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风弄  生子  柴鸡蛋    乐可  hp

神故 作者:酥油饼(上)

字体:[ ]

 【文案】
  宁亚起先觉得事情已经糟糕透顶,不可能更糟糕。
  后来发现,
  原来可以。
  既然这么糟糕了,那就豁出去吧,说不定踩到狗屎运了呢。
  ……
  好大一坨。
  内容标签:奇幻魔幻 宫廷侯爵 异世大陆
  搜索关键字:主角:宁亚,哈维 ┃ 配角: ┃ 其它:梦大陆
    编辑金牌推荐:作为朗赞的小王子,宁亚从小享受着常人望尘莫及的幸福,他从小集千万宠爱于一生,所有人都以期待宽容的心情看待他的成长。然而此刻他即将面临和选择的道路确是要关乎命运。宁亚起先觉得事情已经糟糕透顶,不可能更糟糕。后来发现,原来可以。既然这么糟糕了,那就豁出去吧,说不定踩到狗屎运呢。
  作者文笔成熟老练,行文自然流畅,故事情节大气中不乏细节的温馨感动。本文将故事放在架空背景的异世大陆,字里行间的准确描写,让一个充满帝国纷争,魔幻震撼的世界展现在读者面前。随着情节递进,家族使命,感情纠葛,无一不牵动读者内心,令人回味。
  ==================
  
  第1章 黑暗神仆(一)
  
