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风弄  生子  柴鸡蛋    乐可  hp

异世之亚人药师 作者:乐时(上)

字体:[ ]

 
一句话文案
这是一个在异世先滚床,单后恋爱的故事。
这更是一个如何在贫乏的药学知识的异世,利用自己本来的知识造福异世,后来在异世成为大药师的故事。
 
不太简洁的文案:
因为玉佩的原因,单念来到了兽人的世界。
难道他要乖乖地当个亚人(雌性),然后生一堆宝宝,再养宝宝就过完一辈子?
不行,绝对不能过这样的生活。
他要的伟大生活是——
每天吃最喜欢的甜点然后再养只小宠物过一辈子(好吧,现在被逼成亲后,所以就加多一个人一起生活也没什么不好。)生孩子什么的还是让别人来做吧。
相对造人,他更感兴趣的是救人——
问:‘该怎么在异世做一名专业的药师呢?’在线等!
 
内容标签: 异世大陆 甜文 生子
搜索关键字:主角:单念,羽风 ┃ 配角:花贝,大贵宾 ┃ 其它:兽人,温馨,攻宠受
 
  ☆、第一章
 
黑云笼罩着整个天地,接连不断的闪电在天空跳跃着。
    房间里两人站在一动也不动。
    良久,蓝天白云渐渐破土而出,灿烂的阳光照射着站在窗前穿着白色衬衣的凌冬,他转过头,看向站在他身后的单念,“等我解决了安志文那边的事,你才能带人进去。”
    听到他的话,站在他背后低着头的单念愣愣地抬起头,精致的容貌上却面无表情,但是眼底却泄露了他不能置信自己听见的凌冬说出的话。
    多年出生入死的默契,仿佛顷刻变得陌生起来。
    单念一步接一步地走向凌冬,“冬哥,这次我也要跟在你的身后,只要找准一个他们不会发现的位置,我就可以保护你。”他有信心他们的合作无间,这次也一定会化险为夷的,而不是像凌冬想得那样绝望。
    而且,他决不允许凌冬准备一个人做出牺牲。
    凌冬只是看着窗外而沉默了起来。
    没有打破这种让人窒息的沉默,单念只是看着凌冬的背后,突然生出一种错觉,逆光下那冰冷的后背仿佛生出一丝决绝的味道。
    “小念,你有爱过的人吗?”
    单念再彻底听懂凌冬的话外之意时,他的脸却是绷得更紧了,他目光直直地看着背对着他的凌冬,却什么也没说。
    凌冬也没打算听见他的回答,只是慢慢地摘下自那人替他戴在他的脖子上就从没从有一刻离开过脖子的玉佩,像是抚摸着最珍贵的珍宝般,“这是他出事前他刚送给我的,也是唯一送给我的礼物,说什么带着就可以救出有危险的我……”
    只是停顿了一下,凌冬就讽刺地对着玉佩笑了笑,“真可笑,带给我最多危险的就是他,能救我出去这个深渊的也只有他而已。现在轮到他有危险我不能不去救他。况且……救不了他,我也不会独活。所以现在用我的命去换他的命,而且还搭上一个他最强大的敌手安志文,很值得,起码他心里永远都能有我的位置了。”
    他从不知道,自己可以为了那个人甚至牺性命也在所不惜,只是卑微地乞求,能在那个人的心中能留下他的位置,这种卑微而又绝望的爱,在那个人救他的那一刻,就从来没停止过了。现在,他只是把自己早就该命绝的生命还给他而已。
    “详细的计划我刚才已经替你说过了,你就按照我说的计划行事,我要安家今天就从a城消失。为了确保计划后续能顺利进行,所以我要确保你不能出事。”
    凌冬依依不舍地把手上的玉佩挂在了单念的脖子上,继续说道:“这个玉佩现在我交给你,它价值不菲,这件事结束后,你去把它卖了,然后拿着这笔钱去做你自己想做的事。就算这次我没事,我也不想你再跟着我过这种生活了。小念,你为我做得已经够多了。”
    “冬哥……”单念正想说什么时,凌冬却按着他的肩膀打断他,“先听我说,没多少时间了,以后就由你代替我照顾他们。”
    单念知道他说的是他的家人,他不等单念回答,又继续道:“这次的事不是冲着你而来,安志文只是针对我,十分钟后,你再按计划行事知道吗?”凌冬说完便在窗口了跳了下去,没给单念反应的机会,雷厉风行地消失在洒满着阳光的街道里。
    单念看着消失的凌冬,明明无时无刻都是力量十足的高大身影,此刻渐渐变得单薄起来。只是过了一秒后,单念也跑到楼梯前跟了出去,没有听凌冬吩咐的十分钟后再跟上。
    他不能白白让自己最敬重的人去送死,就算要死,也不会是凌冬,绝不会是凌冬!
