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翩翩起舞 作者:壬雪晓风

字体:[ ]

 
 
文案
能够和你共舞吗?
可以。你可以帮我找到尸体吗?
这…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搜索关键字:主角:石峰,叶云 ┃ 配角:等等等 ┃ 其它:灵异,恐怖,壬雪晓风
 
 
  第一章
 
  报团出来旅游的他,感觉有点无聊。说是散心。看到其他人的笑容,总觉得挺悲凉。
  又是一个人。不爱和其他人说话。不爱外出。偶尔外出散心。最后的结果还是心情更加郁结。
  大概他只适合老老实实一个人呆在家里。
  这样就没有任何烦扰。
  其他人已经去购物中心买东西了。太过热闹的场合不适合他。他只好一个人出来这附近转转。
  听说宾馆不远处有一公园。来这么几天,一直没时间去那边转转。今天正好去那边看看。
  坐上公交车三站便到了公园。
  夜晚的公园显得很幽静。没有多少行人。与其他热闹的公园相比,这里很冷清。
  海风吹得树叶莎莎作响,偶尔有几位路过的人,也没有在这里停留。
  对此有些奇怪。现代公园因为有广场舞文化,不会这么冷清。这里却异常安静。
  他绕过小径,穿过竹林,顺着阶梯而下,到广场中央。广场中央为圆形,四周被树木包围。
  走进正中央。听着风吹动四周树叶的声音,显得异常诡异。打了一个寒战。不再看四周,看着这个圆形的广场。除了一塑雕像,什么也没有。
  昏暗的路灯打在雕像上面,很神圣。他从未见过如此英俊的男子。犹如古希腊的雕像一般。赤、裸着身子,一米八六的身高。明媚的双眼,温柔的微笑,轻微勾起的唇带有诱、惑。眉毛细长,像女性的柳叶眉。睫毛微卷。下垂,看不见瞳孔里的情绪。
  左脚微曲向前,右脚踮起。右手抬起,左手下垂平举,做出邀请舞伴的动作。身为男人的他看着也有些心动。
  抬手抚摸着那光滑的石质脸庞。右手搭在对方得左手上。感受着即将跳舞的心情。
  曾经的他学过舞蹈。非常出色。一场意外让他再也不能起舞。那时的他怨恨所有人。怨恨害他一辈子失去梦想的人。害怕外出。不愿见到有关舞蹈的一切。这么多年的厌恶,在看到男子的那一刻释怀。很怀念那时候跳舞的心情。每一步都如此轻盈。
  抬头对上男子低垂的双眼露出了微笑。绕着男子开始翩翩起舞。轻柔的动作。闭着眼睛旋转。抬脚下垂。每一步都如此熟悉。
  一舞而终,停下来牵着男人宽阔而冰冷的手。再次抬眼看向男人时,低垂着睫毛的眼睛居然睁开瞅着他。微笑更加温柔。心里一愣。凉风飕飕。伴随着阴冷的月光。他害怕的后退了几步,放开了男人的手。那眼睛又恢复到原来的样子。
  难道是他看错了?可是刚才明明有看到的。紧了禁衣襟,有点冷。感觉到手心黏糊。抬起手,昏暗的灯光下的手鲜红一片,血顺着手缝一滴一滴的落下来。而刚才紧过的衣服手印清晰可见。瞬间汗毛竖起,不顾鲜血淋淋的右手,向公园外跑去。
  冷汗顺着额头流下来,没有太多情绪波动的他,在这一刻害怕。安静到只有“莎莎”声烦扰着他。
  他顺着记忆中的路线一直向外跑,跑了很久,还是没有跑出去。
 
