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九重昆仑[修仙] 作者:藏弓半步(上)

字体:[ ]

 
文案 
  
这是一个关于昆仑山的故事。
弱肉强食,非活即死。  
陆吾两世孱弱,受人欺凌,好不容易遇到关心自己的人,却不幸惨死于玄轮老祖掌下。
这次他决定不再忍耐,毅然踏上复仇之路。
拜入大宗却惨遭囚禁,没想到初入昆仑就与天下两大宗立仇,退无可退。
幸而有上古黑龙相助,得树黄,杀麒麟,洗筋伐髓, 逆天改命, 他一心只为报仇雪恨,等好不容易成功了,抬头一看,不小心就睥睨天下,傲视苍穹了。
浩浩苍穹,茫茫修仙路。
且看陆吾如何翻手为云,问鼎昆仑!
陆吾VS魔龙
 
内容标签: 励志人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陆吾 ┃ 配角:众多 ┃ 其它:爽文;升级流
==================
 
  ☆、第一章
 
清晨,昆仑山脚。
    四五个十多岁的小孩儿嬉笑着从溪边跑过,一个少年正在打水,看上去十六七岁的样子,瘦得惊人。
    他用凉水洗了一把脸,拿着木桶正在从浅浅的溪水里一点一点盛水,极有耐心。
    一个小姑娘被周围的人簇拥着,边跑边冲溪边的人问道:“陆吾,今日有那仙人来招弟子,你不跟我们一起去?”
    说是仙人,其实也不过是一些修炼稍有所成的修者。这里离昆仑山很近,每年都会有宗派来收弟子。天资不错的,几年内稍有所成便可入内宗,要是过了几年还是毫无建树最后也都沦作了杂役。
    “他去了也是扫地担水,去不去有什么两样。”
    陆吾还没开口,小姑娘身边一个少年抢着开口,也是十岁出头的样子,虎头虎脑,生得十分壮实。他鄙夷地看了一眼溪边的人,催促道:“阿葵,我们快些走吧,再晚就迟了。”
    小姑娘全名罗葵,是镇上一大户人家的小女,为了这次门宗招徒特意搬过来的。看上去才十五岁的样子,生得白白净净,尖尖小脸,穿得十分讲究,和村里几个土生土长的孩子站在一起,那是如同谪仙一样的人物。
    这位小姐脾气很好,她皱眉看了看一言不发的陆吾,心里还有些犹豫,想了想对他说道:“那我们先走了,陆吾你要是想过来也要快些了。”
    说罢,几个人不曾停留快步离开。
    陆吾看着几人跑远,叹了一口气。修仙之说在这个世界极为盛行,陆吾刚到时也曾兴起了一些斗志,要能长生不老,得道成仙,谁不愿意?
    可这想法一冒出来就蔫了,不是他不愿意去,而是这个世界修仙体修为主。法术再高深,也必须有强大的身体机能为支撑。陆吾这副身体,虽然没有什么不治之症,但实在太过虚弱,干起活来还不如一个女子。再加上有了老阿婆这个牵挂,陆吾也就渐渐放下了修仙的念头。
    修仙之路再好,也不是他想走就能走上的。
    陆吾慢条斯理地把木桶灌满水,往不远处一间破旧的房屋走去。
    还没进屋,一阵咳嗽声传出来,压在喉咙里闷闷的,气若游丝,透着将死之相。陆吾一听皱起眉,加快脚步推开残破的木门。
    破旧的木屋四面透光,空气中有一股阴暗潮湿发霉的味道。两鬓斑白的老妪躺在床上,骨瘦如柴,盖上被子也看不出起伏。她又咳嗽了两声,整个身体都在颤抖,双眼浑浊不堪,体内的精力都被震散了。
    陆吾放下木桶,看到一缕金色烟丝从老妪鼻息里飘散出来。
    几个月前,陆吾无意间发现自己竟然能看到别人体内的精魄,别人却看不见。以他摸出来的规律,精魄出体,过不了几天,人就会死。
