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风弄  生子  柴鸡蛋    乐可  hp

缄默绅士的法则 作者:唇亡齿寒0(下)

字体:[ ]

 
第61章 招供
  根据“升月”号大副的说法,现在这个时节并不适合航行去白滨岛,天公常常不作美,只能依靠洋流。往年甚至还有海盗在附近海域游弋,他们狗胆包天,连军舰都敢袭击。今年由于苏维塔将军的功劳(提到苏维塔时,大副满脸崇拜之情),无需担心海盗,水手的日子轻松不少,但前往流放地,单程还是需要一周左右。
  安托万的情况时好时坏,有时能起来走两步,去甲板上吹吹风(顺便接受船员们无情的嘲笑),有时只能像条死狗一样瘫在床上,吐得稀里哗啦,饭也吃不下,整个人瘦了一圈,等抵达流放地,他说不定会被当成受尽虐待的囚犯呢。
  朱利亚诺不照顾安托万时,便和恩佐一起在船上闲逛,同水手们聊天,从他们那里还学会了如何打水手结。他小时候也曾坐过船,不过都是短途航行,从未像这样在海上一连待这么多天。海上生活对他来说十分新奇,同恩佐一起享受海风吹拂,观赏壮丽的海上日出和日落,更令他心中充满甜蜜和欢欣。他觉得他们就像一对新婚燕尔的伴侣,正在享受美好的海上蜜月之旅——除了不能尽情欢爱之外。毕竟安托万和他们同住一个舱室,当着别人的面不好干这样那样的事。但在船舱的角落,别人看不到的地方,朱利亚诺会抓住一切时机悄悄和恩佐亲热,交换炽热的吻和温柔的爱抚。这种偷偷摸摸的欢愉更让他兴奋。
  然而再火热的爱情也会被日复一日的无聊航程所冷却。海上的第五天,朱利亚诺已经厌倦了一成不变的天空和海洋,时时刻刻都盼着抵达陆地,海平线上的任何一个黑影都能让他激动半天,可那黑影常常只是一块海上浮木,所以朱利亚诺的心情很快就跌回低谷中。就连恩佐温情的抚慰都不能让他再展笑颜。
  第五天傍晚,大副忧心忡忡地说,他们有可能遇上风暴。“升月”号十分坚固,寻常风暴不必担心,但风向骤变有可能使他们偏离航向,航程或许会再拖延几天。朱利亚诺心情更加糟糕,当然,安托万比他更糟糕。听到航程延期的消息时,他直接哭了出来。
  “到底……什么时候才能……”他啜泣着,“还有风暴!普通的船就已经够颠簸了,现在还有风暴!啊!干脆让我死了算了!”
  谁叫你非要跟来的……朱利亚诺腹诽。但他表面上依旧和颜悦色,安慰安托万道:“别急,你已经撑过一半航程了,接下来几天肯定也没问题。要不要喝点安眠药?”
  安托万已经受够了药,可他也找不到更好的办法,只能委委屈屈地喝光朱利亚诺给他的加量安眠药,倒头睡下。没几分钟,他的呼吸便平稳下来,还咕哝着毫无逻辑的梦话,什么“肉松包真好吃”之类的。
  朱利亚诺摇摇头,将杯子放进桌上固定的杯托里。舱室的门开了,恩佐蹑手蹑脚走进来。
  “他睡着了?”刺客耳语道。
  “嗯。喝了安眠药,刚睡着。”
   刺客突然从背后抱住他,致密缠绵的吻雨点似的落在他脖子上。朱利亚诺咯咯笑着躲开他。“别闹!安托万在呢!”
  “反正他喝了安眠药。”
  “他是睡着了又不是死了!会惊醒他的!”
