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变成猫肿么破[娱乐圈] 作者:小鱼饼干

字体:[ ]

 
文案
梁俞澜是死没想到,挂都挂了我还得看见你!
可是这也太不按常理出牌,为什么变成猫了啊!
梁俞澜一夜落水陡变黑猫,而他的主人竟是旧情人!
两人五年前爱的热火朝天分手却又分的果断狠绝,
如今梁小猫躺在楚小征怀里挥毛爪“喵!”帮我挠肚皮!
楚征拔弄蠢猫小耳朵,亲一亲“煤球,爸爸爱你。”
蠢喵娇羞红起脸,“喵~”那我勉强也爱下你吧!
男神的独宠大黑猫,没羞没臊三俗污文,有狗血有天雷,慎踩。
 
他梁俞澜玉树临风高大威武的形象不仅米有了,
还要每天忍受楚征露肉,喵喵喵我辣么纯洁会学坏的!
忠犬攻V傲娇萌受 喵喵喵,你要爱我!HE
 
内容标签:娱乐圈 灵魂转换 甜文 欢喜冤家
搜索关键字:主角:梁俞澜,楚征 ┃ 配角:卫千里,郑铎 ┃ 其它:污
 
1.喵
 
    有一句话说得好,叫不是冤家不聚头,梁俞澜在醒来时的第一个想法就是这个。
 
    他看着眼前男人那如削葱的下巴,明亮的双眸……精致的跟整过容一样的脸,“咔嚓”一声,理智断线,瞬间就蒙了。
 
    ——喂喂,我们不是已经五年没见了么,这会儿你怎么又出现了?!
 
    就在梁俞澜莫明之际,眼前的人伸出了手,这手刚要摸上他的脑袋,就被他一爪子给PIA开了。
 
    “!”
 
    梁俞澜倒吸一口冷气,惊愣的看着在自己眼前挥舞而过的黑色毛茸爪子,遇鬼似的大吼了一声,“喵!!”
 
    哎哎哎?!怎么是猫叫!梁俞澜扁扁嘴,不确定的又叫了声,可喉间却发出了如同刚刚一模一样的一声——“喵?!”
 
    这是变猫了?!(⊙.⊙)
 
    ***
 
    梁俞澜何许人也,说出来能让你小心脏蹦跶快好几十个拍子,不过这种状态应该是四、五年前才会有的,现在人看见了梁俞澜,那基本上就是一副脸孔,“哦~是那个过气了还很傲慢的同性恋啊。”
 
    同性恋!同性恋怎么了?!捅你菊花切你丁丁了?!你们鄙视个毛线圈!梁俞澜指着人群怒骂一声,直接把自己的没品坐实了。
 
    梁俞澜当年也是从秦修手里夺过影帝的,炙手可热如日中天,风光程度令人咋舌,总之一系列没风度又装逼的形容词放在他身上都是极其的贴切。
 
    梁俞澜凭借《禁出绝爱》拿到影帝,这个影帝可以说是中国电影史上的一大里程碑。为什么这么说,因为《禁出绝爱》是一部同志题材电影,讲述了两个男人的痴缠绝爱,赚取了一群人的大把眼泪。
 
    而借此称帝风光无限的梁俞澜马不停蹄的出了柜,他的事业也是从这时候起开始走的下坡路——被经济公司直接封柜雪藏了。
 
    视线拉回到梁俞澜出事变猫的那个晚上,他受圈里朋友邀请去参加生日会。梁俞澜没带伴独自前往的,在灯光辉火中就显得有那么一点的落寞,把礼物送达就出去溜达了,一方面是不想凑热闹,另一方面是害怕遇见熟人交谈起来尴尬。
 
