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狐修 作者:柳木桃(一)

字体:[ ]

文案
 
莫辰以为自己是一只风流狐狸,双修道侣无数,
 
然后忽然有一天他发现,自己竟然是天下第一专情的好狐狸!
 
主受,小攻他其实是一朵天上飘来的真·白莲花。
 
CP属性:温柔天才攻X变态抖S受
 
内容标签: 强强 因缘邂逅 天作之合
 
搜索关键字:主角:莫辰,宁远
    
 
    第一卷:弥天幻
 
    第1章 修为尽失
    
    酣睡难省,梦入神机。
    莫辰觉得眼皮上像是挂着两个秤砣,怎么睁都睁不开。
    这一觉睡得他无比香甜,身上每一处骨头都酥软得叫人上瘾,像是泡在陈年老酒中,只想沉醉不起。
    极其享受地梦吟一声,莫辰伸伸胳膊蹬蹬腿,准备在他那长宽九尺的千年白玉床上翻个身,不料才刚向旁边挪了两下,身下便陡然落空,整个人脸朝下啃在地上。
    莫辰:“……”
    “哎呦!小狗子!”房门吱呀一声推开,一句大惊小怪的高呼。
    莫辰觉得自己耳朵一定出了毛病……小狗子是什么鬼!
    “小狗子!你终于醒啦!吓死我了哦,这都睡了三天三夜啦!”一股大力拽着莫辰的胳膊将他从地上掀起,轻轻松松重新提溜回床上。
    莫辰在来人抓住自己胳膊的一瞬,眉宇间闪过阴郁之色,身体先于大脑做出反应,右手聚气收掌,朝对方天灵盖狠狠劈下!
    然而,预料中的脑浆迸裂却没有发生。
    本该幻化出凌厉妖气的手掌,竟未生出一丝异样。
    他的手,他那不知染过多少鲜血的手,此时正软绵绵无力地被一个凡人农妇抓着。
    莫辰心头大惊,立刻翻动手掌做了个法诀!可是掌心却依然没有任何变化。他感觉不妙,下意识摸向自己的小腹,顿时吓得瞪圆了眼!
    丹田里竟然空空如也!
    他的修为!体内的九狐真气呢!
    “小狗子?小狗子?”来人见莫辰不吭声,又连着叫了几下。
    莫辰转动眼珠,终于认真看向面前这人。褐黄色土布做的衫子紧紧箍在身上,绷显出一副颤巍巍的大胸脯,袖子衣摆上各打着几块补丁,衬着一张暗黄的圆脸越发显出几分寒酸土气。看惯了婀娜风骚的各类妖精,如此长相对莫辰来说实在有点消化不能。
    草床边的破桌上,放着一个简陋的木杯。莫辰伸手将杯子端到面前,往里头瞥了一眼。
    清汤寡水的褐色液体闻着有几分药气,倒映出一张陌生少年人的脸:平淡的五官,平淡地堆在一起,干巴巴黑乎乎,像块烙糊了的粗粮面饼。
    “这是渴了?”褐衣妇人问。
    莫辰不动声色将水杯放回原处,眼神闪动两下,乖乖点头。
    “还成,还成,能听懂话,没摔傻!”妇人夸张地拍着自己的大胸脯,一副心终于放回肚子里的模样。但并没有急着去给莫辰拿水,而是屁股一歪坐到草床边,扳过莫辰的肩膀,甩开一张大嘴开始滔滔不绝。
    “小狗子,听婶子的话,婶子和你叔决定把你送去青鸾山也是迫不得已啊,家里穷得实在揭不开锅了,为了给你娘办后事,又欠了人家不少钱,再说青鸾山听说是个很有势力的大门派呢。去了那里有吃有喝,不比在家里跟我们受穷好?你说你有啥想不开,还要爬房顶胡闹?好在你现在没什么事,这要摔出个三长两短,让我和你叔怎么跟你死去的爹娘交代?”
    青鸾山……
    莫辰听到这里,眉头微微一动。
    他对人修界的事了解不多,但对青鸾山却知道些。
    因为五百年前,他刚刚化形不久,正好在那里溜达过一圈,顺手平了他们七座镇妖塔。
    这青鸾山是人修界的五大修仙门派之一,每五年招收一次内门弟子。莫辰心中略有疑惑,他知道青鸾山对弟子的灵根要求极为苛刻,可他能感觉到这小孩的身体并无灵根,又怎么可能入得了青鸾山的眼?不过很快莫辰又心中了然,瞥了那依然唾沫横飞的妇人一眼,目光中漫上几分冷意。
    只怕,这身体的主人不是被青鸾山招去做弟子,而是买去当仆人吧。
    “看你也累了,婶子先不跟你说了,好好休息吧!”妇人说干了嘴巴,见莫辰无精打采也不怎么吭声,干笑两下,就从那扇破破的小土门出去。直到最后,也没想起给这受伤口渴的小侄弄杯水。
    妇人刚一离开,莫辰眸光微凛,立刻盘腿在草床上闭目打坐。他想要运用神识内视身体情况,可尝试了几次运转功法,体内都感觉不到一丝真气。
    莫辰脸色有些惨白。
    到底发生了什么?一夜之间从堂堂青丘山尊主变成个毫无修仙根骨的凡人少年,是被人夺舍了?还是中了什么迷魂幻境的妖术?仔细一想,又觉得都不太可能。凭借他聚神期后期的修为,在这一界,又有谁能有本事这样悄无声息地镇住他?