    从他来到这个世界,与老妪生活已经一月有余。佛家所言三千世界,他经历了两世,上辈子因为身子骨极弱而死在病床,这辈子也没逃脱这个诅咒一样的厄运。
    “小吾……小吾?”床榻上的老妪听见声音轻声唤道。
    陆吾走过去坐在他身边,“阿婆,我在这儿。”
    老妪伸出手摸索着拉住他,枯瘦的手指冰凉。“今天仙人来招弟子,你怎不去啊?你快收拾收拾去村头瞧瞧,别让老婆子拖累了你。”
    “阿婆,我这样的身体,去了人家也看不上,还不如留在这儿照顾您。”
    老妪听了有些生气,剧烈咳嗽了几声:“怎会不要你?我的小吾谁敢不要?你只要苦练,可是能成仙、位列仙班的大人物,你快些去看看,水回来再烧也不迟。”
    陆吾拍拍老妪的手背,阿婆把他捡回来捡回来,待他就如亲子,此时也拗不过老妪一再催促。
    “我把水烧好了再去,不急。”
    “去吧去吧,将来成了仙人,便不再受苦了,不用再受苦了……”
    老妪叨念着,陆吾将水烧好,喂老妪喝了水,才不紧不慢往村头走。
    昆仑山上门派二十余,大大小小,驳杂不一,其中当属青天宗和玄黄宗为大家之表率。前者资历最长,可惜近年来微露颓势,人才凋零。后者规模最大,能人也最多,传闻总堂已经建到了八重天。
    这次来村里招人的,就是那青天宗。陆吾到的时候,刚好轮到罗葵,后面还有两个人,陆吾走过去跟在最后。
    罗葵长得就极有灵气,站在那修仙的青天宗弟子跟前还要胜出两分,只见那老者上下将她打量一周,食指中指在她天灵盖上一点,满意道:“根骨具佳,若拜得我门下,不出十年,可上三重天。”
    老者身边的青衣弟子脸色一喜,连忙询问了姓名将她记录在册,这可能会是今日遇到的最好的资质了。围观的村民大喜,尤是罗葵的双亲,更是激动得一再作揖。
    之后又探了几个人,果然再无天资之根,一直轮到陆吾,众人已经放弃了希望。
    “这人怎么瘦成这样子?这估计一上小重天就被压死了吧?”一个青天宗弟子小声道。
    陆吾自知这身体确实太差,听见了那弟子的话也只是笑了笑,站到老者身前。
    青衣老者也微微皱眉心中不耐,食指随意在他头上一点,原本寻常的探根之法刚刚转入少年体内,却被一股力量弹了回来。老者闲散的精神跟着震了一下,眼睛突然绽出精光,再探,终于窥到冰山一角。半晌之后张开眼睛,重新打量陆吾,正当众人诧异之时,他皱着眉沉声道:“资质平平,勤奋努力,一甲子也可登三重天。”
    话音一落,几个小孩嬉笑起来:“这么看来,陆吾你还是有机会上九重天的,不过得千万年以后了,你活得到那时候吗?”
    讲这话的是刚才在溪边的少年,名叫张虎,他测得资质中等,二十年可达三重天,比陆吾好得不是一星半点。
    众人也是大笑起来,刚才那个小弟子看着陆吾有些可惜。修者之境分九重,每重又分五小境界。但凡普通人认真修炼几年都能上一重天,身体健壮者也能勉强能走到二重天,这小孩儿却还需努力修炼六十年才能上三重天,这哪里是资质平平,分明就是废柴一个。
    陆吾虽然早就有了准备,青衣老者的话还是让他的心沉入谷底,听了张虎的话多少有些不喜,但面上神色不变。这张虎平日里就喜欢贬低他,要是回嘴只会引来无止境的谩骂。
    他退了两步和其他几个人站在一起,张虎见他一棍子下去没个声响,果然没了兴趣。
    青天宗虽然近年来有些衰败,但想入宗的弟子也不少,参差不齐也站了十多个。那青衣老者将他们扫了一遍,嘴唇微动,声音却似从四面八方传来。
    “我乃青天宗谷济,今日特来纳弟子入宗,稍有资质者,可随我归入青亭大宗,受宗门庇护。”
