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喂!这是我的龙+番外 作者:四月流春(二)

字体:[ ]

 
    第61章 劫·我要杀了那只老虎
    
    卡蒙的兽形也是一只高大威风凛凛的老虎,他此时怒吼着、爪子挥动拍打着、牙齿不断的咬合嘶吼、尾巴有力地甩动着——
    然而,只有他自己心里才知道,那不过是虚张声势罢了。
    老了就是老了,卡蒙真的是老了,刚缠斗了没有多久,他就气喘吁吁、脚步虚浮无力,在狷兽的刺耳怪异桀桀叫声中躲闪得异常狼狈。
    希格倒是正值壮年,他是一只彪悍魁梧强壮的黑老虎,力量充足、有勇有谋、经验丰富。
    可惜现在只有他一只老虎,狷兽有七八只,而且还要分心照顾老兽人卡蒙。
    “希格!你快走、我来拖住它们!”片刻之后,卡蒙绝望地大吼一声,知道不能再这样拖下去,否则东大陆前现两任族长都会死在这里,那必定会引起部落的慌乱,更别提秘密的海陆交换日已经近在眼前了。
    吼~~~
    希格愤怒地一甩脑袋,上下牙用力一咬合甩动,那头较瘦小的狷兽就鲜血喷撒痛叫着被甩出去,摔在地上艰难地蠕动着。
    以此为代价的是希格的右后肢也被狷兽头领抓住机会咬了一口,他本能的扭头去攻击、并且同时侧身躲避,瞬间左肩处又被咬住了,黑色的老虎暴怒似的吼叫了一声,爆发出了巨大的求生潜能。
    那一小块空地上已经扬起了阵阵灰尘,枯黄的草屑和细碎的灌木枝四下飞溅。
    等希格再次成功从包围圈中脱身、并趁机跑到卡蒙旁边站着的时候,他也已经是气喘如牛、体力透支了,更可怕的是,他身上的皮肉被硬生生撕扯下去好几处,血不断在流。
    卡蒙的伤势更加明显,他已经半趴在地上了,两个前肢都受了很重的伤,老态毕现,两只老虎的前面还站着四只全须全尾跃跃欲试的狷兽。
    寒季的天黑得早,密林中更是如此,晚风渐渐从密林深处刮起、带着旋儿来到了这块空地上,空气中凉意愈发深重。
    “希格。”卡蒙的眼里是决意赴死的平静,“等一下我站起来跳出去之后你立刻掉头跑出密林,不要回头。”
    希格的心有些乱,他仍旧在喘着气,一时间无法抉择:现在很危急、可能会战死……我是族长、我是壮年虎族勇士,他已经老得撞不翻野兽、咬不穿狷兽的喉咙了,兽神,我该怎么办?
    双方短暂的喘息估量过后,希格还没来得及做出选择时,狷兽就已经桀桀怪叫着扑了上来,卡蒙突然就像回到了他最年轻勇猛强壮的很久之前,后肢一个发力、猛的就窜了出去,虎啸异常有魄力气势。
    “希格快跑!”这是卡蒙用力吼出来的。
    在头脑还没有想清楚之前,早已成年的希格突然茫然失措起来、像小兽人那样的懵懂听话,当时他脑子里一片的混沌,身体顺着前族长那不容反对的命令转身就跑,他毕竟年轻,瞬间就冲出了搏斗现场、迅速往部落的方向靠近。
    全速奔跑中,浑身的血都好像冲到了脑门上,希格的喘气声连自己听了都害怕,他的胸膛剧烈地起伏着,觉得自己完全无法思考,慌不择路中,有锋利的树枝和尖锐的小石子割伤了他的皮肤,可他根本感觉不到痛。
    那后面的虎啸和狷兽的桀桀怪叫声一直在跑出了老远还听得到,就像逃避一般,希格跑得更快了。
    一念之差、一步错、步步错、最终连自己的心都被主动蒙蔽了起来,因为无法面对做出那种选择的自己。
    希格跑着跑着、不知不觉流了泪,可他心里绝望地想:完了,已经完了,现在回头还有什么用?没用了的……
    他一口气跑到了安全的部落外面的小河边,嘴角都累出了白沫,无力地跪倒在草地上,心跳得快要蹦出嗓子眼。
    呜呜呜~~~嗷呜~~呜呜呜~~~
    慌乱痛苦的呜咽声中,希格慢慢的从茫然空白的状态中清醒过来,他走过去河边舔了几口河水。
    兽神啊,我究竟是怎么了?我怎么会把老兽人卡蒙给留在那儿了呢?他根本就无法战胜那些该死的野兽,他会死的……
