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灵泉山庄 作者:长戈一画

字体:[ ]

 
文案
 
游白浪在丛林中执行任务时差点丢了命,
却意外得到一口灵泉,重新活了过来,于是决定退出雇佣军回乡下务农……
不知道怎么形容的攻(游白浪)VS死心眼冰山忠犬受(唐元)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豪门世家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游白浪,唐元  ┃ 其它:长戈一画,1VS1,HE。
 
    第1章 龙形玉佩
    
    “欢迎光临。”
    迎宾小姐笑容甜美地把客人送进大厅,进来的客人拖着一个大大的行李箱,她忙上前帮忙,可惜她纤细的身材和细弱的力气根本无济于事,两人忙活半天都是满头汗,路过的保安看见了便走了过来,这个保安身材修长挺拔,像一棵笔直雄健的劲松,对女客人微笑示意把东西递给他,而后伸出长长的手臂轻松就将行李提了起来,绅士地将女士送到前台拿了房号,又一路送进电梯,这才回到酒店大门。
    “还是你们男人力气大。”这会儿来酒店的客人少,两个如花似玉的迎宾小姐便笑眯眯跟回来的高个保安搭话。
    这个保安名叫游白浪,刚来蕴和酒店保安部一个多月,人长得帅,身材好,最重要的是脾气好,说话总是笑眯眯的,酒店里的小姑娘们有事没事都爱跟他搭上一两句话,总觉得光听听他磁性的嗓音说话养养耳朵那也是赚了。
    “那是,咱们男人生来就是负责干粗活的,你们女人责任重大,美貌如花任务太艰巨,哪能再给你们施加生活压力啊,要分工合作才是长久之事嘛。”游白浪帮着她们把门帘放好,免得外面的滚滚热浪跑进来让她们难受。
    两个迎宾小姐被他说得更乐不可支,花枝招展的,看着人就心情好,没几个男人面对这样的美貌而不心动。
    可惜游白浪就是那“几个不心动的男人”之一,他不喜欢漂亮柔软的女孩子,反而喜欢跟他同样硬邦邦的男人,同性恋,或者是别人眼中的变态。
    变态这个字眼,听着很刺耳,当年也是因为这两个字,就像猛然有人发现隔壁有头猪生了个人出来一样,那简直是天大一般的稀奇,这个稀奇很快爆炸一般地爆发了出来,弄得一个乡下的小县城满城风雨,他连高考都是随便考考就被气得几乎打断他腿的老爸送进了部队,想让部队严格的纪律改改他这毛病。结果等把人真的送进去了,游老爹才一拍大腿想起来,尼玛部队里全是男人,就是他这倒霉儿子好的那一口!这不是猪八戒掉进了女儿国,眼都看花了吗?!游老爹那叫一个后悔不迭,可惜人是他亲自送去的,这会儿再后悔,那就是逃兵,是懦夫,游老爹刚直了一辈子,做了一辈子的祖国基石,他的儿子怎么能做逃兵呢?!这个绝对不行!哪怕他儿子这坏毛病真的一辈子也改不好了,那也不能做逃兵!
    于是游白浪在部队里安安稳稳待了五年,从普通士兵提干,又经过严格选拔,进入特种部队,五年后他退伍,自己心里那个槛这么多年没迈出去,又怕自己回家更给老爸老妈丢脸,多少有些不敢面对他们的意思,便一个人去了南方,又在机缘巧合下,加入了一只私人雇佣军,国内国外天上地下地跑,倒是没那么多功夫琢磨他那点儿事了。
    这一去又是四年,一共整整九年没有回过家,只在过年过节和老爹老妈老妹生日按时往家里打钱,连电话都不敢多打,怕听到爸妈的声音心理难受,怕老爸老妈听到他的声音更难受。
    就这么一直拖着,直到他打算最后再跟着人做一票大的就脱离这支雇佣军,结果没想到那个组织就没打算让谁脱离他们的掌控,他进了那片茂密的原始森林,就没想让他活着回来。
