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风弄  生子  柴鸡蛋    乐可  hp

桑洲蛇柏+番外 作者:Somnus凝尘

字体:[ ]

 
 
文案
万分不容易的在九十九道天雷下逃生,蛇柏觉得自己福大命大造化大,虽然他一直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雷劫就有九十九道那么多……
不过反正还活着,这个就无所谓了!
但是为什么他逍遥自在的时候偏偏来了个仙人要收了他?这可就不太美妙了。
虽然这个仙人来势汹汹,但既然曾经帮他度过劫,而且长得一副貌美如花的好容貌,蛇柏摩挲下巴,挺养眼的,不如收了……
内容标签:强强 生子 情有独钟 前世今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蛇柏,沧澜 ┃ 配角:逆水澜,万彦 ┃ 其它: 
 
 
 
  第一章
 
  蛇柏成型的那天,天空阴云密布,天雷落了九十九道,天上有什么路过,被天雷劈落到人间。
  蛇柏树,一种繁盛茂密却身缠蛇样藤蔓的树,传说中蛇柏是一种神树,是可以如同蛇修炼成龙一样可以进化的。
  但桑洲的这颗蛇柏树修炼了不知几万年都没有进化,反而招来了九十九道天雷,周围的小妖都感叹这棵蛇柏树怕是白瞎了这么些年的修炼,就这么在天雷下废了。
  可是蛇柏却硬生生在九十九道天雷下活了下来,这大约要感谢天上那倒霉催的不知什么东西替它挡了那最要命的一道雷,不然蛇柏铁定是成一截名叫蛇柏灰的尘埃了。
  所以如今蛇柏坐到整个桑洲的老大这个位置也觉得自己确实挺幸福,毕竟挨过了那要命的天雷,虽然他一直不明白为什么他的雷劫怎么就有九十九道那么多!
  不过那都不重要了,如今他在桑洲呼风唤雨,修为更是在天地间没几个敌手,别说九十九道天雷,就是再多来九十九道,也不过是让他悠闲地发霉的日子多加点佐料罢了。
  然而这对蛇柏来说也觉得不够,倒是最近前来找事儿的人多了起来,频繁来人说要取蛇柏的性命,倒是让蛇柏正手痒难耐的毛病好了不少,这不,现在又来了个找事儿的。
  就像现在,蛇柏正靠在自己用白骨打造出来的巨大宝座上休息,就有手下小妖前来禀报,“大王,又来了个送死的。”
  起初一起两起还会兴致勃勃,但现在这事儿来得多了,蛇柏却连眼皮都懒得抬,最近找事儿的太多了,可都是小猫两三只,蛇柏兴致都被磨得差不多了,此时也只随口道:“这回来的又是哪个山头的小猫?不见!”
  小妖颤了颤,它是怕极了蛇柏的,先不说蛇柏嗜杀成性,但说谁若不服他干脆就是被拍的魂飞魄散,而这小妖是第四百三十一个服侍蛇柏的,前面四百三十个都被蛇柏拍死了……
  小妖颤着声音回答,“回……回大王的话,来人据说是天界的无为仙人……”后面的话小妖没敢说,那仙人同之前来的人一样,说是要取了蛇柏的性命,不过这话人家叫阵的说了便说了,小妖可是万万不敢说的。
  蛇柏自然也知道来挑战自己的人哪儿来的都有,但听说是天界的无为仙人,还是微微惊讶了一下,据说这无为仙人可是天界数一数二的……无名,虽然曾有传闻他战功赫赫天界第一……
  但,实在是个不怎么出名的家伙。
  不过蛇柏对这家伙可是颇有兴趣,原因无他,他刚化形的时候就是这个刚刚成仙没多久的无为仙人的前身替他挡了那道最厉害的天雷。
  所以这样说的话……蛇柏很想再见见这个人,不过杀他还是不杀他呢?
  毕竟要是把恩人的骨头制成武器那感觉一定很不错。
  没错,蛇柏有个恶趣味,那就是喜欢白骨,无论人畜妖魔的骨头只要顺了他的眼他都会把对方的骨头活活从身体里抽出来,然后锻造成各种他喜欢的东西,所以蛇柏的宫殿完全就是一座巨大的骷髅宫殿。
  而如今蛇柏忽然想要制作一件长兵器,用白骨制作……
  所以蛇柏听到无为仙人这个名字的时候,第一反应就是他替自己挨劈过,但下一个念头就是,法力高强的仙人的骨头一定很漂亮!
  于是蛇柏兴趣高昂的去见……阿不,是要去杀无为仙人。
  然而当蛇柏看到无为仙人的时候,却又忽然改变了主意。
  蛇柏有个毛病,不仅是喜欢收藏白骨,更喜欢偷窥!
  所以蛇柏才能轻易找到还活着的躯体内那优美莹润的白骨。
  蛇柏看到无为仙人的时候,窥见了他躯体内的骨骼,确实是一副极品骨骼,可谓是千万人难得一遇,作为锤炼兵器是最完美的材料。
