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风弄  生子  柴鸡蛋    乐可  hp

兄,识吾否? 作者:执礼

字体:[ ]

 
文案
 
三界公知,天帝不耐狱帝,视其烟视媚行,难成体统,因而令其禁足狱界,不得出世。
狱帝乖张,却也甘心蜕变,只是行走里踏着尸体,唯在失去中一步步成长。
当所有的任性都抛却在了身后,当终有一天他能傲然于世,众生叩拜传道之际,又有谁曾知,狱帝狼狈不堪抛弃所有,终其一生所求,也不过是想问那人一句。
“哥哥,你还认我吗?”
 
冰山内外不一攻X奋发自强坚定受 HE 
 
(与《当归》是兄弟篇,因而《当归》未交待清楚的人物以及配角的命运线皆会在此文体现,多集中于第一、二卷)
 
搜索关键字:主角:天帝,狱帝 ┃ 配角:酆都大帝,鬼殿,书生,将军(朝阳星君) 
 
 
    第1章 相见时难别亦难
    
    狱帝有一个不认他的哥哥,这是在三界中一个公开的秘密。
    说起三界混沌初始,各自帝王从虚无而生。天人狱三界本位一体,只是在后来的不断演练中慢慢转变,渐渐化为了不同的界域。
    认真说起来,三界帝王也不是一开始就是这么一大只的,每个人都有怀念的小时候,自然而然,掌握各界命脉的帝王也不能免俗。
    由于天地人号为道家初始,虽是三界众生平等,但由于信仰的程度不一,天帝的位子自然是一家独大。虽说人间的黄帝和炎帝历史来得更为悠久,但身为老大的他们看到人间各个帝王层出不穷的出现,一下王朝覆灭一下一统天下,人类自个和自个玩得不亦乐乎。于是难得清闲的他们大手一挥,还不待天帝历劫登基,便携手五湖四海的游玩去了。
    所以在狱帝小时候,大多数情况下,只有一个护着他的天帝哥哥。
    那时候,哥哥还是认他的。
    狱帝小时候就生了一副好相貌,虽然不及长开后的明艳,但一颦一笑中,的确有着能让人误了红尘的魅力。那时候的小天帝虽然也是一副严肃的样子,俨然一副帝王的模样,但对着这个自家唯一的弟弟,倒是还有着些许的温柔。
    不过隔三差五总是被自家哥哥督促学习的狱帝倒是有些不领情,司命的十殿对于这个古灵精怪的狱帝很是头疼,但只要天帝过来巡视一番,保证效果出奇的好。
    于是不知从何时开始,还未登基的小天帝担负起了教导自家弟弟的任务。
    从这一点可以看出,狱帝几乎是被天帝带大的。天帝虽严厉,但对狱帝而言,倒可以说是极温柔的了。
    狱帝还记得,小时候他不懂事,仗着自己与生俱来的天分,便贸贸然偷了皓然星君的司南剑练习飞行之术。他盘算着,每一次都是哥哥来寻他,这一次,他想穿越天狱两界的结界第一次主动去找哥哥。
    可是天狱两界的浩劫岂是那好容易相与的?
    于是小小的狱帝重伤,被前来营救的天帝救起,在天界躺了整整一个月。
    那一次,狱帝记得,他的天帝哥哥第一次生气了。
    天帝没有责罚他,更没有三令五申的限制他的自由,每天仙草仙药大把大把的用在他身上,也会在固定的时间段里来察看他的伤势。
    但突然而然的,无论狱帝如何苦苦哀求,天帝就是雷打不动的不理他。
    就这样默默持续了一个月,狱帝在深刻的反思中,明白了自己的错误。他知道自己太冒失,仗着一点天分便乖张到无法无天,性子耐不住每日功课的折磨,制定的仙术也不好好学,这样下去,迟早一天会坏了大事。
    于是一向不服软的狱帝在伤好后,默默的跪在了天帝寝宫外。那天狱帝的反省,除了天帝,没有任何人知晓他到底承诺了什么。
    可自从那一天开始,狱帝像变了一个人一样,勤奋努力,刻苦学习。虽依旧改不了性子里的乖张,但比起从前而言,真是不知好了多少。
    一切都在慢慢的便好,便连他最爱的天帝哥哥也一样。他一直记得那天,天帝哥哥忽然在夜半正中时悄悄出现在他的寝宫里。他欣喜若狂中也来不及顾得上礼节,撒娇般的扑倒在天帝的怀里,紧紧的环住了自家哥哥的腰身。
    天帝没有推开他,也没有说话,只是一如反常的温柔,紧紧的回抱着狱帝,不言不语。
    狱帝自然而然的,享受了一场哥哥难得的温柔。
    然而隔天大早,负责行程的判官带着微笑告诉他,天帝已历六通之术,即将登基,要他做好准备,率狱界十阎王前往天界参礼。
    狱帝愣住了。
    人为裸虫之长,生而称灵,好曰有智。实则灵为智所蔽,智为灵所限。问道者皆累世而修。其劫有五,实为五行所生相劫,五百载一劫。每劫生一神通。五通合一乃六通之术。