    办生日会的地方是坐落在半山腰的别墅,风景秀丽,即便是晚上也能在夜色里看出怡人景致来,而梁俞澜落寞忧郁的身影就像是在地里黄透了的小白菜。
 
    他三件西装套着,手里一只香槟,开启了一人一夜寂寞游模式。梁俞澜绕着绕着就到了露天泳池,这时候宾客都在房间里给人庆生,根本没人注意到夜色里孤独的他。梁俞澜本来就不会游泳还略微带些恐水,鬼知道他今晚怎么就往泳池边上走了。
 
    然后令他死也没想到的事就此发生,他脚下一滑“咚”的一声跌进了泳池。
 
    夜色里是梁俞澜声嘶力竭拼了老命差点呕出血的尖叫咆哮,房间里是宾客觥筹交错灯光辉火相映中的各式笑脸。欢笑和清冷,如此大的反差和他事业巅峰、谷底简直如出一辙。梁俞澜没十几分钟就不行了,在室外泳池湛蓝澄澈的水中,他透过波纹轻漾的池水看向夜空,内心却是出奇的平静。梁俞澜幽幽的叹气,咕噜噜出一大串泡泡,他想他这辈子最后悔的事就是公开出柜,如果不出柜他现在还会是那个众星捧月的影帝,也不至于落得今天这溺水无人知的田地……等等!如果说有比这事儿还让他后悔的,那就是勾搭了楚征。
 
    想他梁少拈花惹草风流成性,心早都坏透了,却不成想,有一天会丢了菊花还丢了心。
 
    所以似乎是老天爷听见了他的忏悔,也似乎是他命不该绝,在梁俞澜以为自己必死无疑的时候,他被摇醒了。
 
    ——睁开眼睛就看见了一具异常完美,完美的能让他这个死GAY鼻血流到再次昏厥的男性肉体,六块不太夸张的腹肌,微微鼓起的胸肌,漂亮的让人心神荡漾,继续往上看,是微带着胡渣的下巴,一张……卧槽!梁俞澜惊愕了。
 
    楚征歪着头在他眼前,还朝着他的脑袋伸出了长手。
 
    梁俞澜一惊,抬起爪子就给那手挥开了,但是……等等!喉头一紧,他刚刚看见了什么?!一只毛茸茸的黑爪子?!狐疑的把爪爪在眼前伸了伸,小爪子展开又收起。妈哒!竟然真的是爪子啊啊啊!
 
    崩溃的情绪从心脑血管突突的往身体四爪冲击,梁俞澜彻底蒙了。
 
    这时候眼前的男人开了口,“煤球,你终于醒了……不就是给你洗个澡么,怎么还昏厥了。”楚征是不知道,他所谓的“昏厥”是一个人在短短的时间里完成了一次历史性的重生——重生成了一只叫煤球的猫。
 
    煤球……梁俞澜猛地瞪圆眼睛,竟然叫煤球?叫煤球啊!你起名也太丁丁的随便了吧!
 
    梁俞澜崩溃之感从背脊发散到四肢百骸,他这是变成啥玩意了呀!他没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吧!为神马要这样对待他啊!!
 
    梁俞澜将视线落到楚征身上——这几年楚征的脸几乎没有变化,帅气棱角分明,各种美好的形容词放在他身上都不足以形容,要不然当年的梁俞澜也不会攻心受身的被他拿下,献出了一朵无人染指的小雏菊。
 
    梁俞澜看着楚征慢慢的朝自己逼近,然后他拿起猫咪专用沐浴液往自己身上摸,楚征的手力道十足,朝着黑猫的圆屁股就摸了过去,梁俞澜只感觉下面一凉,带着股薄荷的香气……蛋蛋失守了!
 
    梁俞澜惊愕的咆哮一通,却只能在喉间发出一连串凄惨到极致,彷如被人阉割的猫叫。楚征不以为意,手下还在揉揉搓搓,把一圈圈泡泡搓的越来越多,多的完全遮盖住让喵崩溃的某两只蛋蛋。楚征说:“你说说你,一只公猫害羞什么。”
 
    “喵喵喵!!”梁俞澜愤怒了,就算我是只公猫,可你是个GAY啊!
 
