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风弄  生子  柴鸡蛋    乐可  hp

白狼的仁慈(中) 作者:壬雪晓风

字体:[ ]

 
文案
虽然有点赶文,可是还是有认真写的。总之,快完结了。大家没事瞅瞅。
 
内容标签:生子 奇幻魔幻 随身空间 异世大陆
 
搜索关键字:主角:肖慈,白沨 ┃ 配角:等等等 ┃ 其它:兽兽,狼,随身空间,生子,异世大陆,奇幻,壬雪晓风
 
 
 
  第一章【3号的一半】
 
  又是这种坠在半空中的感觉。
  虽然已经习惯了,怎么说还有点担心掉下去会被摔疼。
  白沨叼着他的脖颈处往下落。
  直到它们停留在地面上。
  只是这地面怎么给他的感觉这么不真实呢?
  踩上去软软的。
  嗯?
  底下头看着脚下,这如烟似雾的东西是?
  脑海中第一反应的便是——云。
  这怎么可能?
  难道它们现在站在云上?
  【白沨?】
  【嗯?】
  【进入这一界,有传承的内容吗?】
  【有。必须要找到能够驾驭的坐骑。】
  【啊?】
  这么说。它们真的在天上了?
  抬起前肢,向四周看了一眼。全是白色的一团一团的东西,漂浮在空中。
  怎么感觉进入了梦幻的世界一样?
  啊……不过,在这个异界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跟着白孜这位哥哥向前跑的同时,它们所在的那片云也在移动。
  这种如坐船般的感觉让他很舒服。
  躺在上面睡觉肯定不错。
  可是,作为狼来说,果然,还是找食物比较重要。
  毕竟作为动物活下去的最重要的条件就是吃。
  谁要说一心想着吃什么的太俗的话,那对方可真是没被饿过的人呢。
  【哥哥,我们要去什么地方?】
  【找地方下去。】
  额……
  的确,天上并不是它们能够生存的地方呢。
  最重要的是天上有吃的吗?
  恐怕没有吧。
  脚下的白云随着它们的奔跑而移动。
  直到它们跑到这片云的尽头。
  白孜向下看了一眼,找准了下一个将要落下的云层,对着狼群嚎了一声。
  【从这里跳下去。】
  白孜说后,它们一个一个便跳了下去。
  其实云层与云层之间的距离并不远,跳下去很轻易。如果不小心没跳好,摔在云层上也不会感觉到疼痛,完全和海绵似的。要不是因为赶路,他可要在这里玩了。
  经过几百个云层之后,一直在云层间兴奋穿梭的他疲惫的完全不想动腿。
  幸好它们跳过最后一层云层来到了地面。
  地面上绿草如茵,百花绽放。完全一派春意盎然的景象。
  还有很多小兔子在它们附近悠闲的进食,根本没有任何危险意识。
  话说在兔界没看到兔子,到这一界到处都是兔子,怎么回事?
  这一界的植物和动物都很正常。他最怕的就是某一界出现和二界牛一样的高大的一群生物。
  如果真是这样,它们这一群白狼也不用出界了,直接被那群庞然大物吓破胆了。
  哈哈哈……
  这种事情当然是在说笑。
  卧在草地上悠闲的观察这这一界的景物。
  空中漂浮着一团一团的白云。如果从地面上到它们掉下来的位置也可以。
  所以,这浮云的作用一幕了然了。大概与这界要对付的界物或者与界口有关。
  太阳完全被这一层层延至地面的云层挡住。偶尔会露出它娇羞的脸,却也不是很刺眼。
  一只小兔子跑到他脚边,他忍不住用爪子抚了抚它身上的毛。兔子乖巧的蹭了蹭。
  心里正在想真可爱的时候。
  一阵火焰扑面而来,刚才还活蹦乱跳的小兔子,瞬间成了烤兔子。
  那搭在兔子头上的爪子还没放下。
  两个小儿子用纯净的眼睛看着他。
  【爸爸,吃肉。】
  【爸爸,肯定好吃。】
  他很想说儿子你没看见我不想吃这只可爱的小兔子吗?
  他刚才的动作给儿子一种想要吃东西的感觉?
  用爪子擦了擦嘴角,爪子上有一点水泽。难道刚才他所有表达的温柔都是假象?
  要不然,这口水是怎么回事?
  人类世界时,他回老家爷爷那里住时,吃过很多次兔肉。
  爷爷家养了好几窝兔子,兔子繁殖能力又强。宠爱他的爷爷为住在那里一个假期的他做了很多有关兔子的料理。
  现在看见兔子就会忍不住回忆当时与兔子和平相处的画面。
  额……
  不是,是吃兔子肉的画面……
  看着爪子下的兔子肉,一阵叹息,想教育儿子不要这么滥杀生物。
  又没好意思说出来。
  用爪子和牙齿将烤兔子身上的毛去掉,一口咬进嘴里。
  咬上肉的瞬间,真的是满满的幸福啊……
  这种熟悉的味道,这种混有对爷爷记忆的味道,让他深刻体会到了思念的味道。
  忍不住涌上了泪水。
  用模糊的双眼瞅着抱着兔子肉的狼爪,他能回到那个世界吗?
  白沨注意到他的情况后,依旧像以前一样,舔着他的眼睛安慰他。
  为什么每一次都让白沨这么担心他?
  将因为情绪再也吃不下的兔肉推到白沨面前。
  白沨毫不犹豫吞进了嘴里。
  卧在白沨旁边,闭着眼睛沉淀着思绪。
  微风拂过周围的花草,一阵清香。
  还有那抚慰着他狼毛的清风,很舒服。
  等他再次睁开眼睛,站起来时,发现白孜它们都在进食。
  两个小儿子为白飒烧了一大堆兔子肉放在一旁。
  只有白沨卧在他身边,除了先前吃的那么一点兔子肉,大概一直没有进食。
  用脸蹭着卧着的白沨的脸。
  【去吃点东西吧?】
  【嗯。】
  白沨站起来抖了抖身上的狼毛,伸了伸腰。
  凑过来舔了舔他的脸。
  【我去抓兔子。】
  【好。】
  微笑的看着白沨跑来的身影。
  一界、二界、三界、四界食物匮乏,到了第五界到处都是食物,真让他有点不太适应。
  看着周围毫无防备的兔子,他也有了捕猎的心思。
  悄无声息的靠近一只兔子,在他将要下爪抓它时,没想到兔子飞快的逃出了他捕猎的范围,用鄙视它的血红的大眼睛看着它。
  他和这只兔子大眼瞪小眼。
  他很想告诉这只鄙视他的兔子——我也是捕过猎的狼?
  好像很久没有捕猎了?
  这种认识让他有了一种危机感。
  这样一直不捕猎的他,还能称为狼吗?
  还是狼吗?
  要这锋利的爪子有何用?
  抬起头时,刚才鄙视他的兔子已经不见了。
  远处白沨嘴里噙了几只肥大的兔子唤着他。
  【肖慈,过来进食。】
  好吧……
  有狼养,就是任性……
 
