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喂!这是我的龙+番外 作者:四月流春(三)

字体:[ ]

 
    第101章 快快快一起去抓贼
    
    容拓正一脸的气愤和无奈,爪子里牢牢地抓住了一条拼死挣扎扭动的蛟龙——但,不是白嫣。
    那蛟龙看着十分年轻,也很瘦弱,可又非常的硬气,面对容拓这条坏脾气龙也毫无畏惧屈服之意。
    “放开我!你一条龙打赢了蛟龙有什么了不起的?”那条蛟龙开腔怒骂容拓,中气十足,年轻气盛得很。
    纪墨着实愣了一下,看了一会儿才反应了过来:“……容拓,他是谁啊?你从哪里发现他的?”
    敖白观察了片刻,又特地游过去细看,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容拓没好气地说:“我去西边巡海时发现的。当时这条蛟龙鬼鬼祟祟地游进了西西里海,问他什么又都不说,按照海族的规矩,我抓了他回来也是应该的。”
    哼~我巡海还没有结束呢,白白被你耽误了行程!你还骂我?我还想揍你……
    此时,那条不断挣扎的蛟龙一抬头,看到了敖白,他马上停止了声讨独眼青龙的举动,紧张地望着敖白。
    嗯~是他吗?不过好像跟从前长得不大一样了,怎么办?
    “你叫什么名字?”敖白温和地问,他心里大概有了答案。
    纪墨扭头看了一下敖白的脸色,心里开始有点期待。
    蛟龙对着敖白时,倒是非常恭敬小心的,他说:“我叫黑洲,你、您是东海的六王子吗?”
    问出这个问题时,黑洲的眼睛睁得很大,还带有明显的祈求:他的家人已经快要撑不住了,家主命他不远千里游到西西里来打探消息,黑洲全程提心吊胆的,悄悄地从西海与东海的交界处越过,他已经吃了太多的苦头,今天当容拓突然出现、一把将躲藏在岩洞里的外来蛟龙揪出来时,吼了一句:——你是谁?胆敢擅闯西西里海?
    黑洲当时就差点喜极而泣了:海神保佑!我终于找到了西西里海。
    不过,接下来他跟容拓之间发生了比较不愉快的事情,双方还打了起来。毫不意外,是容拓赢了……
    敖白没有先回答,而是又问:“你的家主叫什么?为什么到我封海来?”
    容拓看着爪子里紧张万分的蛟龙,立刻抖了抖他,粗声粗气地提醒:“喂~我们王在问你话呢,回答啊。”
    “这么用力做什么?你晃得我头都晕了。”黑洲小声说,然后又老实地回答:“我们家族的家主叫黑修,他是我爷爷,这次也是爷爷让我来西西里海打探消息的。”
    纪墨吁了口气,笑了一下,对容拓说:“放开他吧,别拧断了小洲的爪子。”
    这里有敖白和容拓在,无妨的;瘦弱蛟龙可怜巴巴地被提溜着,看着怪可怜。
    容拓不大情愿地松爪,不放心地警告道:“老实点!”
    黑洲被放开、他慢慢地舒展了一下身体,感激地看了看纪墨。
    “那黑修让你西西里海打探什么消息?”敖白再次问。
    小白龙心想:也许,我们不用亲自去一趟北海了。
    提到正在受苦的家人,黑洲神色焦虑了起来:“六王子……呃、不,西西里王,您还记得我们家族吗?当初您还在东海时,我们就是那群想投靠东海的蛟龙啊,虽然您的父王没有同意接纳我们,但您的关照指点和引荐之恩,我的家人们从未忘记,铭记在心!”说完之后,他就祈求地望着敖白。
    “我还记得你们。”敖白微笑着,不疾不徐地说。
    黑洲立刻就兴奋了,扭动了一下身体舞动着爪子说:“太好了!实在是太好了!爷爷说得没错,您果然是记得我们的!”
