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末世之异界入侵 作者:梦之草

字体:[ ]

 
文案:
当有一天,异世界和地球融为一体,所有规则推倒重来,人类不再是食物链唯一的顶端,对着面目全非的新地球,人们该何去何从?
是退却,偏安一隅,还是迎面直上,重新建立新的秩序?
且看许飞带着江柯,如何在末世中活出一片新天地。
 
PS:
1.金手指出没,非丧尸,非修仙
2.主攻文,1VS1,HE
3.故事发生在平行空间,一切纯属虚构,与现实无关
 
内容标签:末世 幻想空间 现代架空 异能
搜索关键字:主角:许飞、江柯 ┃ 配角: ┃ 其它:主攻、非丧尸文、天灾
 
  ☆、第 1 章
 
  清涟真人漫无目的地走在沪市繁华的街巷中,一双眼眸平静无波,浑不将身周一切喧闹看在眼里。
  如此这般在沪市转悠几天后,依然毫无头绪,纵使讲究心境修炼的清涟都有刹那不渝。这倒并非他定力不足,实在是这次突如其来心有所感太过莫名其妙。
  想着自出关以来获知的种种消息,清涟真人直叹世事沧桑。
  谁都想不到,他不过就是一次闭关养伤,待他步出洞府后,外界竟然早已沧海桑田,不说同门,连只妖兽都见不到。
  如今是修者最不愿意见到的末法时代,天地间的灵气正在急速溃散,目前已然稀薄到他堪堪能维持自身消耗的地步。照这个速度发展下去,相信用不了多久,他的一身修为便会不升反降,直到降无可降为止。
  亏得灵力并非身体必需之物,不然,灵气散尽之时,便是他陨落之际。
  想及此,清涟真人心湖间泛起阵阵波澜。没有同道中人,原本悠久至几可与天同寿的性命,如今也受到了莫大威胁。无牵无挂,世间唯剩一人的感觉,实在不那么好受。即便身处闹市,依然孤寂如斯,仿佛与擦肩而过的路人来自两个世界。
  若非清涟真人心境凝实,估计早在出关不久,弄清楚状况后,便被心魔侵蚀,化为尘土去陪众多同门,哪里还有心思在此感叹?
  明知寿元有限,修为再无可能寸进,清涟真人也从未想过自暴自弃,自我了断。修行一道本就是逆天而行,没有足够的毅力,他也走不到今天这一步。他的心性足够坚韧,不到最后一刻,他不会自我放弃。
  就像现在,清涟真人出现在灵气更为稀薄的都市中,便是他顺应本能做出的选择。不去努力一把,谁知道以后会如何?
  清涟真人穿梭于大街小巷中,没有一人注意到他的到来。显然,他施了一点道法,将自身完美隐匿起来。不光人眼看不到,连卫星也拍不到他的踪影。
  “啊!”
  一声惨叫尖锐短促,划破夜空,却只能回荡在鲜少有人经过的几条小巷中。然而传进清涟耳中,却有如在身边敲响洪钟。
  伴随此异象的还有莫名心悸,清涟心头一凛,莫不是前几日心有所感便应在这里?他停住向前迈出的脚步,随手捏出一个法诀,瞬间消失在原地。
  街上行人对清涟视而不见,他的来去,就像一阵清风,拂过之后了无痕迹。
  同样,暗巷中人也不知,他们身边忽然多了个人。
  江柯脸色发白,四肢无力地搭在地上。可即便遭受此等非人折磨,他依旧咬紧牙关,将未竟的痛呼锁在喉咙中。今天是他栽了,只是不知谁那么恨他,竟然下此毒手。
  “啧啧,都这样了,居然没有昏死过去。我敬你是条汉子,剩下那些就免了。”庞老大示意手下收手,准备撤退,嘴里低喃几声可惜。
  这人手脚经脉皆被挑断,即便再次接好,也会落下残疾,恐怕稍重一点的东西都拿不稳,算是彻底废了,用不着他们再多费工夫。
  几人正打算离去,一声吞咽声突兀地响起,庞老大满脸不愉地看向那人:“嗯?”
