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风弄  生子  柴鸡蛋    乐可  hp

异世之亚人药师 作者:乐时(下)

字体:[ ]

 
  ☆、第五十七章
 
永乐越发的悄身向前行动了起来,就是因为前边那些守卫给他太过奇怪的气息,让永乐有些疑惑,本能地加慢了脚步。
    “乐乐。”一把声音突然响起,让永乐脚步毅然遏止。一双手把永乐拉倒树影下,“那边只是一个陷阱。”
    在看见来人的样子后,永乐有些惊讶地道:“大哥,你怎么来了?你不是跟着风主去海域地带那边查探野兽部落的目的吗?”
    “风主要我过来带给天弱的一些消息,哪知道却被这些人发现了我的踪迹,也怪我大意,一时发现不了这些人居然不是羽部落的族人在防守地带。”
    经那人一说,永乐这才发现了那边的兽人居然都乔化成是羽部落的兽人一般无异,永乐震惊地问道:“野兽部落的防守军队怎么会有联盟部落的族人?他们到底是什么人?”难怪他刚才觉得这里的气氛有点不对劲了,原来是因为他们准备故意松开防守,让他大哥那般来到羽部落传递消息的人不知不觉就被他们解决。
    “那是东部落的人,刚才交手的时候,我认得他们的战斗特征……羽部落是怎么回事,野兽部落的兽人是什么时候来到的?你重点给我说一下事情的始末。”
    “……就是因为这样,所以我才亲自到医族把需要的药物带回来,令紫就是怕事情有变,所以叫我在药族找一个跟我差不身形的兽人,穿上我的衣服跟药族一切出发,而我自己就慢一步出发,再赶路过来羽部落。事情果然如令紫料想的那般,让我争取到时间和躲开那些人的计划。”
    “飞行族和鹰族突然中的毒连部落里最好的医师药师都没办法吗?”
    “一开始是,后来念主人找到解药……对了!最后期限,念主人跟我说过,黄昏前一定要赶回去,我不能跟你多说,飞行族跟鹰族的几百条人命的解药都在我的手上。大哥,我觉得压力好大,怎么办?”
    永胜看着永乐身后的巨大包裹,无可奈何地敲了敲他的头,“我掩护你进去,这样能更加快点进入道羽部落,摆脱那些人后,我会回去通知风主……乐乐,你们一定要坚持到风主的到来。”
    永胜见到永乐紧张地点点头才又道:“对了,给我带个消息给天弱,曲夜现在跟风主在一起。”
    “什么?曲大哥居然突然出现了?他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失踪的?他知道天弱大哥找他找得多辛苦吗?”
    “永乐,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答应我,你一定要多加小心,亚父已经失去了父亲,他不能再受失去你的刺激了。”
    “我知道了,大哥,你也要保重,我会通知天弱大哥。”
    “你更要好好保护念主人,我常听风主说起他,我看得出来,风主对他的感情不浅,可以的话,我真想见一见他才离开羽部落。”
    “念主人其实一点都不同风主说起的感觉,大哥你见了他,也很快会喜欢念主人的……对了……大哥,羽部落的族长已经派人通知王族,如无意外,你们应该都会知道了羽部落被野兽部落入侵的消息,难道你们收不到这些消息?”
    “我们从来就没有收到你们的求救消息,王族那边也是一样,我们从不知羽部落已经被野兽部落围困起来,但是……风主在我离开前曾对我说过,他能把消息传过来……就是因为风主能把消息传过来,他才会一时察觉不了,不是……如果不是风主察觉到有所不妥,也不会需要我亲自来到羽部落通知天弱……我需要立刻回去通知风主,你……”
    “乖,小乖果然厉害,这是给你的奖赏。”一把阴冷的声音突然在永乐的身后响起,让二人立刻毛骨悚然地看向发出声音的地方。
    永乐禾永胜都是王族里记名的人,能留下名字的兽人的战斗力一定不会低,但是二人同时都没察觉到有人的靠近,直到那人刻意发出声音后,他们才彻底警醒。
    “你们居然躲在这里,还没跟我打一声招呼就想离开吗?”一个抱着一个黝黑的小兽的兽人从永乐后面突然出现道。
    因为他的小兽,永胜脑海里记起了那人的身份,意外地看着那人摆了一下衣袖,他们就被一些花式条纹状的兽人包围起来。永乐和永胜看着为首的那人,居然脸容是跟他们一样是联盟部落的干净,不像那些围着他们的兽人,脸上都布满了各式的条纹记号。
    “他是谁?这些兽人不是野兽部落的吗?怎么会是联盟部落的兽人带领这些野兽部落的人?”永乐虽然觉得那人脸容熟悉,但是记人样貌一向都是他最大的弱点,于是只能问向站在他前面的永胜。
    “东部落负责守卫防线的第一队长,柏拔。怪不得东部落会被野兽部落轻而易举就攻陷,原来就是因为他的原因……”
    “事情可不能乱扣在我的头上,虽然这是值得记一功的好事,但是我也是因为东部落的族长下达的命令才把野兽部落的人带进去。”柏拔温柔地抚摸着他手上的宠物,柔柔地道,不知他真正力量的人,都会被他这副柔和的嗓音所欺骗,以为他的力量只是平平,但是每个跟他真正交过手的人才知道,他的力量源于他手上的那只小兽。
    “东部落的族长?”永胜从没想过居然是这个原因,他现在却没有再多想,只是在计算着这些围着他的兽人的弱点,好让他能突围而出,回到王族通知风主。
