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风弄  生子  柴鸡蛋    乐可  hp

鬼书 作者:咯咯兽

字体:[ ]

 
文案
宋书不信鬼神之说,但参加发小葬礼回来后,发生了一件颠覆他以往认知的事情,原来他不是不信鬼神之说,只是有些记忆都被压住罢了。
 
听道士说,只要把那本书烧掉就不会再看见他了,也能过上正常人的生活。
 
 
(?⊙ω⊙)?
1.全篇虚构
2.cp不是发小
3.不定时更新,正常不会日更,短篇吧
3.应该有雷,带一下避雷针
4.想写恐怖灵异的,但好像没那个能力
5.谢谢唐追的封面,我很喜欢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前世今生 现代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宋书 ┃ 配角: ┃ 其它:主攻
==================
 
☆、朝原死了
 
  宋书一醒来感觉自己头像是要炸开一般,痛的喘不上气来。
  此时他在一间病房里躺着,宋书一瞬间分不清到底是什么情况,揉揉太阳穴,他记得他是开车回去参加朝原的葬礼的……
  他想起来了,路上他出了车祸。
  捶捶脑袋,宋书掀开盖在身上的被子下了床,他身上没有大伤,就头碰了一下,也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了。宋书从床头柜找到手机,看了下时间,3月9日。他回去那天是3月7日,他睡了将近两天。
  赶紧从床上起来,宋书换下病号服,就要出门。
  张朝原是他的发小,为数不多的真心朋友,、打小身体就不是很好,这一天的到来大家都有心理准备的,但也心痛。
  ‘咔嗒’病房门被打开,走进来一个女人,“妈。”宋书叫了一声。项思见宋书起身,把手中的鸡汤往床头柜上一放,阴沉着脸,“你这是要去哪儿。”
  宋书找到自己的钱包,“朝原走了,我去送他一程。”正准备出门,宋书万万没想到他的妈妈抓住了他的手臂,“你不能去,听妈的不要过去。”
  宋书不敢置信的看向项思,张朝原也是项思看着长大的,这个时候他走了,他要去送一程,项思却让他不要去。“妈,怎么了?”宋书不认为他妈妈是无情的人,这个时候说这话一定是有什么问题的。
  项思:“你们八字相冲,你这次去了会影响朝原上路的,而且对你也不好,乖儿,听妈的别去。”
  宋书皱眉,严肃道:“妈你什么时候开始信这个了。”
  项思上前给宋书理了理衣领,宋书的脖颈处戴着一个玉珠,“乖儿,这个是我们家祖传宝贝,千万不要摘下来啊,洗澡的时候也不要摘下来。”
  宋书敷衍的点点头,正想走出门,项思一把把门锁上,“宋书,我说的话你听进去了吗?”
  宋书:“妈别闹了,有什么事等我回来再说吧,现在都什么时候了,再晚可能就来不及了。”
  项思坚持堵着门沉着脸,两人之间僵持住,谁也不让步。这时项思的手机响了起来,项思拿起来一看,脸瞬间变色,像是信徒遇见了信仰之人一般,一刻不敢怠慢。
  “喂,师傅您好,您好,我是我是,我是宋书的母亲。”项思的神情前所未有的紧张。电话那边又说了什么,项思使劲点头,开了房门走了出去,还不忘记带上门。
  宋书不知道电话那头是谁,但能让他妈妈变成这模样,他是十分佩服的。项思走开了,宋书打开了门。项思在距离病房不远的地方认真接听电话,一看到他出来就追了过来。宋书哪里肯给项思机会,‘冲冲冲’的跑出了项思的视线。
  项思担心极了,脸色瞬间变白,对着电话那头一直问怎么办,电话那头沉思了片刻,开口道:“你别担心,我师弟在那边。”
  宋书拦了一辆出租车,三个小时后终于到了旧村。宋书的老家在旧村,6岁去的城里念书,村里也有老人住着,每一年寒暑假他都会回去过假期。前些年家里老人年事已高离开后,他就很少再回来了,这次回来却是送朝原最后一程。
  出租车直接开到村子里停的,一下车宋书就奔向张朝原家。
  “宋书你回来了,到叔家去坐坐。”叫住宋书的人是宋书隔了n代并不算亲密的叔叔。“生叔待会儿,我要先去朝原家看看先,前天出了小车祸,今天才赶回来,不知道朝原现在。”
  宋生一听车祸,担忧道:“怎么样,人没什么事吧。”
  宋书笑着摇摇头,“没事,就躺了两天,生叔先不说了,我先过去了。”
  宋生哪能真拦得住,宋书又说了几句就走到了张朝原家。张朝原家里此时非常热闹,但这个热闹是谁都不想要的。
  家门口很多妇人在折纸钱,宋书走了上前,可没走几步他被人拦了下来,“宋书,你不能进去。”
  宋书皱眉看着张朝原的爹,“张伯,你这是?”宋书真的不懂了。
  张安眼圈红红的明显哭过,下巴上一圈胡渣,他拿起夹在耳后的烟卷,点起火,“你妈妈跟你说过吗?”
  宋书根本不把他妈妈说的那话当回事,现在张安也来这么一句,宋书有些懵了,“张叔,你们真信那个,我跟朝原二十几年感情,因为这无须有的八字相冲,最后一程都不让我送的。”
  张安眼神深意的看了一眼宋书,没再说话,径自吐着烟圈。
  既然张朝原的父亲都这么说了,宋书真没什么脸皮进去,“好好好,那我就不进去了,张叔你能告诉我朝原什么时候走吗?”
  张安被烟呛到咳嗽了一声,“现在还不知道,得看师傅安排,你没事就回去吧,等去了给你电话。”
  虽然不进去看看,宋书也没决定这么早走,“张叔,我好不容易回来,哪能这么早走。”
  张安点点头不再说话,“那我先进去了,里面很多东西还等着我做。”
  宋书看着张安佝偻的背影,扭头走了。他家的房子常年没人住,现在肯定是住不了了,宋书给同村好友打去电话。                        
作者有话要说:  (?⊙ω⊙)?
 
