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教主夫人升职记 作者:萧莫人

字体:[ ]

 
 
 
文案
李柱这人有俩特点,缺心眼,傻白甜,成天高高兴兴没啥愁事,唯独就有个逆鳞谁也碰不得——你说他怎么都可以,就不许说他家的猫。
李柱把猫仔当儿子养,兢兢业业铲屎铲尿十三年,却不曾想某天懒猫竟变成了一个俊美无比的大男人,而他竟然还稀里糊涂地把这男人娶进了家门!
娶错了也就算了,偏偏还是个喜欢耍流氓的色胚!压根儿就没有父为子纲的自觉性,毫无节操可言!
 
教主大人邪魅一笑,转身把某只呆货压在墙上壁咚。
“呆子,你再撩拨我,后果自负哦。”
“你你你,你是我儿子!”
“哦,原来你好这口,没关系,我不介意陪你耍这种重口游戏~”
“……哎?喂喂喂,你干嘛!喂!小九儿!你这个不孝子!你摸哪儿呢!哎哟我的娘哎!”
 
避雷温馨提示
 
1、这是一个被万人唾弃的魔教教主成了厉鬼后附在一只猫身上遇到了一只二愣子的故事。
2、请自行代入带了把儿的东方教主,基本无违和 ⊙▽⊙
3、呆笨温柔攻VS傲娇女王受(没错,你们没有看错,呆子是攻!)
4、总之是一只厉鬼和一只忠犬的故事,简称,那山,那鬼,那狗。→_→
 
内容标签: 仙侠修真 情有独钟 江湖恩怨
搜索关键字:主角:楼炎(虞灵),迦穆罗(李柱、萧飒) ┃ 配角:清遥,太华 ┃ 其它:教主受,二货攻,女王受,忠犬攻,攻宠受
 
 
 