    “羽风,你怎么了?在担心曲夜?依他的路程,他不可能这么快就能来到我们记号的地方。”
    “不是他。”
    “不是他……难道是……”夏五月脸色一变,难怪这几天他思绪总是有些不宁。兽人天生对危险的直觉,尤其是对伴侣发生危险的直觉都是准确得可怕。
    羽风知道了夏五月也有所预感了,终于对他说出了他一直有意隐瞒的揣测,“永胜并没有在今天能如约回来,我怀疑羽部落出事了。其实在我回来后,并没有看见野兽部落进一步的动作,我已经开始怀疑他们是针对我,只想引开我为目的,只是海域地带有野兽部落的兽人混进来分散了我的注意力,东部落那边的线眼也没能把消息从里面带出来,这样的情况让我不得不对每个部落的消息传递都提防了几分。”
    “怎么可能……段家从没有消息带过来……”夏五月没有说下去是因为他突然想到,如果羽部落出事了,那么段家能把消息传出来的机会就为零了。想到段渊还在羽部落孤军作战,夏五月心里就一阵撕心裂肺的痛了起来。
    “我要亲自回去一趟。”羽风简单地交代了王族守卫队的队长,就立刻踏上回程的路上,夏五月没多说什么,就跟上了他的步伐。
    正在这时,在他们的前面,发出一阵强大的响声,接连不断的巨大声音在他们的面前不远处响起,把森林内的栖息的小兽都引起了巨大的恐慌,四处逃窜着,但是却不知怎么才能逃得出这些可怕的声响。有些小兽更是被吓得只能呆在原地,在大伙来临时也没用逃走的本能。
    羽风化成天马飞向天上看着前面一大片的火海,一向只会微笑的脸庞上多了几分震惊之意,久久没有平复。
    “天啊,这是什么?!”夏五月也明显被那片突然起来的响声后,他飞上天上接着就看见是一片火海的出现,他震惊得只能在上空直落而下,虽然没有看着那片火海的蔓延,但是他也能预感到它越来越大燃烧起来,甚至把他们离开的路都被封锁在这片火海里。
    很快,西边的一片森林很快就被这片无情的火海所摧毁。
    “是什么东西能有这么大的燃烧能力?”羽风重回地上,拿出地图,看了一眼,“那里是地图上的终点位置……”看着那些兽类被浓烟熏过后就全身焦黑而失去呼吸,很快,浓烟飘过的地方都有一大片焦黑的小兽僵硬地躺在地上。羽风立刻化回人形撕了自己的衣服,高声道:“浓烟有毒,你们快点屏住呼吸,用自己柔软点的衣服来辅助呼吸,快速退到有水的地方。”
    “向东走那边有水流。”那名王族兽人守卫队长难得震惊地道。
    在浓烟飘到他们这边的时候,一行人迅速地跳到森林里的小溪里。
    “可恶!是谁把爆炸装置启动了!”密室里响起了暴躁不已的声音,许元白再也没了平日那种装出来的温柔冷静。他的确不能再冷静自持起来,因为那个他的基地唯一最为强大的秘密武器居然被启动了。这让他的下一个计划只能夭折在腹中,让他气急败坏地来到总密室里。
    “我们不知道,只是突然系统就失灵了,主人,爆炸在五分钟之内就会在摧毁基地,我们要怎么办?”
    “迅速撤离吧,启动紧急撤离装置。”在最后一刻冷静下来,许元白有些无力地道。
    “是。”那人按着一个大屏幕几下,随即恐惧地从椅子里掉下来。
    许元白不耐烦地了起来,接二连三的突然状况让他脾气恢复了本性,暴躁地道:“怎么了,还没弄好吗?”
    “主人!紧急撤离装置在三十秒前被破坏了,无论如何重启都毫无反应!”
    “到底是谁……立刻把囚室三十号的监控打开。”
    果然,囚室里那个玻璃箱子空空荡荡地证实了许元白的猜测,他看着基地爆炸系统倒数着的数字,握紧拳,咬牙道:“凌冬!想不到你都快要临近频死还要弄出这么大的动静。”
    这时,基地响起了刺耳的警报,嘈杂不已的机械音调从基地的每一个角落响起:“即将强行摧毁基地,请所有工作人员在一分钟内安全离开,三十秒内,全部主控门道封闭……”
    许元白脸色大变,在最后几秒挣扎着扑出门道梯口……
    “风!前面爆炸的地方是哪里?离我们要去的目的地有多远?”由于着急,曲夜自己也没发现自己从嘴里冒出的词汇有什么不妥之处。
    待浓烟飘过后,曲夜就从林子里突然蹿了出来,羽风看着他也是相安无事,就知道曲夜成功避开了那些浓烟,只是他的身体上并没有泡水的痕迹。
    “那些浓烟是什么?爆炸又是什么意思?”羽风脸容严肃地问道。
    曲夜神色明显一滞,随即掩饰性地道:“我不知道……”
    “曲夜。”羽风打断了曲夜的话,认真地道:“我已经不想再跟你玩你瞒我猜的戏码了,今天你不跟我交代清楚,那么我们就分开行动,前面突如其来的大火我会查清楚,我不需要一个不肯对我诚实的人继续留在我的身边。”
    “风,现在情况危急,那些待我救了里面的那个同伴,我就跟你交代清楚。”
    “不行,你救了人后,我不敢保证你不会先一步离开了,我要了解了你们的动机才帮你。我猜得没错的话,他们手上的武器杀生力绝对超出我们的想象,刚才那些造成那么大杀伤力的东西到底是什么,那些野兽部落的人能混进王族也跟这些武器脱不了关系,是吗?”
    “原风……”
    “别叫我这个名字,让我觉得刺耳,我现在叫羽风。”因为曲夜一向只称他的单字,自见面起,羽风还是第一次听见曲夜叫上自己的姓氏。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