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明日重来[星际] 作者:小宴

字体:[ ]

 
 
文案:
人们之所以称呼艾泽为撒旦上将,是因为他在星系帝国781年的历史里,独一无二。
他在十三年前叛逃帝国,侵占帝国的星球,大肆屠 杀,凌 虐俘虏,一切自然人沦为奴隶。
而比这些更令人感到敬畏与恐惧的是,作为omega的艾泽,
曾克服生理的顺从天性,先后杀死自己两任alpha伴侣。
在节节胜利中,艾泽再次剑指帝国固防星际的最后一座要塞。
———
“你可以毁灭所有的今天,”维尔西斯说,“但我会推动一切明日重来。”
 
[ 扫雷提示 ] ABO设定,A攻O受,强攻强受,相爱相杀,不生子,我们不生子,HE
 
内容标签:强强 机甲 相爱相杀 星际
搜索关键字:主角:艾泽,维尔西斯 ┃ 配角: ┃ 其它:
 
 
    PART ONE · 尖锋出鞘
    
    第1章 永恒守护
    
    早在二十年前,帝国元帅卡洛夫绝对不会想到,昔日皇家军校最平凡无奇的一个肄业生,最终会成为威胁整个帝星政权的存在。
    他站在军部大楼的顶层俯视着阿克扎星系里最庞大的这颗行星,这里是林姆顿星,是阿克扎星系帝国的首都星球。
    过去,林姆顿星球上车水马龙,高楼耸立,飞船高速穿梭在悬浮引力车道内,社会井然有序,人们敬重皇室,笃信星际圣使的守则。而现在,由于撒旦上将艾泽的宣战,整个星系都陷入了前所未有的骚乱中。外围星球的居民疯狂地涌入林姆顿星,祈求庇护,而林姆顿星球本土居民则对此怨声载道,认为生存环境遭到了异星人的挤压,皇室统治失序,社会安全遭到威胁。
    因此,星球上每天都要爆发上万起地域矛盾导致的械斗。
    虽然这是社会局的工作,但元帅卡洛夫还是忍不住叹惋——战火还没有真正烧到林姆顿星,但他头顶上这片广袤无垠的星空,已经变成了半壁颓城,帝国也陷入了前所未有的骚乱中。
    “元帅!机械人的军舰已经飞抵B327号星云附近了!请您尽快决策!”
    “元帅!最多只要两天,机械人就会攻到中央星团要塞之下!请您尽快决策!”
    “元帅!我们已经看到艾泽的机甲撒旦了!”
    当一封又一封加急军报飘到他案头的时候,元帅卡洛夫却根本无法下定决策。如今阿克扎帝国的最高统治者,帝星皇帝,根本不在作为首都的林姆顿星球上。早在十天前,刚刚继位称帝的阿维安陛下,已经率领皇家舰队,前往阿克扎星系的边际,为帝星存亡寻求最后的出路。
    ——————
    猩红色的赤焰机甲率领着十余座飞船,从一片折射出淡蓝光晕的星云中慢慢飞出。
    他们正在接近一片星图中从未被标记的星域,是隐藏在K21星云之后的一段传说。
    这里有一颗通体蔚蓝的星球,63.7%的星球表面被水覆盖,在史书记载里,这颗星球曾是人类之母,孕育了无数智慧生命,并被称为白垩星。
    在780年前,星际战争爆发之时,正是这座星球上出现了十二位高智慧生命,一举将昔日妄图统治宇宙所有智慧生物的人类彻底消灭,数百万大军葬身于茫茫宇宙,他们最终维持了星际内的平衡,营造了今天多种智慧生物和谐相处的局面。
    阿克扎星系的历史教科书将这十二位高智慧生命,称为“星际圣使”。他们存在的意义,就是守护星际的永恒与平衡,是他们缔造了阿克扎帝国的辉煌。
    然而,随着时间在宇宙的长河里慢慢逝去,关于星际圣使的故事,更像是远古的传说,没有人真的见过他们,昔日星际战争的风云最终只浓缩成了教科书上的一句话。