☆、捡到猫的二柱子
 
  “往那边跑了!快追!”
  一阵凌乱的脚步声和着几声惨叫和兵器相撞的叮当声从远方隐约地传来。
  李柱迷茫地揉了揉眼睛,小手提起裤子匆匆系上,抬头朝远处明灭的火光看过去。
  只不过半夜起来如个厕,这大晚上的,闹腾啥呢?
  “天啊——!真人……清遥真人死了!!”
  一声难以置信的惊呼声传来,点点火光迅速都朝着一个方向汇聚过去,李柱没听清他们喊了什么,只注意到一丛丛的火光在夜空中晃来晃去,在硕大满月的映衬下从一头划过一阵流光窜到另一头,像是过年时才有机会看到的杂耍似的,很是稀奇。
  李柱眨了眨眼睛,觉得新鲜,便悄悄迈着笨拙的步子,哒哒哒地蹦了过去。
  临近了,声音越来越响亮,人影也逐渐清晰起来。
  那群人站在山丘上,李柱猫在下方的山坳里,周围都是乱糟糟的杂草,他一个十岁的孩子窝在这种地方,还在这伸手不见五指的深夜里,上面人自然是注意不到他。
  此刻他仰着头数了数山丘上的人,呆了呆,顿时觉得惊奇。
  全村人加起来,也没这么多人啊……
  “禀教主!妖人已被清遥真人打碎了三魂七魄,形神俱灭,其余同党已被我等全部清除,按您的吩咐只生擒了右护法,该如何处置此人,请您明示!”一个黑衣人跪伏在地上,恭恭敬敬地朝着对面一个人影朗声禀报。
  对面站着一个高挑的少年,身着一袭青衣,在火光的映衬下那张脸显得极为清丽明艳,只是少年眼神极冷,不仅冷,还带着一丝阴气,此刻闻言,少年如画的眉眼蓦地一展,露出一丝明丽畅快的笑容。
  “很好,将谭逍带上来。”
  很快,一个浑身浴血的高大男人被捆绑着提了过来,男人被压跪在那青衣少年面前,却头也不抬,连看也不屑看那人一眼似的。
  少年缓步走过去,弯下腰狠狠勾住对方的下巴,男人却立刻闪开,低吼着吐出一个字,“滚!”
  青衣少年皱起眉头,忽然伸手抓住他脑后的头发,用力往后拧过去,逼得男人不得不抬起头,露出满脸纵横交错的血迹。
  男人愤恨地瞪着他,咬牙切齿地骂出一句,“涟玉,你这个恩将仇报的畜生!”
  那叫涟玉的少年忽地一笑,笑容却分外狰狞,“恩将仇报?逍哥哥,我现在让你好端端地活着,哪来的仇报?”
  谭逍一双黑眸几乎要喷出火来,像是终于忍无可忍,咆哮着嘶喊,“他护了你十年,你竟然派人杀他!!你简直是狼心狗肺!!”
  涟玉的目光立刻沉下来,眯着眼阴森地盯着他,一字字冷厉道,“就是因为你这个样子,所以他必须死。谭逍你听着,我的恩人只有你一个,至于他,本就是不该存在的东西,灰飞烟灭是他的报应!”涟玉甩开手,再次直起腰笑了起来,“从今天起,你就是我一个人的,这神教也是我一个人的,再跟他‘虞灵’没有半点关系,你最好记住这一点。”
  说罢,他挥手让人将不停谩骂的男人带下去,回头望着黑压压一片的教众,扬起声厉声道,“你们所有人都给我听清楚了,从今往后,我叫涟玉,再不叫虞灵了,有人胆敢再叫错……”
  猛地扬起手,不远处的一个黑衣人毫无预兆地被他的掌风抓来,还来不及惨叫,身体便在顷刻间猛地爆裂,转瞬又化成一团红雾,在众目睽睽下眨眼便烟消云散。
  一片死寂声中,少年森冷的声音再度响起,“胆敢再叫错,此人就是你们的下场,都明白了么?”
  所有人惊呆了一瞬,之后整齐地伏倒一片,跪在他脚下齐声大喊。
  “涟教主神功盖世,天下无双!我等愿誓死相随,与圣教主共存亡!!”
  涟玉哈哈大笑,随后纵身一跃,转瞬便跃出十丈之外,没一会儿便不见了踪影。
  黑衣人群即刻跟上,领头的几个人顿了一顿,悄声说了一句,“清遥真人的尸首怎么办?要送回仙山么?”
  “教主没说就别多事了,快走罢!”
  几人不再多话,立刻随着众人疾疾而去。
  黑夜再次寂静下来,只留下一轮昏黄的满月凄厉地悬挂在天边。
  山坳中,一个瘦小的身影终于动了动,然后一屁股跌坐在了地上。
  李柱松开死死按住嘴巴的手,全身都被冷汗浸湿了,他大口喘着气,险些被吓停的心跳此刻跳动得极为剧烈。他哆嗦着身子颤悠悠地起身,连咽了好几口唾沫才勉强让颤抖的呼吸平复了一些,然后他抬手擦了擦满脑门的汗,跌跌撞撞地朝家门的方向跑了过去。
  我的娘呀……这是群什么魔鬼啊,吓死我了哇……
  李柱捣腾着一双小腿连滚带爬地跑进了自家的水稻田,眼瞅着就要冲进篱笆门了,脚下忽然被什么东西一绊,噗通一声猛地栽了个跟头,还没等他惊叫一声,耳边蓦地响起了一个极为惨烈的猫叫声。
  “喵嗷嗷嗷——!!”