☆、巨树
 
  晚上宋书住在了宋德家里,但是宋德是要去张朝原家里的,所以他家里此时就只有他一个人。张朝原家里不能去宋书就去村里人的家里串串门,但很多人家里都没有人,大多都在张朝原家里。
  宋书的晚饭是宋德回来给他做的,因着宋书刚刚从医院里出来,身体也不知道好全了没有,宋德没敢做大鱼大肉,给他熬了一锅稀粥,准备了几叠小菜。
  宋德:“宋书吃饭啦。”宋书在宋德楼上发着呆,被宋德的声音拉回神,还有些恍惚。
  宋德给宋书做好饭后,自己也没吃就又到朝原家里去了,问的问题也躲躲闪闪的不回答。
  宋书两天没吃饭,肚子很饿却是没一点胃口,将宋德盛的那一碗稀粥吃下后就没再盛。
  旧村四面环山,宋德家建在村子边缘。宋德安排宋书住的房间是家里的客房,窗户打开正对着一座山,山间迷雾环绕,小树若隐若现的,猛一看像是有个人站在那里一般。
  搬了一条椅子,宋书坐在窗户前。今天的天气是雨转阴,下过雨后的天气凉飕飕的。他身上穿的是前几天的衣服,坐在窗口前他忍不住打了个哆嗦,胳膊起了一片疙瘩。宋书没有去拿衣服穿,坐在窗前吹了一阵冷风,终于有了张朝原已经走了的意识。
  搓了搓酸涩的眼睛,宋书躺到了床上,出了车祸的脑袋还没好全,越来越沉重的脑袋使得他快速睡了过去。
  ‘剌剌~’耳边是喇叭,打鼓还有人大声说话交织的声音,应该是道士在做法。宋书眼睛没睁开,只感觉头随着那声音绕来绕去,时大时小。实在受不了了,宋书迷迷糊糊间睁开了眼睛。
  窗外明亮的月光洒进屋里,睁开眼睛后宋书感觉耳边吵闹的声音小了很多,昏沉的脑袋也轻了些。
  窗帘没有拉上,睁开眼宋书就看到了窗外的风景。
  窗外的那座山在村里很有名气,相传那里古时候埋过大官,虽然一直没被证实。
  宋书记得他们小时候很喜欢去那座山上玩,那里有一颗参天巨树,枝桠繁多,夏天还会结果子。
  看着这颗硕果累累的巨树,宋书有些恍惚。摘下一颗红得滴血的果子,宋书将果子送到了嘴里,霎时,一股酸甜的味道刺激着味蕾。
  “宋书,宋书,听宋德说山顶有山猪,我们去看看吧。”宋书一怔,转向声音的来处,只见十岁左右的张朝原站在他身边,嘴里塞着果子,含糊不清的说道。
  宋书总觉得哪里不对,“朝原,你?”
  张朝原吞下酸甜的果肉,笑着向前跑去,“宋书,快来啊,要不就看不到了。”
  宋书虽然心里觉得古怪,但还是跟了上去。
  山里鸟鸣声不绝于耳,脚踩到干草枯枝上发出‘啪啦’的声音。张朝原跑在前面,欢乐的笑声越来越远,渐渐的宋书看着张朝原越来越远去的身影,心下一急大步赶上,不料脚下被绊了一下,他整个人正面朝下摔倒了。