  可是无为仙人的那张掩藏在纱帽下的脸却当真是祸国殃民的绝色。
  于是,蛇柏改变了主意,他不想杀他了,他想要他留下来,被驯服的奴隶……其实这个身份送给自己的恩人确实很不错呢。
  蛇柏暗自点头,觉得自己的想法很不错,既留了对方一条命报答恩情,又能得到这么件极度完美的堪称为工艺品的奴隶。
  无为仙人看到蛇柏的时候其实狠狠的皱了一下眉,这家伙太过肆意,甚至那双眼看得他都不舒服,可那人却偏偏一副很开心的样子,让他心里有些堵,于是开口问道:“对面可是桑洲妖主蛇柏?”
  蛇柏耸了耸肩,不置可否,“本座给你个机会不用死,成为本座的奴隶吧!”
  这一句话让无为仙人愣了一下,随即觉得可笑,他一向对自己的战斗力自信到了甚至自负的地步,如今对方的一句话让他觉得很有些可笑,当即便笑了出来,“只要你可以和我打个平手,我就不杀你!”
  蛇柏也愣了愣,这人确实很有意思呢。
  无为仙人一向自负,但他连毁桑洲三分之一且吓跑吓坏了许多小妖小怪后才悲催的发现,他其实打不过蛇柏,暗自咒骂一声蛇柏是什么怪物,却一时大意不得不闭上嘴听天由命。
  因为此时蛇柏一脚踏在无为仙人的胸口上,语声里满是戏谑和嘲笑问道:“原来这就是无为仙人的本事,同其他找死的人也没什么大不同的,一样是本座的手下败将罢了,不过本座说了不杀你,便是不杀你,你这身骨头先好好养着,切记千万别惹本座生气,否则本座就用你这身完美的骨头制作一把趁手的武器。”
  无为仙人却撇过头,“胜者为王败者寇,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蛇柏嗤笑一声,蹲下身拍拍无为仙人那漂亮的脸蛋,“倒是输得起,你叫什么名字?”
  无为仙人向来是个能屈能伸的人,一向不注重输赢成败,输就是输赢就是赢,但他却很不爽蛇柏的语气,是以依旧撇着头根本不理会蛇柏的问话。
  蛇柏哼哼两声,起身往回走,“既然你没名字,那我就叫你……骨头好了……”
  身后两个小妖见此利落的把无为仙人拖着跟在蛇柏后面往宫殿走去,无为仙人咬牙挣扎,“车黎,我叫车黎!”
  蛇柏顿住身子,皱了皱眉哧道,“车黎?这名字真难听,以后本座便唤你沧澜,这个名字今后将跟随你,除非你杀了本座的那天,否则这个名字将一直跟随你!”
  蛇柏说这句话的时候眼中闪过狠厉和阴鸷,右手上刺目红芒凝聚,突地朝沧澜飞去,与此同时沧澜的脸上赤红光芒没入,温雅如玉,仿若谪仙的脸上右侧凭空显现出一团红色,沧澜痛苦的大吼一声,抬手捂住右脸,当疼痛消失的时候沧澜摸了摸右脸,上面两个赤红色的字突兀的印在他的脸上,分明是沧澜二字!
  蛇柏满意的一笑,随即朝自己的白骨殿走去,他想休息了。
  沧澜用手一摸便知道了脸上被蛇柏做了怎样天怒人怨的事情,危险的眯了眯眼,眼中闪过仇恨的光芒,他车黎从来不是一个守规矩的人,纵横在天地间几万年他也不是没被打败过,只是……遇到这样的事还是头一次。
  当三万年前,沧澜还是车黎的时候,同样也被一只为祸世间大妖打败过,但确切地说也不是失败,而是和那妖打了个平手,两者都没办法把对方杀死,但后来那妖怪还是死在他手里了。
  因为沧澜虽然是仙人,但偶然也会玩儿些阴谋诡计,否则早不知道被那个和他打平手善使阴招的妖怪打死多少次了。
  但这三万年来无敌手且安逸的日子却让他忘记了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所以他这次栽在了比他厉害的妖手里。
  这要是对耿直的仙人来说定然被视为奇耻大辱,但对于沧澜来说,不过是一个挫折而已,沧澜就一个优点,那就是心量宽大,这也是他能修炼的比别人厉害的原因。
  如今沧澜看着蛇柏倒是难得的啧啧点头,现在被捉也算是调剂一下他的生活吧,这桑洲蛇柏虽然是个心狠手辣杀生无数的大恶魔,倒意外的是个不会耍手段的恶魔,沧澜也正是看中了这一点才不在意输赢的,这也算是个试探蛇柏实力的机会吧。
  倘若当初蛇柏有一点不守信用其实沧澜就会逃走,笑话,他堂堂天界无为仙人在天界混了几万年,怎么会没几件护身法宝?
  可不知为何他就是觉得蛇柏是个守信之人。
  但是,输了就是输了,沧澜耸耸肩,先在这里住段时间吧,等他能够把蛇柏击杀之后再回天界,毕竟那个天界……还是有点儿冷的。
  不是寒冷的冷,而是寂寞!
 