    莫辰将目光移向窗外,此时夕阳临近,阡陌之上的农户炊烟如轻丝淡纱,笼罩着这一片小小的村庄,宁静安和。他极少来人类的世俗世界,可是眼前这一幕,却不知为何,让他觉得似曾相识……
    莫辰在他那巴掌宽的破草床上睡了三天,第四天早上,就被这自称婶子的胖妇人拉到村口的土路旁。
    妇人伸长了脖子,向灰蒙蒙的土路尽头张望,脸上一副焦急神色。“怎么还不来,该不会不来了吧?”她口中嘀咕,一边用袖子擦脑门上被太阳烤出来的汗,间或低头看莫辰一眼,竟觉得这小侄子,看着比以前白净了不少,也不哭闹,好像……没那么讨人嫌了。
    就这样等了大概半个时辰,远处突然响起一阵车轮滚动声。妇人精神随之一震,又将脖子伸得更长了些。小土路的尽头终于冒出一顶土黄色的车盖,摇摇晃晃,吱吱嘎嘎,眨眼间就行得近了,展露出整辆马车。
    “来了!来了!”妇人兴奋地大叫,拉上莫辰急慌慌朝那土黄色的马车走去。
    马车上下来一个干瘦的中年男人,身穿灰色道袍样式的长褂,留着两撇小胡子,面色焦黄牙齿参差,看着像个肺痨病人,可那双眼睛却精光内敛。他见妇人一脸谄媚地走上来问好,也没给什么好脸色,只是不耐烦说了句:“人呢,快点。”
    明明是我们等了你好久!妇人忍不住腹诽,但面上还是笑呵呵的丝毫不敢露出不敬之色。附近的村子谁不知道这王仙人的大名啊!不仅能呼风唤雨,引火驱鬼,他配的丹丸随随便便给人一粒,就可让人起死回生!这样的仙人可不是她这小小农妇可以得罪的。
    妇人将莫辰领到王仙人面前,一脸恭敬殷勤:“王大仙人,就是这个小娃儿,我家侄子。别看他人长得瘦小,很懂事很能吃苦的!”
    莫辰被妇人推到这王仙人跟前,双眼微抬,静静看了对方一眼。只一眼,便收敛目光,低头盯着脚下方寸土地。然而他的嘴角,却不易察觉地轻轻勾了下。
    这是个修仙者,还是炼气期的低级人修。
    王仙人脸上原本是一副漫不经心的表情,可就在与面前小孩黑洞洞的眼眸相对的那一刻,他竟突然觉得背脊一寒!差点双腿发软跪了下去!
    “仙人?王仙人?”妇人见王仙人神色微变,一言不发地低头看着自家侄子,心里有点不安,生怕出了什么问题对方反悔。
    王仙人觉得头皮那股冰凉凉的麻意弥久残留,好像让雷劈过一样,过了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急忙定睛,将莫辰从头到脚仔细打量一遍!
    不起眼的乡下小子,只是没有灵根的普通人,毫无异样。可真是见鬼,刚才和这小孩目光相接时,他竟感到一种不同寻常的威压,像是整个人从里到外被人看了个透。这分明是被金丹期以上的高等修士注视才会有的感觉啊!
    王仙人百思不得其解,从怀里摸出一块碎银子丢给妇人,冲莫辰扬了扬下巴:“走吧,上车。”
    妇人一脸喜色接过钱,见莫辰很听话地上了马车,心里悬着的石头总算落地,揣着到手的银子高高兴兴回家,对那辆一去不复返的马车,却看都没再看上一眼。
    车轮缓缓滚动,吱嘎作响,在土路上翻搅起蒙蒙烟尘。
    前头赶车的王仙人突然想起什么,对车里的小孩恐吓道:“小娃子不要想着跑,跑不掉的,抓回来可要挨鞭子。”
    莫辰正闭目坐在车厢中,身体随着马车微微摇晃,听到王仙人此话,他睁开眼睛,因营养不良而血色浅淡的嘴唇轻动,竟是勾起一抹笑。那笑容一点点荡开,荡进幽深漆黑的眼睛里,越笑越邪,越笑越媚。只是这样一个笑,竟让他的气质整个像换了个人似的。
    哎呀,在修仙界,不管是人是妖是鬼是魔,可是好久都没人敢用这样的语气跟他说话了呢……
    莫辰其实对这王仙人的印象相当不错,因为这人帮他证明了一件事:刚才他仅以男孩凡人之身,却能看穿对方的修为,说明他身为聚神期妖修的元神还在。这让几日以来盘踞在莫辰心中的阴云挥去不少。
    虽然修为尽失的原因他目前还不知道,但只要真元无损,就意味着进阶的瓶颈不存在,想要尽快恢复修为并不是什么难事,只是要耗费些时日而已。
    莫辰是一只务实的狐狸,既然发生过的事已经无法改变,与其绞尽脑汁琢磨自己为什么会落到元神出体修为尽失这步田地,还不如将注意力放在有用的地方,等恢复了自保能力之后再去慢慢调查这一切的来龙去脉。到时若让他查出是谁在其中捣鬼,定要令其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只要一想到抓住背叛者后将其抽魂炼魄,听到他们凄厉骇人的惨叫,莫辰就兴奋得两眼放光,连唇角勾起的弧度,都深上了几分:呵呵,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崽子们,等着本尊来疼你们。
    
