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下岗判官再就业+番外 作者:王老吉(下)

字体:[ ]

 
  
    第85章 魂器
    
    “窦绾是谁?”
    云萝不是这个圈子的人,对澹台流光说出的这个名字有些陌生,不过长信宫灯他倒是听说过大名,只是一时想不起来是哪座大墓出土的。
    “她是中山靖王妃,刘胜的妻子,窦太后的族女。”
    澹台流光对云萝解释道,心里却有些没底。
    怎么会这样呢?就算要实行厌胜之术,总要借助一定的媒介,之前张家老太爷也跟他提过的,张庶曾经中了湘妃扇的诅咒,那也是因为他常常随身佩戴媒介的缘故。
    可是这一次在实验室里从上到下从里到外检查了个遍,张庶的身上并没有佩戴过什么可疑的物品,更不用说如果是窦绾墓中出土的东西都是国家一级文物,金缕玉衣更是为数不多的禁止出国出境展览的国之重器之一。
    “窦绾墓的东西,就算是倾尽我们帝都九门的裙带关系也是不可能拿出来的,怎么会这样……你最近曾经接触佩戴过什么新的物品吗?”
    澹台流光疑惑地打量着张庶,他是从摆酒当天就开始被恶鬼侵扰入梦的,在几个小时的时间之内,齐允文是怎么拿到了媒介,又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让张庶长期接触了呢?
    “没有,我不记得了。”
    张庶摇了摇头,仔细地回想了一下,自己不可能那么粗心,自从中过了张学文的暗算之后,他在新鲜事物方面非常谨慎,随身的东西也都是旧物,新入手的都是一些日常用品和电子产品,文玩一类几乎不再涉猎。
    “这是什么?”
    一直没有说话的云萝刚才因为搭不上话,低着头反反复复看着手中的扫描图,发现了一处奇怪的地方。
    “嗯?”
    “这里。”
    云萝指了指照片的角落里,有一处很不明显的黑影,好像是一条人类的手臂!
    “难道把恶鬼也拍进去了?”
    澹台流光看着那团模糊不清的黑影,迟疑着说道。
    “啊!”
    陆寒忽然跳了起来,走到他跟前指了指照片上的黑影,恍然大悟地说:“对了对了,这是我的手臂,张庶翻身的时候我过去扶了他一把,可能是没有来得及躲闪,拍到了一个角吧。”
    陆寒不是人,他被拍到的只是魂体。
    澹台流光听张廷枢简单介绍过他们的情况,对陆寒的底细有一个大致上的了解。
    “对了,魂体!”
    他忽然之间好像明白了什么,有些激动地指着照片。
    “嗯,就是我的魂体啊。”陆寒疑疑惑地看着他。
    “不,我不是说你,是金缕玉衣!”
    “……?”
    陆寒还是不太明白,不懂为什么这个原本严肃矜持的男人忽然就这么激动了起来。
    “你是说……我身体里的东西,并不是真实存在的,而是那件文物的……魂魄?”
    张庶很聪明,一下子就get了澹台流光的论点,只是他对于考古的术语也不太了解,所以说得磕磕绊绊的,尽量使用大家都能听得懂的词汇。
    “对,是魂器。”
    “魂器?”
    “就好比人死之后的魂魄一样,事实上很多有灵性的器物在消失之后,也会有相对应的精魂的存在,在土夫子的圈子里就被称为魂器,这也是为什么人死之后,要将他生前的一些随身之物跟随尸体一起埋葬的原因,包括焚化纸钱,都是要完成在阴阳平行世界之间的一种置换。”
    张庶听了澹台流光的解释,下意识地看了陆寒一眼,后者对他点了点头,虽然澹台流光的用词非常高大上,但是理出同源,现在冥府的财政危机,从很大的程度上说,也是因为阳间的人信仰越来越薄弱,已经不大相信这种阴阳之间的平行置换造成的。
    按理说陆寒早该想到这一点,魂器的存在他当然知道,因为在阴间的全部物品都是借由阳间的置换取得的魂器,只不过他没有想到阳世之中竟然还有人通晓这样的法术,可以随意调动魂器来为自己服务。
    “不管怎么说,既然道理上说得通,事情就好办了,陆大人想必是有法子帮助张庶解煞的?”
    “这……我……”
    陆寒急躁地站了起来,抓了抓头发。
    “我虽然知道魂器的事情,可是要想消灭魂器,唯一的办法就是湮灭它的对应物。”
    “对应物,长信宫灯和金缕玉衣吗?”
    那是国之重器,到目前为止还有很多人类的科学技术所不能解释的冥顽之力,就连澹台流光这种有背景的人都不能争取到单独参观的机会,更不用说是突破重重森严的守卫将东西毁灭了。
    “你是陆判,也没办法吗?”
    “我……”
    陆寒看了看张庶,暗暗攥紧了拳头,眼神坚定了起来。
    “我可以。”
    他轻描淡写地看了张庶一眼,对他笑了笑。
    “等我回来。”
    陆寒转身推开了会议室的门,走向电梯间,按下按钮。
