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风弄  生子  柴鸡蛋    乐可  hp

幻世荼蘼 作者:人归处

字体:[ ]

 
 
 
文案
只要你付得起价钱,你的要求我都可以帮你办到。
紫凌阁,十二术师,是谁在背后操纵着这一切。
这是现实,还是幻境,你看到的究竟是什么。
何谓人心,何又谓情,在命运面前是否真的如此不堪一击。
未来,等待他们的又将是什么。
内容标签:灵异神怪 前世今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君墨尘翊月 ┃ 配角:君染烟墨色齐溯凡 ┃ 其它:
 
 
  墨色倾城(一)
 
  这几日竟飘起雪了,生意越发的清淡了,翊月开了店门便倚在榻上不在动弹,睨着眼看着自家老板大冷天地无比风骚地扇着扇子在榻的另一边看着书。
  “墨尘啊,你说你好好开个店吧,干嘛总要晚上开门,又不是做的风月生意的,又赚不了几个钱的,要不我们把店盘出去,去你师兄那蹭吃蹭住吧。”墨尘将扇子抵在下巴,眼眸含笑地看着翊月,“翊月啊,你见过哪家正规买卖的晚上开门的,至于师兄那,你确定你想去”墨尘师兄那的伙计比这里多多了,而且一个个美若天仙,比起这里的冷清,那里可算得上是热闹至极了,不过想到那次月圆之夜,翊月不由的打了个寒颤,趴在墨尘身上,含情脉脉地看向墨尘,“怎么可能,我怎么舍得离开你呢,墨尘。”墨尘嘴角挑了挑,不动声色地推开了他,“有客人来了,备茶吧。”
  茶是涑曦国的汐炤茶,产量极少,涑曦国的王室也不一定喝到,也不知道自家老板是怎么弄到的。来的人一身玄色衣裳,上面绣着繁复的墨色牡丹,样貌却是十分的俊美,不过比起自家老板,却还是差了三分。“叶若冰玉,茶水清透,芬香满室,竟是汐炤茶,果然是人间极品,君老板果然好本事。”“齐三公子谬赞了,不知三公子来是要与君某做什么交易。”翊月看着自家老板笑意盈盈的眼睛,翻了翻白眼,见钱眼开的家伙,也不理他们,自己抱着炉子,靠着软榻打起盹了。
  “我想救活一个人。”曾听他说过,醉梦阁的君老板虽是凡夫俗子,只要你付得起价钱,少有他不办不得的事。君老板能拿出汐炤茶这种难得一见之物,想必自己的事还是有希望的,再看那打盹的翊月,若有所思地看向了墨尘。
  “白骨生肉,死而复生,这可是逆天之事,齐三公子可付得起。况且,人死,魂归地府,妖亡,可是魂飞魄散的。”齐三公子恭谨地朝墨尘一拜,“人生在世,不过区区一个皮囊,皮囊尚可舍去,还有什么是付不起的。”
  “这便是往生石,它能带你回到那一天,至于能不能救回来就是你的事了,至于酬劳,事成之后你再付吧。不过这毕竟是逆天之事,你的阳寿会折损十年,你可想好了。”往生石,传说上古众神征战时遗留下来的,可回到过往,更改天命,齐三公子看了眼墨尘,又是一拜,“多谢君老板。”墨尘点了支引魂香,引齐三公子往生石中。
  “墨尘,你又不是第一次做这生意,现在怎么会如此不忍心了。”墨尘看向远处,微有些出神,“为着所爱之人呵。翊月,你要不要随我进去看看。”
  在往生石中,他们只是过客,看人世沧桑,百态风情,不改天命,自也不需同齐溯凡般需要以十年阳寿为代价。“墨尘,你怎么知道他便是齐府三公子的。”墨尘和翊月循着引魂香留下的痕迹向前走去,“看他穿的玄色衣服上绣着的牡丹隐隐透着一股似妖非妖,似仙非仙的气息,这气息极为熟悉,想必是那个小花妖的,不过可惜了,那个小花妖本能成仙,最终还是坏了修为。”墨尘摇着手中的扇子,有点心不在焉,“我们此刻是在他的幻境中,看到的是他的过往,即使更改未来,天命,又有谁说得清呢。”
 
  墨色倾城 (二)
 