    第2章 狐媚
    
    王仙人一路朝西赶车,沿路又网罗了不少和莫辰差不多大的男孩。这其中有乡下少年,也有城里买来的贫苦孩子,无一不是被王仙人看过八字才要的。
    对于这点,莫辰倒并不怎么奇怪。修仙者不比普通人,对这些五行相生相克的东西很忌讳,八字不太好的凡人用来做奴仆,可能会影响到修行,所以采买童仆的事就要在这方面慎重些。包括莫辰这身体的主人,被王仙人看上,应该也是八字不错的原因。
    马车行了十几日,很快就远离城镇人烟,进入一片连绵山谷,路面愈发颠簸。
    车厢里被那王仙人施了法,比普通车辆要宽敞许多,满满当当塞了四五十个人,竟然也不觉得挤。小孩们或盘腿或抱膝地坐着,过了最初几天的恐惧,大家已经渐渐熟悉,此时正三五成堆地凑在一起聊天说笑。
    莫辰远远和其他孩子分开,坐在马车一角盘腿打坐,良久之后睁开眼,目光里却有些恼怒。
    这已经不知道是他第几次修炼九狐真诀的初级入门口诀失败了。对此,莫辰虽然早有预料,却还是失望至极。
    妖修与人修不同。人修的元神一旦附到凡人身体,凡人的身体就会因承受不住过强的神识之压而崩溃毁损,妖修就不会。不过,妖修附于凡人躯体之后,因失去了可以自动吸收天地灵气的妖身,若想重获法力,就必须用人类修仙者的功法修炼,对于妖族来说,这不仅麻烦,而且修为增长速度也极为缓慢。这也就是为什么在“夺舍”时,无论人修还是妖修,都不会去夺凡人的躯体。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