  恩佐不由分说将朱利亚诺按在墙上,扒掉他的裤子。“那你就别出声。”
  他屈下膝盖,缓缓跪在朱利亚诺面前。年轻学徒的嘴角快咧到耳根了。诸神在上,他喜欢这个。恩佐含住他的*茎,舌头灵巧地在龟*上打转,滑过细嫩的铃口。朱利亚诺仰起头,整个人贴在墙壁上,浑身紧绷,齿间泄露出微弱的呻吟声。他怕极了,安眠药效力不知道有多大,安托万会不会被吵醒?如果他这时醒过来,朱利亚诺只能无地自容地跳进海里了。
  “烤鸡腿……真好吃……”安托万在睡梦中翻了个身,呼唤着某种梦中美食的名字,继续睡得昏天黑地。
  朱利亚诺松了口气,可恩佐忽然恶作剧般用力一吸,他短促地叫了一声,下身一泄如注,*液全部射进恩佐的喉咙里。刺客抓住喉咙,咳嗽起来。朱利亚诺飞速拉上裤子,紧张地瞟了一眼床铺——安托万睡得美滋滋的,口水流到枕头上。安眠药效力真不是盖的。
  恩佐被*液呛到了,又不敢大声咳嗽。朱利亚诺慌忙抓起一只水杯递给他。恩佐吐出白浊液体,漱了漱口,挠挠喉咙,喝了几口水。朱利亚诺红着脸靠在他身上:“你胆子太大了,怎么能在这里……”
  “我讨厌船。没有半点隐私。”恩佐皱起眉,“这什么水?一股怪味,像酒鬼的呕吐物。”
  “呃……”朱利亚诺扫了眼桌子,“糟了,那是安托万的安眠药!对不起,我一时情急,没注意……”
  恩佐擦擦嘴:“安眠药?这玩意儿真管用吗?”
  “安托万不是睡得挺沉?”
  “可我怎么一点都不……”
  咣当。杯子落地。恩佐两眼一翻昏了过去。
  “药效也太快了吧!!!”
  朱利亚诺想冲去找船医理论,这哪里是安眠药,根本就是蒙汗药吧!船医到底给了他们什么东西!他已经有了一个昏迷不醒的安托万,现在又多了一个不省人事的恩佐。他架起恩佐,艰难地将他拖到床上,顺便暗自决定,今后安托万再怎么晕船,也决不能让他喝安眠药。
  刚刚安置好恩佐,舱室的门便被人敲响了。军舰上的人们没什么隐私权,门也从来不锁,但水手们为了表示尊敬,会礼貌性地敲敲门。
  “进来!”朱利亚诺说。
  门开了。那名牢房看守满脸笑意地站在门口,双手像夏天的大苍蝇般搓个不停。
  “大人,好消息,好消息呀,囚犯扛不住了,愿意招供。”
  的确是个好消息,尤其是相对于朱利亚诺当下的悲惨境遇而言。“我们走。”朱利亚诺为恩佐盖上毯子,和看守一起下到底层甲板。他赏了看守一枚金币,让他守在外头,自己提着炼金术灯去见费尔南多。
  他的表兄仍被铁链锁着,看上去依旧凄惨无比,脸色比前几日见面时更差,脸颊凹陷,嘴唇干裂,眼睛下面浮现出疲倦的黑色。
  “这就扛不住啦,费尔南多?我还以为你是条硬汉,原来这么不堪一击。”
  听见他的声音,费尔南多抬起头,嘴角讽刺地弯了弯,接着无力地垂下:“雕虫小技罢了,我还当你有什么特别的审问技巧,结果就是不给饭吃……呵,我只不过……不想跟你继续周旋而已,反正我也没有什么必须保守的秘密,何必跟你小子死扛……”
  “尽管嘴硬好了,反正你嘴上再怎么逞能,还不是老老实实招供?”
  “哼哼,只怕你要失望。我根本不知道博尼韦尔为何要杀你父母,你怎么拷问我也是白搭。”
 
 
第62章 费尔南多的坦白
  “什么?!”朱利亚诺抓住铁栏杆,“你不知道?我父母跟你谈了整整一宿,你居然说不知道?”
  “博尼韦尔似乎在酝酿什么阴谋,和梵内萨城邦以及整个约德地区有关,可我真的不知道。你父母跟我叙了一夜旧,末了才遮遮掩掩地告诉我,他们掌握了博尼韦尔的一个天大秘密,可以借此威逼他下台,拯救梵内萨。也许我再多待几天,等他们完全信任我,就会将事实一五一十说出来,可惜博尼韦尔等不了那么久。”
  “那么你为什么要跟博尼韦尔合作?!你早就跟他同流合污了,是不是?你竟为了他而背叛自己的亲人?”
  费尔南多喉咙里发出一阵低沉的笑声:“亲人……哈哈哈……亲人?你说维托和奥莉娅是我的亲人?”
  “奥莉娅是你的姨妈,是你母亲的亲妹妹!我们怎么不是你的亲人了?”
