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风弄  生子  柴鸡蛋    乐可  hp

男神爱上鬼+番外 作者:思乡明月

字体:[ ]

 
文案:
一枚男神和一只阿飘谈恋爱的小甜文,架空都市背景,微灵异,无恐怖惊悚元素。
阿飘:男神嫁我!以后吓人的活儿交给我,你来扮大仙捉鬼,绝对赚得盆满钵满,妥妥走上人生巅峰,小说里都是这样写哒!
男神:……我本来就是高富帅了,干什么要去当捉鬼大师?快别闹了,过来铺床。
阿飘:QAQ把金手指当成保姆来用,这样真的可以么?!
男神(微笑):不要妄自菲薄,你是全能好基友嘛,爱你哟。
阿飘:☆_☆我去铺床……
 
帅气精英男神攻X花痴贤惠阿飘受,1vs1,主攻。
 
内容标签:天作之和 励志人生 甜文 现代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岳,闻杰 ┃ 配角:各种配角 ┃ 其它:轻松愉快小甜文,励志正能量,主攻
 
【编辑评价】
高富帅总裁正打算向自己的呆萌小助理表白,一场车祸就夺去了对方的生命。奇妙的是,呆萌小助理竟变成一只阿飘留在了总裁的身边,使得这位高富帅不仅走上了搅基的道路,还开启了人鬼情未了的人生新篇章,生活变得多姿多彩并充满了待破解的谜团,他们的未来注定与众不同……本文一开篇,主角的CP就成了鬼,切入点新奇有趣,人和鬼的相处又萌又甜,故事的走向出人意表,主角们一边携手探索未知的奥秘,一边狂秀恩爱闪瞎围观群众,他们最终会走向怎样的结局,令人期待。
 