  第二章【3号的一半】
 
  吃着白沨捕猎的兔子,喝着新鲜的兔子血。
  疲惫的感觉瞬间消散,全身的能量上涌。
  他想吃完之后,一定要去云层上面玩一玩。
  这样的饭后消食方式似乎也不错。
  白飒已经可以自己猎食了,何况两个小儿子和白飒相处的不错,虽然偶尔有戏弄这个大儿子,但大多情况下都很照顾白飒。比如捕猎的兔子会分到他这边一些,也会给白飒一些。
  看着两个乖巧的儿子,忍不住想肚子里的孩子。
  自从那次疼痛之后,肚子一直没有什么反应。
  但是,晚上睡觉时安心的感觉又让他觉得孩子的存在感。
  白沨进食完,在他旁边悠闲的走来走去。
  他习惯人类细嚼慢咽的进食方式,顺便在进食时欣赏周围的一切。
  它们所处的这一片区域比较平坦。在远处有几座山,山上有郁郁葱葱的树木。再远处便被高山挡住了。
  那一层一层流动的白云是这一界特有的风景。
  进食完,舔了舔嘴角鲜红的血液。唤了白沨一声。
  【白沨要不要上去看看?】
  【可以。】
  白沨叼着他跳上云层,后面跟着儿子和初幻。两个小儿子在大儿子背上。
  白沨一跃一跃上一百多层的时候放下了他。
  从这里穿过云层的空隙可以看到下面的一切。
  蹲在云层的最边缘注视着周围。
  怎么有一种束之高阁的感觉呢?或者说“会当凌绝顶”的感觉?
  风吹乱了身上的狼毛。
  靠着白沨眺望远方。
  【白沨,这一界好安逸。】
  【……】
  白沨没有回答他的话,因为他也明白这样的安逸也许只是假象。
  对于三界那场自然灾害和四界的血腥场面,他是再也不想经历了。
  可是,又有什么是预料之中的事情呢?
  能够这么安静的坐在流动的云上看望这一界的一切也不多。只是白云的流动速度太慢。游览整个五界是不可能的。
  从上面只能看到下面的山川、河流,还有平原。
  一派初春之后,生机盎然的景象。
  河边的垂柳,潺潺的河流,还有那飞来飞去的燕子。
  犹似江南的水墨画呈现在眼前。
  真的好像提笔画一画。
  提起画画,他在出事前一个月正好买了一个手绘本。可惜就画了一张特别糟糕的画。
  那手绘本至今还落在那个他再也回不去的世界。
  在上面呆了一会儿便觉得没意思了。
  轻唤了白沨一声。
  【我们下去吧。】
  白沨再次叼起他往下跳。
  每一步都是如此轻盈快速。
  下去到原来的位置,白孜它们蹲坐在一起,似乎在商量什么。
  它们走过去之后正好听见它们谈话的内容。
  ……
  【有谁知道如何获得坐骑的方法吗?】
  【哎?这种事情谁知道。】
  【要找其他动物驯服吗?】
  【我看不一定。】
  【让动物听话是多么困难的事情啊。】
  【动物在什么地方都不知道怎么找?】
  ……
 
  第三章【4号的一半】
 
  白孜和白狄看见它们,向它们跑过来。
  【哥哥,你们在讨论出界的事情?】
  【嗯。这一界的界口在上空某处,必须找到可以驾驭的坐骑去那里才可以。】
  他懂白孜说的。
  可是驾驭坐骑的确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古时候,人们将牛驯服不知道花费了多少时间?
  何况是要驾驭的坐骑。
  总之,那些事情不是那么轻易办到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