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快穿之再见悲剧 作者:胡扯扯/朝花夕逝(上)

字体:[ ]

 
文案
 
〖快穿〗
宁泽是个偶像明星,死后穿越到未知古代成为即将悲剧的嫡子,为了活命,他破坏了阴谋,斗倒了小三,坑翻了弟弟,终于拨开乌云见日月却、又、穿、了!
又、穿、了!
又、穿、了!
主角:为什么老是穿!而且穿的人不是已悲剧就正在悲剧的路上?!你特么逗我玩呢!!!
唯一的好处:演技提升xMAX……
 
1.主受1vs1强强
2.文笔渣,小白文,架空无考据,请慎-入
3.谢谢糯米大大萌萌哒封面
4.反派都是蛇精病!反派都是神经病!反派都是神经病!!重要的事情要说三遍!!
5.穿越原因在第19章,前面因为设定所以没启动系统
 
内容标签:快穿 无限流 现代架空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宁泽 ┃ 配角:太多了…… ┃ 其它:快穿,ABO,娱乐圈,血族,幻想国度等等等……
 
 第1章 悲剧嫡子.1
 
    宁泽带着莫大的仇恨死了,他死后,灵魂变成一团巨大的光团,被突如其来的吸引力扯入空间黑洞,等他再次醒来,他躺在了一张古色古香的床上,从身上传来的强烈痛楚让他十分清醒。他的脑中多出许多东西,比如这具身体叫夏沐歌,是夏候家的嫡子。
 
    外界传言夏候渊十分重情,被广源帝封为侯爷也不忘糟糠之妻,让她与康宁郡主成为平妻,还让她的孩子成为嫡子,康宁郡主更是为了真爱不惜与一介贾商之女平起平坐,感人肺腑,被人喻为美谈。
 
    夏沐歌的一生都用来突出康宁郡主的儿子夏战旗有多么的英俊神武才貌双全,他的母亲廉玉也在衬托康宁郡主高贵美丽心胸宽广心地善良。
 
    事实上康宁郡主明里暗里打压他们母子,基本不给他们活路,这次还跑到皇后哪儿求情,想给夏沐歌求娶一名公主。
 
    呵呵,谁不知道夏沐歌是个烂泥扶不上墙的纨绔,他就只会吃喝拉撒,这样一个一无是处的人还妄想求娶公主,公主们可都盯着他弟弟夏战旗呢!跟他弟弟比,夏沐歌就是一个实实在在的癞-蛤-蟆。为了教训他,各方人马暗中出动,轮番上场,把夏沐歌打的半死。康宁郡主也被皇后婉拒,夏沐歌求娶公主不成,又伺机-强-女干前来候府做客的雪昭公主,被她疯狂的杀死。
 
    夏沐歌短暂的一生没有过一丝快乐,他渴望自由自在的活着,不是笼中鸟,阶下囚,徒有其表。他想活的狂放、肆意、潇洒。
 
    宁泽眼中一片暗沉,现在他顶替了夏沐歌,满身是伤的躺在床上,再等下去,他就会像夏沐歌一样被杀死。如果没有算错,雪昭公主已在路上。
 
    “莺儿,扶我起来替我更衣。”
 
    莺儿是夏沐歌的贴身丫鬟,堂堂候府世子只有一个丫鬟可供差遣,不可谓不讽刺。
 
    被唤莺儿的婢女长得粉妆玉琢,抬眸间顾盼生辉,此刻她心疼的看着夏沐歌,小心劝道:“公子,大夫说要你好好休养,否则会留下病根。”
 
    宁泽冷冷朝她一瞥,眼中是前所未有的犀利,充满不容拒绝的霜寒。
 
    整个侯府都是康宁郡主的人,他可不相信康宁郡主会派个人替他着想。
 
    莺儿没见过这样的夏沐歌,有点头皮发麻,连忙点头称是,小心的为他穿好华衣锦服,将他犹如泼墨般的长发高高束起,仅用一支玄玉簪子固定住。
 
    宁泽尽量忽视身上的痛,站在铜镜前任由丫鬟动作。夏沐歌身材挺拔,面若冠玉,长得十分俊美引人注目,而且看他装扮便知他品味不俗,这康宁郡主要抹黑他,怕是下了不少功夫。
 
    宁泽讽刺一笑,找到夏沐歌少的可怜的银子独自朝候府大门走去,一路上竟没有一个丫鬟小厮朝他行礼问安,甚至用大胆怪异的眼神打量他,让宁泽嘴角的笑意更浓了。
 
    在所有人好奇的注目中,他终于走到大门口。两个门卫见到是他,双双皱起眉头,长-枪-横栏住他的去路,颇具威严的开口:“公子可有候爷和夫人手谕?没有请回。”
 
    宁泽看见近在咫尺的尖刃,毫不犹豫再踏一步,将脖子抵在尖刀之上,目中全是冰霜。他猜到这些人胆大妄为,也依旧没想到这些人胆大到敢用刀口对着他,真是候府的好奴才。
 
    候府门外车来车往,已有不少人驻足观望,所有人都不认得被门卫拦住的公子哥,只见他长得好看便抱着兴趣想多看一会儿。
 
    门卫没料到今天的夏沐歌居然挺身上前,还吸引一大批人停在候府门前,这么死缠烂打不给面子,他们也无需顾忌,直接将他擒回去就可。
 
    两人丝毫不将他放在眼里,其中一人直接动手。
 
    “放肆!”宁泽怒火焚胸!气到极致!他宁泽可不是让人搓圆捏扁的主!反手抓住来人手腕,用力一拧,错骨分筋,那名门卫立即惨叫起来,痛惨了,手上失了控制,右手中的长-枪-立即在宁泽脖子上划出一道血痕。
 
    殷红的鲜血刺目惊心的从枪头上滴落到地上,还有一丝顺着雪白的脖颈蜿蜒流下,与宁泽那双平淡的目光形成鲜明对比,胆小的人立即尖叫起来。
 
    “杀人了!!夏侯府杀人了!!”
 