  “老大,这,这个……”形容有些猥琐的青年支吾好半晌,等得庞老大都快没了耐性,这才豁出去般劈哩啪啦说了一堆,“老大,我瞧着他很符合您的口味。真的,刚才正好有光亮闪过,我看得很清楚,他比那店里新进的头牌还要靚,您要不要……”
  庞老大来了兴致,三两步走到江柯面前,勾起他的下巴,仔细端详。小弟很有眼色地将手机调成照明模式,光亮打在江柯脸上,将他的表情容颜照得一清二楚。
  庞老大眼神一暗,热意从下腹升腾而起。眼前这人,还真是不可多得的绝色。瞧瞧,那狠戾的眼神,跟个狼崽似的,即便脸色惨白一片,眉目间的风情依然掩都掩不住。三分妖艳,配上七分英气,很有些禁欲的感觉,看了简直让人想将其压在身下好好蹂~躏一番。
  “老大,这不好吧?”瞧见庞老大神色不对,尚有理智存在的手下忙出声劝阻。事情结束,他们原该立刻远离,躲外面一阵子才对,哪能再节外生枝?
  庞老大彷如被兜头浇了一盆冷水,他能好端端活到现在,可不就是凭着“谨慎”二字吗?眼前这人背景并不那么简单,要不是看在雇主给的报酬实在诱人,他也不会贸然接下。
  留恋地看了一眼面前这个孱弱美人,庞老大当机立断下令:“撤。”
  不过片刻功夫,暗巷中只剩江柯一人。
  这一幕被清涟瞧在眼中,他有些神色莫名。
  躺在地上这人就是引他过来之人?无论怎么看,他也没看出他有哪里不同。不就是面容俊逸,眉目间自带一股风流韵态,气质较为出众吗?他作为一个修者,什么样的美人没见过?清纯可爱,妖艳魅惑,玉树临风,面如冠玉……以他的身份,只要他想要,有的是人攀上来,若非他一心求道,想必道侣孩子早就有了。
  可惜,面相再好,也改变不了他凡人的身份。纵使这个世界即将迎来新的篇章,修者会彻底没落,两人间依然隔着一条难以逾越的鸿沟。
  清涟抬腿欲走,却怎么也迈不开步子。身体本能正在阻止他这么做,这让他极度不爽,却又不能不理。他明白,修者的直觉非常重要,轻易忽视不得。
  试了几次,都是这个结果后,清涟不再和本能作对。他折返回去,立在江柯身边,一动不动站了好几分钟,也足足听了好几分钟疼痛的低吟。
  江柯一边忍着痛,一边想着,要不要高呼几声,引人过来把他送去急救。一想到以后手脚无法用力,连个碗都可能端不起来,他心中便一片阴霾。这还算好的,若治疗不当,怕是会彻底变成一个废人,以后的日子还有何盼头?
  是谁和他有这么大仇?家中那几个,还是他的同事对手?平日里他并不常来这边,回去后定得好好查查。
  清涟蹲下~身体,目光复杂地看着地上软成一滩烂泥之人。区区一介凡夫俗子,何德何能,得到天道的青睐,欲与他绑在一起?
  “谁?”江柯神情紧张地环顾着整条小巷。巷子很暗,只有微弱的光亮,他扫了一圈,什么也没发现。但他总觉得有人在看他,心里毛毛的。
  清涟没有出声,他的视力极佳,即便光线昏暗,依旧视若白天。江柯的警惕他全看在眼里,就是不知如此敏锐的感官,是只针对他,还是针对所有人。想着他这么容易就被人欺凌,想必应是前者。看来,这人和他还真有些渊源,他想一走了之怕是不能。
  清涟勾起江柯下巴,姿势和庞老大如出一辙。
  江柯心中惊骇莫名,四周空无一物,他却感觉到下巴被钳住,任他怎么用劲,都动不了分毫。
  瞧见江柯眼中的惊惧,不知为何,清涟心情好了几分。他将身上的冠袍撤去,换成当下最常见的服饰,只长发没变,用发带绑住。
  做好这一切,清涟才显出身形:“你想不想让手脚恢复如初?”
  江柯怔住,连头顶的声音都给忽略。面前凭空显现出一个人来,这种大变活人之事也就在魔术表演中才会出现。而眼前显然不是这样的状况,这点眼力见,他自忖还有。
  江柯大脑一时停摆,今晚遇见的事情,接二连三超出他的认知体系,狠狠颠覆着他的三观。若非周围景象没变,他都要怀疑,他是不是还身在地球。
