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秋雨悲事 作者:蚂蚁之眼

字体:[ ]

 
 
文案
 
夏秋雨死而复生的一些诡异往事。
本文是《同居人总替鬼打抱不平》的补番,喜欢本文的亲一定要去看正文哟。
菊受不洁,不适者慎入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搜索关键字:主角:夏秋雨  ┃ 其它:死而复生
 
 
 
 
  ☆、起源
 
  夏秋雨忽然转醒时,已是深夜,窗外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幽幽怨怨的。当然,他并不知道什么是幽怨,他才七岁。
  他只是发了噩梦,窗外的雨声让本就胆怯的他更是害怕了,总会睡在身边的父亲没在床上,他只得赤着小脚丫踩在冰冷的地板上,那地板丝丝地凉,他哆嗦着想找拖鞋,却因看到了黑暗中的奇怪影子吓得全身一颤。
  他在黑暗中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想哭却又不敢哭,只得撑着颤巍巍的身子盯着那黑影,那黑影一直没动,他这才发现那只是父亲挂在那儿的一件长衣外套罢了。
  可这时,窗外的风却愈发猛烈了,发出了一阵阵类似怪兽般的吼叫,那吼叫震开了窗子,碰的一声巨响后,湿淋淋的风带着雨水就灌了进来,他小脸惨白地望着窗口,以为会有什么东西从那里爬进来,可等了许久,却只看到厚重的窗帘被夜风吹得鼓起老高,黑色的窗口里什么都没有,只有潮湿阴寒的气息不断侵染进来。
  那潮气让他反胃。
  他不再找拖鞋了,就算被父亲责骂也要赶快离开这里,所以就赤着小脚丫在地板上啪啪跑了起来,他穿过长长的走廊,却没在书房前发现熟悉的灯光。
  父亲不在书房,又能在那儿?
  他怕极了,只得抱紧怀中布熊,布熊是他最好的朋友,所以不管遇到什么,它都会陪着他保护他。
  七岁的孩子在此刻真的吓坏了,他的双腿开始一阵阵颤抖,双肩更是因极度紧张而缩了起来,他瞪大眼睛在黑暗中小心摸索,生怕看不见的地方会突然冒出一只厉鬼。
  他的眼中略过一件件家具,这些平日里都是再普通不过的东西,此刻却变得鬼魅异常,看不清形状的黑色总能莫名组合在一起,变成一张张脸,那脸上还都有着清晰的眼睛鼻子,且那眼睛总是莫名盯着他。
  他颤巍巍地喊着父亲,可始终得不到任何回答。
  忽然,一阵断断续续的啊啊声从拐角处房间传了出来,他熟悉那声音,那是父亲!
  他欣喜若狂地跑过去,停在半掩的房门前,可透过门缝看到的却是他一辈子都无法忘记的画面。
  他的父亲此刻正被另一个男人压在身下,他们身上虽然盖着被子,可父亲修长白皙的腿还是隐隐约约从被子中伸了出来,父亲半眯着眼,脸色朝红,口中似很难受一般浅呼着。
  夏秋雨虽然只有七岁,可他早已察觉父亲的异常,他的父亲长得很漂亮,漂亮的不可思议,甚至比很多玩伴的母亲还要漂亮许多,为此很多小朋友都在背后诋毁过夏秋雨,说他父亲是个妖精,他也因此在外面打了不少架。