    “杀人了!!”
 
    原本在看戏的众人被尖叫声吓破胆,管家在心中大骂夏沐歌该死,他看得出夏沐歌只是破了一点皮,这些人全在瞎嚷嚷。于是扯着嗓子大喊:“误会!大家不要乱叫,这是误会!!”
 
    他说着话,朝宁泽狠狠的睇眼,要他赶紧配合。
 
    宁泽真想呵呵他一脸。他要感谢夏沐歌不懈余力的放任了十几年,才让这些人有恃无恐无法无天,彻底分不清主仆,个个都以为自己一抬脚就能碾死他这只蚂蚱。
 
    管家发现他巍然不动一点也不配合,完全看不懂今天的夏沐歌在发什么疯,只能吩咐旁人:“还不将公子带回去!快点!”
 
    “你们敢!”宁泽不等他们动又是一声怒喝,冰寒的眼神缓缓扫过眼前奴仆,然后冻结在老管家身上。
 
    刘管家是康宁郡主的人,他是第一个觉得康宁郡主委屈从而看不起夏沐歌母子的人,也是第一个仗着有康宁郡主撑腰爬到他们母子头上拉屎的人。
 
    宁泽看他就像在看一个死人。
 
    “你说,这是误会?”宁泽的声音清晰而缓慢,像是圆润的珠玉有节奏的掉落在玉盘上。
 
    刘管家见他还不肯放过,不由怒气横生,考虑现下人多眼杂不好计较,不得不拉下脸面劝道:“公子别闹,赶紧跟大家回去。”回去看我怎么收拾你!刘管家内心恶毒的计划着。
 
    “啪!”一道带着凌厉之势的巴掌狠狠扇在刘管家老脸上,直接将他抽飞在地,半边脸高高肿起。
 
    宁泽居高临下的俯视他,厚重暗沉的声音如山岳般缓缓压下:“我乃夏侯渊嫡子,夏侯府世子夏沐歌,你身为侯府家奴,纵容门卫弑主为其一!拒不承认我为世子为其二!意欲囚困侯府世子为其三!!”宁泽像尊杀神般扫过满院:“刘管家犯下死罪,你们全部视而不见,是要与他伙同造反吗?!!还不跪下!!!”最后一声爆喝,彻底压垮惊恐之人,他们平时有多轻视夏沐歌,现在就要付出数十倍的惊慌恐惧。满院子奴仆,无一人还敢站立,皆尽跪伏在地上,朝着宁泽的方向瑟瑟发抖。
 
    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这些人心怀鬼胎,欺善怕恶,贪生怕死,他们是奴仆,只要宁泽强势碾压就能让他们肝胆沮丧。
 
    “天啦!他就是夏侯府的世子夏沐歌?!我怎么觉得他好帅!!”宁泽耳朵动了一下。
 
    “听说他喜欢抢漂亮姑娘回去酿酿酱酱,我也好想被抢!抢我吧!”宁泽很无语。
 
    “听说他砸过如意布庄,那家布庄卖的贵不说,质量还时好时坏,夏世子砸的好!”
 
    “他还砸过王家的包子铺,那个王老二一看就像卖死猪肉的!”
 
    “我还听说他敢在圣上的玉玺上撒尿!太厉害了!!”
 
    宁泽已经哭笑不得了,这都什么跟什么啊,他现在正在经历生死危机,处境十分危险,咱们能先不逗比吗?
 
    刘管家被宁泽一巴掌扇懵了,等他回神,事情已经朝着他无法控制的方向狂奔而去,本来他还有机会大喊“他不是世子,他是冒充的,把他抓下去!”但是现在所有奴仆都跪在地上,无疑是承认了宁泽的身份,这让刘管家感到怒不可遏。
 
    在他心中,侯府的女主人与世子只能是康宁郡主与夏战旗。夏沐歌是个什么东西!一个商女的儿子罢了,有什么资格继承爵位?
 
    刘管家内心阴毒,一面打着腹稿,准备把这次的事情压下去,只要等到康宁郡主回来,问题就能解决。
 
    宁泽看着满脸坏主意的刘管家,阴测测的勾起嘴角,从地上捡起一把-长-枪,抬枪就朝他胸口插去。如果他放过这次杀他的机会,就是愚蠢至极!
 
    突如其来的击杀让刘管家吓破胆,他扭着犹如老泥鳅一样的身体躲开宁泽攻击。
 
    “夏沐歌!你竟敢杀我!我是康宁郡主的人!!”
 
    “错了,你是夏侯府的家仆!”
 
    宁泽毫不留情的挥动-长-枪,以自身为轴,长臂摆动,冷色刀光瞬间变成一道扇形,切开他的衣服,让刘老头惨叫起来,刀锋见红。
 
    “救命!!来人啊!!”刘老头惨叫连连,他现在是真的害怕,被凌厉的杀气笼罩,他毫不怀疑夏沐歌会杀了他,他现在很后悔,甚至埋怨起康宁郡主来。
 
    “住手!!”一声娇喝,七八个护卫同时冲出将宁泽围在了中间。
 
    “公主!公主救命啊!”刘管家连滚带爬的扑到一道娇影脚边。
 
 第2章 悲剧嫡子.2
 
    宁泽失去斩杀刘管家的机会,他垂眸看着手中-长-枪,似遗憾又似如释重负的轻轻叹息。
 
    第一次杀人,心理上确实难受,但他已危机四伏,容不下慈悲,想要活命,必须化身利刃。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