    单念终于赶到的时候,里面的枪声已经响了起来,凭着声音他能听到场面相当的混乱。
    踢开紧闭着的房门,单念就冲了进去。只是一瞬间就看到窗台上的男子的枪口对着凌冬,单念精准无误地对窗台上发了一枪。
    然而一直在暗处的子弹却在另一个方向发来,单念再也没有多补一枪的时间了,只能在千冠一发之际冲到凌冬前面。
    当子弹越过的那一刻,等待着疼痛如期到来的单念身上突然发出一阵强烈的光芒,然后便消失了在房间里。
    第一章
    强光闪出后,单念就惊醒了过来。他看着本来应该在脖子上的玉佩,竟然在他的手上紧紧握着。
    这是怎么回事?
    单念抬头看去,四周都是茂密的丛林,不知名的声音一直在他出现后,时响时停,偌大的森林在毫无声息时,寂静得令人无故生畏。
    单念冷着脸茫然了好一会儿,最后目光在一条小径上转了转,没能知道这片是什么地方,就只能靠着直觉朝着森林向前走着。
    但是走了半天还是相同的景色后,单念下意识地停了下来,压下怪异的感觉开始打量着四周的环境,终于肯定是这块玉佩带着不可思议的力量把他带到这片茂密且没有尽头般的丛林里了。
    凌冬果然说得没错,这玉佩可以救人在危险中。单念一开始不相信一块普通的玉佩能做上什么。也是,如果不是真正的发生在他身上,他也是不会相信这一切。
    摸了摸玉佩,本来表面通透的一块玉佩已经产生了裂痕,却色泽更加光透,难道用过一次就会产生了裂痕?单念看着玉佩上的裂痕,脸色立刻深了几分。有了裂痕之后是不是代表不可以再用了?他看着玉佩,不停地思考着发出强光时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是脑海里也只是在强光出现的那一刻,他就失去了意识了。
    那个男人肯把这么贵重的东西给了冬哥,看来那男人也不是不爱着冬哥的。可是造成现在这种结果……
    冬哥……你不能出事,如果不是这块玉佩你给了我,你就会知道他的心意,就不会觉得这段感情是完全没有希望……
    此刻首要的是离开这块树林,至于玉佩的力量,只能以后再了解这块玉佩是如何运作,到底有着什么样的强大的力量了。
    现在玉佩已经产生裂痕,是不是就意味着它的力量用完了?那这块玉佩还有带他回去的力量吗?如果没有的话,他就要靠着自己的能力回去……突然拉回思绪的单念没再往那个不好猜测想下去,于是小心地放好玉佩。
    单念拿出手机准备用定位系统定位这里是哪里时,却发现怎么也开不了机。
    他这才记得自己好像没充电几天了,看着唯一能依靠的东西都变成废品,他只能把手机放回口袋里,继续靠着直觉向前走着。难怪凌冬总是教训他手机总是不带在身上,到了此刻,他也有点后悔,真正有用的时候居然完全发挥不了功效。
    如果手机能开机的话,用他们独有的定位求救的系统,就不用让他在偌大的森林里束手无策了。
    继续迈步走了一段不远的路程后,单念听着了森林里不知名的的鸟叫和虫叫声在这森林里悠然地叫着,让他的渐渐平复了焦急回去的心情。
    一路上,这个森林里的树木高大得出奇,单念站在胡杨的下面,他认得这种胡杨是杨树的其中一种。
    看着高得看不见尽头的胡杨,单念直觉这里非常的奇怪,虽然他表面上还是没有表情的起伏,心里却波涛汹涌般惊讶他眼中所看到的景物。
    胡杨常常生长在沙漠中,几年前单念在外面做任务时曾看见过,而且那些胡杨绝对没有这么大和这么高,这些高度起码比他理解的大了三倍不止。
    单念走近胡杨,摸了摸刺手的树干,面无表情不知在想着什么。
    随即,他发现这片金黄的胡杨林在树林里分外的惹眼和漂亮,偶尔也有一大片的绿色大树,他觉得这里肯定是没被开发的森林,这里的树大得起码超过几千年的历史了,遗憾的是他真的是完全没有办法知道这里是哪里,森林也好像永远走不到尽头一样。
    突然,一阵单念熟悉无比的声音让他提起所有的注意力再听了一遍。
    那种声音……
    他曾听过无数的次数,自己也发出过无数的次数,是安志文的人也在附近?突然记起他失去意识前的那双拉着他的手,难道玉佩不但把他也带到这里,连他们也带到这里来了?
    那么,冬哥……
    单念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着急凌冬的消息,立刻就朝着那声音走了过去。
 