  李柱一惊,赶忙蹦到两尺外,战战兢兢地看向月光下的那团白点点。
  “咪呜……”
  李柱咽了口唾沫,小心翼翼地凑过去一寸,再一寸。
  冰冷的月光下,泥泞的水稻田里,可怜兮兮地窝着一只通体雪白的小奶猫。
  李柱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自己刚才……似乎被这家伙绊了一下……
  他顿时心疼起来,不会是踩到它了吧?
  赶忙凑过去,李柱小心翼翼地伸手要抱起它,那双紧闭的猫眼却蓦地睁开,还没等李柱反应过来,便感到手背上猛地一疼,竟结结实实地被小猫狠狠挠了一爪子,李柱惊叫了一声,收回手一看,顿时就疼得眼泪汪汪。
  “呜……你别挠我……呜呜,好疼……”李柱抽鼻子,一屁股坐在小猫旁边,边哭边拿衣袖擦手背上渗出的血丝。
  小白猫弓着腰对他龇牙,李柱蹲坐在一旁委屈地看着它。
  “我、我不碰你了还不行么……”抬手擦擦眼睛,李柱扁了扁嘴,可怜巴巴地说,“刚才没踩到你吧?对不起啊,我没看到你,不是故意的……你没受伤吧?”
  小猫仍是死死盯着他,李柱这才注意到这猫的眼睛竟然是暗红色的,他顿时就忘了疼,惊奇地呆住了。
  “哎?红色的眼睛?”李柱眨眨眼,哇了一声,“我从来没见过有红眼睛的猫咪呀!”
  小猫瞪了他一会儿,在李柱惊叹的目光中忽然一晃,咚地一声倒了下去。
  李柱吓了一跳,赶忙又凑近一点点,赫然发现那猫背上竟然有几条血淋淋的伤口,他被那皮肉外翻的狰狞伤口吓到了,手足无措地往前又移过去几分,等看清了伤势顿时就气愤起来。
  太过分了!哪个混蛋竟然这么虐待一只猫!
  李柱立刻忘了自己被挠了一爪子的事情,赶忙小心又小心地把猫咪抱了起来,小猫虚弱地动了动,像是很费力地眯缝着眼睛,没什么气势地对着他龇牙,李柱心里又软又疼,赶忙伸手挠了挠它的下巴,低声哄道,“乖哦,我带你回去疗伤,你这样子趴在这里会死的,附近还有不少野兽呢。”
  李柱稍微把猫仔提了一提,尽量让胳膊避开它的脊背,忍耐着猫爪子死死勾着他手臂带来的疼痛,再次压低了声音,怕吓着它似的小声说,“你别怕哦,我不会伤害你的,我是想救你……呃,这里很危险的,我带你回家哈,别怕哦。”
  小猫忽然不动了,抬起暗红的眼睛盯着他,最后像是终于支撑不住,在他怀里昏沉地晕了过去。
  李柱顿时紧张起来,赶忙抱住小猫匆匆跑进家门,也顾不得惊醒家里人了,趴在炕头急切地喊,“爹爹!爹爹!”
  李柱爹正抱着老婆会周公呢,被儿子催命似的喊声叫得一激灵,等睁眼看清外头还一片漆黑,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压着声骂他,“干啥玩意儿!多大了还不能自己起夜!”
  李柱摇头,拱了拱怀里的小猫,“爹爹,你帮我救救这只猫呀!”
  李柱爹愣了下,借着月光看清了小猫背后的伤势,也吓了一跳,赶忙小心地放开熟睡的老婆,蹑手蹑脚地爬下炕来。
  “嘘,出去看看,别惊扰了你娘!”
  “哎哎!”
  父子俩做贼似的放轻脚步溜出去,然后到一边的仓储间点了根蜡烛,等看清伤势后俩人登时就傻住了。
  从小猫脖子开始一直到屁股根儿,整个背面竟然凌乱地布满了九条见骨的血痕,李柱爹都吓住了,何况小小年纪的李小柱。
  李柱哆嗦着声音问,“这这……这太残忍了……能、能救活吗?”
  李柱爹吸了口气,不确定地说,“按理说它这样子早该死了呀……”
  李柱立刻不满地瞪向自家老爹,对方赶忙摆手,犹豫着说,“救救看吧,小家伙太可怜了。”
  两人立刻行动起来,李柱家里也养过不少动物,给小动物包扎伤口这种事并不陌生,两人很快便给小猫上好了药,拿干净布条把伤口包起来,没一会儿猫咪便被包成了一只小粽子,在李柱怀里虚弱地趴着。
  “还有呼吸呢,小东西真是命大,”李柱爹感叹了一句,抬手摸摸小猫的脑袋,“放热乎炕头让它趴着吧,今晚能熬过去应该就有救。”
  李柱立刻点头,父子俩再次缩手缩脚地窜进内屋,爬上炕钻进被窝,一个抱老婆,一个抱小猫。
  李柱爹很快又呼呼大睡,李柱看着揪着鼻子很痛苦的小白猫,怎么也睡不着,嘟嘟哝哝地自言自语。
  “哎,什么人把你伤成这样的呀?”
  “太过分了,让我知道是谁,我一定要揍他,太没人性了!”
  “哎,猫猫,你说今晚那群人是干什么的呀?吓死我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