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狐修 作者:柳木桃(三)

字体:[ ]

 
    第154章 全军覆没
    
    宁远所驾的地狼兽行动最是灵敏迅捷,那夜猪兽见追不到他,立刻改变了策略,而且相当狡猾,故意避开宁远带来的妖兽,不去与它们正面纠缠,只是找准了防御力较差的人修,各个击破。它那小山一样的身躯如铜墙铁壁,呼啸着奔来跑去,将天极门众人撞得七零八落,甚至有个弟子修为低了些,当场被它用一对银角戳穿了肚皮,抡飞到天上去。
    “少主!这畜生太厉害了,我们,我们恐怕顶不住!”
    “此处地势开阔,利于这魔兽行动,先撤到山涧内。”宁远下令。
    众人且战且退,那夜猪兽一双幽瞳在黑暗中闪着盈盈绿光,看着分外恐怖。
    “哼,好好一只七级雪魄灵狐,为何要为个一无是处的凡人卖命?是不是有什么不得已的苦衷,今日若你肯与我联手,我便助你脱此困境!”
    莫辰忽然听到神识中一个陌生而粗哑的声音响起,稍微一愣神,才反应过来竟是那六级夜猪兽在以妖族语言与自己说话。他向那两道发光的竖瞳看过去,揣测这魔物向自己示好,八成是对自己颇有忌惮。只要他肯忌惮自己,莫辰这颗悬着的心也就放了下来了,于是趴在宁远怀中,更是装得一派云淡风轻,显得深不可测。
    “我与你仙魔殊途,又怎会同流合污?今*你也伤了不少人,见好就收吧,别逼我出手。”
    “仙魔殊途?哈!就凭你?”夜猪兽大笑,“一身的痴嗔怨欲,连妖元也染上了魔气,还真以为自己是能飞升九天的妖兽吗?既然你给脸不要脸,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夜猪兽猛地窜进山涧中,直奔宁远而来,沉重的身体在奔跑中竟然引得地面也跟着震颤,两侧峭壁窸窸窣窣滚下碎石。
    与此同时,空谷上方一声长鸣,划破寂静夜空,天极门众循声抬头,全都脸色大变!
    竟然是白天的那些妖禽!不,应该说,是比白天所见的妖禽更高阶的存在!它们各个都有六级以上的品级,聚众而来,而且似乎全都对绕魂香没有什么明显反应,如狂风暴雨,扇动着巨大双翼俯冲直下,速度快如闪电,一口叼起一个人修或者妖兽,再冲上云霄。一时间,人的惨叫声,妖兽的嘶吼声,还有妖禽刺耳的尖鸣声回荡在山涧之中,那些先前用过的法器和长舌兽,到这里竟完全起不到作用。
    地上有夜猪兽,天上有妖禽,人群被冲散了,宁远身边此时除了莫辰,就只有一名四十岁模样的金丹掌事在。
    “少主!那边有条山体裂缝,您让白狐送您过去,属下在这里挡住那只魔兽!”
    莫辰早就从宁远怀里挣脱出来,将自己的身体变大,背着宁远往金丹修士所指的裂缝跑。宁远先前坐的那只地狼被妖禽叼走了,宁远被甩脱时,从高处摔下断了腿骨,身上也受了不小的伤,滴滴答答的血迹都弄脏了了莫辰身上雪白的皮毛。
    山涧越往里走越窄,那些大型妖禽已经无法飞下来,前面那夜猪兽也被金丹掌事阻拦。莫辰成功带着宁远跑进山体裂缝,宁远无暇顾及伤处,拿出一个储物袋,命莫辰以灵力将其打开,从中取出一些阵旗,开始在那裂缝口布置起来。
    莫辰认出这是一套结界阵法,威力十分强大,宁远以前在枕中空间里教过他,因此知道只要自己将灵力注入其中几个位置的阵盘,就可以将这阵法激活。
    此时见宁远已经完成布阵,裂缝外面又有一些体型略小的妖禽飞下来,企图钻进裂缝,他便想立刻将这结界激活,不料正要往那阵盘中输入灵力时,却被宁远阻止了。
    “等,等一下。”宁远的脸色惨白,似是极力忍耐骨折的疼痛,身上的袍子也斑斑驳驳都是血迹,“再等一下。”
    莫辰起初还不知道宁远要等什么,直到看见他频频向洞口张望,目光中隐现焦急,才恍然意识到,原来宁远是在等那个金丹掌事。
    外面一只长着三颗头的妖禽一下将三颗脑袋挤入裂缝,企图用喙来啄莫辰和宁远,因为动作剧烈,竟然将那山体裂缝豁开了一些,紧接着又探入半个鸟身!
    莫辰这时也顾不上宁远会不会想起以前的事,想要唤出体内的鸳鸯枕,可是让他大吃一惊的是,那鸳鸯枕在丹田之中竟完全没有反应,而且他越是急促地想要将它召唤出来,丹田深处便疼得越厉害,好像有尖刀从小腹切进去一顿翻搅。
    这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不能召唤鸳鸯枕出来了?!
    莫辰惊疑不定,可是那三头鸟却是不容他迟疑,继续往里面挤进来,眼看就要将那裂缝口撑得塌陷。
    已经没有时间了。
