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风弄  生子  柴鸡蛋    乐可  hp

末世之喂鸡 作者:木相

字体:[ ]

 
文案
 
精辟的文案:一个大山走出的少年和他养的“母鸡攻”的末日冒险
正常版:兜兜转转,终究回到原点。情不知所起,一往情深。
注:此文攻由于环境因素发生了变性,由母鸡变成了公鸡
丧尸和异能者等级:赤橙黄绿青蓝紫黑灰白—对应一到十级,透明的是零级!!
 
内容标签:末世 性别转换 种田文 前世今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杭七,喔喔 ┃ 配角:无 ┃ 其它:攻变性
 
 
 
    
    ☆、第 1 章
 
  在一个雾蒙蒙的、伴随着鸡叫的清晨,少年杭七在床上翻一个身,揉了揉惺忪的睡眼,终是醒来。他有着一米八左右的身高,精壮结实的身材。只见他利落的穿好衣服,走出青砖瓦房,来到院子里,看着打鸣打的欢的大公鸡,赶紧从院中的竹筐中抓出大把青菜叶子,剁碎,接着拌上一些从山下买的鸡饲料,然后快速的倒进“鸡窝”里。
  说是“鸡窝”,到不如说是“鸡别墅”更合适一些,竹制的上下两层通风透气敞亮“大联排别墅”,用竹篱笆围出的大片“庭院”,一群鸡在悠闲的踱步。
  那几只鸡中,最瞩目的不是那几只会打鸣的公鸡,而是一只有着白色羽毛,黑色尾羽的母鸡,看着早饭来了,所有鸡都看着那只母鸡迈着稳健的步伐,不缓不急的走到“早餐”旁,先用喙梳理一下翅膀上的羽毛,然后才开始慢条斯理的“进餐”,等她用餐完毕,其他鸡才一拥而上,争相啄食。
  那只母鸡名字叫做“喔喔”,这是杭七起的。少年杭七,幼时被大青山上的猎户杭大明收养,因为杭大明捡到他时正是早上七点,正是收音机中早间新闻播放的点,因此取名“杭七”。
  在杭七有记忆时,“喔喔”就在了,据杭大明说,他爹在山上打猎时,被熊瞎子挠了一道,惊慌失措跑到一个矮灌木丛旁,这时一只小白鸡嘴里叼着一串红果过来,塞进他嘴里。那果子入口即化,没过一会儿杭大明他爹就感觉身上不疼了,腰也不酸了,走路也倍有劲了。老猎人顿时觉得这鸡就是山神派来挽救他的,他得好好回报回报。于是老猎人捧着那只鸡小心翼翼的回到了家,每天好吃好喝的供着,杭大明也谨遵他爹的教训祖宗似的伺候着。
  可一年前,杭大明出门为“祖宗鸡”买它爱吃的榴莲,乘坐下山的巴士在盘山公路上出了车祸,翻下悬崖,不幸去世了。
  少年杭七抹着泪,懵懂的接过父亲的意外险和相关赔偿金,带着父亲的骨灰回了大青山。
  大青山山路十八弯,许许多多的村庄分布在这如同大青山脉血管一样交错分布的山沟里。社会在进步,日月在更新,曾经密密麻麻驻扎在大青山“生命线”上的村庄,如今也已空空如也。从空中俯视,似乎曾经阻塞大青山血管的障碍现在业已被打通,大青山又恢复了曾经的宁静。
  猎人杭大明家周围已经没有人了,少年杭七就在这种环境下长大。在他小时候,他还能走八里山路去邻村去上学,等到高中时,他就得去山下县城去上学。县城学费高,他只能选择寄宿,可父亲的猎人职业也赚不了多少钱,更何况是在有动物保护法的今天。另外父亲年纪也大了,身上早年受的的暗伤也不断复发,让这位年轻时健壮无比的汉子常常半夜在床上疼的辗转反侧。
  杭七初中毕业后,本想去县里打工赚钱,不让父亲如此劳累,可却被杭大明气的用皮带抽了一顿。因为作为猎户的后代,杭七去干别的工作就是对杭大明以及猎人这份职业的侮辱。于是,杭七只得老老实实跟在杭大明身后打猎。
  杭大明去世后,杭七遵照着猎人世家的传统,一个人活在这大青山上,还有一只白毛母鸡。小时候,杭七想煮了那母鸡,都被杭大明吊在房梁上抽了一顿,自此杭七再不敢打那母鸡主意。杭大明去后,杭七看着那母鸡气不打一处来:为了给你买吃的,我爹都死了,你还活得那么悠闲!我虽然不能杀你,但有的是办法治你。
  于是,少年杭七雄赳赳气昂昂的下山到县城里买了一群小鸡仔,可没想卖鸡的欺他脸嫩,那些小鸡仔长大后竟然有三分之二的是公鸡,杭七因此狠狠的吃了好几只公鸡,满嘴流油。剩下的鸡们,杭七满心欢喜的希望它们给不知天高地厚的母鸡一个下马威,它们居然战战兢兢的不敢靠近那只母鸡,就连吃饭时也不跟它抢。殷切希望母鸡能屈服于这群公鸡的“- yín -威”之下,再不复原来高高在上样子的希望怕是就此落空了,少年杭七为此还失落了好几天。不过几天后,他打鸡血般在母鸡面前吃它产下的蛋——是的,这只“祖宗鸡”每过一段时间就要下蛋。
  杭七的报复还在于给母鸡起了一个名叫“喔喔”的名字,母鸡从不叫唤,但杭七就是要从心理生理上膈应死它。
  喂完鸡的杭七快速洗漱了一下,在厨房热了一下昨天吃剩的饭菜,吃完早饭以后,带上烙好的大饼和弓箭、匕首,关好鸡窝门、院门,就进山打猎了。
  清晨的大青山,被薄雾缭绕着,杭七走到昨天设下的陷阱前,里面是一只被夹住腿的灰毛野兔,腿虽被夹住,但却一直挣扎着,在杭七来时挣扎的更为剧烈。杭七打开夹子,取出野兔,正打算用绳子绑住时,那兔子,后腿一瞪,正正踢在杭七的心窝上,杭七懵了半天,忍着痛,愣是没放手,终于将兔子绑住了,心中暗自奇怪:这兔子劲咋这么大!
  将兔子放在身后的背篓里,杭七又去了几个陷阱,发现空空如也。正失望时,突然在一颗树上发现野猪毛。杭七顿时兴奋起来:终于可以改善伙食了,兔子鸡什么的早吃腻了。他赶紧收拾好东西,赶快回家准备,他要在黄昏大干一场。
  