  溯凡用粉嫩嫩的手指戳戳了院子里快要冻死的墨色牡丹,“姨娘,你说我问爹爹要了它,可好。”素蛾看着小小的孩童微微叹了口气,因为是庶出,娘亲又没了,溯凡年龄虽小,却一直极为小心地生活着,从未似这个年纪的孩子去要些想要的小玩意。“溯凡,你是这府里的主子,这花长在院中,喜欢拿去便可,不用事事都对王爷说的。”看着溯凡欢喜的笑,心里也欢喜的紧,自从姐姐过世后,溯凡便很少露过笑,趁自己现在在府中还有些地位,能护着便护着,断不可让旁人欺负了去。
  溯凡将墨色牡丹置在案上,“以后便由我来照看你,你就叫墨色,可好。”
  这日,溯凡靠着窗子晒着太阳,眯着眼睛定定地看着墨色,突然凑上去,墨色枝叶微微地颤动了一下,溯凡从嫩绿的叶子上拎起一条虫子,“墨色啊墨色,这几日看来我把你照看的不错,你看,连虫子都来了。”微微使力,面色微冷地将手中的虫子捏死。“不过,墨色,你刚刚枝叶微颤,不会是吓到了吧,还是,害羞。”墨色似有一瞬的静立,“墨色,你,不会,听得懂我说话吧。呵,是我痴了,如果,你能陪我说说话,那该多好。”
  “三弟,你确是痴了,这花怎么会说话呢。咦,这朵牡丹在寒冬竟能如此盛开,定非凡品啊,香气满室,三弟,可舍得割爱啊。”溯倾看着自家的三弟,笑意盈盈。“大哥既然喜欢拿去便可,为和要同他说了去。一个庶子,也敢和大哥争东西。”溯凡咬着唇怯怯地抬头看向走进来的二哥溯幽,求救般地看向大哥,却只看到溯倾极其认真地在看墨色,似全然不察。“二哥,这个花……溯凡……先生说,君子不夺人所爱,大哥他……”溯幽冷哼一声,“君子不夺人所爱,溯凡,你才去过几天学堂,便会卖弄起学问,是不是昨日爹夸过你,你便不知道嫡庶之分了。”溯幽将和自己同高的溯凡推倒在地,居高临下的看着努力不让自己哭出来的溯凡,“你不要仗着爹宠你,就敢和我们这般说话,不要忘了,你娘不过从风月楼出来的个妓子罢了。即使再怎么受宠,也洗不了一身的脏。”
  素蛾在看到溯凡被欺负了却不敢反抗,不由地气急,若是以后自己不在了,溯凡若还是这般性子,可怎么是好。姐姐虽然生前极为受王爷宠爱,可,爱之一事又有谁说得清,所谓情爱,最敌不过是时间。自己现在不过是姐姐的影子罢了,所谓深情,不过是做给旁人看的罢了。
  素娥冷笑了一下,转身进了房间,“溯凡,这大冷天的你怎么坐在地上呢。溯幽,刚刚那话可是王妃教与你的,几日不见姐姐,我改日便上门讨教了去。”“二娘,二弟年幼,说话不知轻重,还望二娘见谅,王妃是大家闺秀出身,怎能与那些烟花女子相提并论,二弟刚刚那话,府里嘴杂,二弟想必是听那个最贱的下人说的,二娘莫气,溯倾等等便教训他们去。”溯倾拉了拉溯幽,行了个礼便要离去。素娥看向不过比溯凡大两岁的溯倾,轻笑了一声,“溯倾,你,很好,不愧深得王妃喜欢呢。”溯倾嘴角噙笑,看了一眼案上的墨色牡丹,“谢二娘夸奖,溯倾改日再来叨扰。”
  看着那两人远去的背影,想起溯倾刚刚那满腹胜算的眼神,素娥走到墨色旁边,把墨色捧起来,“溯凡,你是不是真的喜欢这朵花。”溯凡点了点头,“那刚刚若你大哥向你讨它,你是不是就要给了。”“我,我,我不知道。”素娥突然把墨色往地上一摔,“自己的东西,既然护不了,那就毁了它。”
 
  墨色倾城(三)
 