    被一同去的几个人下死手围攻的时候,游白浪就想到自己可能没法活着回去看看爸妈了,有一瞬间他心中涌起巨大的悔意,这世上有什么槛能迈不过去?有比跟最亲的人生离死别没法再见面相守更大的槛吗?失去意识之前,他还在想,如果自己能捡着狗屎运活下来,后半辈子一定守在他们身边,喜欢男人怎么了,变态怎么了,以后给他们找个脾气好的男儿媳妇,不是照样孝敬他们吗?
    只是谁也没有想到,他没有想到,那帮人也没有想到,他们想致他于死地,把他丢进聚满了食人鱼的亚马逊河里,想让凶残的食人鱼把他啃个尸骨不剩,可游白浪在生命的最后关头,却仿佛回光返照般清醒了过来,几乎要被啃得只剩下指骨的右手意外地在浑浊的河里勾到一块明显来自遥远中国的龙形玉佩,一团团鲜血染红了河水,又沁进了古老的玉佩里,接下来,那玉佩便如同活了一般,化做一道流逝的玉色光芒钻进了他残破的身体里,而那些原本正疯狂撕扯他的丑陋食人鱼,却仿佛遇上了天敌,在一瞬间远远地避开了他。
    游白浪接着再次失去了意识,等他再醒过来,人已经被河水冲到了下游平坦且较为安全的岸边,而他原本被食人鱼啃得残破不堪的身体却完好如初,身上看不到新肉跟旧肉的分界线,但全身的皮肤明显更好了,看着白生生的,身上这些年留下来的伤痕全都不见了,连个小疮疤都没有,跟个十八岁的小年轻儿似的。他当时还摸着这身新肉觉得真是可惜,他漂亮的古铜色肌肤啊,就这么一去不复还……
    经历地狱几日游,再次活过来的时候,已经没什么能阻止他想要回家的强烈愿望了,立刻收拾行囊回了国,连□□的心思都淡了。在漫长的回家途中,他心中忐忑自是不会少,有些甚至担心得整夜整夜睡不着。为了转移注意力,他便开始研究自己手掌上的那条细细长长的浅银色纹路,这是他醒来后,发现的身体上的又一变化,这条纹路仔细看的话能看见是一条龙的样子,他还特意在网上查了一下,这种纹路跟古代龙形玉佩上雕刻的龙的形状相差无几,张开的龙嘴对着中指指根,龙身在宽大的手掌心上承S形,龙尾则在手腕上绕了一圈,玉色的纹路如果不仔细看,就像一道长出了新肉的疤痕,但对着阳光照射,就能看见上面玉色的反光,有时还能折射出漂亮的彩色光晕,十分的新奇。
    但最让游白浪觉得惊奇的是,这条龙张开的龙嘴处,竟然能凭空吐出水来,这水清澈幽凉,他好奇的时候试着喝过一口,这甘甜的水竟然一直甜到心里,就这么一口喝下去,一整天都能精神百倍,他无意中将水洒在暂住酒店的一盆植物里,没想到早上起来准备退房时,发现那原本已经开始老化枯萎的植物竟然再次焕发生机,一晚上长出了一大蓬新鲜的嫩叶,连来打扫房间的阿姨都被狠狠惊讶了一把。
    游白浪觉得实在惊奇,于是又多住了一天四处找植物试了试,到第二天果然看到那些植物,不管是病变而枯萎的,还是快要老死的,在浇了些这种水后,竟然无一例外地都重新长出了新枝,这个发现让游白浪惊讶又激动,他在那个雇佣军组织里的时候,也曾听闻过某些神秘的地方传闻有类似的泉水,能生死人肉白骨,其效果堪比灵丹妙药,游白浪一想这不正和他手里这个一样吗?他落在亚马逊河里的时候,也是已经几乎变成了死人,最后不但活了过来,被那些食人鱼啃噬的肉也全都重新长了出来,比什么灵丹妙药高档多了,简直就是仙药。
    游白浪内心激动难平,老爹老妈身体一直很好,但是铁打的人也经不住岁月的磋磨,人到了五六十岁,哪里没个这疼那痛的,他现在有了个这个宝贝,怎么了忘记养了他二十多年的父母,自然是得快点回家让他们也享受这好处。
    好在他平日里虽然看似玩世不恭,却是个沉得住气的男人,即使手握着这么一样宝贝,一路上也只是自己暗中研究,脸上沉默着不露出半点其他的表情来。
    九年时间不算长,但在人的一辈子当中又能有几个九年,游白浪孤家寡人一个人游荡在外的时候还没有多少感觉,等他终于踩在了家乡的土地上时,那种铺天盖地而来的思念和近乡情怯近乎淹没了他。
    