  亲爱的宁亚,我最爱的孩子:
  这是我写给你的第三封信,或将是最后一封。东瑰漠的沙土已侵吞朗赞五分之一的国土,仍未止步。未来如何,殊难预料。所幸,蒂莫西大魔法师招募了一支二十人的魔法师团赶赴边境,有佳讯也未可知。
  上述内容,你的母亲,我的王后,本主张隐瞒。她听闻你远离朗赞后,身上咒语发作的症状有所减轻,喜不自胜,望你留在圣帕德斯魔法学院,不再归来。然而,为父思量,你已成年,有权左右自己的未来。责任是男人的负担,也是荣耀。你是我与你母亲的孩子,亦是朗赞的王子,拥有足够对命运下决定的智慧与勇气。
  若听从你母亲,欧克带去的珠宝足以买下坎丁帝国的南部小岛,让你富足一生。“尤”之姓氏将由你传承,直至千秋。这也是为父的心愿。
  无论你的决定为何,为父与你的母亲都将致以最衷心的祝福。
  你母亲说,这几日早晚温差大,不要受凉。
  爱你的父亲杜鲁门·尤
  宁亚的目光在最后一行眷恋地徘徊了两三次才将信收起。这封信,他反反复复地看了不下数十遍,内容烂熟于胸,文字倒背如流,看信已不是为了阅读,而是汲取信中传递的父母之爱。
  身为朗赞的小王子,他从小集千万宠爱于一生,无论是父母兄姐,王公大臣,还是侍卫仆役,平民百姓,都以期待宽容的心情看待他的成长。至今记得他第一次登上王城瞭望塔,塔下无数陌生人欢呼的情景。
  父亲在信中提到的选择,从来不存在。他离开朗赞,是为了寻求帮助,阻止东瑰漠吞噬国土,与背负的咒文相比,国家存亡才是他心之所系。在出发前他就下定决心,无论成功与否,都要回去,与他爱的、爱他的人,同生共死。
  只是,求助之行比他想象的更加困难。不敢向其他国家亮出底牌,怕被趁火打劫,也不能大张旗鼓地发布招募令,连视为梦大陆支柱的圣帕德斯魔法学院也无法在第一时间伸出援手,他已束手无策。
  门被轻叩了三下,欧克端药进来,纠结的神色在见到屋内窗户半敞时,越发的忧虑。“殿下,夜间风大。”他将药递给宁亚,伸手关上窗户。
  宁亚捧着药,在喝与不喝中犹豫:“我的感冒已经好了。”
  欧克道:“还要巩固一下。出门在外,最要紧的是身体。出发前,王后再三叮嘱我照看殿下的身体。您身在圣帕德斯魔法学院的时候我没有办法,现在可不能任由您的性子来。”
  他是王后安排的随从,十一岁起就跟着宁亚。
  宁亚皱皱眉,屏息将药一口饮尽。
  欧克才满意地掏出松子糖给他。
  宁亚含着糖,眉头总算松开了几分:“城里的情势怎么样?什么时候开城门?”
  欧克摇头:“依然很严。坊间流传着一个说法。老国王已经陷入昏迷,朝政被王后与王弟把持,关闭城门是为了捉拿大王子。听说康奈尔大王子提前得到消息,已经藏起来了。”
  他们脚下的土地是具兰的都城——奥古林,原本打算从奥古林坐魔法传送阵回朗赞,没想到卷入了王室的夺位风波。
  宁亚对具兰并不熟悉。朗赞位于梦大陆之东,具兰居中,中间隔着森里斯加和坦吉尔利,并无交往。而来之前,宁亚求助的目标是梦大陆最强盛的两大国家——沙曼里尔和坎丁帝国,依附沙曼里尔的具兰并不在考虑之列,自然没有另外关注。
  这时候,却是后悔了。
  早知具兰国内会出现这样复杂的局面,他就该从古纳加斯拉借道。古纳加斯拉的国王正当壮年,应该不会出现这样复杂的局面。
  欧克说:“军队已经第三遍搜城了,大王子很快会被找到,城禁很快会解除的。您现在最应该做的,是养好身体。”
  宁亚有气无力地重申:“我真的已经痊愈了。”
  欧克宠溺又无奈地说:“您说话的声音还带着鼻音呢。”
  宁亚忍不住吸了吸鼻子。
  “一定是刚才着凉了。”欧克连忙铺床,又看着宁亚躺上床,为他揶好被角,才放心离去。
  接下来的两三日,城内风声鹤唳,草木皆兵。宁亚下榻的旅店被反复盘查,频率最高的一天,从早到晚竟然被搜查了六次。
  宁亚与欧克用的是外出历练的骑士的身份。欧克本就是三阶骑士,宁亚扮作他的学徒,倒也应付过去了。
  到了第四天晚上,城内突然乱起来。
  宁亚听到大街上的动静,翻身下床,推开窗户,正好一架马车从下面驶过,后面跟着七八个具兰士兵。
  欧克从隔壁跑过来:“有人在街上乱转。”
  宁亚想了想道:“我们做好准备。有机会的话,趁乱摸出去。”
  欧克大惊,不住地劝解,奈何宁亚铁了心:“一味的等待太消极。与其困死在城里,不如赌一把。”他见欧克满脸的不认同,又补充道,“先看看情况,不一定要走。”
  欧克拗不过他,只好草草地收拾行李。下到一楼,发现与他们有一样想法的不在少数。
  这家旅馆由于价格实惠,进出方便,很受冒险者、游吟诗人的欢迎,而他们又最是不受约束的,奥古林关闭城门的举动,大大地触犯了他们的逆鳞,此时都憋着一口气,恨不得找地方发泄。
  旅馆前前前后后过去五拨,有三辆是马车,两次是单骑,每次后面都跟着士兵。到第五拨刚过去,几个冒险者熬不住了,率先投入了黑暗中,没多久,第二批、第三批……都陆陆续续往外跑。
  宁亚混在中间,跟着他们在夜色的掩护下,慢慢地朝着城门的方向靠近。
  此时,马声车声人声都近了。起先是吆喝,后来就传来兵刃交接声。有两个游吟诗人又悄悄地原路返回。
  欧克出来就后悔了,想拉宁亚跟他们回去,宁亚还在犹豫,两人僵持了一下,局势又变了。一辆点了火的马车从他们身后的大街奔来,疯狂地冲向了城门。
  一个军官模样的人从城头跳下来,落在马背上,手起刀落,将马头砍了下来,在车撞上城门之前,将车踢到一旁。车厢倒地,摔出一捆捆点火的稻草。
  军官愤怒地呐喊。士兵在他的指挥下,渐渐聚拢,形成战阵,不像之前那样被偷袭者牵着鼻子走。
  眼见着城门危机要过去,一道流星火从空中坠下。军官拔剑劈出一道斗气,流星火从中截断,露出一个一米左右的侏儒,手持匕首,破开军官的护体斗气,插入心房。
  军官惨叫一声,仰面躺倒。
  侏儒站在军官的身上,朝城门的方向一挥手,十几个黑衣人从他身后冲出来,用身体撞向城门。沿路有士兵拦截,都被撞飞了出去。
  城门被他们撞得震颤了一下。
  黑衣人又退回来,重新再撞。
  如此三次之后,门轰然倒塌。
  不止黑衣人欢呼起来,连宁亚也是眼睛一亮。
  十几架马车从大街小巷钻出来,井然有序地朝着城门的方向冲去。宁亚看准一架马车从面前经过时,纵身一跃,跳入车厢中。
  欧克紧随起来。
  车厢里空无一人。
  宁亚扒着窗户,看着城门离自己越来越近,后方突然传来一声声嘶力竭的怒吼:“建城墙!拦住他们!用火球!烧死他们!”他扭头一看,三四个穿法师袍的魔法师乘风而来,后面跟着两个土人,它们的肩膀上也各坐着一名魔法师。
  具兰供养的王室魔法师到了。
  