    楚征像是在自言自语,“你说你喜欢母猫不喜欢爸爸啊,那没办法,母猫不能给你洗澡,这不还得是爸爸给你洗。”
 
    梁俞澜:“喵喵喵嗷嗷嗷!!”放开我!不许摸我的哔哔哔!挠你挠你挠死你!
 
    楚征一手抓住黑猫的两只爪子,笑得格外的不怀好意,“还敢挠我了是吧,你等着,我这就给你拍下来!”
 
    说着楚征往黑猫脑袋上套了一只小型游泳圈,然后把他往浴缸里面一推,小水花PIU的溅起来。梁俞澜拼了老命的挣扎嚎叫,猫爪子拍得浪起一片,“喵喵喵!喵喵!”楚征你混蛋王八蛋啊!你给我弄出来!
 
    突然,他脑内灯泡一闪,梁俞澜疯了:老子的身体还在蒋陵家的泳池啊!快去救我!你他妈的去哪啦?!
 
    “喵喵喵嗷嗷嗷唔!”
 
    梁俞澜歪着湿乎乎的脑袋,两只爪爪搭在小泳圈上,一脸生无可恋,楚征终于拿着手机姗姗来迟。调出照相机,对着只要和他一洗澡就呲牙咧嘴恨不能当场死亡的蠢喵说:“来来,笑一个。”
 
    “喵喵呜!”笑尼玛!
 
    楚征弄了点泡沫堆在喵的脑袋上,“咔嚓”一声,“不错不错,再来一张~~”
 
    “喵嗷!”来尼玛,放开我!!
 
    楚征伸手把梁俞澜……哦,不,把黑猫脖子上的小型游泳圈拿掉,将他抱了起来,放在自己腹部,下巴抵住黑猫的脑袋,“来咯~”两人朝着镜头——就在这时,梁俞澜的坏脾气终于达到顶峰,一爪子扬上去,“扑通”一声,手机掉进了水里。
 
    然后就看见一道黑色还带着白泡沫的身影,矫健的如同一道刀锋朝着卧室就奔了出去。楚征也没顾得上捡泡在水里却还身残志坚的手机,朝着卧室也奔了出去。
 
    蠢猫一出浴室就豁然开朗了,楚征家是国际花园的32层和33层,房间大的让他愤恨不已。梁俞澜恨恨想:这人火了没几年已经这么有钱了啊!他朝着窗户就扑了上去,一身湿乎乎的毛和着沐浴液泡沫“啪”的一声乎在了落地窗上,梁俞澜又“刺溜”一下滑落下来,望着夜空下那如积木大小的车辆,深深的深深的悲伤了。
 
    就在这时,楚征从他背后出现,鬼魅的低笑了两声,笑的浑身湿透脑袋顶上还沾着半点泡沫的黑猫脊背都弯了。楚征两步上来,拎起他就走回了浴室,捞手机扔梁俞澜,动作一气呵成,漂亮的水花四溅。
 
    梁俞澜看着眼前的男人猛地扯掉腰间的浴巾,某处物体在自己眼前晃悠,他猛地想起来五年前他菊花残满地伤,床单被子撒梅花的场景,吓的喉头都哽咽了,在一片水声哗啦里发出了极其低浅忧郁的猫叫“呜呜喵……”简直不想活了……
 
    ***
 
    梁俞澜的尸体是在第二日才找到的,据说整个人都泡白了,吓得打扫卫生的老阿姨把百洁布扔的老远,一时间各大电视台争相报道,抢新闻的局面堪比早上大爷大妈抢三分钱一斤的大白菜。
 
    梁俞澜是在楚征接电话时碰巧听到这消息的,但他整只猫却异常的平静。
 
    清晨,裸/露着上半身的楚征被电话吵醒,不情不愿的按了接听,经纪人劈头盖脸的就是一句“你138的号怎么打不通?!”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