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风弄  生子  柴鸡蛋    乐可  hp

小明是怎么死的 作者:卷角(上)

字体:[ ]

 
《小明是怎么死的》作者:卷角
 
表文案:
高考结束,盛夏。同桌约我回老教学楼怀旧一把。无意间我们发现了当年草草结案的
 
校园坠楼案件的死者留下的死亡讯息。从那以后,我身边怪事连连,几番遇险。为求
 
自保,我逢场作戏,杀手大大、佣兵巨巨、特工叼叼、还有一群大怪兽层出不穷。直
 
到有一天,我发现,当年死的那个人,好像是我。
 
里文案:
世界由三神统治,一天饭后哥仨儿觉得当神好无趣,就想死一死。老三觉得哥哥们觉
 
悟不高,没有从根本上解决问题。于是独辟蹊径,放弃神籍到人间下个乡。不料,失
 
去神力的他却遭到了新时代人类的反杀。神明在时代的新章中成为了标靶。他一气之
 
下,做出了一个重大的决定!那就是,就读于庆跃高中一年七班...
 
热门话题 #上帝修炼手册# #走‘基’层之诸神工作日记# #落魄神人间求生指南# #宇
 
宙房地产策划案例#
文章成分:搞笑悬疑三斤√ 校园风二两√ 学霸的基情故事√ 帅比直男组团变弯√ 
 
神学是自然科学√ 
 
《走‘基’层之诸神工作日记》系列作品,每一个配角都是一部新故事的主角 
小明是怎么死的[主朕萌;搞笑悬疑]
追杀自己[殷陶小槑;穿书重生]
下岗上帝走基层[D煊枫乐;日久生情]
网剧红了[冷小台兰切;娱乐圈]
神寝213[将戎南萧;轻松校园]
 
内容标签:悬疑推理 欢喜冤家 异能 强强
搜索关键字:主角:全体都有 ┃ 配角:稍息!立正!向前看齐! ┃ 其它:《走基
 
层之诸神工作日记》系列作品第一部
 
 
 
    第一卷 【朕我一夏】查了个案子,死者是我
 
    第1章
    
    高考结束,盛夏。
    冲澡的时候接了个电话,我同学打来的。
    “干哈呢?”电话那端传来我大东北特色开场句。
    “快说,洗澡洗一半。”
    “出去包?”
    “干哈去?”
    “去网吧呗,撸,K歌,今晚上钱哥说带女朋友给咱看看,再一起吃个饭。”
    “不去。”说实话,我光着腚站在客厅有点冷。
    “咋的呢明哥,太不给面子了!”
    “没劲,天天网吧歌厅饭馆三大件,大尧咱能不能整点别的?”
    “中,中,有呢。”
    “咋?”
    “戳台球!”
    我挂断了电话。
    自从高考结束,这整个人就空虚。
    考前天天展望假期的美好新生活,考完了连解放自己的革命热情都没有了。没劲
 
,没劲,玩啥都没劲。就想着这班人能不能攒个局,再回高三老教学楼上把课。
    有点小sad。
    我哆哆嗦嗦地往浴室走,手机又亮了。
    这回不是电话,是一条扣扣留言,“出去吗?”
    这又谁?
    我划开手机一看,诶呀,竟然是我同桌。
    要知道我家同桌大大能主动找别人出去,那可真是一大奇闻,可以发在班群里骚
 
一骚的。
    我挺激动,也懒得抠手机那全键盘,干脆一个视频申请发出去了。
    发出去我就后悔了,全裸,脑袋上都是泡沫。
    接通后,我果然看到我老同镜片里一闪而过的嫌弃。
    我扯开嗓子说道,“诶呀同同,没想到你居然还活着,你一放假就消失这么多天
 
,怎么想起约你明哥我出去play啦?”
    我老同看了屏幕一眼,竟然在打字。
    “妈个叽,你连个嘴都懒得张啊!我手机,看不见你打字。”我怒道。
    同桌又看了一眼屏幕,然后他就单方面地结束视频通话了。
    手机的视频窗口退出,我便看到他打的那串字,“陪我回高三楼怀旧一把。”
    诶!这个对口!
    我回复了个叹号,他能看懂。
    放下手机,我就接着去冲澡了。
    换完衣服,我叼着冰棍下楼。我家小区过个十字路口就是我们学校,我就蹲在路
 
边的树荫底下等他。
    我同桌这人很蛋疼的,他不用手机。
    差不多等我干掉了冰棍,他就到了。
    今天是周末,高一高二的小崽子们都不上课,除了宿舍区那片儿,校园里空得很
 