  第2章 黑暗神仆(二)
  
  随着吼声,敞开的城门前方泥土翻滚,渐渐地升起一道土墙。
  最前方的马举蹄起跳,从土墙上方一跃而过,车厢的轮子跟着抬起,撞在持续上升的土墙上,车辕被顶起,连带的车厢的前部、马的后腿也跟着不由自主地往上抬。
  马后腿胡乱地踢踏,墙纹丝不动。眼见着后面的马车一辆辆地冲了过来,堵死在城门口,撞开城门的黑衣人联手击打在土墙上,土墙应声而裂。领头的马后腿一蹬,飞快地冲了出去。
  这么一会儿的耽搁,具兰的王室魔法师已经杀到近前。
  宁亚缩着身体,掀起窗帘一角。数颗火球朝马车砸来,还未靠近,就被凌空劈去的斗气撞散。飞溅的火星在空中弥漫,又很快被紧随而来的冰箭驱散。
  冰箭夹风,来势汹汹。
  黑衣人冲到马车与魔法师中间,举剑拦下了数十发齐至的冰箭。
  冰箭落在地上,没有化水,而是慢慢地结霜,又筑起一座冰墙。
  宁亚模模糊糊地觉得怪异。
  “康奈尔王子,你意图谋杀国王,人赃并获,罪无可恕。请随老臣回宫听候发落。”魔法师中,头发最白,皱纹最多,个子最矮,出力最少的老头飘在空中,耷拉着目光在马车中搜索。
  马车群里毫无回音。
  宁亚突然明白为什么觉得怪异。周围那么多车厢,从刚才到现在,竟然一点儿人声都没有——他跳入一个空车厢应该不是巧合。可是这些黑衣人为什么还要这么拼命保护?
  他没有自恋到他们是为了自己。
  那些人可能根本不知道车厢里多了自己和欧克。
  “安纳布尔!你身为王子之师,竟然背叛王子,绝不会有好下场!”
  宁亚听到声音却没有看到人,目光正惊疑地扫视着黑衣人的后背,车厢门突然从外面打开,侏儒带着一身寒气跃进来,重重地关上了门,对着门板,用刚才听到的声音继续说:“王子放心,塔塔誓死保护殿下周全。”
  只能看到他后脑勺的宁亚:“……”
  欧克握着剑柄,警惕地看着侏儒,身体悄悄地挪到宁亚身边,低声道:“您认识他?”
  宁亚正要说话,就听“砰”的一声脆响,马车重新动了起来,车厢晃荡着往外拖。车轮碾过冰渣子、碾过土块,跌跌撞撞,起起伏伏,车厢里跟着上上下下,左左右右。
  宁亚缩着身体,往前翻滚了半圈,头撞在车厢的角落。
  欧克迅速扑上来,用胳膊稳住他的身形,自己挡在他与侏儒中间。
  侏儒双手抵着车厢两面,如磐石般,定在了车门边。
  车窗外火光掠影,打斗声如影随形。
  经过短暂的震荡,地势终于平缓,马车的速度一下子加了上去。窗外一闪闪的火光渐渐地少了,到后来,完全黑了下来。
  宁亚坐直身体,与欧克一起,警惕地望着侏儒。
  侏儒打开车门。
  黑衣人骑着马与车门平行:“他们发现我们是幌子,已经赶去南门了。”
  侏儒冷笑:“我们拖延了这么久,王子早就从南门离开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