算矮,但是他的骨架却尤其的轻,甚至于有的时候我都会想,米菲尔是不是生来就没有骨骼,否则怎么会这么轻盈。
  我伸出手轻轻拂过他的头发:“米菲尔,怎么了?”
  “今天是路西法的成人礼,你要不要去看?”米菲尔一手撑在我身旁,赖在我身上。
  “恩,好啊。”我微微一笑,轻轻把他推起来,自己也坐起来,换上礼服。
  我们的礼服都是统一制作的,但是款式上却各有不同。有些时候我会想,是不是这就代表着我们未来的路,如同这衣服上的花纹一样,最终都要走向不同的方向。
  米菲尔也换了衣服。其实我跟米菲尔的关系是相对不错的,毕竟这天界太过于寂寞,我们两个又是不甘寂寞的人。所以我们经常一起相约去看一些好玩儿的事情。只是天界仍处于建设阶段,过成人礼的天使,路西法还是第一个。而我的成人礼,也要延续到很多年以后。
  米菲尔的衣服是白色的,上面还有淡蓝色的丝线绣出的冰纹,跟他的属性一样。我不知道这些衣服是谁做的,但是自从我有记忆以来就穿着这些衣服,也从来没有说衣服有不合身的地方。
  我们到了大殿,大殿位于这座城的正中央。整个大殿由大理石构成,大殿的地上铺的是青色的石板。我跟米菲尔走进大殿的时候,路西法的成人礼还没有开始。米菲尔拉着我在一个比较靠近神座的地方站着,路西法站在神座的前方,抬头看着坐在神座上的神。
  事实上,很少有人能看到神的真面目,因为神是被耀眼的光辉所笼罩着的,除非是眼睛能看过光的。
  对于光明天使路西法来说,这当然是很容易的一件事,但是对于我来说,却并不容易,我竭尽全力也只能看到天神脸庞在圣洁的光辉中影影绰绰,无法看清楚他的轮廓。
  对,路西法的属性是光。虽然他散发出的光芒并不如神那样耀眼,但是对于低阶一些的天使来说,还是无法企及的存在。六翼天使无法透过神的光看清楚神的容貌,低阶天使也无法通过路西法的光看清路西法的脸庞。
  不过对于我来说,路西法的光芒并不算什么阻碍,毕竟我跟他是一起诞生的。米菲尔甚至开玩笑说我们是双生子,一个代表光明,一个代表火焰。而火焰,永远是伴随着光明而存在的。
  神的声音从光芒中传出来,回荡在空荡荡的大殿之中,一点也不真实:“路西法,我亲爱的孩子,你终于成年了,也成为天界第一位成人的炽天使,从此你将享受至高无上的荣耀,我将封你为光明之子,从此坐在我的左手畔,同我一起享受他们的敬仰。你可愿意?”
  路西法低头跪在神座前面的石阶上,金色的长发有一些垂落在石阶上,被青色的石阶映照的格外美丽。他淡淡的说:“谢父神。”
  月桂树的枝叶做成的花冠被神戴在他的头上,而后是一柄发亮的权杖。我看着路西法的脸,有一瞬间看的痴了,只是片刻反应过来,有些不好意思。
  路西法是真的美丽,淡蓝色的眼睛,高挺的鼻梁,薄薄的嘴唇,说话的时候上嘴唇有一点会不自觉地翘起。再加上头上的月桂花冠,整个人美丽如同神座上的神祇。
  说实话,天界上美丽的天使有很多,但是像路西法这样美丽到半个天界的倾心对象都是他的,也实属罕见。我曾经看过天神的画像,也十分美丽,但是感觉上竟然是不及这一刻的路西法。
  米菲尔偷偷的在我耳朵旁边嘀咕:“诶,天神封路西法为光明之子,那不就是天界副君的位置吗。估计以后天界的事情都要路西法来处理了,我还怎么去找他。”
  此时,神的身影已经从神座上消失了,路西法清冷的声音从前面传来:“天界的事情这段时间也是我处理的,并没有什么影响,你想来也是可以的。”
  我看了看他,成人礼这一节过去了,接下来就是天使们的事情了。我随着路西法跟米菲尔走出大殿,殿外是很多六翼天使。
  其实之前神封赏是让很多天使进入大殿中,一起聆听神的教诲的,后来据说有个小的双翼天使在神教诲他们的时候,一个不小心睡着了,所以以后再有封赏,都是被封赏的天使一个人进入大殿中,至于天使被封赏以后怎么庆祝,那是他们自己的事情。
  路西法刚在殿外站定,那些六翼天使就跪在地上,齐声说:“路西法殿下。”不过路西法停的有点快,我又在想过去的事情,没看到他停在我面前,最终结果自然是一头撞了上去。                        
作者有话要说:  有原创人物w,非天神右翼同人w,路米唯一w。
 
  ☆、预言镜
 
  不过这位新上任的天界副君的脾气还是很不错的,最起码没有因为我撞到他而生气,反而伸手扶了我一把,待我站定后才对着那些六翼天使说:“起来吧。”
  “是。”那群六翼天使站了起来,才看到跟着路西法的米菲尔和我。他们可能并没有料到米菲尔也在大殿里,所以并没有向米菲尔行礼,此刻膝盖一弯又要向地上跪下去,结果被米菲尔出生阻拦了:“不必向我行礼了。从此路西法就住在我的居所的隔壁,以后天界有什么事情一律汇报给路西法。散了吧。”
  “是。”六翼天使们诺诺的应了,而后散开了。我拉了拉米菲尔:“成人礼这就完了?也太没有意思了吧?”
