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狐修 作者:柳木桃(四)

字体:[ ]

 
    
    第226章 人修,放开本尊的手(爪)
    
    宁家老祖很慷慨地提出,如果宁远想要闭关修炼,可以在他这洞府里。这样大的恩典,若是换了别人,还不知道会如何欣喜若狂,然而宁远却只是辞谢,说自己习惯了农庄的竹屋,而且他还有一只九级灵兽在,若是在这里修行,恐怕会有很多不方便的地方。
    宁家老祖气得胡子都吹了起来,“你这小辈,怎么不知道好歹!你那竹屋的灵气能和这里相比?十年时间,在这里我可以保证你突破筑基中期,成为筑基后期修士。若是换成你那个鸟不拉屎的破地方,我可就不敢保证了。”
    然而任凭宁家老祖磨破了嘴皮子,宁远都是恭敬又客气地回绝,宁家老祖最后也不想再说什么,直接送客,临别前还狠狠瞪了莫辰几眼。
    莫辰觉得很冤枉,将这怒火发泄在宁远身上,心说明明是他自己鸡贼,想要用鸳鸯枕修炼,居然拿他当挡箭牌。
    可是碰上那双向他望过来的眼睛,莫辰心头微微震动,又闹不起来了。
    “你就不觉得心寒吗?”无论如何,宁家对宁迁的责罚实在是太不公正,回到竹屋之后,莫辰忍不住问宁远。
    宁远反问:“有何心寒的?”
    莫辰觉得这人简直不可理喻,有何心寒的,他难道看不出来?
    宁远沉吟片刻,忽然淡淡笑道:“其实我也并非什么好人。”
    当天晚上,宁远正坐在蒲团上打坐,莫辰轻手轻脚跳过去,凑到他身边,围着他转了几圈,见他没什么反应,又跳到他膝盖上,半立起身体,将狐狸脑袋凑到宁远面前,黑黑的鼻头都快和宁远的鼻尖碰上。
    宁远依然入定打坐。
    莫辰嘴巴微张,吐出一缕米分色的雾气,被宁远吸入。
    然后他从宁远身上跳了下来,蹲坐在他面前,安静地看着他。
    很快,宁远缓缓睁开了眼睛,幽黑的瞳眸似乎有些空洞。
    “你是谁?”莫辰通过传音问。
    宁远答:“我是宁远。”
    莫辰:“你是不是灵飞谷的创派掌门?”
    问完了这句话,莫辰的心都快拔到了嗓子眼,不安地踩着两只前爪。
    很久,宁远都没有说话。
    “回答我,你是不是灵飞谷的创派掌门?”莫辰急得又问了一遍,睁着一双大大的狐狸眼,目不转睛盯着宁远。
    终于,宁远开口。
    “是。”
    莫辰乌黑的眼珠闪动着泪光,抽了抽鼻子,又问:“那,你是不是神棍?”
    “是。”
    “那你是不是臭小子?”
    “是。”
    “那你是不是……一直记得我?”
    “是。”
    莫辰只觉得胸口一股闷气,好像再也憋不住,一下泄了出来,精神几欲崩溃。
    “那你为什么不认我……”
    “情意太深便成执念,难以成仙,我要度化你。”
    莫辰终于忍不住,一颗颗豆大的泪珠子掉下来,他一下扑到宁远身上,两只肉爪子死死按着他的衣襟,“谁要成仙了!我本来就不想成仙啊……”
    呜呜地趴在宁远身上哭了很久,莫辰终于抬起脑袋,一双肿得像核桃的眼睛里忽然迸发出犀利的精光,“那我再问你,我不记得以前的事情,和你有没有关系?我们在九天妖界初次见面之前,可曾认识?”
    宁远这次又是沉默良久,隐藏在袍袖里的手紧握。莫辰正全神贯注盯着他的眼睛,未曾察觉这个微小的动作。
    “没有,我们不曾认识。”
    莫辰说不出心里是失落还是解脱,一直紧张竖起的耳朵耷拉下来,从宁远身上蹦了下去,又用法术将宁远扶起,让他恢复打坐的姿势,然后才再次张口,将那一缕米分色雾气从宁远的身体里吸附出来。
    这狐族媚术是为数不多的独属于狐族的法术,算是与生俱来的本事,再经过他这些年的修炼,魅惑人心的作用极为厉害,别说宁远一个小小的筑基期修士,就是与他修为不相上下的金丹后期修士来了,恐怕也招架不住,面对他的拷问,定会知无不言。
    天明时分,宁远从入定中醒来。
    莫辰正站在窗台上,扭着脑袋向外张望。
    今天的白狐格外安静,宁远走过去摸了摸狐狸尖尖的耳朵。白狐抖了抖耳朵,却没有转过头看他。
    “阿辰在看什么?今天怎么不吵着要吃糖豆?”
    莫辰不理宁远,不仅是这一个早上,接连好几天,他都对宁远爱理不理的。宁远怎么哄都没用,也就由他去,开始在鸳鸯枕空间中着手准备闭关需要的东西。