    “陆寒!”
    张庶唤了他一声,陆寒低着头走进电梯里,好像没听见的样子,神情很自然地按下了一层的按键,电梯门关闭了起来,挡住了张庶的视线。
    “陆寒!”张庶站了起来,有些茫然地又喊了一声。
    “怎么了吗?”
    “他的反应不太对……”
    虽然神色上没什么太大的变化,可是张庶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他们毕竟一起生活过一段时间,他是第一次与人这样耳鬓厮磨地相处,远比一般人敏感的洞察力让他本能地觉得陆寒隐瞒了什么。
    如果是在平时,哪怕已经出门了,只要自己唤他一声,他都会折返回来询问情况,可是这一次,却走得这么坚决,他不是一个很会演戏的人,他在掩饰什么?
    “我要打个电话。”
    张庶按下了快捷通话和免提功能,很快,电话的另外一端就被接通了。
    “喂?姑爷,什么事情啊?你们去瞧病怎么样啦?好了吗?”
    “胡瓜,你先别问,听我说,如果陆寒去毁坏王侯之墓里的随葬品,会有什么样的结果?”
    “啊?他好端端的为什么要毁坏那些东西啊?”
    胡瓜有点儿摸不着头脑,傻傻地问了一句,显然还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我现在一时解释不清楚,你只要告诉我,到底会怎么样?”
    “不会吧,老爷又不傻,他在冥府是从一品的品级,跟王侯的位份差的多了去了,这在我们那儿可是大罪啊,我们那儿封建迷信嘛,就好比小宫女打碎了皇后娘娘心爱的首饰,你说会怎么样?咔嚓!”
    胡瓜在电话另一端做了一个杀鸡抹脖儿的手势,还自带音效的。
    “……!”
    “喂?喂?姑爷,你怎么啦?”
    “胡瓜,你快去……去……”
    “冀州历史博物馆。”澹台流光见张庶求助似的看着自己,立刻就明白了他想问什么。
    “去冀州历史博物馆,把陆寒带回来,他要去那里毁了金缕玉衣!”
    “什么!不会吧?哦哦我马上就和刘陵飞过去!姑爷你等我消息啊!”
    “……”
    胡瓜已经挂断了电话,张庶却依然听着电话里的忙音,神情有些木然地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张庶,坐下歇一会儿吧。”
    云萝前来安慰着他,伸手扶住了他的手臂。
    “张庶。”
    “啊?”
    云萝看着魂不守舍的张庶,他颤得很厉害,虽然隔着袖管,云萝都能感觉得到他全身都是冰冷的。
    “别担心,你找的人可靠吗?”
    “嗯,他们都是圈子里的人,我……”
    张庶说到一半儿,忽然觉得眼前的人都很陌生,自己也不知道想要说些什么,他的逻辑好像断片儿了一样,眼神空洞地看着云萝。
    “张庶,你别紧张,不会有事的,我带你去客房休息一会儿吧。”云萝的声音压得很柔,伸手拍了拍张庶的肩膀。
    “我不累,我……”
    张庶站直的身体有些晃动了起来,他摇了摇头,在努力地保持着清醒的状态。
    “来吧,小睡一会儿,很快就会有消息的。”
    云萝虽然看上去水月观音一样的身材,膂力却比一般人强悍许多,他一只手托住了张庶的腰,很轻易地就把他带了出去。
    ……
    “睡了吗?”
    几分钟之后,澹台流光来到公馆的客房,远远的看见云萝神色凝重地守在外面小客厅的沙发上。
    “嗯。”
    “那戒指好用吗?”
    “呵。”
    云萝有点儿自嘲地笑了一下,漫不经心地转动着自己无名指上的结婚戒指。
    “你教给我这个机关的时候,我可从来没想过会用它去暗算别人。”
    那枚戒指的钻石上面有一处很不起眼的机关,按动之后,会在内环上面很快地突起一根肉眼几乎不可见的针尖,通过接触刺进对方的肌肤,具有瞬间使人昏睡的作用。
    “你做的没错,这种针剂没有副作用,而且如果不稳住他的话,还不知道张庶的精神状态会怎么样。”
    澹台流光在他身边坐了下来,搂着他的肩膀安抚着说道。
    “他们感情真好。”
    云萝主动地往他身边蹭了蹭。
    “羡慕吗?”
    “这有什么好羡慕的,你对我也是一样。不过,那个陆判,他会不会……”
    就在他们窃窃私语的时候,云萝手中,张庶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第86章 陆寒的秘密武器
    
    “接吗?”
    云萝抬眼看了看澹台流光,后者直接从他手中接过了张庶的手机,点开了屏幕。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