  “其实原本成人礼还有一个环节,是已经成人的天使为参加成人礼的天使送礼,但是现在天界还没有已经成人的天使啊,目前就路西法一个,哪来的这个环节啊。”米菲尔回答我。我不禁有点小失望。
  这时候路西法的声音从前面传过来:“我那里倒是得了一面镜子,是之前在后海发现的,你们要来看么。”
  “镜子有什么好看的。”我有些不感兴趣。但是路西法的声音再一次响起:“那是一块能预言的镜子。我通过镜子看到过我的成人礼。”
  “诶好走走走去看看。”米菲尔听到了就提起了兴致。不得不说,如果天界有什么活动的话,米菲尔一定是第一个捧场的,他对凑热闹的热爱简直是天界所有天使都无法企及的,曾经有个天使说过一句话:“哪里有热闹,哪里就有米菲尔。”同样的,他对新奇事物的好奇心也是相当大的。很多时候我都会想,他到底是那个与神一同创造了我们的米菲尔,还是一个刚刚诞生的宝宝天使。
  “跟我来吧。”路西法在前面走,我跟米菲尔在后面跟着。大殿在城中最大也是最偏僻的角落,居住在城中心的我们自然是要走好久。其实我跟路西法倒是可以张开翅膀飞翔,但是米菲尔是没有翅膀的,只能走路。所以我们不得不步行回去。
  其实也并没有花多长时间,我们就到了路西法的新住所。路西法推开门走进去,房子大厅正中间就是一面镜子。路西法抬手指了指那面镜子:“自己看。”
  我跟米菲尔走过去,镜子上却并没有出现什么,直到路西法走过来,不知道做了什么,镜子中出现了两个身影。我看了一眼,一个能看清楚脸的都没有。我只能凭着衣服上的纹路认出来前面那个红色长发,胸前被人横着一只手臂,低着头不知道在做什么的人是我。而我背后的人只比我高了一些,头发却是黑色的人,并不能认出他是谁。
  路西法的眉毛微微皱了一下,米菲尔的声音传过来:“诶,这镜子一次就只能看到一个人吗?”
  路西法轻轻摇了摇头,头发随着动作轻轻摆动,他声音仍旧是淡淡的,我却听出来了一些疑惑的感觉:“不是,预言镜可以同时映射几个人的未来。”那为什么我们三个站在镜子的前面镜子却只能照出我一个人的影子呢?我还没来得及问,路西法的手指已经指向镜子,对着米菲尔说:“那个头发是黑色的人影应该是我跟你其中一个,只是不知道是谁。之所以这样,可能是因为我们三个在预言镜能看到的那段时间里再也没有一起过。”
  我回头看了一眼米菲尔,他眼睛里面却微微的有一些我看不太懂的情绪,而后说:“原来如此。”
  这时候,路西法对我轻轻的说:“我们先到一旁去,让米菲尔单独看一眼他的未来吧。”
  我听了他的话,跟他走到一旁。这个时候镜子中的景象变了,不再是之前看到的样子,而是一个倒在椅子上,胳膊和腿都□□的人,只有中间被毯子盖着的人。他似乎是抬着头看着天,却并不知道是看什么。其他部分的情况都被隐藏在隐隐约约的雾气当中。
  “诶?!”米菲尔有些奇怪,“这是什么情况?这镜子坏了?为什么看不清楚我在干嘛?”
  路西法摇了摇头:“预言镜的成像就是这样,最清楚也不过是一个隐隐约约的人影。”
  “我不信!”说着米菲尔将我推到镜子前面,自己走到一旁。这时镜子里的画面又变了,却不再是一个人,而是一幅场景。
  是火,漫天的火,无边无际的燃烧,隔着镜子都能感受到那些要扑面而来的灼人的热浪,让人难以喘息。而后,在连接天地的火浪中,出现了一个黑色的人影,虽然只是小小一个,那个人影越来越大,也越来越清晰,但是就在我们将要看清楚这个人影的时候,预言镜却突然碎裂了。我站在镜子前面,迸溅的碎屑有一些划过我的脸颊,立刻就有细细的血丝流了出来。
  “米迦勒!”米菲尔过来拉住我,手细细的在我脸上抚摸,淡蓝色的光从他的指尖流泻出,划过我的脸,那些微小的伤痛顿时就不见了,“没事吧?”
  “没事。”我微微对他笑了一下,眼睛有一瞬间有些模糊的感觉,但是下一刻,眼前的实现又变得清晰。
  “抱歉,我不知道镜子会突然碎裂。”路西法的声音从我们身后传来。语气中带着一些自责。
  “没关系,也可能是我跟镜子不和,第一次看不到我们三个人的身影,第二次出现一片火海。这都跟你没关系。”我转身,向路西法露出一个灿烂的微笑,表示自己并不在意这一点点微小的疼痛。路西法还是有些自责的样子,突然,他摘下戴在自己胸口的一个项链,“你把这个戴上,拿着这个,我可以满足你一个要求,只要不是很过分的,都可以。”说完就要把那个项链戴在我的脖子上。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