 
    第1章 告白
    
    “这个超级白富美终于走了,好险没有拐走我的男神啊……”
    目送着价值九位数的私人飞机驶离跑道,飞向天边的红霞,闻杰暗暗感慨了一番,目光回落到身旁的沈岳身上:在夕阳余晖的映照下,本来就很帅的沈岳显得更加耀眼了,直看得闻杰眼冒桃心、小心肝扑腾扑腾一阵乱跳——不过他很快就冷静了下来,哎,自家男神不仅帅到没朋友,而且还是个能力非凡的“拼一代”,迟早都会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并且生出一窝高质量的富二代来回馈社会的吧……
    这样想想,闻杰既觉得自豪,又有些小难过:自己和男神的差距这么大,就连暗恋都没底气啊,真是心酸酸呢。
    “嘿,回神了——”
    沈岳拍了拍闻杰的肩膀,心里暗觉好笑,自己的这个小助理啊,表情库真是相当的丰富呢,瞧瞧他现在的小表情:花痴中透着几分小纠结,纠结中又带着点儿小哀怨,呆萌蠢各占三分,真是有趣极了,以至于像沈岳这样正经的人都想要伸爪子揉捏他的脸了。
    不过沈岳的手最终还是落在了闻杰的肩膀上,现在的他们毕竟还是总裁和助理的纯洁关系,揉脸什么的……时机未到啊。
    “这几天陪着姚董逛东逛西,真是辛苦你了。走,我请你吃大餐去。”沈岳笑眯眯地这样说着,整一副好老板的样子,转身就往停机坪旁的辅道上走去。而当他走到自己的座驾旁边,闻杰已小跑着赶了过来,帮他拉开了副驾驶座的车门——这小子,虽然偶尔会犯呆,但做起事来还是挺靠谱的,尤其是对待沈岳,闻杰用心至极,各种细致周到,真是妥妥的贤良淑德好助理一枚。
    “辛苦?不会啊,我做的都是分内的事,一点儿也不辛苦,还是沈总你比较辛苦,累了这些天,今晚不如早点休息吧,另找个时间再请我吃大餐好了。”
    安置好沈岳以后,闻杰也上了车来,却是一点儿也不为老板要请他吃大餐而感到高兴,反而提出了异议。
    沈岳想了想,点头道:“也是,这几天招待姚董,几乎顿顿都是大餐,再吃也没什么意思了……那就直接送我回家吧。”
    闻杰“嗯”地应了一声,系好安全带,点火挂档,缓缓将车驶离机场。期间,他一直静默无言,直至来到高速路口,排队等着取卡时,他才转过头来看向沈岳,忍不住想要发问:啊喂,你刚刚的每句话都不离那什么姚董姚董的,难道是真的对人家有意思?正好那位姚董也对你有意,临上飞机的时候还邀请你跟她一起回京去见她老爸咧,简直就相当于告白了,你怎么不干脆地答应她呢?
    话到嘴边,却见沈岳已然调低了副驾驶座的椅背,闭上眼睛开始养神了,闻杰暗暗一叹,终究还是什么也没说,继续认认真真地开车了。
    其实吧,即便是沈岳没在闭目养神,闻杰也是问不出那些话的:苦逼的暗恋者啊,再多的酸水也只能往肚子里咽,就算是再借他十个胆子,他也不敢摆出一张怨妇脸去质问自己的上司兼男神啊,除非他已打算辞职远走他乡……咳,那也还是不敢的好么!
    ——在暗恋的男神面前,任谁都会努力戴上贤良淑德的面具、打死也不愿脱下的。
    话说,若是让沈岳知道了闻杰正在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他绝对会笑出声来的。倒也不是嘲笑,只是纯粹的被逗乐:在之前的那几天里,那位姚女士对沈岳的态度确实有些暧昧,言语之间也确实带着些挑逗的意味,但事实上,人家真正的意思是想要招揽沈岳这一员干将入她麾下,而之所以要使用那种暧昧不清的表达方式,主要还是因为她不想留下“跟侄子抢人”的话柄,毕竟以身份来说,沈岳是姚女士的侄子姚景升的同学兼合伙人……
    总而言之,这其中的道道还挺复杂的,闻杰不了解内情,也难怪会想岔了。
    更何况,姚女士除了看中沈岳的才干,也确实看中了他的“美色”,还真是对他有了几分意思,闻杰在这方面的感觉倒是没错的。不过呢,依照姚女士一直以来的“采草”风格来看,她最多也就是想跟沈岳这个大帅哥春风几度罢了,并不涉及情情爱爱,更不可能谈婚论嫁——闻杰纠纠结结地想了一堆,就连“白富美加高富帅等于一大群富二代”这样搞笑的等式都想到了,那就真是想太多了。
    哎,闻杰的脑洞这么大,明显是因为自己心里有情,所以眼里看到的也全是情嘛,可以理解啦。
    只可惜心里泛酸的小助理并不知道,他的男神沈岳对白富美什么的全无兴趣。此时的沈大总裁闭着眼睛,其实正是在想着他和闻杰之间的事:身为青年创业者的领军人物,沈岳当然不是个迟钝的人。所以在一段时间以前,他就发现自己的助理在暗恋他了,也难怪他总能隐约地感觉到闻杰对他有种发自内心的关怀之情,远比员工对老板的刻意讨好要真挚得多。
