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风弄  生子  柴鸡蛋    乐可  hp

微光森林 作者:子不语殇

字体:[ ]

 
文案
 
越是深山老林,越是人迹罕至的地方,就越容易接触到不可思议的生物。
微光森林就是这样的地方。
那是在地图上都看不到的,异常偏僻的地点。茂盛的绿色遮住了头顶的天空,只有斑驳细碎的阳光散落下来;空气干净的仿佛带着甜香,在其中萦绕飘荡着的,是清凉的微风和悦耳的蝉鸣。
人们在被绿色包围的森林建立起了小小村落,用世代相传的手艺谋生,并依赖着滋养着他们的土地。
他们与神、妖和谐共处在这一小片净土中。看见的,或看不见的,都坚信着神与妖的存在,信仰从未断绝。
故事所讲述的,是发生在这个村落中,竹马竹马的平凡又不平凡的日常。
为了防止各位踩雷我觉得还是提一下,文章中部会画风突变有大虐,作者是个神经病所以各种阴晴不定。等中部结束继续回归温馨向,结局必然HE【合掌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情有独钟 异世大陆
搜索关键字:主角:苏锦 ┃ 配角:吴浩 ┃ 其它:梦幻,小清新,竹马竹马,治愈,温馨
 
 
    
    第1章 伊始
 
  天空刚刚露出鱼肚白的时候,苏锦就被房顶上传来的敲打声吵醒。
  他揉了揉乱糟糟的头发,抬头发现屋顶上那个可以看见星星的小洞,被一块崭新的木板堵上了。
  披着床单走出屋外,他略有些茫然的望向屋顶。吴浩正兴高采烈的挥舞着锤子敲打,他穿着土色的马甲,手臂上坚实的肌肉清晰可见。额上的汗水在清晨温和的光线下,微微闪着光。
  “哟,书呆子,你醒啦?”见到他走出来,吴浩咧开一个笑容,牙齿在小麦色的肤色衬托下显得格外洁白。
  “你在干嘛,肌肉男?”苏锦仰头看着他,迷茫的眼神中多了些不满。
  “给你家补房顶啊。”并未停下手中的动作,吴浩的洪亮的声音在捶打的嘈杂声中格外的清晰:“快下雨啦,再不补上就等着漏雨吧!”
  “你怎么知道要下雨了?”
  “看天空就知道啦。”用手臂蹭了蹭额头上的汗,他鄙夷的对着苏锦竖起了中指:“亏你还读了那么多书,这都不知道。”
  “不是所有人都和你一样有动物的直觉的。”不冷不热的回了一句。苏锦慢悠悠的回到屋里,又慢悠悠的走了出来,手里还多了一本书。
  笨拙的爬上屋顶,他坐在还在制造噪音的吴浩身边,旁若无人的看起书来。
  “又在看什么书啊?” 
  “小黄书。”
  “小黄书?骗人,书皮明明是白色的。”吴浩终于放下了锤子,好奇的贴了过去,在看到书上的内容时候,又匆忙的跳开,整张脸都红了起来:“哇啊,这是什么啊?那些女人为什么不穿衣服?”
  “都告诉你是小黄书了。”苏锦只是若无其事的斜了他一眼,继续钻研。
  “你为什么会有这种东西啊?”吴浩骑在房脊上,像躲病毒一样与他拉开了一段距离。
  “大概是我父亲藏的吧。”翻过了一页书,苏锦回答的漫不经心:“上次地板坏了的时候在木板夹层里看见的。”
  “你……明明看起来是个害羞的书生,竟然也会看这种东西呢……”吴浩忍不住又凑了过来,鄙夷之情溢于言表。
  “他可是画家,研究人体是必修功课。”扔出了两句算是解释的话,苏锦全神贯注的盯着书页,捏着下巴喃喃自语:“果然还是成熟女人的曲线更美啊。”
  “成熟?你喜欢年纪大的?”按下他手中的书,吴浩指着自己的脸,笑得无比灿烂:“我比你大一岁哎。”
  苏锦抢回了书,上下打量了他一番,眯起眼睛问:“你有曲线吗?”