    宁迟派人来了几次,想要给他送一些灵石和珍贵的草药,以示家族对他和灵狐的补偿,宁远都没有出来相见。竹屋四周设下了禁制,那些人也无法进来,只好将礼物放在禁制之外便离开。
    这日又有人传音请求宁远打开禁制,莫辰正好趴在窗台上,一眼就看到了禁制外的唐凌儿,怀里还抱着一只花毛兔子,他的狐狸眼睛眯了眯,爪子抬起,就要将那悬浮于半空正一闪一闪的传音符烧成灰,不料宁远却在这时从竹屋里走出,将禁制打开。
    “宁远世兄。”唐凌儿被让到竹屋内,宁远还给她泡了一杯灵茶。
    莫辰一身毛都炸了。
    这什么意思!闭门谢客谁都不见,就单单把这小妮子放进来!想干嘛呀?
    莫辰活了几百年,这小姑娘对宁远的那点小心思还能逃过他的眼睛?只是先前他只以为宁远是臭小子转世,面对唐凌儿,也多是用一种看孙媳妇的眼光看待,可是现在他知道宁远是谁了,如何还能容忍?于是也不管是不是还在生宁远的气,撒开四只爪子就扑到竹桌上,因为势头太急,还在桌上漂移了几寸,接着又如一道光,在唐凌儿坐下之前趴到她的坐垫上。
    唐凌儿“啊”了一声,被莫辰吓了一跳,险些一屁股坐到他。
    “小狐狸,你怎么如此调皮?”唐凌儿要摸莫辰的脑袋,被莫辰呲牙咧嘴吓得又缩回了手。
    宁远斥责了一声,莫辰心情更不好了,眼睛里甚至冒出了凶光。
    藏在唐凌儿袖口里的短耳兔探出一颗脑袋,被莫辰那眼神吓得直哆嗦,悄声传音问:“老大你咋啦,谁惹到您了,这么大火捏?消消气,消消气。”
    唐凌儿也被吓到了,心说这小白狐今天是吃了枪药啊?那尾巴炸的,点个火可能会上天。
    宁远抱歉地冲唐凌儿笑了笑,一把将狐狸揪起来,想像往常那样抱进怀里安抚,谁知这次狐狸却不买账,一爪子挠在他手上,在他手背上抓出三道血痕。
    “宁远世兄,您的灵兽今天是怎么了?伤得严重吗?我这里有些伤药……”
    宁远却对唐凌儿摆了摆手,稍微用力,将莫辰的两只前爪钳住,提了起来。
    莫辰还不服气,恶狠狠瞪着宁远,借着唐凌儿这个契机,将心中的委屈和气愤全都发泄出来。凭什么不认他,凭什么自己那么想他,他却能转身就成陌路?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要替他做决定?还要度化他……哼,度化个脑袋!
    如果莫辰是只火属性灵兽,这时可能就冲着宁远喷火了。
    他挣动了几下,但宁远的手劲很大,攥着他的两只前爪,根本挣脱不开。
    “人修,放开本尊的手。”
    莫辰的传音冷淡又高傲,与他那不停扭动的带着尾巴的毛屁股形成反差强烈的对比。
    宁远垂眸淡淡看着他,莫辰被那不痛不痒的眼神激得更是心里难受,恨不得一口咬死他,然而就在这时,宁远却忽然低头,在他的嘴巴上轻轻亲了一下。
    莫辰一下石化了。
    呆呆地看着宁远,有点发懵。
    这还没完,宁远又吻上他的眼睛,害他不得不闭上眼,然后耳朵又被亲了,爪子也被宁远用嘴唇蹭了蹭。
    “好几天了都耍脾气不理人,今天又这么闹腾,真是拿你没办法。”宁远见狐狸终于不疯了,笑着刮了刮他的小鼻头。
    莫辰的耳朵没有被白毛盖住的地方红得快滴出血来,好像随时随地都可以从里面喷出热气,感觉宁远温柔的目光好像蜜油,快把他泡酥了,面条一样被宁远提着,抖一抖就成了一条狐狸围脖。
    宁远将重新老实下来的狐狸抱在怀里,这才冲唐凌儿道:“唐世妹请坐吧。”
    唐凌儿的脸其实和莫辰的耳朵差不多红,她实在是看不下眼啊,觉得刚才宁远世兄哄他家狐狸的动作语言和神态,比她哥调戏她大嫂的时候还要腻歪,身上麻兮兮的,结巴了良久才说:“宁远世兄,我,我这次是来替迁哥哥道歉的。迁哥哥他人不坏,只是……只是有些事想不明白,他现在已经闭关反省,您不要怪他。”
    这次唐凌儿带来了不少礼物,算是为宁迁赔罪,宁远其他都没有要,只是收了些好吃的糖果,算是接受赔罪。唐翎儿松了口气,这才向宁远道别,说自己要回唐家了,听说宁远即将闭关,经此一别再见面也不知道要多少年之后,难免有些不舍得。
    唐凌儿的到来并没有对宁远造成什么影响,不过在此之后,宁远却发现莫辰开始变得特别黏他,总是喜欢缠在他身上。
    一人一狐便开始在鸳鸯枕空间中闭关,这一闭关就是十年。
    