    第2章 命啊
    
    他其实并不是游爸游妈的亲儿子,包括老妹游白雪也不是,游家这对心地善良的夫妻也不知道是上辈子造了什么孽,当年结婚七八年都没能拥有自己的亲骨肉,于是就只能去捡别人家不要的小孩回来当宝贝似的喂。游白浪是被白浪河的大水冲来的,就一个木盆装着他漂在水面上,被老爹看见了捡回了家,身上除了一套小衣服,什么能表明他身份的东西都没有,后来报了警也没能找到他的家人,游氏夫妻当时正好符合收养条件,便欢欢喜喜地给抱回了家,并且给他取了名叫游白浪,老妹游白雪就更简单了,她是大雪天被游妈在山上捡回来的,老妈总是说,那个造孽哦,捡到的时候脸都冻紫了,哭都要哭不出来,身上就穿了薄薄一层小袄子,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倒霉父母,这么缺德。老妹就说,有什么造孽的,要亲生爸妈没扔我,我还不一定能遇不上你们这么好的父母呢,你看我多有福气啊,被扔了也能有这么好的爸妈疼。
    老妈于是脸笑得像朵鲜花似的,老爹板着一张脸,但当天晚饭明显多吃了半碗。
    游白浪就在旁边看着她笑,小马屁精。
    虽然从小就知道自己是捡回来的,但是游爸游妈待他们兄妹跟别家父母也是一个样,该打的打该骂的骂,游白雪是女孩子,大多数时候是听话的,但仿佛天生就长了反骨的游白浪就不一样了,小时候调皮捣蛋那是不少,到了人嫌狗撵的年纪,就开始祸祸村里其他人了,十几岁跟同学或者高年级生又或者是校外那些黄毛混混打架那是家常便饭,游爸游妈简直为了这个捡来的儿子操碎了心,一直到他没消停地折腾到了高三,出了那件事……
    那段难熬的时间里,游妈眼睛都要哭瞎了,连要强了一辈子的游爸也是时常红肿着眼睛……
    游白浪对于这对父母心里不是不愧疚的,可是这也不是他想的,只能说有些事,那就是命啊,命运在他被白浪河的大水冲来的时候,大约就已注定了,注定他这一生的不平凡吧。
    “换班了游哥,今天还回家吗?”来换班的同事在他肩膀上拍了一把,打断了他的回忆。
    “回,我不是包了个藕田吗,还没收拾好,得回去继续收拾。”游白浪在他肩膀上回了一拳,笑眯眯地说。这人叫范修,和他的关系不错,范修刚交了个女朋友,正是浓情蜜意的时候,偶尔会找游白浪跟他换班,游白浪最爱成全有情人了,所以只要范修开口,他只要没有重要的事就一定会答应。
    “你还真有想法啊,我老爸都不让我回家种地,总说都这个时代了还在地里刨食的都是没本事的,有本事都出来赚大钱买劳斯莱斯了。”范修摸摸鼻子说。
    游白浪心说买了劳斯莱斯能开进你家地头吗?不过我老爹也这样说,我是偷偷瞒着他包下这个藕田,他差点没打断我的腿。
    “那是你爸心疼你,舍不得你面朝黄土背朝天吃苦,你还不知足,走了。”游白浪踢了他一腿,把身上的装备解下来递给他,挥挥手去打卡下班。
    范修耸了耸肩,心说大约是吧,要真让他回去种地可能他也不是那个料。
    &gt&gt&gt
    蕴和酒店座落在白河市的白河大道最繁华的一段,而游白浪家所在的游家村,正好是市郊的一个小镇边上,从白河市市中心过去,开车得四五十分钟左右。酒店员工一般都是三班轮换,游白浪这周正好是早上七点一直到下午三点,回家时间正好。
    游家村正好处在平原与山区交界的丘陵地带,村里人分到的大部分土地都是平原上的水田,也有少部分山上的旱地。因为每日光线照射时间长,且田地肥沃,一年能种两季,多大数人都会留着肥田种稻谷,几乎没人舍得挖了稻田种其他作物。游白浪包的那个藕田原本的主人游赖子也是因为人太懒,想弄个不用像种水稻那样每年得忙死忙活七八遍的作物,听说隔壁村有人种藕发了财,又想着种藕肯定比种水稻省事,因此他就自己琢磨着弄了一个。结果因为离村太近,许多人倒的生活污水,什么肥皂水洗衣粉水之类的全流了进去,又因为他懒得再收拾一个水沟把污水引出去,导致里面荷叶枯萎了不少,眼看着藕就得减产,他心里也急,恰好遇上游白浪回村,又似乎对他这藕塘感兴趣,心中一转,便想把这藕塘转给他,从他手上蒙一笔钱过来。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