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风弄  生子  柴鸡蛋    乐可  hp

锈色星球 作者:百里燈

字体:[ ]

 
文案
智能人类,拥有「学习程序」的机械人类。
这项发明为人类带来了繁荣、安逸。
但某天,发生了「智能人类叛乱」的事件,造成数量庞大的研究人员死亡。
可是,叛乱的智能人类却集体自杀了。
其研究人员们的亲属均被篡改记忆,从脑中抹去他们的存在。
布雷克特星的王子伊卡修,为了得到王位而调查该事件的幕后真相。
在「锈色星球」与唯一逃过洗脑的少女竹梓,和拥有圆滚滚身躯的原始型智能人类安洁合作。
王族、平民、智能人类为了实现各自的愿望,而踏着无数的尸骸往前迈进。
当掀开残酷的真相,就能实现愿望了吗?
 
------------------
 
* 有BG及BL配對 *
 
* 请看盗文的亲回来支持!本文只在晋江最先更新!谢谢 *
内容标签:未来架空 悬疑推理 宫廷侯爵
 
搜索关键字:主角:伊卡修、竹梓 ┃ 配角: ┃ 其它:
 
 
  智能人類的叛亂 (一)
 
  无尽的浩瀚宇宙中,有一道由众多璀璨星体划成的流动银河。
  当中有一颗酷似「地球」的蔚蓝星球——布雷克特星。
  布雷克特星是个奉行君主制度,支配著三个卫星,及附近九个行星的高度文明帝国。
  其中的一个卫星名唤洛特。
  洛特星是个工业星球,主要生产「智能人类」--拥有情感及五感的人形机械人。
  他们为人类带来繁荣、安逸,以及混乱、战争。
  *****
  洛特星,法耶乌特区。
  这一区的北面设有研究所,负责开发「智能人类」及其他的研究。
  和煦的晨光温柔地拥抱著即将变成地狱的白色研究所。
  随著一声巨大的爆炸声,点燃了这场单方面杀戮的序曲。
  杀戮者是战斗型的智能人类,他们拥有雷射武器,能从自身体内发射出雷射光束或雷射利刃。
  人类脆弱的肉体根本无法抵抗。
  佑大的研究所被炸毁了大半,人们惊恐地四处逃窜,作无用的挣扎。
  一名身材高瘦,穿著白色大衣的研究人员拚命往眼前的研究所大门奔跑。
  但一把蓝色的刀刃从背後贯穿了他,他扭头一看不甘心地说∶「该死的机械人,竟敢造反,我们可是制造你们的……」
  粉红色的短发少女把刀刃拔出,没多看他一眼便去清除其他人类。
  这场一面倒的战事并未持续很久,智能人类们确定研究所的人类全部死亡,便用武器射穿刻著型号号码的颈後,破坏藏在颈後的记忆晶片。
  只有记忆晶片碎了,他们才会死亡。
  人类、智能人类均倒卧在地,只有那名身上血迹斑斑的短发少女伫立在尸体间,木然地凝视著晴朗的蓝天。
  *****
  五年後,布雷克特星。
  金碧辉煌的奢华王宫里的「执政室」内。
  年近五十的蒙卡国王充满威严地坐在黑檀木制的书桌,凝视著眼前的大儿子。
  「伊卡修,瓦纳曼公爵府内的电脑被骇客入侵,被盗了一部份重要机密,你去调查骇客的身份,捉到後交给瓦纳曼就行。」
  「我知道了,父王。」伊卡修恭敬地回话。
  伊卡修与国王有著相似的帅气容貌,银发、玻璃般的灰蓝眼眸,像冰一般的高冷气质。
  「交给你了,别令我失望。」
  伊卡修行礼然後退出「执政室」,站在两侧的智能人类守卫把门关上。
  长长的走廊上,伊卡修与三弟艾维希迎面对上。
  有著及肩的金发,一脸人畜无害,挂著天真笑靥的艾维希主动打招呼。「伊卡哥,我之前听父王说过了,你要到我管辖的星球去调查骇客,真受重用呢!」