  “我……”想要辩驳些什么,又无从辩驳。他略有些焦急的挠了挠头发,然后忽然站起来用力扯开了自己的衣襟,一脸自信的说:“至少我有胸肌!”
  苏锦被他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但由于熟知了对方的缺心眼程度,很快又觉得他实在傻的可以,忍不住噗嗤的笑了出来。
  “你、你笑什么啊?”大概是被嘲笑的有些不好意思,吴浩红着脸虚张声势的指着他,气得直跳脚。看对方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他的脸更红了些,只好装作满不在乎的又拿起了锤子:“切,我才懒得理你。”
  他像泄愤一样又开始“叮叮咚咚”,苏锦注视着他宽阔的背影,微微笑了起来。
  等到日上竿头的时候,房顶终于被补好,而苏锦也无趣的扔下手中的书,与吴浩一起躺在瓦片上,盯着天空发呆。
  天空是透明的蓝色,洁白的云朵不停的变幻着形状,层层叠叠的交织在一起,看起来厚重而充实。蝉鸣和风声融为了一体,温柔的擦过两人的耳边。
  灼热的阳光带来丝丝倦意。在吴浩将要睡着的时候,迷迷糊糊的感觉到旁边的人站了起来。下意识的望过去,他赫然发现对方若无其事的解开了床单,赤条条的站在阳光下。白皙的皮肤似乎和阳光一样耀眼。
  “哇啊啊啊,你干什么啊?”被他惊人的举动吓得魂飞魄散,吴浩顿时睡意全无,跳起来手忙脚乱的拿起床单将他裹上:“为啥你只披了床单啊啊啊,为啥不穿衣服啊啊啊!”
  “因为很热啊。”淡然的回应他的咆哮,苏锦歪了歪头,似乎在好奇他为何这么慌张:“现在大家都在山上或者田里,也没人看见吧。”
  “那也不行啊啊啊,快披上啊啊啊。”
  “我是小孩子,所以没事的。”
  “你都14了,不是很小了啊啊啊!”
  “……”苏锦又歪了歪头看他,然后松开床单往下看了一眼,认真的说到:“恩,确实不是很小。”
  “我说的不是那个啊啊啊啊!”几乎被他的无神经气到捉狂,吴浩揉着头发咆哮:“你脑子进水了吗啊啊啊啊?”
  “你脑子才进水了。”不甘示弱的骂回去,苏锦又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连眼神都明亮了起来:“说到水……对了,喝点汽水不就能凉快下来了吗,现在就去小卖部里买吧。”
  话音未落,他便抓着床单□□的房顶上跳了下去。
  “求求你别这个样子去啊啊啊,阿婆她年纪大了经不住吓了啊啊啊!”大喊着随之跳下,吴浩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后面抱住了他。
  苏锦回头注视着他,刘海下的眼睛无比清澈干净。手掌上光滑灼热的触感,莫名的让吴浩红了耳根。
  “恩,你说的也有道理。”认真思索了良久,苏锦巧妙的掩去嘴角一丝促狭的笑意:“我进去穿衣服。”
  看着他穿戴整齐出来,吴浩默默的舒了一口气。苏锦这家伙虽然读书很多博闻强识,但实在是太没有做人的常识。自己真担心他会不会哪天真的果奔在森林了。
  “哎,对了。”两个人慢悠悠的走在路上,吴浩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我知道那边的山上有个特别凉快的地方,跟我来。”
  语毕,也不等他回答,就直接拉着他的手狂奔了起来。
  两旁重复的森林景色不停倒退,风声在耳边呼啸而过,呛没了苏锦抱怨的话语。他感觉自己几乎飞了起来,虽然越来越沉重的双腿不断的提醒着地球强大的引力。
  飞奔了良久,吴浩终于停了下来,他兴高采烈的四处张望,刚才的运动并没有消耗他多少的体力。