  可现在,他敬爱的父亲竟然被别的男人压着,他虽不懂成人之事,却也能从其中感到深深的羞辱感,脑中也再次回忆起被玩伴诋毁的一幕幕,他小心后退着,小心脏也开始剧烈跳动。
  他不要这样的父亲!
  “谁在外面?”里面的男人忽然喊道。
  他差点哭出来,只能强忍着泪水,踩着凉凉的地板啪啪跑了,那房间里也随之响起纷乱的穿衣声。
  小秋雨的嘶喊终于叫醒了这偌大宅子里的所有下人,他似疯了一般叫着门,让管家带他出去,他要离开这里!
  “小毛孩子闹什么闹!”那与父亲睡在一张床上的男人发了声,他随意穿着睡衣,周身都散发着尚未褪去的潮热。
  “你和孩子发什么脾气?”父亲终于出来了,他还是那么美,美得不可思议,他优雅地站在楼梯上,温柔对一楼的夏秋雨说:“秋雨乖,是不是做噩梦了?我一会儿过去给你童话故事好不好?”
  夏秋雨露出的却是从未有过的倔强,“我要出去!”
  他的父亲已猜出他情绪如此激动的原因,沉默了一阵后,他似是头疼一般对管家说:“带他去凌浩那里吧,出去散散心也好,有些事他不明白。”
  “是的,主人。”那管家接了命令,就抱起夏秋雨上了家里那辆全黑轿车,一起随行的人不多,只有三人。
  夏秋雨看着车窗外连绵不断的小雨,一直紧紧闭着嘴,他怕自己一旦放松就会很丢人地哭出来,他觉得父亲让自己丢脸,那股莫名的耻辱感深深折磨着他,虽然他根本不明白自己为何会有这种感觉。与此同时,他又极度地害怕着,他如此讨厌自己的父亲,却又如此深爱自己的父亲。他害怕父亲被别人抢走,害怕自此以后父亲不再爱自己,更不会如往常一般每日陪自己吃饭睡觉了,于是他又生出了恨,他恨死了那莫名冒出来的男人!
  凌晨时的街道安静极了,路上什么都没有,只有他们的车碾碎路上的层层落叶,没人说话,只有发动机发出低微的响动。可这样的安静并没有持续太久,车的轮胎就突然被什么击中爆开了!
  震天巨响后,司机紧急刹车,整个车身都因这突发事件打横漂移,夏秋雨因被管家护着,所以并未受伤,当车刚刚挺稳,忽然从四面八方传来了密集枪声!
  夏秋雨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身边人血流遍地,那些护住自己的身子被打出一个个血窟窿,周围不断传来玻璃破碎声和子弹撞击车身的声音,管家搂着他,对着他微笑,然后嘴角就溢出了鲜红的血,那丝丝血液先是缓慢留下,而后越来越多,最后管家整个人都融化在了一片血色之中。
  他惊恐地瞪大眼,即便枪声停止,他却依旧停留在刚刚的噩梦之中,转眼间,搂住他的所有人都成了尸体,残破不堪的尸体。
  外面有人打开了车门,那人喊道:“老大!这儿还有个活的,是个孩子!”
  “夏榆没在?”
  “没在!”
  “该死!”那老大扛着枪走了过来,看到夏秋雨的模样竟是乐了,“长成这样肯定是夏榆的种,老天把他儿子送到我手里,这就是命!”
  这晚,陪同夏家少爷的几个随从全部丧命,警察迅速介入调查,全城封锁寻找线索,尽管如此,这突然冒出来的杀人团伙依旧逍遥法外,而那夏家少爷自此之后音讯全无生死不明。
 