    “希格,卡里就交给你了,希望你会遵守承诺、好好照顾他!”这是不久之前,他跟卡里的伴侣仪式上,卡蒙把满脸喜悦羞涩的卡里引到了他的身边。
    “希格,从现在开始,你就是东大陆走兽部落的族长了,我希望你能兢兢业业、勤勤恳恳、公正无私、时刻以部落的利益为重,守护好我们的家园……”这是在部落的小广场上,那一晚的篝火格外的红旺、炙热,卡蒙把代表族长身份的那镶嵌了珍珠的狂兽獠牙双手郑重地交到了他的手上,族人们的欢呼声还记得一清二楚……
    呜呜呜~~
    黑色老虎的回忆一片的混杂,他无法接受地拼命摇头,突然猛的站了起来,陡然生发出了无数的勇气,不顾自己浑身的伤、飞快的原路返回了。
    错了、我错了!我首先应该是勇敢无畏的虎族勇士、然后才是部落的族长,部落即使没有了我、也还有几个大勇士,族人仍然可以推选出新的族长,但卡蒙要是就那样死了,卡里永远都不会原谅我的、我也永远不会原谅自己。
    希望、希望能有挽回的机会。
    ※※※
    卡蒙知道,今天应该就是自己回归兽神怀抱的日子了。
    既然已经抱着拖住狷兽、让希格安全脱身的想法,卡蒙完全没有保留、基本放弃了防守,只是不顾一切地进攻。
    四只狷兽现在已经是暴怒的状态,因为它们的那几个同伴都被希格咬死了,如果不是被这只老得只剩下一副吓唬野兽用的骨架和皮囊的老虎不要命似的拦住了的话,那只该死的年轻老虎也同样逃不掉。
    卡蒙身上已经伤痕累累,无力再发出吼声、且战且退,他喘息得十分厉害。
    不过他安心了:希格肯定已经跑得足够远了,唉~我先不管他是不是族长,如果他今天不能活着回家的话,我那可怜的孩子卡里真不知道会哭成什么样子,他还怀着幼崽、绝对不能失去伴侣,他喜欢希格已经喜欢到不管不顾的地步了……
    算了,就这样吧。
    卡蒙退到一棵树前面之后,看着眼前更加兴奋躁动的狷兽,觉得自己马上就可以见到兽神。
    正在危急的时候,从密林更深的方向突然传来了几声稚嫩的虎啸声,卡蒙惊喜又讶异地睁开眼睛:希图?
    小虎崽在跳出去的那一刻就后悔了,因为靠他自己的力量根本就救不了老族长卡蒙。
    今天敖白照例带着小虎崽出来清理圣湖周边数量众多的凶兽,敖泱留在圣湖保护那两个雌性,其实这样的安排才是合理安全的,要是家里一条龙都没有的话,遇到危险情况时纪墨还可以跳进圣湖躲避,青哲就没地方躲了。
    “嗷呜呜~~呜呜呜~”凶兽在前,希图不敢回头去寻求敖白的帮助,他知道两条龙都跟陆地兽人发生过流血的冲突,自己和母父算是个十分意外的例外。
    “希图,你不是它们的对手,快走吧。”卡蒙虚弱地制止,他看见了希图后就下意识地四下张望,去寻找青哲或者恶龙的身影。
    不过,除了非常浓郁的龙的气息之外,视线范围内并没有看到什么。
    小虎崽倒不是逞强,他只是无法做到眼睁睁地看着认识的老兽人被野兽撕咬丧命的场面,跳出来摆出战斗的姿势完全是下意识的。
    敖白有些苦恼地隐蔽在不远处的树上藤蔓中,不知道该怎么处理才好,因为那小虎崽想救的是一个陌生的兽人,也是只老虎,这跟他立场有所冲突。
    陆地兽人、一贯跟海洋兽人水火不容的陆地兽人!要救吗?虽然不是得罪过我和纪墨的鹰族,可那不是因为他们走兽部落友善、而是因为他们没有找到机会。
    何况我还答应过大哥敖泱,不会轻易让周围的陆地兽人发现我的存在,以免给他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希图最近在两条龙的轮番指点之下,捕猎技巧有了明显的进步,各种各样的凶兽见识得多了,勇气也不缺乏。
    他主动发起了进攻,目标是离他最近的脖颈处有道撕裂伤的狷兽,这种凶兽他记得很清楚,亚父瑞曾经手把手教过他猎杀的方法。
    卡蒙着急地看着,他已经没有力气站起来了:恶龙就在附近,我明显闻到了龙的气息,圣湖里就他一条龙。他为什么会带着希图离开圣湖?难道龙在陆地上生活得久了也会逐渐喜欢吃野兽吗?