  王子们在十三岁时,会被指派到一个星球,与管辖该星球的贵族学习经营。
  「没甚麽。」
  「再高兴一点嘛!毕竟洛特星是父王最看重的星球。」
  「也是,我还有事,先走了。」
  艾维希看著伊卡修离去的背影,纯真的脸庞闪过一丝狡黠的壊笑。「真无趣。」
  *****
  洛特星,雅加梵小镇。
  这里是远离工业区的城镇,周围种了许多不同种类的花草树木,不远处还有小山丘,是个与世无争的地方。
  「安洁,我想种米。」一名束著浅紫色马尾,颈後刻有「HW-0001」的编号的少女说。
  HW是家用型的简称,家用型的智能人类是做家务的能手。
  智能人类除了本身所设有的对应技能,他们还设有「学习程式」的进化程式,令他们更像人类。
  比方说家用型的智能人类,他们只要付出努力,也能够学会战斗技巧。
  「没地方了吧,温室已种满了蔬菜。」身高只到少女的腰部,顶著像水桶般圆滚滚身躯的原始型智能人类说。
  两人边闲聊边踏进一间水果专卖店。
  「竹梓、安洁,今天的苹果很新鲜!我可以多送一个。」两侧脸颊长有雀斑的小女孩看见两人进来,便主动搭话。
  圆滚的安洁举起机械手打招呼。「丽丽,我虽然叫安洁,可我是爷们、雄性、公的!」
  「吵死了,人家知道,不需要每次都说。」竹梓用灵动的紫眸白了他一眼。
  丽丽被逗笑了。
  两人知道丽丽爱看这套,所以每次来都会这样逗她开心。
  「好久不见弗迪伯伯了,他的病还没好吗?快半年了。」丽丽说。
  竹梓在红苹果堆上游移著的手颤了一下,然後微笑说∶「本来快好了,可他吵著要自己下田,结果就闪了腰。」
  「那我明天去探望他。」
  「你去了也会被赶出来。」
  安洁模仿弗迪低沈严肃的声音。「臭小鬼,有空来看我这老头,还不如去念书。」
  丽丽又被逗笑了,想想就打消了念头。
  安洁手抱著一袋苹果,两人与丽丽挥别。
  「竹梓,弗迪的事快瞒不住了,你还未下定决心吗?」安洁看了眼沈默的竹梓,知道她有自己的考量,便不再作声。
  突然从小山丘处,传来了一声巨响。
  「怎麽了?地震吗?竹梓快跑。」安洁拉起竹梓的手,拔腿就想跑,却反被竹梓拉住。
  「不是地震,是我们的家附近冒烟了。」竹梓指向小山丘。
  小山丘。
  有一架银色机身的椭圆形飞船,粗暴降落到绿油油的草地,一路滑行至撞上玻璃温室才停止。
  伊卡修有点狼狈地从飞船走出来,後面跟著一名侍从马可,四名护卫型智能人类。
  护卫型智能人类,即是身手敏捷、警觉性高的保镳,配有雷射剑、□□等武器。
  在伊卡修快要抵达洛特星时,飞船突然出现故障,不受控制,然後就偏离了原来的轨道紧急降落了。
  「王子,要通知国王吗?」马可问。
  飞船在出发的前一天已经检查过,这很明显是有人想危害伊卡修。
  「不用,通知瓦纳曼公爵来迎接。」
  马可按了一下手表型的电脑,弹出了立体屏幕,正在接通公爵府。
  伊卡修环视四周。
  这里是靠近山顶的地段,绿草如茵,空气也很清新,损毁了一半的温室,邻近有间木造小屋。
  发出了这麽大的声响也没人出来,应该是没人在里面。
  伊卡修按下银色,边上镶有整排小颗黑曜石的指环型电脑,利用了贵族特权直接搜寻了住在这里的人的资料,记录下来,稍後再讨论赔偿温室一事。
  「王子,已通知瓦纳曼公爵,请你再等一会。」马可说。
  「温……温室被……」赶回来的竹梓、安洁看见塌了一半的温室,感到心痛不已。