  第二章
 
  其实蛇柏是个随意的人,随意到第二天他就忘了自己还收了个奴隶!
  蛇柏并不需要所谓的奴隶,整个桑洲那么多的小妖小怪,想要服侍的一抓一大把,但奴隶他还真的没收过,所以此时起床后的蛇柏突然看到身边跟了个还算低眉顺眼的沧澜后竟然愣住了。
  蛇柏摸了摸头,“你是谁?”
  这也不怪蛇柏,因为三千年前,蛇柏就开始记性不好了,蛇柏隐约记得他曾经记性是很好很好的,堪称过目不忘,他有把握即便隔了千八百万年的一件小事他还可以记得清清楚楚,但不知道为什么,三千年前他的记性就开始不好了,曾经的所有事都模糊不清甚至忘的干净,而且如今记忆差到对于什么事若非刻意去记的话那就是过目便忘!
  索性蛇柏不是个爱较真儿的人,这个毛病对于随性的他来说倒是无所谓,他只要高兴就好,那些事记不记得也没有什么关系。
  是以如今蛇柏看着沧澜许久才忽然开口问他,“沧澜?你是谁?我怎么不记得我身边有你这么一号人?”
  蛇柏偏着头,脑海里隐约记得为了自己方便自己身边服饰的人都是一身黑衣打扮,而这人却是一身白衣满身纯净的仙气。
  沧澜却是愣住了,“我是你昨日收的……奴隶……”
  这句话说着还真是别扭。
  蛇柏隐约有了点印象,“哦~就是那个说要杀我但却技不如人被擒的家伙……”
  沧澜隐隐觉得青筋都要跳起来了,但却低低应声,“是!”
  沧澜性格便是比较隐忍的,也比较干脆,是什么就是什么,所以倒不会觉得有什么难为情的,这也是他在天界几万年武力值数一数二却愣是越来越不出名的原因。
  虽然蛇柏身边忽然跟着个沧澜让他很别扭,但蛇柏是何人,从不会因为这一点点小问题就会随随便便放过了沧澜。
  于是巡查桑洲的时候带上沧澜,与找上门点名要杀他的小妖小怪甚至天界散仙魔界魔头打架带着沧澜,甚至连洗澡都带着沧澜。
  这倒是让沧澜嘴角微微抽搐,真的是无时无刻他都没办法离开蛇柏。
  但三天后沧澜却发现了,原来蛇柏也不是所有时间都会带着他闲晃。
  这一天是四月十五,月圆之日,一大早沧澜就没见过蛇柏,本来他不会觉得有什么奇怪,倒很庆幸自己忽然有时间休息了,然而接连一天蛇柏都没出现了。
  沧澜倒觉得有些不对了。
  蛇柏有个怪癖,是这三千年来养成的,那就是每月的十五一定要躲在修炼之处,于是蛇柏宫的小妖都以为蛇柏这一天是秉着吸收月之精华,所以也不会大惊小怪,毕竟很多妖都会在这一天选择吸收月之精华而精修。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