    
    ☆、第 2 章
 
  拎着回来路上顺手用弓箭打下的两只野兔和一只野鸡,杭七喜滋滋地哼着歌回了家。
  院里那只母鸡依旧闲适地踱着步,杭七顿感一阵心烦。他用带着少年气性的“赌气”手法,故意在鸡窝前对那只野鸡进行拔毛放血的少儿不宜活动,顿时惊起鸡声一片。
  鸡群躁动不已,鸡们拍打着翅膀似乎想要逃离这凶残的“杀鸡现场”。这时,喔喔动了,它向前迈出一步,小脑袋向上扬起,喙部在午时灿烂的阳光下泛出灿金色的金属光泽,似乎被它那张尖嘴啄那么一下,世上任何东西都将不复存在了。杭七不禁感到一阵冷意,脖子不由自主地缩了缩。喔喔“高傲”地挥了挥翅膀,顿时,鸡群就像被集体泼了一盆冷水似的,再次恢复了平常的悠闲与安宁。
  喔喔用那双黑豆似的小眼瞄了一会儿杭七,神态高傲非凡,接着迈着稳健地方步回到了自己的“王位”。杭七晦气的拿起野鸡,转身进了厨房,准备来料理自己的午餐。
  喔喔的“王位”,是一把小马扎,是杭大明生前在火车站买的,10元一把,上面印着五彩斑斓的花纹。买回来的当天,喔喔就看上了,直接据为己有,每天的大部分时间就站在那个马扎上度过。
  喔喔站在马扎上,半眯着眼晒着太阳。
  这时,一只有着棕黄色羽毛、墨绿色翎毛的大公鸡靠近了喔喔,它叼着一条肥美异常的大青虫,是从鸡窝“庭院”角落的夹竹桃树上掉下来的(没错,就是夹竹桃天蛾幼虫!)。它殷勤地将虫子放在喔喔的马扎旁,并小心翼翼的用爪子推了推。过了好一会儿,喔喔依旧没有动静,正当那只大公鸡灰心丧气地准备回头走掉时,喔喔突然伸出尖嘴,轻啄了一下公鸡的喙,公鸡高兴坏了,不停的围着喔喔打鸣,在它不停地转圈运动中,那条被作为求偶礼物的大青虫,早已经被踩了个稀烂。
  杭七从厨房吃完出来,便看见他爹买的马扎上站着不再是一只鸡,而是两只鸡。他仔细一瞧,原来是“阿黄”。在鸡群被买回来后,所有鸡都被喔喔的“神威”镇压者,就连最好斗的公鸡都不敢造次。而那只被杭七起名叫做“阿黄”的公鸡,早在一个多月前,即它成年的那天,便战战兢兢地展开了对喔喔的追求,喔喔一直以冷漠回应。没想到今天,活了那么多年的老怪物终于开窍了!
  杭七感叹完,便转身进了卧房睡觉,傍晚可还是有大动作哩!
  一觉醒来,神清气爽。杭七起身洗了一把脸,来到杭大明放武器夹子的房间,从里面挑出三个带齿的大夹子,一张粗绳子编成的网,几个削尖的木棍,一捆绳子,还有十支利箭。接着他有调了一碗绿中泛黑的药汁,将木棍和利箭均浸在里面。
  过了半个小时,杭七取出木棍和箭,拿出一个竹背篓,将上述那些装备、一把小铲、一些干粮和一壶水及一小袋玉米粒放入背篓中。他背起背篓和那把弓,腿上缠着那把匕首,便准备出发了。
  已是傍晚时分,西边的天空云翳漫天,映着杭七年轻的容颜,走在上山的小路上,杭七不由记起3年前自己和父亲第一次上山抓野猪。也是这样的时间,这样的天,但那个一直走在自己前面的宽厚背影再也不在了,就像他家周围的邻居,突然一天大家都离开了,就好像野枣树上的成熟的枣子突然一天全部掉光一样,好像从来没出现过。