    莫辰去看宁远,他不明白,这一世的宁远不是说过凡事要只顾自己吗?不是说别人的生死与自己无关吗?可是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宁远为何还要迟疑呢?
    这个时候的莫辰自然不会知道,宁远这一刻的不忍,却是他此生最后的善念。他脸色极其不好看,可是他也知道不能再拖,正要让莫辰将灵力注入阵法,却见一个人影从那三头鸟的翅膀下面跌跌撞撞进来。
    宁远见了来人面色一喜。
    几乎在同一时间,裂缝口轰隆一声被豁成一个大洞,莫辰及时将灵力注入结界法阵,将外面的那群妖兽妖禽挡住。
    拼死进来的金丹掌事跌倒在山洞口,宁远忙上前将其扶起,可是紧接着就看到他血淋淋的衣摆,眉头一下皱起来,再低头一看,竟看到他被掏空的小腹!
    “明叔!”
    “少,少主……我的金丹被,被那畜生掏了去,活不了了,不能再护着你……你要,要……”
    宁远紧紧抓着明叔的手臂,克制着发抖的身体,竭力让自己语气平静和缓,“明叔不用担心,我会保存好你的元神,回去帮你物色一副好的身体……”
    “没用了,损耗太过,等不及……”明叔苦笑着摇头,眼瞅着出气多进气少,最后竟是直直看向莫辰,“护着我家少主,他受过太多的苦,拜托……”
    最后一句话没说完,明叔便没了生气,然后一团淡淡的白色光团自他头顶飞出,却在刚刚脱离躯体之后就消散了,变成点点光屑,消失不见。
    裂缝这边被阵法封住,外面还有妖禽守着,莫辰和宁远只好向更深的地方走,想看看能不能找到其他出口。时间过去了很久,山洞里一片漆黑,也不知道昼夜。
    宁远这一路都是沉默的,他因为腿伤,只能让莫辰背着,也不肯处理伤口。莫辰知道他因为那个金丹掌事的死而难过,也不去打扰他,就默默往前走。这洞口里有空气流动,一定有其他出口。
    “小狐狸,你说我是不是很无能?”宁远终于开口,声音却极轻,再没有了往日的淡然冷漠,而是变得极其脆弱。
    莫辰自然不会这么认为,转过头蹭了蹭宁远垂下来的手。
    宁远无声地笑,“在这修仙世界,却生就一身肉体凡骨,任人鱼肉,看至亲至爱的人丧命,也只能没用地在一旁……是我太没用……”
    “所以我要变强,强到足以保护任何我想保护的人,强到再也不敢有人违逆,不敢心存侥幸……”
    接下来宁远又断断续续说了很多胡话,莫辰发现他竟然发烧了,于是不得不停下赶路,将宁远放在地上,划破爪子给他喂了点自己的鲜血,又用毛茸茸的大尾巴裹着他,一人一狐就这么睡了过去。
    莫辰是被爪子上的痒意给弄醒的。睁开眼时发现这里竟有光亮从上面的石缝中透进来,而宁远正看着自己,手轻轻抚摸自己划破的前爪。
    “疼么?”宁远问,声音前所未有的温柔。
    莫辰摇头,起身抖了抖身上毛。睡了这一觉他觉得精神好多了,仿佛昨晚那心惊胆战的一夜只是梦境。山道尽头有一点强光,显然是处洞口,莫辰心中惊喜,正要让宁远骑在他身上,好继续赶路,回头一看,却发现宁远正若有所思看着自己。
    “你给我喂了你的血,对吗?”
    莫辰没有作何反应,不明白宁远为什么会如此执著于这个问题。
    “我的腿,还有我身上的伤,已经感觉不到疼了。雪魄灵狐的血有治愈作用?为何我从未听说?”
    莫辰自然不会告诉宁远是因为他吃了鸳鸯枕空间内的灵草灵果,血液里都有了药性,医治他这么个凡人的皮肉伤自然不在话下。不过想到鸳鸯枕空间,莫辰心情又变得沉重了。他竟然无法召唤出鸳鸯枕,这是以前从未发生过的事,到底是因为什么?难道是因为这魔域谷中的魔气太重了?
    尽管不知道鸳鸯枕是什么品阶的法宝,但莫辰到底不是当初那个什么都不懂的小狐妖了,也算有些见识,知道这鸳鸯枕一定是至纯至净的灵宝,会与魔物相克。
    “好好搜一搜,别让那小魔头跑了!他应该就在这附近!”
    莫辰和宁远终于走到洞口,可是还未等重见天日,却听到外面一片嘈杂,似是在搜捕什么人。
    宁远冷笑,眼中流露出杀意。在魔域谷外围,一晚上竟碰到了那么多高阶魔兽,他可不会那么天真地以为是自己倒霉,果然,他以前得罪的人太多,想要他死的人太多,如今这些债是要上门来讨了。只是有一件事他想不明白,这一路他们有天诛草隐匿踪迹,连魔物都很难追踪到他们,又怎么会被人修轻易察觉?而且听外面人的口气,好像他们还很确定他现在的位置,莫非他身上有什么他们能感应到的东西?
    “嘿嘿,天极少主,别来无恙啊,想不到我们竟在这里又见面了!”正在宁远准备和莫辰悄悄退回到山洞时,忽然听到身后响起一个略显熟悉的声音。
    