    对于“星际圣使”的存在,人们则像是对待一种宗教信仰。阿克扎帝国的诸星球上,纷纷建立起圣殿,陈设着十二圣使的雕像,以提供民众在圣使面前祈愿、忏悔,并将财富与力量献到圣殿内,希求自己为星际的贡献能铭记在圣使心中。
    唯一清楚“星际圣使”确有其人并依然存在的,就是帝国历届皇位继承人与军队的最高元帅。
    “陛下,白垩星到了。”
    机甲悬停在碧色的水面之上,赤焰机甲带起的旋风让水面形成了一个小小的漩涡,过了十几分钟,在舰队长再三催促下,年轻的帝王阿维安终于和他的兄长科勒殿下一起从机甲内走出。
    “阿维安,现在你是皇帝了!就算你是omega,你也要为你的国家担负起责任!”
    科勒仍在低声训斥自己双眼通红的弟弟,直到舰队长上前,才止住了声音,他像是在极力忍耐什么,深吸一口气,最后低下头,“陛下,请您自己去见圣使大人。”
    “哥哥……”被黑金的斗篷压着,阿克扎帝国历史上第一位Omega帝王看起来确实有些娇弱的过分,“我……真的害怕,我不想做皇帝。”
    “但你是皇帝了,你还记得父亲是怎么死在艾泽手里的吗!极尽侮辱!连强大的父亲都没法面对艾泽的omega信息素!那就是个恶魔!你认为我可以吗?只有你,阿维安,你必须要为我们的星球承担起责任了!”
    就在两兄弟争吵时,在银白沙滩的远方,缓缓走来一位白袍赤足的男人,他身上强大的气场让阿维安和科勒同时停下声音,而阿维安甚至忍不住浑身颤抖起来,呼吸也变得短促,这是他发情期的前兆。
    ——因为来人是一个没有伴侣的alpha。
    对方身上席卷而来的信息素以极其强势的姿态闯入了阿维安的嗅觉领域,他刚刚成年,发情期还不算稳定,当然,作为已经继位的帝王,他完全有权力选择是否要注射抑制剂,以此来为自己慢慢选择一位合适的伴侣。
    但,他的哥哥科勒这样暗示他。
    白垩星上最后一位在世的维尔西斯圣使,是一位alpha。在宇宙漫长无际的时光里,这位圣使始终孤身一人。或许是没有找到令他垂青的omega,又或者对方的身份与权势不足以媲美圣使的身份。
    而今天,阿克扎帝国上出现了一位omega帝王。虽然阿维安还很年轻,虽然阿克扎所统治的半壁江山都已经落入撒旦上将艾泽的手里。但科勒依然认为,阿维安是世上最出色的omega了。柔弱而顺从,有极高的艺术造诣,如今还成为了皇帝。
    同样是alpha,科勒心想,维尔西斯圣使是很难拒绝阿维安的吧……所以,也同样难以拒绝阿维安伸出的援手吧?
    阿维安忐忑地等待着圣使走近,在静立的时候,他甚至可以感受到体内的血液在沸腾,为对方身上过分强烈的alpha信息素。他远远地观察着圣使,维尔西斯身形高大,几乎是阿维安在阿克扎星系里见过身材最高大的男性alpha了。然而圣使一点也没有传统alpha那样急迫的性格,他脚步稳重而慢,在银沙上留下结实的脚印,修长的双臂只有微幅的摆动。
    维尔西斯没有笑,所有的alpha在见到自己的时候或多或少都会流露出仰慕,甚至是垂涎的神情,但是他没有。在两人面对面站定的时候,维尔西斯依然维持着平直的唇线,他有刀刻过一样的轮廓,下颌的直线显现出冷硬的气质。
    以至于当他真正开口时,阿维安都不为他过分淡漠的声音而感到意外了。
    “阿维安陛下,你好。”
    圣使没有与他握手,阿维安有些沮丧,“圣使大人,冒昧地打扰,我很抱歉。”