  宋书有些生气,正想把张朝原骂一顿,起身他发现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周围哪里还有张朝原的身影。宋书愤愤的大声叫了几声,突然一声乌鸦的叫声唤醒了他,对了张朝原不是死了吗?
  宋书背后一片冷汗,张朝原是来跟他告别的吗。望了一眼迷雾环绕的山腰处,宋书转身下山。
  宋书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只觉这条路比以往走的要长很多。等到他走到大树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宋书摘了一颗果子,转眼他发现他眼前有两条路,对着两条一模一样的路宋书一时间不知道该走哪条。
  头越来越沉重,宋书捶了捶脑袋,突然双眼发黑。
  ‘啪嗒,啪嗒’雨滴的声音,宋书觉得自己肯定淋到雨了浑身黏乎乎的。从地上爬了起来,黑暗中宋书看到在他前面有一本绀青色的书,书应该有些年头了,可以看出是经常被翻阅的。
  宋书上前把书捡了起来,翻了几页,上面的字他一个都看不懂。
 
☆、珍树山
 
  
  “宋书,起来吃早饭啦。”宋德敲了敲门。
  ‘扣扣’听到敲门声,宋书伸了个懒腰,“来了”挠挠后腰,宋书眯着眼睛掀开被子,眼睛还有一点不适应太阳光。
  宋德推门进来,手上拿了一套洗漱用品,“给你放桌上了,洗完快点下来吃饭。”宋书揉了揉脖颈,可能是睡太多了,他浑身酸胀,“嗯,麻烦你了。”
  宋德一掌拍到宋书肩膀,“见外啦。”宋书勾唇笑了笑。
  宋书下去吃饭的时候,宋德已经不在餐桌上了。餐桌上的早饭较为清淡,一碗蔬菜粥,一颗咸蛋。宋书知道咸蛋是宋德自己腌制的,他也许多年没有吃过宋德家的咸蛋了。刚剥开蛋壳,房子外传来急速的脚步声。
  “宋书。”宋德和张朝原的父亲匆匆赶了进来。宋书手一顿,心里升起不好的预感,“怎么了?”
  “宋书啊,你赶紧先回市里去,你暂时不能在村里待了。”张安焦急道。“知道你回来没开车,我让宋德开车送你走。”
  宋书皱眉,“张叔,发生了什么吗?”
  张安急的挥手,“让宋德在路上跟你说吧,快来不及了,赶紧走吧。”
  宋书见张安这副模样,点了点头,饭也没吃一口跟着走了出去,心里也憋着一口气,郁闷的不行。他实在是不懂,车祸醒来过后,感觉整个世界都变得莫名其妙。
  车子缓缓启动,“宋德,发生什么事情了。”
  宋德叹了口气,“你还是不要知道这些比较好,知道的多烦恼也多。”宋德说着转过头看了一眼宋书,眸光复杂。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