  墨尘突然用扇子遮住了翊月的眼睛,“好了,这没什么好看的。”在这往生石中看到血光并不是什么好事,而且翊月,最好此生都不要被这尘世污了。
  转眼间,溯凡已经十四岁了,人都说,齐王府的三公子温润如玉,举动容止,顾盼生姿。却极爱风月楼,都说是承了齐王爷风流不羁的性子,齐王爷知道后也就只说了句,由着他去吧。说完唏嘘不已,也不知是想起了什么往事。
  这日,溯凡才刚踏进这风月楼,老鸨便迎来上来,“齐三公子,今儿我这可来了个极品啊,不过却指明只接您,我又不好做主,您看……”“哟,还有这等事啊,带我去看看,还多谢妈妈费心了。”溯凡拿了锭金子给老鸨,老鸨乐得眉开眼笑,“哪里的话啊,您齐三公子是多少姑娘梦寐以求的主啊,那人伺候了您是她的福气,我这就带你去见她。”
  在这风月楼自己卖身还能找着这安静的住所,这位姑娘可是厉害,莫不是自己那两位哥哥的主意,自己倒要会会。溯凡推开门却没看到意想中的红烛软帐,只有一盏清灯,一杯清茶,和满室清香。还有一个美人倚在窗前,月色下似梦似幻,着一身玄色的衣裳,上面绣着大片地墨色牡丹,一根墨色的簪子将发松松地挽在脑后,墨色的凤眼微微下垂,看到他来,浅笑盈盈,“溯凡,我是墨色。”
  “姑娘,你……”墨色掩唇轻笑,愈发地动人,“溯凡,你我相伴这么多年,你不能因为嫉妒我长得比你好看便说我是女儿身。”他微微抬起头,眼波流转,“溯凡,我是墨色。你说,有几个墨色。”
  溯凡上前勾住墨色的腰,和意想中的一样柔软,低语呢喃,“那,你为何今日才肯与我相见。”为何呢,墨色,你我相伴这么多年,我无一刻不期盼你能陪我说说话,自从姨娘去了,在那个齐王府里战战兢兢地过日子,你为何到今日才出现,不过,溯凡突然拥住墨色,在他耳畔轻声说,“墨色,我很高兴。”
  墨色为溯凡倒了杯茶,撑着下巴看着溯凡,“溯凡,我是妖,你不怕吗?你们凡人看到妖怪,不都怕妖怪害了你们么,你怎么一点都不害怕呢。还是说齐三公子果然如传闻中一样,波澜不惊吗?”溯凡握着杯子的手微微一动,满眼深情地看向墨色,“你怎知我不怕,我怕,唐突了佳人。”怎么会不怕,怕自己拥有的东西又会消失不见。这般美好的人,不会又是自己的一场梦吧。
  溯凡突然握住墨色的手,“墨色,你,会一直在我身边的,对不对。”墨色看向溯凡此刻慌乱却又像带着卑微期待的眼眸,这样的溯凡哪样一点传闻中的样子,“溯凡,我一直都在,一直会在你身边,直到,你不要我了。”墨色反握住溯凡的手,似要维持这个姿势直到海枯石烂,天荒地老。
  溯凡,不管未来如何,我都会在你身边,这一次我不会再害怕,我会倾尽所有,让你,不再受到伤害。
 
  墨色倾城(四)
 
  往生石中,翊月扯着墨尘的袖子,“墨尘,我想起来了,那个墨色不是当年飘到店里的那个小花妖么。”墨尘用扇子敲着墨色的手,“翊月,你再不放开,我的袖子可要被你扯断了。”翊月赔笑的把自己老板的袖子放开再理理好,上次不小心扯了他的衣领,便一整天没理他,这次幸好衣袖没扯坏,要不然自己是不是会被他一脚踹出去。无视翊月的腹诽,墨尘理着被翊月扯皱的衣袖,面容祥和,“他当年正好经了天劫,魂魄尚未聚稳,被那么一摔,自然差不多就魂飞魄散,这个小妖,也不知道是不是听故事听多了,竟然要学什么报溯凡的施救之恩,我当时顺便就救了他一下,所幸溯凡后来照料的周到。不过,他的修为尚未完全恢复便强行化人,搞不好再弄个魂飞魄散的可救不回来了,他究竟要干什么。”
  翊月看了墨尘一眼,顺便救了,这亏本生意自家老板也肯做,看来以后对自家老板要另眼相待了,墨尘摇着手中的扇子,看也不看翊月,“我问小花妖要了他的执念。当年护着他魂魄未散的便是他的执念了,虽然他的修为不错,但要完全恢复恐怕又要等上些时日,我也不高兴等了,你说,可是亏了。”翊月翻了个白眼,果然。“执念不是要等他死后才能取吗,那么,小花妖干嘛不在王府里和溯凡相见,要跑到那风月楼去。”墨尘深呼吸了一下,忍着用扇子敲翊月的冲动,“你可不可以不要问这么白痴的问题,你房里突然冒出个人你不怕啊,当年许仙不就是被白蛇吓死的嘛,这再吓死一个,那个小花妖再拿什么来和我换来救溯凡的命。再说,王府人多嘴杂,说不定小花妖就会被什么道士给收了。至于他的执念,以后你就知道了。”翊月有点委屈地看向墨尘,他喜怒无常的性子,肯定是在气自己扯皱他的袖子。自己想着便索性也不理自家老板了,专心看着幻境。墨尘看着翊月孩子气的样子,微微笑着,下意识地准备伸手去摸摸翊月的头,却不留痕迹地收回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