  囚犯止住笑声,眼瞳中突然爆出怨毒的光彩:“亲人?我没有这样的亲人!你知道我的父母,也就是你母亲的姐姐、姐夫是怎么死的吗?是在去你家做客的时候被刺客杀害的!那刺客明明要杀你的父母,遭殃的却是我的双亲!他们到底犯了什么错,竟遭到这种厄运!连自己的亲姐妹都保护不了,居然还有脸自称‘亲人’!”
  朱利亚诺舌头打结。他只知道费尔南多的父母早亡,却不知道其中还有这么一番隐情。“可是……那也不是他们的错……”
  “你知道双亲故去后我吃了多少苦吗?那时我才十四岁,整个因方松家族的重担全都落到我一个人肩上。周围没有一个可信的人,全都是豺狼般的‘亲戚’和‘朋友’,觊觎着我家的财产。而你的父母……他们根本不曾帮助我!他们忙着经营自己的家族,对我的困境冷眼旁观,我全凭自己的努力才让因方松家族不至于垮掉!那时我十四岁!”
  他死死盯着朱利亚诺:“你呢?你十四岁的时候在做什么?当一个乖巧的贵族小少爷,不问世事!那时候我就知道,维托和奥莉娅,他们跟其他人没什么不同。因方松家族最困难的时候,他们不曾施予援手,等我将家族壮大,他们又厚颜无耻地跑过来跟我攀亲戚了!但是嘛,他们愿意接近我,我也乐得跟他们虚与委蛇,只不过十四岁之后,我就再没把他们当成亲人!”
  “胡说八道!我父母才不是那种人!”
  “哈!你是他们的心肝宝贝,他们怎会把自己肮脏的一面给你看?可我知道得一清二楚!”
  “你就那么恨他们,恨到要毁灭我们整个家族的地步?”
  费尔南多冷笑:“你错了,我不恨他们,我只把他们当作与自己全然无关的陌生人而已,我不关心他们的死活,他们最好也别来烦我。”
  “那你为什么要帮助博尼韦尔?他到底许给你什么好处?”
  “我不是在帮他,而是在帮我自己。我之所以这么做,只是因为我和你父母是同样的人而已——只在乎自己亲近之人的安危,对他人的性命不屑一顾。我愿意为博尼韦尔做内应,是因为他关押了我最亲近的人,以此要挟我。为了那人着想,我不得不这么做。博尼韦尔答应我,事成之后就放了他,我能保住他的性命,你们家族的灭亡于我又无关痛痒,那我有何不可为?”
  “你……疯子!你这样的人居然也会有‘亲近之人’?笑话!”
  费尔南多阴郁地望着他:“维托和奥莉娅都能找到彼此,我有几个亲信有什么奇怪?哼,倒不如说他比你父母好上千倍万倍。他在我最困难的时候对我伸出援手,是他帮助我振兴因方松家族,虽然手段不怎么光彩。”
  朱利亚诺心念电转。费尔南多的亲近之人……被梵内萨总督博尼韦尔关押……等等,那个与费尔南多保持通信的海盗“B先生”,不是曾来信说他要去梵内萨附近海域吗?难道他就是费尔南多所谓的“亲近之人”?
  “你是说那个海盗‘B先生’?”
  费尔南多眼中闪过一丝惊讶:“没错。既然苏维塔弄到了我的信件,你肯定也会知道。”
  “事实上,那些信和账本是我偷的。”
  “你?你和苏维塔合作?”
  “那有什么,只要能报仇,我可以跟任何人合作。”
  费尔南多笑了起来:“哈哈哈,朱利亚诺,原来你跟我一样!我们真不愧是流着同样血脉的表兄弟。你恨我帮助博尼韦尔灭你满门,你自己还不是帮着苏维塔冤枉他人,毁灭了‘因方松’之名!”
  “那是你咎由自取!”
  “对,是我活该,我承认勾结海盗,里通外敌,倒卖赃物。如果因为这些而获罪,那是我自作自受。但我决没有雇凶杀害苏维塔!一切都是苏维塔的阴谋!他自己派刺客去杀自己,再装出受害者的样子诬陷我。你居然没看出他的真面目?哈哈哈哈,朱利亚诺,我都要笑岔气了。你以为自己在跟苏维塔‘合作’?大错特错!你完全被他利用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