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风弄  生子  柴鸡蛋    乐可  hp

小明是怎么死的 作者:卷角(中)

字体:[ ]

   
    第61章
    
    冷小台将手中的空饮料瓶丢进楼道拐角的垃圾桶里,转身下楼,“是煊在你同桌
 
能力觉醒的初期,打算把他接回尼布罗萨。”
    “但是他不同意。”我跟在他后面。
    “对,是朕反抗情绪很严重。他那时候刚刚记起前世的记忆,对是煊他们本能上
 
是很生疏的。他让是煊玩蛋儿去,他想当他的人类,他觉得他能保护好他的家人。”
    我身形一顿,停下了脚步,“是朕的家人最后怎么样了?”
    冷小台迈下最后一个台阶,回头仰视我,“都还活着。”
    冷小台告诉我,是朕的父亲是因为担心是朕,在找儿子的途中不小心闯入了五瓣
 
花的攻击范围。父亲被自己连累后,是朕主动去找了是煊。是朕让是煊将一切他存在
 
过的痕迹从他家人的生活中抹去,并且找了一个孤儿,修改了他们的记忆,让这个孤
 
儿代替他的存在和他的家人生活在一起。
    “他唯一从家里带走的,就只有王宝军了。”冷小台说。
    我已经不记得当时是怎么和冷小台道了别,然后乘出租来到是朕家的楼下。
    我那时只顾得上楼去砸他家的门,大脑里一阵恍惚。
    砸了半晌,里面没人应。
    说不失落是不可能的。
    我六神无主地在街上晃悠。不知道是不是该回家。
    这时候,我听到了一声狗叫。我茫然地往声源的方向望去,果然看到了那个遛狗
 
的黑发少年。
    他穿着一件水蓝色的外套,袖子挽了上去,看起来干练清爽了不少。他带着耳机
 
,一手抄兜,一手举着手机,悠闲地往前踱着步子。
    我猜他八成又是在看动漫。
    他和我一样听到了王宝军的叫声,摘下了一边的耳机,四处张望着小狗的身影。
    街边的耐克专卖店里走出来了一个女人,一头黑亮的长发,戴着墨镜,穿着一身
 
精致的套装,我能在她身上感受到只有岁月才能酿出的成熟韵味。恩……估测值四十
 
岁左右。
    王宝军身影一窜,飞快地跑到了那个女人的身边。
    女人轻轻地将墨镜滑到鼻尖,俯身去看脚边的小狗。她看起来很喜欢小狗,但又
 
担心狗的主人不让摸,所以手悬在半空迟疑了。
    “你摸摸吧。”是朕抄着口袋走到了女人身边。他平时接触陌生人时就会挂着这
 
份恬淡的笑,语气随和,我还挺喜欢的。
    女人听后很开心,问道,“这是你的狗狗呀~叫什么名字呀~”
    “叫王宝军。”
    “啊~好名字。”那女人笑弯了眼睛,蹲下去捧起了宝军的脸。
    王宝军扒在女人的腿上,兴奋地直摇尾巴。街边的行人来来往往,我就站在不远
 
处看着这一幕。
    我记得冷小台说过,是朕唯一从家里带出来的就是他养了多年的爱犬。我虽然没
 
有养过狗,但我知道,街上来往着这么多的行人,能让宝军如此热情亲切地扑上去的
 
,自然只有它的主人。
    这时候,他们身后的那家耐克店里走出来了一个和我年纪相仿的男孩子,手里拎
 
着一个购物袋。
    “妈,走吧。”
    “选好了?哪双?”
    “蓝色那双。”
    “恩……妈妈也觉得蓝色那双好,走吧。”
    说着,那女人又爱抚了两下宝军,“小乖狗再见啦~”
    “嗷呜~~”宝军不舍地狂摇尾巴。
    女人暖心一笑,站直了身子对是朕说道,“你的狗狗太可爱了~”
    “恩。”是朕轻轻点头,算是道别。
    那个男孩子和女人走到了街边停着的那辆白色宾利前,宝军屁颠屁颠地跟了上去
 
    “宝军。”是朕轻唤了一声。
    那狗顿时就蔫了,垂头丧气地走了回来,委屈地挨着是朕的腿坐下来。
    宾利车扬长而去,是朕也抬开步子继续他的遛狗征程。
    “是朕!”我再也忍不住,回神间,我已经跑上前去,拉住了他的手腕。
    我同桌先是一愣,摘下了左侧的耳机,转头看我。
    我试图在他脸上捕捉到一丝的不甘、落寞,可他还是如平日里那般淡漠与平静。
    那一刻,我竟然酸了鼻子。
    我很难想象,换做是我的话,找一个孩子来代替自己,让自己的父母全然当我是
 