    “白垩星永远向您敞开大门,陛下。”没有掺杂一点情绪的声音忽然顿住,阿维安充满期待地抬起头,然而,这个漠然的圣使只是一针见血地指出了他目前的境况,“但如果您不介意的话,我希望您能尽快说明您的来意……在您发情期到来之前。”
    ——————
    维尔西斯其实早就听说了阿克扎帝国所面临的一切。
    确切的说,他早就听说了那位撒旦上将艾泽。
    四年前艾泽占领的密歇星是他的故乡,维尔西斯的机甲就悬停在大气层以外三千公里内,目睹了这场战役的全过程。
    他看着艾泽驾驶机甲撒旦,率领上千机械人,以屠杀者的姿态侵入密歇星。再强大的alpha军队,面对改装后的纯军用机械人,都毫无招架之力。
    而整场战役里,艾泽自己兵不血刃,凌空而立,仿佛只是面对一场沙盘游戏,操纵着一群木偶一样的机械人。密歇星驻军全线崩溃,alpha士兵无一生还,极少数高级将领得以逃出密歇星,活下来的平民则全部沦为艾泽的奴隶——不论是alpha、beta还是omega。
    “是的,不论是alpha、beta还是omega。”科勒及时附和了弟弟的说辞,一脸痛苦,“艾泽根本不会因为对方是omega就有怜惜,我们派去刺探情报的人回来说,很多omega根本无法承受在艾泽军队里高负荷的工作量,他们和beta一样要负责机械人零件的修复与清洗,繁重的工作让不少omega迅速死亡,奴隶alpha则有更辛苦的工作,甚至……”
    维尔西斯浓密的眉毛微微动了下,“甚至?”
    科勒的表情很微妙,在极力演示下透露出他作为alpha的桀骜,“甚至沦为了艾泽的禁脔!”
    “哈。”维尔西斯破天荒地笑了一声,阿维安清晰地看到在圣使的眼底,漏出一点惊讶,但很快就消隐在那纯黑的瞳仁里,“一个拥有禁脔的omega?他不会被标记?”
    科勒沉重地摇摇头,“不会,我不知道为什么,但……如果会,我父亲也就……”
    随着科勒的话,阿维安的眼眶迅速红了起来,像每一个omega一样,他脆弱而敏感。
    维尔西斯望着这个史无前例的omega皇帝,想起他父亲路易斯之死。
    ——在一年前,亲征撒旦上将的途中,皇帝路易斯被艾泽俘虏。这个已经拥有伴侣的alpha,依然可以在艾泽释放出来的omega信息素下理智紊乱。
    艾泽用摄像工具完整记录下了一切,关于阿克扎帝国的君主是如何在欲望的控制下,对他跪地求饶,像一个发情的公犬,在铁链铮铮下,狂吼着希望与艾泽*欢。
    而面对一个掌权近百年的alpha帝王,艾泽对这股强烈的信息素完全无动于衷,他只是勾起一边唇角冷笑,践踏着整座帝星的尊严,再度宣战。
    于是,omega王子阿维安代替他的哥哥科勒成为了新的皇帝。
    站在这里。
    “维、维尔西斯圣使。”
    当科勒已经在圣使的学生瑞夫的引导下,离开圣殿时,阿维安忽然停下脚步,转过身,跪到了维尔西斯面前。
    他膝行两步,然后抱住了维尔西斯的双腿,“圣使,你愿意来拯救阿克扎吗?撒旦上将想要奴隶所有的自然人,他连自己的心脏都换成了机械心,这注定会打破星际的和谐,我已经无能无力,你会来帮助我吗?”
    片刻缄默。
    维尔西斯伸出手,推开了阿维安。
    “陛下,我会永恒守护阿克扎,但不是为你。”
    作者有话要说: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