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都市古灵精怪説 作者:忆悠思

字体:[ ]

 
文案
 
短篇文集。
 
内容标签:灵异神怪 奇幻魔幻 怅然若失 恐怖
 
 
    第1章 藤蔓
    
    “我女朋友丢了。”男人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诉,冯笙只觉得自己的手指头都被眼前这个男人握脱臼了。
    “先生?”冯笙将自己的手指从男人的魔爪中解救出来,他一边疏松着酸疼的手一边问道:“你先别焦急,坐下慢慢谈。”
    可不想冯笙此话刚出口,男人更加暴躁了。
    “怎么能不焦急,我女朋友丢了,丢了,你让我别急。”男人拍着桌面,大口大口喘息:“我女朋友漂亮极了,一定是遇到坏人或者是色徒了,怎么办怎么办?”
    冯笙干干笑两声,当然只是内心里偷着笑,心道:你都来报案了,不是等着警察破案吗。
    冯笙,小警察一名,虽然名不见经传,可警服穿上身,警棍握在手,也威风凛凛。
    “先生,你贵姓?”冯笙拿出笔打算做笔录。
    “我女朋友丢了,你干嘛问我姓名,你是呆了还是傻了?我是让你们警察帮忙找我女朋友的,不是来询问我的信息的。”男人气愤的直起身子,险些将桌子带翻了。
    只是案件的一个流程罢了,此人怎么如此悲愤呢,真够白痴的。
    也罢,总不能让眼前这个男人将小小的警察局闹个底朝天吧,所以冯笙打破了惯有的模式,对眼前这爆男实行了新方案,量体裁衣、因材施教就是这么个理。
    “那说说你女朋友的样貌体征吧。”冯笙继续问,笑容一直挂在脸上,别提多么和蔼可亲了。
    “我女朋友……”男人陷入思考,他一边想一边描述起来:“大眼睛,双眼皮,小嘴巴,高鼻梁……”
    男人在拼了命的回忆描述,冯笙手上认真坐着笔录可心里早就暗骂了好几句。
    这不是自古以来对美女的统一描述吗,接下来是什么?
    “白肌肤,柳叶眉,尖下巴,蛇腰,长腿……”剩下的这些形容词是冯笙说出来的。
    “哎?哎呦呦?你怎么知道我女朋友的样貌的?”男人瞪圆的眼睛长大的嘴巴表现出他的惊奇,“难道你认识我女朋友?”
    “没有,我没见过她,只是你说你女朋友很漂亮所以一想就想到了这些,哦?难道都能对上?”冯笙好奇的问。
    男人点头如捣蒜:“是,一字不差的。”
    冯笙心里暗念一句我去!这还是不是人啊?
    话说这人只出现在小说中,现实中哪里存在这样的完美的美人呢?
    “哎,不对,你肯定见过我女朋友,要不然你不会一字不差的描述出她的体貌特征……”男人再次暴躁起来,“难道……难道你和我女朋友有什么关系?”
    男人的暴躁很明显,他的起身带动了桌子,桌子险些被掀翻。
    好在冯笙眼疾手快,成功护住了桌子。
    桌上的玻璃杯连滚带翻一股脑滚下桌面,随即碎了一地,好在桌子没有损坏。
    要知道公家的东西坏了还得赔的。
    “我说同志,我和你女朋友没有一点关系,即使你多么焦急,也不能侮辱我们人民警察的人格的。”冯笙异常严肃起来,甚至收起来一贯的和蔼可亲的笑容。
    “再说现在重点是找人,耽误了时间可是对案件的侦破带来不可估量的难度的。”冯笙补充完。
    男人顿时软了下来,他坐下继续说:“我跟我女朋友在酒吧认识的,她主动找的我,之后我们经常遇到,再后来我们就走到了一块,那几天很快乐,可就在昨天它突然消失了,我们曾经去过的所有的地方我都找过都没有她的身影,后来我想到了报案,想让你们帮我找到我的女朋友。”
    冯笙觉得这是男人来这一来第一次正常,情绪正常,语句正常,思维正常。
    “你给她朋友打过电话吗,或许她去她朋友那了,或许她朋友知道她的行踪。”
    男人摇摇头:“我不知道她有什么朋友。”
    “那你问过她家人吗?如果没有意外她一定会给家人联系的。”
    “我不知道她有什么家人。”
    “或许回老家了吧,现在不正元旦过节吗,去过她家乡打探过吗?”一谈到过节冯笙就来气,不能休息不说连加班费都没有,自己就是资本家剥削的小白菜。
    “我……可我不知道她老家是哪里?”男人露出了愁容。
    冯笙一拍桌子:“关于你女朋友你一点都不了解的吗?你们认识多久了?”
    “一周了。”男人回答。
    冯笙终于无语,他无奈的点点头,大发道:“你先回去,等有消息我们立刻通知你。”
    将人打发了,冯笙揉着太阳穴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眼睛一瞟闹钟,竟然十二点了。
    早该下班了,冯笙收拾了东西锁了大门,沿着小道回家,因为警务处离家并不太远,所以冯笙一般选择步行回家,全当锻炼身体。
    平时还好,小道两旁有路灯照明,可偏巧今天遇到路障,照明灯的管路出了问题正在抢修,所以现在这条小道是处于一片黑暗中,不过好在两旁的居民楼里隐约会有灯光照过来,让冯笙勉强能够看清楚道路。