    “废话真多!说话就说话,扭来扭去做什么?你成年了吗?”容拓心气不顺,故意找茬。
    ——哼~那些问题我一开始就问过你了,为什么你就是不肯回答?简直莫名其妙、故意讨打!
    纪墨赶紧轻声提醒容拓:“让他说完吧,别打岔。”
    黑洲用力瞪了一眼远比自己强大的独眼青龙,继续向敖白解释道:“是这样的,自从我们家被龙后驱逐后,爷爷是想着投靠东海的,但没能成功,只能再次回到北海,但由于我们已经被驱逐,所以也不能返回北海之内,只能在几个海域的边界处躲藏生活……日子实在是过不下去了,后来爷爷听北海的老朋友说,东海的六王子已经有了自己的封海,在西西里,所以爷爷就赶紧让我过来……”
    接下去的话,不用说敖白他们也明白:黑修是想让孙儿先行过来一探,想带着无处安身的家族来投西西里海了。
    敖白一挑眉,温和地看着黑洲;纪墨则是鼓励性地朝对方一笑,容拓还是鄙视的:有什么话你就明说,谁吃撑了鱼虾要给你猜啊?
    黑洲咽了一下唾沫,鼓足勇气询问:“尊敬的西西里王,原北海蛟龙黑修家族如今是海洋自由民,您、您的西西里海愿意接收我的家族吗?我发誓,我的族人们都是足够忠诚勤恳的,一定会为您的封海做任何力所能及的事情!”
    纪墨心里偷偷大笑出声:哈哈哈~海神又眷顾了我们一次哈哈哈……
    “早说嘛,早说我就不会揍你。”容拓悻悻然地小声嘀咕,“我问你时你怎么不说?搞得我好像是特别不讲道理的龙一样。”
    黑洲怒瞪着容拓,心里生气地反驳:你看起来就不像是好龙,还一见面就把我摔到石壁上去了,又凶狠地威胁我,谁敢相信你啊?
    敖白也不再多浪费时间,他爽朗地说:“黑洲是吧?我同意接收你们家族作为西西里海的族民,前提是你们必须把西西里海当成家来看待。如果你们日后做出了什么背叛西西里、背叛族民的事情的话,我同样会驱逐你们,甚至不仅仅只是驱逐!”
    黑洲冷不防听到了自己梦寐以求的答案,极度的喜悦淹没了他,“真的吗?我的家人们真的可以过来吗?我、我、那我什么可以回去接他们过来呢?哦、哦,对不起,这个当然是由您来决定的,是我逾矩了……”年轻的蛟龙兴奋得都不知道自己说了些什么,为着自己能完成家主的嘱托、重新给家人找了个家而感到自豪。
    “这是我的伴侣,他叫纪墨。”敖白郑重介绍道,“这位是容拓,他是西西里的护卫龙领队。”
    黑洲赶紧游到纪墨跟前,有点忐忑地摆出了臣服的姿态:“您好,龙后。”
    龙、龙后?穿越鱼眼角抽搐了一下,可惜无奈场面上的规矩不能想怎么改就怎么改。
    “不必客气,欢迎你们加入西西里海,以后就是一家人了”纪墨笑着轻轻扶了对方一把。
    黑洲讷讷直起腰,顺势又偷偷打量了一下对面笑眯眯的人鱼,心里祈祷着这一个龙后可别像上一个龙后那样难伺候才好。
    然后,在容拓得意欠揍的笑容中,黑洲一咬牙、又干脆利落地向他见了礼,口中说:“容领队很强,今天已经见识过了,黑洲佩服。”
    ——“见识”过了?怎么“见识”的?敖白和纪墨心里好奇想。
    咦?还真服软了?嘁~欺负起来都没意思了。
    容拓草草地点了一下头,直白地指出:“我不算强,王才是最强的,我赢不了他。”
    独眼青龙就是这样的性格:如果对方姿态高、他姿态会更高;对方脾气坏、他脾气会更坏,标准的吃软不吃硬性格,二十四k純的。
    哟呵,你居然还知道说敖白好话吗?穿越鱼心里暗乐。
    敖白有些感慨地说:“黑洲,你的爷爷十分睿智通达,当日在东海相识相交,他教会我许多道理,受益良多。可惜那时没能帮上你们的忙,心中一直记到现在。”
    黑洲很是受宠若惊,他年纪轻、只会说:“您已经尽力了,当时如果没有您的引荐,爷爷根本就见不到东海龙王,族人们都很感激您。”
    “记得你当初还尚未成年对吗?”敖白温和地跟新加入的族民交谈,“你很勇敢,从北海到西西里这么远,你能自己找过来,很不容易。”
    面对夸奖,黑洲紧绷的神经慢慢松懈下来,他欣喜地说:“原来您还记得我吗?我那时只是跟着爷爷见过您两次而已。这次能顺利来到西西里,我觉得都是因为海神在指引庇佑着,简直不敢相信,虽然途中碰到了很多危险,但我还是活着来到了西西里……”
    敖白一本正经地说:“我当然记得,你就是当初那条喜欢啃胖鱼头的小蛟龙对吗?”