    “嗷呜~~~”小虎崽用力撕咬了一口之后,急速地跳开,左右腾挪,以他的体型力量来说,四只狷兽完全可以将他撕碎了吞掉。
    敖白还没有想好的时候,就看到带出来的小老虎嗷呜嗷呜叫着求救,正在凶兽的利齿和爪子下面险象环生地躲闪,被撂倒在地咬死是迟早的事情。
    “唔~没有关系的,我根本不是在救陌生的陆地兽人,我只是在帮希图而已,大哥应该不会怪我。”敖白这样安慰好了自己之后,迅速冲了出去,化出了龙爪,以他此时的力量,成年龙收拾三四只已经战斗到没有多少力气的狷兽还是游刃有余的。
    嗷呜~~~~~!小虎崽兴奋地助阵,卖力地跟在敖白后面捡漏,帮忙咬死那被敖白收拾得半死的狷兽们。
    “嘭”的一下,敖白面部表情地将一只狷兽摔到卡蒙前面,他本来还想震慑敲打对方几句的,可再仔细一看——那狼狈不堪遍体鳞伤的老虎已经闭上了眼睛,他这才不屑的扭过了头。
    “你想怎么办?大哥知道了肯定不会高兴的。”
    小虎崽跑到老族长的跟前,试探了一下对方的心跳跟呼吸、确定他还活着之后,这才开始思考下一步的对策。
    “嗯~嗯~我也没有做什么过份的事情啊,我们出来捕猎嘛,现在不是一口气捕获了四只狷兽吗?”小虎崽讨好地笑着说,他磋磨着爪子、顺便还蹭了一下旁边狷兽的皮毛,赞赏道:“看啊,这皮毛多么厚实!给母父和纪墨做衣服一定非常暖和,他们一定会高兴的吧?”
    敖白抱着手臂,淡淡的不为所动:“他们应该会喜欢,那带上猎物、我们这就回去吧,纪墨该等急了。”
    说完就动手折下几根坚实柔韧的藤蔓,简单地把猎物都串到了一起,准备慢慢拖回圣湖去。
    希图傻眼了,他吭吭哧哧了半晌,急得抓耳挠腮的,“敖白,那、那他怎么办?”他的左前肢一指昏迷的老兽人卡蒙。
    “什么怎么办?他的皮毛太稀疏了,不保暖,带回去也没用。”敖白故意拿话逗弄小虎崽。
    喂~他不是野兽、他是我们部落的兽人啊,难道你还想给纪墨弄一套虎皮大衣吗?太可恶了当然不可以这样!
    希图赶紧颠着小步子走到敖白的脚边,祈求地说:“他叫卡蒙,是我们部落的老族长——”
    “哦。”敖白打断道,“老族长吗?那就是曾经组织过屠龙行动找过敖泱麻烦的陆地兽人的王是吗?希图,你说敖泱知道了会怎么做?”
    嗬~小虎崽倒吸了一大块凉气,完全愣住了:糟糕!我怎么把那么重要的事情都给忘了?老族长肯定参与过屠龙啊,而且应该不只一次,敖泱一定恨死老族长了……
    “希图跟上,我们该回去了。”敖白看着蹲坐的小虎崽那格外震惊的样子,心里觉得有趣极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