个陌生人,那种只能作为旁观者默默注视着家人的心情应该是多么的不甘与落寞。
    是朕不知道我为什么一直拉着他,还愣了神。看他露出了不解的神情,我失笑。
    “你妈妈真漂亮。”我说。
    他抿嘴笑了。
    我松开了他的手腕,按着他的步调和他并排走着。
    “朕哥……”
    “恩?”
    “你今天伤心了吗?”
    “……伤心了。”
    我哑然,无措到不知道把目光聚焦在哪里,“对不起……”
    “你道什么歉啊……”他不解。
    “啊……”我尴尬起来,“那什么……我今天不是……你……说你伤心了。”
    “是啊……”说着他把手机递给我看,“这番我追好久了,我最喜欢的角色死了
 
……我的天,sad炸了。”
    “ = = 哦。”
    “我昨天看见微博上的剧透,我各种不信啊,诶呦好难过。”
    “ = = 哦,搜噶。”
    “我不太好,再也不能愉快了,今天我们社说要给编剧寄包裹,我捐了一升汽油
 
。”
    我终于忍不住了,一把抢过他的手机,“你可拉倒吧,你伤心个屁。哪有人被虐
 
到还会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看这一集啊,而且你还拖拽进度条several times地鞭尸啊!
 
你很爽的对吧,其实你很爽啊,哦,我的天呐,你居然还把这个女的死掉的镜头截下
 
来做了屏保,oh god 她头都掉了你这变态……”
    某变态一脸你不懂我的痛,不打算理睬我了。
    我们俩跟着王宝军在他家小区里晃荡。是朕只顾着盯屏幕,宝军去哪他去哪,我
 
深刻地觉得这不是他在遛狗,这是宝军在遛他。
    大概在宝军搭讪了三只小公狗,色诱四只小母狗,性骚扰了两只小博美以后,我
 
察觉到了事情的异样。
    宝军已经遛了是朕大半个小区了,这个小残体居然没有喊累!
    “同同……”我摘下来他一边的耳机,“你今天怎么有雅致遛狗啊……”
    他漫不经心地应我,“还行。”
    “还行是个什么回答!你今天怎么如此活泼了,一口气都能连说十五个字了。”
    是朕手指拖动进度条把他心爱角色的死亡镜头又看了一遍,“哦,这个啊……我
 
今天用了是煊给的试管……”
    “哦,这我知道。”
    他停顿了一下,“这个试管里装着很多灵子,我大概几天之内体力都比较充沛。
 
    说着他反问我,“今天你到底见了谁?他都跟你说了什么?”
    呃……我记得冷小台再三叮嘱我不能把他供出来,所以故作深沉道,“不能说,
 
不能说。”
    “哦,那就是冷小台。”
    “你怎么猜到的?!”
    同桌大人慢条斯理地拔下耳机,缠着一个线团,然后揣进口袋,“能和你说这些
 
的只有是煊和冷小台,是煊才没那么多顾忌,所以只有冷小台会偷偷告诉你。”
    “诶呦~”我推了是朕一把,“说就说了呗,你难道还不好意思啊?”
    “还行。”
    我同桌作为一个深沉的中二病,自然是很少对别人吐露心事的。其一,他觉得这
 
很矫情;其二,他觉得这有损他的逼格。
    不过像今天这样,由于我的不了解而莽撞地伤害到他,我不想再发生了。
    “同同,求你个事情。”
    “求吧。”
    我沉吟片刻,用我自以为轻松但又很正式地语调开口,“以后,你如果想诉苦一
 
定要来找我!”
    我真挚诚恳地望着他,他转过身,迎上了我的视线。
    “你今天怎么这么恶心。”他说。
    我想打他。
    深呼吸,我决定硬着头皮也要再矫情一把,“总之,包括我,以后我们有心事绝
 
对不要瞒着对方。我也会把我的事情全部都告诉你的,我们都坦诚一点,行吗?”
    他被我突然的一本正经怔住了,眨巴眨巴眼睛,一脸真诚,“我没想瞒你……”
    我欣慰地笑了。
    他又说,“我只是懒得说,好累的。”
    哦,我打他了。
    是朕捂着肩膀倒吸了一口凉气,“嘶……疼死啦!”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