  ☆、十年后
 
  如果十年前还有人嘲笑夏氏不过是个小型家族企业,那如今却是谁都不敢再如此说了,因夏氏已成长为全国最有影响力的集团公司,其产业覆盖范围极广,不仅有大量的实体产业,就连金融房地产都在业内占有极重的份额。而夏榆本人作为集团最大的股东,一手掌控的集团的一切事宜。
  可拥有再多的财富又能怎样?他的儿子早前十年前就下落不明了,他苦苦寻了十年,至今一无所获。
  他刚结束了一场公司高层会议,此刻一个人坐在办公室里,盯着氤氲的茶水发愣,窗外的天忽然阴了,不久就下起了小雨,一股潮湿幽怨的气息吹进室内,这气息让他不舒服。
  当年就是在这样的小雨中,夏秋雨彻底离开了他。
  姿态优雅的李秘书敲了门后静静走进来,她向这位董事长细心汇报着夏家五位养子在这段时间的所有工作业绩,夏榆静静听了,对这几个孩子的成绩还是满意的。
  夏家不能没有继承人,这五个孩子都是当年在全国的孤儿院中选出来的,不论是的资质还是人品都令人满意,夏榆悉心抚养他们长大,也让他们接受了最优秀最严格的教育,而如今的他们,已都能在公司里独当一面了。
  听着窗外缠绵雨声,夏榆忽然觉得自己老了也累了,他变得烦躁不安,可这时,桌上的手机却响了。手机显示的号码让他一阵揪心,他本想直接忽略这人,可最终还是抓起电话,对着话筒大喊起来。 
  “唐纪成!你还想怎么样?我早警告过你离我远点,你让我恶心!!”夏榆的太阳穴猛地一跳,当年若不是这唐纪成强迫自己,秋雨就不会离开!
  “夏榆,我知道你不想听我的声音,可我有急事!”电话里的唐纪成慌忙解释着,话语中很是无奈,在这世上怕也只有夏榆敢如此与一个军区的最高首领如此说话了。
  “有屁快放!”夏榆难得爆了粗口。
  电话那头的唐纪成满脸的无可奈何,“找到夏秋雨了,若无差错,应该就是他。”
  夏榆的心险些跳了出来,“他在哪里?救出来了吗?他过的好不好,他……”
  “你冷静些,听我慢慢说!”唐纪成怕夏榆承受不了,所以放缓了语调,“最近,有人在XX市的地下酒会发现了一个长得极像你的人,你知道的,地下酒会那种地方非常乱,大都有恐怖势力渗透,是黑帮组织在聚众- yín -乐的地方,所以……”
  “他在那里做什么?”夏榆的声音瞬时冷了下来。
  “被老鸨控制着,以长相似你为噱头,每日都在卖……”卖什么,唐纪成没说,可夏榆就算再蠢也明白唐纪成的意思,他觉得自己心似瞬间就被人掏空了,他的大脑一片空白,手指慢慢开始颤抖,而后就连呼吸都紊乱起来,他听见电话另一头唐纪成焦急的声音,可却无法分辨说的究竟是什么,天和地开始不停旋转,眼前开始出现大量色块,李秘书焦急的走进来,竟也变成了几块黑色与肤色混合的色块,周身的世界旋转地太快了,他眩晕地很,感觉所有内脏都快被搅动起来。
  雨一直在下。
  唐纪成虽然是军区司令,可派特种兵进入XX市还需征得警界的同意,因此浪费了些时间。那地下酒会设在XX市偏远的郊区,里面涉及大量违法交易,很多黑帮成员都是持枪的,所以即便想捣毁也需做些详细的部署。
  夏榆按照唐纪成的嘱咐带着十几辆载有最专业医疗设备和医护人员的车守在危险区外,这一夜一直到11点都还寂静无声,夏榆坐在车里焦急等着,他最大的养子夏浩泽就陪在他身边。
  “一会儿接到电话就立刻进去,秋雨和我长得很像,应该很好认。”夏榆捂着额头说着,他头疼地厉害。
  “您放心吧,父亲。”夏浩泽回答着,在所有养子中他的头脑最好身手也最好,办事也从来都让夏榆放心,他瞥了瞥身处惶恐中的养父,知道今夜对于养父来说有多难熬。
  今晚夏家派来的几十个保安其实也都是雇佣兵,闯进去救人也不是太难的事,只是他们没有唐纪成那么便利的信息渠道,硬闯若是造成夏秋雨受伤抑或死亡,无论哪样都将是他们董事长无法承受的。
  难捱的寂静终于在一声枪响中结束,紧接着就是更加密集的枪声,期间夹杂着人们慌乱的惨叫与咒骂,短短十分钟,外围的恐怖势力全部被消减,特种兵们迅速突入,没有给里面的人任何逃离的机会。
  夏浩泽在接到信号后,立刻下车掏出腰间的手木仓,卸下了保险栓,他充满忧虑地望了望车内的养父,夏榆只是给了他一个信任的眼神,但只有这个眼神就已足够。他不再犹豫什么,对着佩戴好的通讯器命令着:“开始行动!”
  “是,少主!”通讯器里传来了几十个声音,而夏浩泽也在这一瞬随着众人进入到了地下酒场之中。
  这个黑帮聚众□□的地方果然名不虚传,夏浩泽一走进去就闻到了一股极糟糕的恶臭之气,那气息混杂着的酒精、呕吐物以及劣质香水的味道,这让夏浩泽一阵皱眉。
  最外围的人不论男女都已被控制住了,他们蹲在地上双手抱头,都是一脸的鼻涕眼泪,不少女人的妆都哭花了,她们似从未见过如此大的场面,竟是吓得颤抖不已。
  夏浩泽的眸光在这群人中扫过,里面没有秋雨的身影。他匆匆走过最外围的舞厅及休息室,地面上的各色内裤、避孕套还有酒瓶都随意扔着,当然,这里最吸引眼球的随处可见的琉璃烟,那才是黑帮犯罪的最大证据。
  “是夏浩泽吗?”一名身着特种兵制服的强壮男人匆匆走了过来,问道。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