    都说深夜的幽魂会走路中央,如果行人也走的端正就有可能遇到不干净的东西,这样的说法屡见不鲜,冯笙虽不迷信可也顾忌这些,所以此时他尽量沿着路边行走,为了增加胆量他还哼起了小调。
    拐过一个弯就要到家了,冯笙加快了步伐,可不想转弯之处险些与一个人撞个满怀。
    冯笙稳了稳身子,定睛看去,顿时眼前一亮。
    简单不过的白衬衫,黑色紧身裤子,齐而短的黑发。
    脸上是在精致不过的五官,大眼睛双眼皮,小嘴巴,高鼻梁,柳叶眉。□□在外的肌肤更是白熙如脂。
    细看那腰——那叫一个细,在看那腿——那叫一个长。
    眼前的人真是漂亮极了。
    此时冯笙脑袋只有一句话,那便是,这人美得真他妈天地不容!
    “请问小姐,有什么可以帮你吗?”冯笙生出怜悯之心,他心想这么晚了女孩自己一个人想必是遇到了什么事情,所以他很自然的问道。
    那人也不说话,只是一双大眼睛死死盯住冯笙,就在冯笙被这眼神看的很不在时对方突然轻笑了两声。
    声音细小可——明显的低沉。
    男人?
    眼前的美人竟会是男人!
    开什么国际玩笑?
    顿时美艳大大打了折扣。
    并且平添了一丝邪气。
    男人太美总归是充满邪气的。
    冯笙想着,觉得此地不宜久留,这人不能过久接触,于是他笑了笑说:“天不早了,我还有事,就先走了,你要是有什么事情就去前面那个路口,那里有个警察点?”
    警察点已经没有同事值班了这样说不算是出卖朋友吧。
    美人只是看着冯笙,不语不笑,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但最重要的是没有阻止。
    眼看着就要脱离危险不曾想意想不到的拂动正在身后撼动。
    没走几步,冯笙就发现了不妥。
    他回头查看,那个美男站在原先的位置没有变动,不过奇怪的是地上多出了好几条藤蔓来,不知道根源在哪里,攀沿婉转。
    虽觉得藤蔓很怪异可也不值得格外在意,毕竟只是藤原植物不足为过,于是冯笙继续向前走。
    “呲呲呲……”
    他终于发现了诡秘的事情,那便是藤蔓在动,蠕动,宛如蛆虫,并且有目的有意识的蠕动,因为冯笙走一步,藤蔓就延长一米,稳稳的跟着他的步伐不紧不慢的。
    他停下步子,饶有所思的摸着下巴思考,心想现在又不是夏天,藤蔓怎么会如此疯狂?
    此时藤蔓也随着冯笙停止的步伐而安静下来。
    看来藤蔓并没有伤害他的意思。
    怪事天天有,今天特别多。
    冯笙嘀咕了一声,懒得去理会,只想着快点回家睡觉,于是乎继续大步流星。
    “呲呲……”依稀能够听到身后的响动,冯笙皱起眉。
    再愚钝的人也会察觉到不妥,何况聪明干练的冯笙,他不仅觉得藤蔓不对劲男人不对劲,而觉得这两个不对劲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
    藤蔓——男人?
    藤蔓男?
    将两者联系在一起的话便不再是人与植物,而是怪物了。
    “嗨,干嘛急着走。”正在冯笙急速思考酝酿着怎么化险为夷之际,一道清冷的声音悄无声息的飘了过来,声音之近宛如唇就在耳畔,冯笙警觉地定睛一看,险些摔倒。
    只见刚才那个男人站在冯笙前面,距离不到五公分,让人恐惧的是那些藤蔓此时正围绕着男人,乖巧的像只猫儿。
    还不等冯笙开口,或是做出什么反应,美男又开口说道。
    “人,给你两条路,你的命,或者你的身体?”
    浑身冒冷汗大脑因为惧怕而混沌的冯笙愣是将美男的话语听得透彻清楚,唯一疑惑的是那句身体是什么寓意。
    “快点选,要不我替你选。”男人依旧在冯笙耳边轻声细语,搅得冯笙晕晕沉沉的,感觉像是喝醉了酒。
    “身体……什么……?”冯笙嘀咕一声,他分明是想问身体是什么意思。
    “可是你的选择哦。”
    藤蔓男不给冯笙解释的机会,一伸手便轻易的将冯笙倾长的身体揽入了怀中。
    “我……”冯笙觉得不妙。
    “我会让你满意的。”藤蔓男诡秘的一笑,一倾身竟悬空而起。
    并不是飞翔,只是悬空而已。
    美男腰部身后是无数根藤蔓蜿蜒的盘绕,宛如美男的触角,稳稳的支撑起美男与冯笙的重量,更充当着人的脚,可以代替主人执行走路的职能。
    冯笙意识消失之前唯一的记忆便是这么一个场景——
    自己被一个纤细白熙的美人抱在怀中,宛如蜘蛛行走于大街小径中……
    当冯笙恢复意识时唯一感觉便是疼,浑身的酸疼,尤其是某个部位是难言的胀痛……
    该死的,自己遇到了什么事情,冯笙一丁点记忆都没有,他拍打着脑袋想令自己想起什么,可越是这样头越疼。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