    狱帝不知道,在不知不觉中,已经过了将近千万年的时光。
    然而,他万万没想到的事情,还在后头。
    因狱帝还未登基,灵力还未全通的缘故,每次前往天界,独自一人总化不开结界的折磨。因而到了天界,耗力过多的狱帝总能烂成一堆泥。这时候,他的天帝哥哥便会第一时间前来。脸上虽仍旧是一副冷冰冰的模样,可总能在众仙家过往前将他带回寝宫修养。
    可是这一次,天帝没有赶到。
    狱帝脱力,呆呆的站在结界的边缘上。他还小,虽是学着帝王之术,但在最虚弱无力的时候,还是想着哥哥能来帮衬一把的。
    直到前往参礼的转轮王好心提醒他不可错过时辰,他才悠悠回过神来,整理好行装,带着十殿阎罗浩浩荡荡的往天庭走去。
    他不知道,与他而言,一场更大的浩劫,正在等着他。
    行礼登基的场面很是壮观,一道道程序下来,比起人间帝王的礼数,更是不知繁复了多少。一旁的仙家和十殿都在暗暗赞叹天帝的光辉,天界虽冷清,但那一天倒是其乐融融的一派热闹之景。
    可端据在高位的狱帝却有一种被抛弃的凄凉感。
    因为在登基上位时,他的天帝哥哥侧头望了他一眼,还不待他表达昨日温情的欣喜之情,天帝便皱紧了眉头,冷冷的道了一句:“惑乱之貌,烟视媚行,难成大器,妄为帝王。”
    狱帝在那一刻犹如五雷轰顶,傻傻的愣在了原地。
    天帝看了他呆傻的模样一眼,眼中的厌恶更甚。
    那一天,狱帝早早的回了狱界。
    更准确一点,不如说是被天帝赶回了狱界天。
    狱界的彼岸花依旧艳丽到张扬,小小的狱帝抱膝坐在花丛里,一张绝美的小脸上是一派说不出的迷茫之色。直到阴间冥司——主宰地狱的酆都大帝踏着加了力道的步子走到他身后,他也是一副呆呆的模样。
    酆都大帝的位子在狱界只高不低,可以当得上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如若还要明白点说,他的角色更适合于人间帝王还未登基时,辅佐朝政的摄政王。
    因而从这方面而言,小狱帝和酆都大帝倒也是极亲的。
    酆都大帝拍了拍袖子,一脸温和的蹲下身,温柔的问他:“我的小狱帝,你怎么了?”
    小狱帝转头,看了酆都大帝许久,呆呆的样子是仍旧一副还未开化的难过。酆都大帝悠悠的叹了一口气,轻轻张开双臂抱住了一脸悲伤的小狱帝。
    小狱帝终究是忍不住的哭诉了起来。
    他问:“北帝,为什么哥哥嫌弃我的相貌?昨日他还不是这样的,哥哥怎么变了?”
    酆都大帝眼底带着一丝心痛,他轻声道:“天帝是上界之神,掌控六道轮回,负责万物生长天道存亡,因而万不可有半点私情惹出一丝差错。”
    狱帝不解的望着他。
    酆都大帝继续道:“因而在登基前的最后一劫,便是弃七情,抛六欲,终生严格司法,冷清公正,不得有误。”
    狱帝恍然,在一瞬间明白了酆都大帝的话。
    他想,这是哥哥的责任,七情六欲,对于一个要与万物同生的天帝而言,的确是个要不得的东西。
    他不怪哥哥。的确,他这幅相貌这种性子,哥哥在未历劫之前看了都忍不住皱眉,更何况现在抛弃了七情六欲的天帝。
    还有,最重要的是,他的天帝哥哥在抛弃这些执念的时候,还专程回来看了他最后一眼。虽然不言不语,可狱帝依旧记得那双臂膀中,哥哥环绕他时拥抱的温度。
    哥哥的温柔,他一直记得。
    可是这样,没有了感情的天帝,便是真好吗?
    小狱帝不懂。那一天,他坐在酆都大帝的怀里,看着弱水河上过往灵魂飘去的执念,奈何桥上迟迟不肯饮下孟婆汤的游魂,越发的感到迷茫。
    他还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但他只知道,如若他登基那一天,他绝不要变成哥哥那样。
    他绝不要忘了哥哥对他的喜爱,也绝不要忘了自己怎样喜爱哥哥。
    他才不要那样。
    作者有话要说:
    【下章预告】:
    还未送出的思念,了断在了这里。
    天帝回头,厌恶的瞥了一眼石板上的鲜血。
    【作者有话说】:
    看过《当归》的小公举们可以把这个当《当归》的番外看,因为一开始我本来就是想拿他做番外的,正文里未交代完全的人物都会在这里有个结局,无论是杨云龙还是老夫子……亦或者,是敌国大将
 