  旁的先不说,光眼前之人,就像从画卷中走出一般,那么不真实。江柯见过的人形形色色,却没有哪一个有眼前这人那般气质。即便他全身上下,除了一头长发外,无一处迥异于常人,依然让人觉得,此人与阴暗的巷弄是如此格格不入,仿佛他不该存在于俗世中。
  怎么说呢?这人眼眸光华流转,却不带一丝温情,冷漠疏离,看着他,即便不像在看蝼蚁,也没差多少。一言一行,似乎都带着一股藐视的意味,虽没有流露出睥睨天下的气势,却打心底里让他觉得此人不能招惹。
  这人是何来头?以当前世界各国情况来看,绝养不出这等高高在上,视一切如无物之人。
  清涟没想到,这世上竟然还有人看他看呆到忘记回话的地步。他再次出言,语调依旧平淡,基本没什么起伏,不过这次,他加了点威压,保证不会被人漏听:“你想不想让手脚恢复如初?”
  江柯陡然回过神来,眉头纠得死紧。他不信这世上有人这么好心,他刚遭遇祸事,便有人如天神下凡般,解了他的燃眉之急。要知道,他手脚经脉已被挑断,凭现在的医疗水平,压根没有痊愈可能。可即便他心知肚明,听闻此话时,依旧怦然心动。
  “你有什么条件?”
  闻言,清涟心情愉悦了几分。好歹,跟他扯上关系之人,至少没有太蠢。要是实在看不过眼,他也不会委屈自己,愣是要跟这人绑在一块。
  “没有其他要求,只要你收留我住一段时间。”
  江柯刚准备松一口气,头顶又响起低沉中略带清越的嗓音:“和你一起住。”使得他还没落在实地的心,悬在半空,不上不下,颇为难受。
  识时务者为俊杰,同成为正常人相比,如此一个小要求实在不足为虑。江柯稍一思索,便应了下来。不管是此人出现方式,还是自身气质,都再再说明,这人能力非同一般。接续手脚经脉之事,在那人眼中,或许只是小事一桩。过了这村没有这店,他无论如何,都要尝试一番。
  “成交。”既然要和面前这人同住一屋檐下,江柯也就少了几分忌惮,直接说道,“我叫江柯,你贵姓?”
  “清……”清涟这才反应过来,他现在所处时段,貌似不盛行称呼道号,停顿片刻后改了口,“许飞。”
  不知为何,江柯竟从他平缓的语调中,听出了一丝不满。
  江柯的感觉并没出错,许飞是清涟真人未入宗门前的俗世名字,已弃用多年,若非修者记性极佳,几千年过去,谁还会记得这一茬?不说许飞自己,就连江柯也觉得人和名极不相称。
  对于江柯在心中如此腹诽他,清涟丝毫不知。他将人抱起来,动作半点不温柔,疼得江柯冷汗连连,扯动太大时,甚至闷哼出声。
  眨眼间,两人便出现在另一条小巷中,又行了一段距离,来到不时有车辆出没的街边。许飞拦下一辆出租,对着怀中人说道:“地址。”
  江柯身上疼得紧,却没办法推脱,只能咬着牙,忍痛说出住址。
  司机大都十分健谈,许飞他们碰上的这位大叔也不例外,可惜,说了半天却没人搭话,再大的谈兴也给灭了。出租车司机从后视镜上大略扫了乘客两眼,在驾驶台上一阵鼓捣,很快,舒缓的轻音乐便流淌在车中。
  一阵彩铃声响起,打破车中宁静氛围。
  许飞接收到江柯眼中传达的信号,从他衣兜里掏出手机,在他口述下,从容解锁。江柯看了眼来电之人,示意许飞帮他接通。
  许飞很是庆幸,他不是老古板,本着与时俱进的原则,出关后生活一稳定下来,便学会了本国最常用官方语言和各种现代工具用法。否则,别说灵活使用手机,就连沟通都成问题。倒不是没有解决此事的办法,只是灵力多珍贵!浪费在获取知识语言上,实在是有些大材小用。
  手机一接通,便传来一阵咆哮声,江柯耳膜都被震得发痛。
  许飞原想不理,见江柯那难受样,鬼使神差将手机拿远一些。反应过来后,他不由一怔。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