  两人无视了伊卡修一行人,直奔到温室。
  竹梓跪了下来,就差没流泪痛哭。「我的蕃茄、黄瓜、地瓜……」
  今天刚好是收成期,她的半个月粮食就这样没了,到底是那个天杀的!?
  竹梓眼神一转,瞄到了砸坏温室的原凶--飞船。
  「飞船发生了一些事故,导致降落点偏差,贵「主人」甚麽时候在?可以谈谈赔偿的事。」
  听到身後响起一把无甚起伏的冷淡嗓音,气上心头的竹梓忍耐住。
  对方都说是事故,也说会赔偿,她不应该发火,但在说这些之前,他应该先道歉吧!
  这种「钱就是一切」的态度真令人不爽,平民也是有尊严的!
  竹梓站起来,臭著脸转身说∶「你应该要先道歉才对」
  竹梓看见对方那张如冰薄般的神情後,闪过了一丝惊愕。
  贴服的银短发,如霜的眼瞳,左耳还戴著垂吊的水滴形状的红宝石耳环,是在电视新闻上见过的伊卡修.布雷克特王子。
  安洁站上前,用手指著对方,帮竹梓撑撑埸面。「对啊!不管你是谁,弄坏别人的东西就要道歉。」
  「真无礼!你竟敢用手指著伊卡修王子!」马可说,另外四名护卫型智能人类分别围在两人两侧。
  竹梓、安洁警戒地望著他们。
  「智能人类,别让我问第三次,你们的「主人」甚麽时候在?」伊卡修散发著对智能人类明显的憎恶。
  「他外出了,要晚上才回来。」竹梓说。
  「我会联络他。」
  伊卡修转身走向不远处的树荫下,其他侍从跟上。
  竹梓与安洁走向温室,默默地拿起放在一旁的打扫工具,清理没被压坏的蔬菜旁边的玻璃碎。
  不一会,另一艘飞船降落,是来接伊卡修的,还派了两名维修人员修理伊卡修的飞船。
  待所有人都走後,两人停下手上的工作。
  「竹梓,刚刚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他们要来捉你!」
  「我也吓了一跳。」
  还以为这麽快便查出她黑了瓦纳曼公爵的电脑。
  「竹梓,下定决心吧!弗迪的事瞒不下去了,被查出弗迪已死,我们没「主人」的事就糟了!」
  「我知道,下场就是被回收吧!」
  「主人」就是其智能人类的买家,「主人」一死,智能人类便会被强制回收,除非在死前已转移给别人。
  失去「主人」的智能人类,就是被当成垃圾一样,拆解循环再用,对某些人类而言,他们终究只是堆无机物。
  「这「锈色星球」并非伊卡修所管辖,但却出现了,九成是为了资料被盗而来。」安洁说。
  特地派一个王子调查,王族是有多重视这件事啊?
  「嗯,这里也不安全了。」
  竹梓深深地看著小木屋,这里是与弗迪共同生活的地方,但他在半年前就已经因病去世了。
  竹梓舍不得离开这里,就入侵医院的系统,把弗迪死亡的资料篡改了。
  但天下无不散之筵席,竹梓毅然地说∶「安洁,我们走吧!去找五年前的叛乱真相。」
 
  智能人類的叛亂 (二)
 
  瓦纳曼公爵的私人宅第的後园,停泊了两架飞船。
  「伊卡修王子,幸好你平安无事。」瓦纳曼出来迎接。
  虽然年过半百,但瓦纳曼的身材仍旧保持得很壮健,黑发也很有光泽。
  「瓦纳曼公爵,这是常有的事。」
  瓦纳曼深知王族间的明争暗斗,但像伊卡修犹如谈论家常话般的轻松态度,真是个猜不透的人。
  会客室。
  伊卡修、瓦纳曼坐在黑色的皮革沙发上,佣人端上了香气四溢的高级红茶,便行礼离开。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