 
    第2章 故人不知何处去
    
    天帝对于狱帝越发的冷淡,平素难能相见的两人,关系更是变得如履薄冰的艰难。狱帝知道自家哥哥不喜自己的相貌,于是也变成法子不让自己这副惹人厌的模样出现在天帝面前。在即将登基的那些时光里,他努力学习着一切他该学习的东西,那副刻苦的模样,让一贯严厉的十殿阎罗看得都有些不忍。
    狱帝想,他要追上哥哥的脚步,他要让哥哥看得起他。
    可是…狱帝默默的躲在弱水河畔的角落里,有些低落的抱着自己的双膝…他还是好想他。
    那一天,在即将渡劫的前一天,贸贸然的狱帝终究还是忍不住思念,偷偷带着自己亲手做了许久的小发簪,悄悄的潜入了天帝的寝宫。
    他想,如若他逃不过抛弃感情的剥削,至少在最后的时候,让哥哥也感受到,他是爱他的。
    正如当年,哥哥对他所做的一样。
    天帝望着他,一如既往的冷清。虽是不耐,但天帝一向的傲然让他不得不礼待狱帝,虽是陌生得令人发冷,但好歹保全了狱帝的尊严。
    天帝问他:“狱帝前来,所为何事?”
    狱帝有些不安的挪了挪身子,局促的低下头,小声道:“明日我就要历劫了,我…我虽是不想抛弃情感,但也怕以防万一出个什么差错。我…”狱帝抬头快速的扫了一眼天帝,这才吞吞吐吐的继续说道:“我怕忘了哥哥,所以…所以特地上界来表示自己一番心意,好让…好让哥哥记得我还……”
    “放肆!”天帝咻然站起,语气严厉,一双冷清的眸子里翻腾的是无法言说的不耻,“身为堂堂狱帝,竟然因为儿女私情而踌躇历劫!这成何体统!!”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