    我和同桌在食堂又享受了一顿学校招牌锅包肉,心满意足地往教学区走。
    我们学校的教学楼有四个,并排。
    高一高二高三各占一个,第四个楼是实验楼,专门上音乐美术做实验用的。
    四幢楼中间,每一层都有露天长廊连接着,我以前常去那里吹风。
    我跟在同桌后面,“老同,高三楼上次返完校就清楼了,这楼封着呢,咱们咋进
 
去?”
    我同桌沉默地走着,没理我。他走到一楼女厕所窗下,抬手。
    然后窗户就被他推开了。
    What tama this!
    不能够啊!
    保洁大妈扣扣扣工资!都封楼了怎么连窗子都不检查一下!
    我同桌回头看了我一眼,用下巴告诉我,让我先上去。
    这可不是娘炮优先的意思,我觉得他可能上不去。
    我也上不去。
    我们俩都是优等生,身体也很优等生的。肾虚的很。
    于是,我们两个肾虚子就连拱带爬,相互扭拽着拱进去了。
    半点儿十八岁小伙子的矫健都没有!我衣服都被蹭脏了哭哭!
    同桌大大却还是一脸牛逼的样子。他明明连下巴颏子上都蹭上砖灰啦,干!
    一楼是女厕所,我还是第一次来,有点新鲜,索性上了个厕所。
    我提着裤子走到同桌身前,“真翅激!”
    同桌大大让我快去洗手。
    拧开水龙头,先是听到了哧哧的两声,卡了几下水流才缓缓流出来。
    堵住了?
    “感觉要停水!”我说,“这水流怎么这么细啊……我次奥!”
    我不由得惊呼,因为当我把手伸进去的时候,那水竟然刺骨的凉。
    同桌听见我骂娘,靠着窗子悠悠地开口,“怎么了?”
    “太他么凉啦!”
    “水管凉。”
    我心里嘀咕,冬天的时候水凉是水管凉,这大夏天的水管凉?
    简单冲了冲,实在太凉了,像冬天室外水管被冻了的感觉,我手指头都疼了!
    我同桌嫌弃我慢,已经走出厕所了。我刚要追出去,就听到同桌刚才靠着的窗子
 
发出了咔咔的声音。
    “你磨蹭什么呢?”他在门口不耐烦。
    “我……等我一下诶!”我瞥了一眼窗子,也没看见什么,就跑出去追我同桌了
 
    一楼二楼是一至六班,我们七班在三楼,然后八九十班,依次往上排。
    教学楼有两条楼梯,我和同桌走了靠里那条。
    爬到三楼,正好路过那个露天长廊。
    我有轻微近视,大课间时经常站在这个露天长廊上吹吹风,远瞭一阵。
    这个长廊在女生圈里很有人气,很多女孩喜欢到这里来聊心里话。我站那儿呆上
 
一阵,基本这层楼哪个女生暗恋哪个男生这种事情知道个遍。
    风带进耳朵的,不是我故意听的!
    不过高三下半年以后,仍然常到那里去吹风的,大概也只有我了。
    因为那里出过人命。
    我想再回那个长廊上看看,便试图把关闭长廊的门打开。
    未果。
    也是,封楼了自然会把高三楼的走廊封掉。
    我有点扫兴,便跟着同桌往教室走。
    “朕哥,你还记得以前这死过一个学生吗?”
    “什么时候?”
    “就是高考100天,我记得特别清楚,那天我擦的黑板!”
    “不记得。”
    “不是吧!就是大课间的时候,从三楼露天走廊掉下去摔死的!当时全年级组都
 
炸锅了,后来还沸沸扬扬传了一个多星期呢!你怎么会不知道!”
    我同桌回身看向我,问道,“叫什么?”
    “什么?”
    “死的那个学生叫什么?”
    “啊……”
    我看着同桌淡漠的脸,突然一阵自我厌恶。
    对于身边上演的悲剧,人们做着扼腕惊慌的表情,夸夸其谈。
    抱着事不关己的心态,一遍一遍渲染着这个悲剧,而最终,死亡带给他们的不是
 
悲伤,而是一段让人兴奋的谈资。
    事毕,还要加一句,可惜了年纪轻轻就死了。
    没人关心死者叫什么名字。
    他们只要知道,下次再想和别人寻找话题的时候,开头加上一句“诶,你知道吗
 
?我们学校死了个人……”
    回过神来,我正坐在教室里我曾经的位置上,我同桌拿着粉笔在黑板上涂涂画画
 
    我问他你画什么呢?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