    第227章 看也没用,这人是我的
    
    宁家两个最有天资的后辈闭关修炼之后,接着又赶上宁家家主仙逝。宁家少主宁迟接位,忙于应付家族中一切人事变动和势力变化,就算他城府极深,办事老辣,也忙得有些焦头烂额,再也顾不上其他。
    丧事接着喜事,喜事连着丧事,十年时间很快就在庸碌间度过。若是在世俗界,十年也许是很长一段岁月了,然而对修仙世家来说,十年不过是弹指一瞬。
    平淡如一潭静水的宁家,在这一日终于迎来了一丝涟漪。被老祖责罚的宁迁等人禁闭期满,得获自由,可以出来放放风了。宁家众人心知肚明,这一场禁闭,说是责罚,其实是让宁迁潜心修炼,突破筑基。老祖虽然明面上下令让宁迁净身禁闭,实际上宁迁一房的族人不少给他偷偷运送过灵丹和资源。纵然后来老祖对这些事有所察觉,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身为宁家老祖,他也希望看到小辈出息,能够在修炼上有所作为。
    十年期满之日,宁十九和那个壮实青年第一时间从禁闭室里出来,可惜都没有筑基成功,只是停留在炼气期大圆满状态,好像就差那么一层薄薄的窗户纸等着捅破。尤其是宁十九,他在禁闭之前是比壮实青年高一个层次的,可没想到出来之后两人竟然拉平,心情自然不好。
    “娘,你先前派人给我送来的筑基丹没有用,还有没有更好的灵药?”宁十九出来一看到等在禁闭室外的母亲,皱着眉有些气急地问,与他娘边说边御空飞走了。
    那壮实青年也神色匆匆,出来之后便飞遁,想必也是赶着寻丹药筑基。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