    第155章 相识不过数月,奈何共赴生死
    
    说话之人衣着奢华,竟是当日在云兽阁遇到的七星谷少主。
    这次进入魔域谷是几个门派提前策划好的,为的就是要抓住这天极门的魔头好好折磨,逼他吐出那些灵符灵药的制作秘籍。天极门平日里树敌繁多,大家可谓同仇敌忾,这次行动十分顺利,不过一天工夫,就让天极门的人几乎全军覆没。七星谷少主事先听说了这次计划,知道这让他当面受辱的臭小子要倒大霉,便兴致勃勃跟来凑热闹。
    此时见宁远果然落得个凄惨下场,他心中自然畅快无比,自问以他一人之力对付宁远不在话下,便想在他们的人赶来之前先尽情羞辱他一番,于是身前祭出一柄寒气逼人的长剑,也不等宁远反应,便狞笑着刺来!
    “哼,区区一介凡骨,竟然也妄想与我等相提并论,简直不知天高地厚!今日犯到我手里是你的造化,受死吧!”
    宁远反应极快,躲过灵剑实体的攻击,却被剑气击得向后飞出山洞,狼狈跌坐在地,可是山洞外正有人搜捕他,为了避免被更多人发现,他不得不立刻爬起来,跌跌撞撞重新躲回洞口。
    “哈哈,不愧是天生的下贱种!踢出去还要乖乖爬回来!是条好狗!”七星谷少主狂妄地哈哈大笑,再次一剑击出,打定主意要将宁远当做皮球。
    方才因为他先发制人,侥幸一击得手,莫辰在旁边,又怎能容得他再以同样的方法戏耍宁远?于是还不等七星谷少主另一剑刺出,便凶狠地扑过去。
    “哼,小畜生倒是忠心护主,是被那下贱种灌了多少迷魂药?”七星谷少主自然早就对白狐有所防备,虽然说对方是七级妖兽,自己只有筑基后期的修为,但是仗着手中这柄极品灵剑,他也不会怕了它。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