  ☆、第二章
 
单念站在一旁,细细聆听着前方第一次发出的声音,这种声音他非常的熟悉,那是一声像是按了消声器的枪声。
    单念的身体僵硬了一下,心底起了一层警觉。
    自小就跟着凌冬让他不但熟悉全部枪支的枪声,甚至射击的技术更是练得百发百中。从他十八岁开始,几年间就跟凌冬二人有‘双杀’称号的职业杀手。
    但一些人只知道‘双杀’之一的凌冬,而不知道负责远程射击的单念。凌冬的绝妙隐身技能,每次都让单念能丝毫不被人发现。也因为有凌冬的刻意保护下,单念不用像凌冬一样过着每天都出生入死的日子。毕竟,在单爷爷的面前,单念只是一名普通的药剂师。
    单念抿着唇慢慢的迈出脚步,走近发出声音的地方,隐隐约约中,听见有几个人在低声的交谈。
    他悄身靠近,拨开了人高的草丛看了过去。
    脸上唯一有着生气的清亮眼睛,在见到有三个人站在树荫下而睁得更大。其中两个穿着黑色奇怪的衣服,那是他从没见过的款式,衣服就像是古装的袍子般,但是布料却是他从没见过的奇怪。另外一个居然穿着一件白色的袍子,这件袍子的布料却很好,在阳光的照射下,就像是丝绸一般的质地,白色袍子将那人的全身都遮挡了,看不清面容。
    随之一阵浓烈的血腥味向他扑鼻而来,让讨厌血腥味的单念立刻捂着自己的鼻子。就是这种细微的声响,警觉性非常的三人立刻看向单念站着的位置。
    单念立刻下意识地把自己的枪拿出来时,却发现那把来这里前,跟了他多年的枪已经不见踪影了。那奇怪衣服的二人逐渐向单念所在的地方靠近,没了武器在手的单念,只能立刻转身走了。
    “看身形好像是一个亚人!”其中一人惊讶地呼了一声,单念听见他们的脚步声也越来越近了,只能加快了奔驰的脚步,但是森林里的草木横生,划过他□□的皮肤刮得让他生痛。因此,他跑起来也没有平时一半的速度。
    “真的是亚人!这里怎么会有独身出现的亚人?”另一把声音肯定地道,脚步声更加的快速对单念追赶。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