    黑洲立刻有些尴尬起来,被爆出糗事的他不好意思地承认:“……您的记性可真好,我、我觉得鱼头挺好吃的。”
    “哈哈哈哈哈~~”容拓毫不客气地放声大笑,“居然喜欢啃鱼头?你们蛟龙可真是有意思!”
    黑洲尴尬得爪子都缩起来了,小年轻都好面子。
    纪墨笑着解围道:“小洲别见怪啊,容拓他就是心直口快,以后熟悉了你可以直接说他,不必憋着。你一路游过来,累了吧?不如让容拓先带着你去吃点鱼虾,然后休息好了再作打算也不迟。”
    “黑洲,你我原本就相识,不用这样拘谨。容拓,带带他吧,以后大家就要一起生活了。”敖白叮嘱容拓。
    在敖白和纪墨的戏谑眼神中,容拓只能叹了口气,大大咧咧地一甩尾巴,往前游,不怀好意地说:“好吧,跟我来,哥带你去吃鱼!哎~哪种鱼才有大脑袋来着?我好好帮你想想哈。”
    黑洲憋屈地跟了上去,小声争辩:“我吃什么鱼虾都可以,大头鱼小头鱼都没有问题,我不挑食的!”
    ……
    看着两条龙离去的背影,纪墨意味深长地笑:“这回容拓可算是碰上对手了!我看小洲也聪明、伶牙俐齿的,刚好磨磨容拓的性子,那家伙成天趾高气扬的,尾巴都快翘到天上去了。”
    敖白也笑,搂着伴侣往家里游,“恶龙自有恶蛟磨,让他们闹去,只要不出格就行。黑洲确实不简单,如果他没有真本事,黑修也不会派他过来。”
    黑修,那条再精明不过的老蛟龙……
    “小洲刚才装傻充愣呢,还挺有意思的,看来是天生的机灵性子。”纪墨评价道。
    “太好了纪墨,黑修能主动来投奔我们,真是再好不过。”回到了家中,敖白才敢露出单纯开心的笑容,抱着伴侣闭着眼睛作庆幸状。
    小白龙心里的压力还是很大的,只是从来没有说出口。
    穿越鱼知道伴侣心中的煎熬,他回抱对方、顺便拍了拍他的背,为他打气:“别发愁了,这不是来了这么多蛟龙吗?既然你说黑修是个聪明的,他带领下的家族肯定也不会差,看小洲就知道了,等他们过来之后,西西里会慢慢热闹起来的。”
    小白龙抱着伴侣,进到室内,轻轻倒在床上,握着人鱼的手刚想说些什么时,角落里本来酣睡的敖沂忽然被惊醒了——小龙茫然地爬起来,下意识地游到了双亲的中间,困倦地打了个呵欠,没什么精神地睁着眼睛发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