  杭七来到今早发现野猪毛的地方,顺着那块地周围走了走,发现了好几个脚印。他在脚印周围挖了三个深约20cm的坑,分别放下三个大夹子,然后在坑上盖些树枝、野草,最后将玉米粒撒在野草上。接着,又在一处被野猪经常光顾而以至于开拓出能容纳一头野猪通过的灌木丛口拉开了那张网。处理完一切,杭七便躲在一块大石头后面,放下背篓,手中紧握弓和箭,紧张的等待野猪的到来。
  过了大概四十多分钟,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传来。一个黑乎乎的身影出现,是一头野猪!他左拱拱,右拱拱,突然它闻到了一阵香味,它小跑上前,看着金黄饱满的玉米粒,小眼睛中露出欣喜的光芒。正当它向前一步时,它的脚顿时陷入陷阱里,大铁夹精准无比的套上了它的左前足,野猪顿时发出凄厉的嚎叫。杭七立马搭弓上箭,瞄准野猪的心脏射出。就在箭快到野猪胸口时,野猪仿佛开了挂似的(“开挂”这词是杭七第一次跟初中同学下山去县城网吧打游戏时学会的),突然从原地跃起,躲过了那只箭,杭七不敢大意,立马射出第二箭。而那只猪就好像背后有眼睛似的,再次躲过。
  就这样放了五六支箭,杭七渐渐力不从心,野猪瞅准时机,朝着灌木丛奔去。一张大网精准的罩在野猪身上,野猪在网里直哼哼,杭七拿起木棍,赶快将那削尖的一头狠狠扎进野猪的身子里,野猪动弹了几下,终究没了呼吸。
  杭七坐在地上大喘气,好一会儿才喘过气来。此时天色已渐渐暗了下来,几只伶仃的孤星和一轮弯月悬在天上。杭七就着夜色,看了一下野猪,好家伙,大概有100来斤的样子。他用砍下的树枝做了一个简易的担架,将野猪拖到担架上,便拖着担架下山了。
  
    
    ☆、第 3 章
 
  拖着沉重的野猪,杭七迈着稳健的步伐,快步走回家。一百来斤的野猪,对这个才刚刚成年、血气方刚的少年来说,完全不是问题。
  月光如水,星光莹莹,衬着夜空如晶莹透亮的黑水晶,几朵浮云如同那水晶矿石上的灰色的杂质,安静而又俏皮的在“黑水晶”上缓缓流动。如果你仔细看,就会发现,那灰色的浮云中还含着另外一种灰色物质,极为纤细微小,从高空纷纷扬扬的落入黑水晶下广阔、富饶而又安静的大地。
  杭七拖着野猪回到了家,鸡窝静悄悄的,鸡群已经安睡。杭七先从房里拿出一只老式诺基亚键盘机,熟练地播出号码:“喂,是杨老板吗?”“对,我杭七呐!”“今儿我上山猎了头野猪,明儿您有空来收吗?”“对,今天下午刚猎的。”“好,我明早等您!”
  挂断电话后,杭七将野猪剥皮、去骨,后将肉裹上保鲜膜,放入大冰柜内。接着他拿出扫帚,打开鸡窝门,将鸡窝里的鸡屎、鸡毛和白天吃剩的鸡食一并清理开来。那只白毛母鸡今天却不站在那只五彩马扎上,出乎意料的站在杭七家屋顶,眼神幽远的看向远方,期间只施舍给她的“铲屎官”一个眼神。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