    说罢,他点了点下站的几人。“你们几人回去休整,明日自会有人来带你们入宗。”
    谷济指下所点五人,一是罗葵,一是张虎,还有两人是平日里不常见到的,最后一下,点的就是陆吾。
    六十年可三重天,以这资质和最好的罗葵比起来,简直被甩出几座山,怎么偏偏就入了仙人的眼?
    不止别人,就连陆吾自己都愣了一下,被谷济这一点,心里的念头也跟着死灰复燃,兴奋得眼睛冒光。他身体两世孱弱,所能修得一身好本领,那也值了!但随即又想起家中卧榻的老妪,他这要是一走,修仙无岁月,老妪病重,到时候人说没就没了。那阿婆待他比上辈子的父母亲人还好,若是不能陪她走完最后一程,他自己心中有愧。
    谷济不理会众人的窃窃私语,说完便领着弟子离开。
    陆吾连忙追上几个修者,对着那位老者作了揖:“仙人,我家中尚有一位阿婆,恐怕明天不能随行上山,一月之后再去拜见可好?”
    谷济皱起眉,周围尚未离开的村民都齐齐看了过来,他语气不爽:“修行怎还能随你的意?你资质本不好,我愿收你,你不感激跪拜,还来拿乔?你若不来便永远别来!我青天宗也不缺你一人!”
    陆吾心突了一下,他还是想得太好了。这世界修仙之人都自诩高人一等,多的是蛮狠霸道。
    修仙虽然是他所想,但老妪如今命悬一线,一个月都等不得?陆吾心中斟酌万千,最后只好放弃:“既然如此,陆吾恐怕不能入贵宗了。”
    老者一听这话,气得眉毛抖了两下,从来都是别人求着入宗,还没见过不去的,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陆吾这句话就拂了老者的脸面。
    “你不想去,别人还求着去!你不去就不去,你这等资质,进了宗也只是拖累。”
    陆吾还想说话,谷济已经带着一群人拂袖而去。
    青天宗一行人刚出了村落,一个青衣弟子走到老者身边,疑惑道:“师叔,刚才那娃儿虽身骨不佳,但体内精魄气势冲天,就连我站在他身边都略感压迫,怎会六十年才登得三重天?”
    谷济余怒未消,没好气道:“身魂不齐,纵然修行上去了,肉身承载不了也会崩溃。”
    “不是有一修魂法只修魂魄?神魂强大者才可修炼,传闻这法术极其厉害,修习一年便可上三重天,两年便可上五重天,修习十年那可飞升……”
    谷济停下来,瞪着眼睛打断他的话。“你这小儿,让你熟读修炼法书,你却去看那些旁门左道!那修魂法历来都是妖法,修了就是堕入魔道。这昆仑山上有道修佛修,妖修人修,你何时见过魔修?一旦如了魔道,别说飞升,你连昆仑山都进不去!再说那修魂法早已失传,就算仍存于世,我青天宗也绝不苟且!”
    青衣弟子吓得抖了抖,不敢再言语。
 
  ☆、第二章
 
村头陆吾和那些仙人刚才发生的争执被村民看在眼里,人还没有完全散去,罗葵走过来对他道:“陆吾,你当真不去青天宗?”
    陆吾点了点头,罗葵心中可惜还想说什么,身后又传来双亲的唤声,她又看了看陆吾,转身走了。
    陆吾回到溪边小屋,坐了一会心中难受。骗老妪说仙人愿意收他做弟子,一个月以后来接他。多日不能起身的人挣扎着坐了起来,连道了三声好。
    “陆吾娃子,入了宗要处处忍让,可不能开罪了仙人,等你也成了仙人,可不得了了。”
    陆吾心不在焉地煎着药点点头,心中苦道自己这出去一趟,已然开罪修者了。但老婆婆自知道他要入青天宗后精神好了很多,便处处顺着她。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