    在搞清楚原由之后,沈岳既有些诧异、也有些恍然,但真正让他感到惊讶的是,自己并不想像从前拒绝各种妹子们那样、果断干脆地拒绝闻杰,反而还想继续观察和考虑一段时间……而这,其实已经很能说明一些问题了。
    果不其然,就在招待姚女士的这几天里,沈岳是彻底确定了自己对闻杰也是有着一些不同寻常的感觉的。尤其是看着这小子因为旁人调戏他而心情起伏、露出的种种生动有趣的小表情,他在暗觉好笑之余也更添了几分心动。
    ——既如此,那还等什么呢?
    想到这里,沈岳微微睁开眼,把目光投到了正在开车的闻杰身上,无声地笑了笑,心里已经做下了一个决定:待会儿,等闻杰送他回到家,他就邀请对方进屋坐坐,正好家里还有一些食材,可以让他展现一下自己的厨艺,弄几个家常菜就是一顿温馨的晚餐了……再然后,吃饱喝足,气氛正好,他就……嗯咳咳,可不要想歪了,其实沈大总裁只是打算对他的小助理说上一句言情剧里的经典台词:不如我们试着交往吧?
    没错了,就是这么纯洁,也就是这么的直接。
    预想到闻杰听到这话时的有趣反应,沈岳笑得更加愉悦了几分:今夜应该会很美好、很值得纪念吧,告白之夜……
    便在这时,手机铃声突然响起,打断了沈岳情意绵绵的思绪,使得像他这样思维敏捷的精英人物,也微怔了片刻才回过神来。
    低头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沈岳按下了通话键——“姚董?”
    “……我说沈岳啊,对着我姑姑你也喊姚董,我也是姚董,下次见了我爷爷,你是不是还喊姚董?能不能有点新意啊!”
    “呵,”沈岳轻笑道:“你们本来就是一大家子姚董啊,还不让人喊了,故意为难我这个没背景的草根么?”
    “草根?”电话那头传来一声夸张的冷笑,“啧,这年头的高富帅要是都像你这么谦虚,职业喷子们都要乐疯了!妈妈再也不担心我没素材了!每天都能愉快地狂喷高富帅了!”
    “……姚大少,你转职成为一名光荣的段子手了?你们家的各位姚董都知悉这个喜讯吗?恭喜啊,整个家族无比单一的职业现状终于被改变了呢!”
    “丫的,沈总你不去当段子手才真是浪费了天赋呢!”
    “噗哈哈……”互相调侃了一番,这俩哥们一起大笑了起来,仿佛时光又倒回到了他们美好的大学时代,好半晌后才双双平复下来,说起了正事——
    “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姚大少起了一个如此没新意的开头,接着说道:“好消息是我姑姑已经决定把她在华飞拥有的全部股权都转让给你了,从今往后,你不仅是沈总,也是沈董了。而坏消息呢,就是我的那个六叔、他居然在我爷爷面前告了你一状,说你为人女干险,而且野心很大,一定要严加防备,决不能再给你可趁之机来占我们姚家的便宜。”
    “……”
    其实沈岳现在心情正好,真的一点儿都不想去管什么姑姑叔叔爷爷的事。但他也知道姚景升给他说这些事是存着提醒的好意,他不能不领情,所以沈岳只能避重就轻地说:“我才送你姑姑上飞机呢,这还没到半个小时,怎么就有消息了?”
    “她着急呗,一上飞机就打卫星电话给老爷子说这事儿,”说到这里,姚景升长叹道:“本来吧,这整件事走到这一步,终于算是圆满了。怎知六叔竟会忽然告你黑状?唉。”
    “那没什么大不了的,反正我是当定这个沈董了,由得你六叔去说吧。等过段时间我去京城,再当面跟你爷爷聊聊。”沈岳淡定从容地回应道。
    姚景升“哦”了一声,说:“好吧,看来你自有成算,我是白担心了……也许我唯一该做的,就是见证一个全家都是沈董的家族逐步诞生?”
    听了这话,沈岳微微一顿,下意识地瞥了闻杰一眼,暗暗好笑地想着我都打算搅基去了哪还会有什么家族呢……
    正要再跟姚大少侃上几句,孰料就在这时,只听“吱——”的一声刺耳巨响,紧接着就是——轰隆!
    天旋地转间,一蓬暖热的鲜血抛洒过来,“哗啦”一下就泼了沈岳满头满脸!
    下一刻,身体因为惯性而不自主地往右边的车窗上撞贴过去,又回落到座位上,玻璃碎片、金属碎片,甚至还有血肉残渣都扑面而来,沈岳下意识地伸手去挡,感觉到手臂似被刺破了,却没有什么痛意——在这短短几秒钟的碰撞过程中,大脑根本分不出半点儿容量来感受疼痛,直到一切都静止下来,他才慢慢恢复了感官……
    “喂……喂,发生什么事了?沈岳?怎么回事……阿岳?!”
    沈岳这才发现,因为他下意识地收紧了手指,所以手机并没有掉落,还在他的手上——屏幕沾了血,通话却还保持着:“我……出车祸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