  而苏锦则被累的气喘吁吁,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只能恶狠狠的瞪着他。
  “怎么样,有没有凉快一点?”满意的看着他那张白皙的脸变得通红,吴浩得意的笑了起来。
  “更热了,笨蛋。”好不容易喘过一口气,苏锦从牙缝里挤出了几个字。
  “都告诉你平时要多运动了嘛,每天读那么多书有什么用。”若无其事的摆摆手,吴浩女干笑着指了指他身后蔓藤缠绕的洞穴:“就是那里了,洞里很凉快的。”
  苏锦回头看着身后那仿佛张着血盆大口一般的,黑漆漆的,深不见底的洞穴,眼角忍不住抽搐起来:“你确定要进去?”
  “当然了,洞里没有阳光,又潮湿,肯定很凉快的嘛。”吴浩将双手背在后脑勺上,一脸灿烂的看着他:“好了好了,我们开始洞穴冒险……乘凉之旅吧!”
  “……”看着无意间说出心声还洋洋得意的某人,苏锦已经懒得生气了。他无奈的叹了口气,问道:“你带了蜡烛没有?”
  “要蜡烛干嘛?我带了手电啦,放心放心。”
  “笨蛋,蜡烛不是用来照明的。”鄙夷的瞪了他一眼,苏锦自顾自的解说了起来:“燃烧需要足够的氧气,山洞越深处,氧气越少,不能提供燃烧的基本条件,要是蜡烛的火灭了就代表前面已经没有氧气了,我们要赶快返回才行……”
  沉浸在解说中的苏锦,回过神的时候,才发现吴浩已经大摇大摆的走进洞穴里了。
  “……这个笨蛋。”狠狠的骂了一句,他也只好无奈的跟了上去。
  洞穴里十分阴冷潮湿,脚下的路颠簸而陡峭。刚开始还能借助洞穴外的光隐约看到脚下的石头与青苔,慢慢的,周围就只剩下了一片漆黑。
  吴浩打开手电,明亮的光芒充盈着洞穴,但却很快就微弱下去,只能勉强看清脚下的路。
  “该死,没电了吗?”他不满的晃了晃手电筒,借助那微弱的光芒,可以看清墙上长满了苔藓。那些苔藓有着十分恶心的粘稠触感,苏锦不满的在吴浩的衣服上擦了擦手,嫌弃的说:“脏死了,我们回去吧。”
  “……好吧。”虽然心不甘情不愿,但手电的电量不足,为了安全考虑,也只能先回去。他只好牵着苏锦的手,悻悻的往回走。
  漆黑让这段陡峭的路变得非常非常漫长。吴浩在单调的黑暗中走到几乎睡着,手电筒的光也开始时断时续,他开始惴惴不安起来:“奇怪,为什么这么长时间还没走出去,明明没走多远的……”
  牵着的手变得越来越冰凉,甚至开始瑟瑟发抖起来。吴浩停下脚步,捧住他的手轻轻呵气,声音中充满担忧:“怎么了,很冷吗?”
  “有一点。”昏暗的灯光看不清对方的表情,只是对方的声音依然如常平静:“我只是讨厌黑暗。”
  “怕黑就直说嘛,还说的这么文艺……”吴浩小声嘀咕了一句,结果不出意外的被砸了个头槌。
  “也不想想是因为谁我才到这个鬼地方来的。”
  “好好,我错了,别生气,应该马上就到出口了。”听到对方从牙缝里一字一句挤出的话语,吴浩感觉到了与洞内不同的阴冷之气,识趣的道歉闭嘴,然后默默找出口。
  又前行了一段时间,拐过一个又一个路口,连吴浩都觉得有些疲惫了,他终于意识到了事情不妙:“怎、怎么办苏锦,我们好像走不出去了。”
  “这就是那个吧,村里人常说的。”文艺少年的声音倒是意料外的平静:“鬼打墙吧?”
  “什、什么啊,你可别吓我。”勉强的勾起笑容,吴浩颤抖着举起手电,准备再走一段时间试试,却赫然发现前方的黑暗中出现了一双眼睛。
  那是双泛着白光的眼睛,在漆黑的洞穴中格外的显眼。
  “啊——”手电被扔在了地上,三个惊叫声交织在了一起,空寂的山洞中回荡着这震耳欲聋的喊声,久久不能平息。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