  第二章
 
  他有点着急,不知道怎么办好。开始进入公园正中央不过有过几百米的路而已,现在他自己跑了很久了。全身冷到不行。一点也不想呆在这里,蜷了蜷手心,依旧黏糊。用没有血的左手捂住脸颊,躲在地上忍不住呜咽。就像他失去所有时一样。
  早知道不来这里就好了。明明没有人来这里的,他偏要来。偏要看到那个男人时起舞。到底是那个环节错乱了。
  他根本不敢往鬼那方面想。长这么大听说过无数鬼故事。每次只是笑笑了事。原来这个世上真有鬼……内心所有压抑的情绪被恐惧代替。
  蹲在地上良久良久,一动不动,闭着眼睛,什么也不敢想。
  很有规律的脚步声由远而近。忍不住捂住自己的耳朵,强迫自己不去听那“嗒嗒”的声音。
  脚步声在他身旁停下来,他一动不动。沉稳的呼吸声在他耳侧,后面的人似乎弯曲了身子。
  在对方拍上后背的那一刻,他打掉了对方的手,站起来惊叫一声,也不敢看对方。
  “小伙子,你怎么了?”老头似乎也被他的举动吓到了,后退了几步。
  他微微睁开眼睛,看向穿着朴素的老头,头发还未全白,在灯光下的脸庞很柔和。微笑着脸,再次问他,“你没事吧。看起来额头有很多汗。”
  他不知道从何说起,只是摇了摇头,“这公园,我刚才走不出去。”
  “哎……”老头长叹一口气,向前走,回过头来看着他,“跟着我走。这里说话不方便。”
  他紧跟着老头的脚步绕了几条小径,出了公园。
  路上有稀稀落落经过的人。老头坐在长椅上,拍了拍身边的位置,让他坐在旁边。他坐下的时候,腿软也没缓和多少。
  “这公园到底怎么回事?”想了很久也无法明白,只是一个公园而已,为什么会出现刚才的状况呢?
  “这个……”老人又是一阵叹息,“那公园曾经也很热闹。现在已经没有人晚上敢来这边。”
  “为什么?”也许这就是他今天晚上出现那些状况的原因,他急切想知道。
  老头看着他的脸一阵惋惜,“这里曾经有一个舞蹈班,老师是一位非常帅气的小伙。每天在广场的中央跳舞教学生跳舞,大家都喜欢看。这里很热闹很热闹。”
  难道他见到那个美丽的男子的雕像是舞蹈老师?
  “这个公园当时非常有名。很多漂亮的女孩儿都喜欢来这里。舞蹈老师的学生也越来越多。嗯……”老头沉默了一会儿继续说:“这也不过持续了七个月而已。突然有一天,远道而来的女孩儿没有看到老师跳舞,也没有学舞蹈的学生。大家很失望。过了几天,周围的人开始议论,有警察来这边调查,说那个舞蹈老师失踪了。在那之后也没有发现舞蹈老师的尸体。这个公园开始变得冷清。有女孩来这里回去之后,大病一场。女孩儿每天晚上都被舞蹈老师的噩梦缠绕。消息传开来,再也没人敢来这里。有不相信的偏要来这边,最后也生病了。”
  听到这里,额头的虚汗又冒了出来,“我会……不会也有事?”
  “这……”老头有点为难,垂下了眼,“其实我也不知道,所有的事情只是听说。我进那公园几次都没什么事情。”
  “嗯?”他很疑惑。
  “……”老头什么话也没回答,嘱咐道:“小伙儿,我知道的也就这些。以后别进那里。看你不知道是外地来的吧?”
  “是。”他心不在焉的回答。
  老头指了指旁边立着的牌子,上面写着:禁止入内。他恍然大悟,这里是不能进来的,他从别的地方进入并没有注意到有牌子。
  老头拍了拍他肩膀,站起来,佝偻着身子,“我要回去了。你快点回去吧。”
  他也站起来,根本不敢在这里多待一秒,看到回去的公交到了,他向老头道别之后,立马追了上去。
 
  第三章
 
  刚才着急上公交,忘记从口袋里掏钱。惹得公交司机一直瞅着他苍白的脸,以为他有什么病。有点慌乱的从口袋里探出一块钱投了进去。坐到位置上,才发现右手上的血迹已经没有了。动了动手,黏腻的只有手心的汗水。拉开衣角,上面同样没有血手印。
  在回去的路上一直在想老头给他说的事情,还有脑海中一直挥之不去的男人的脸。甩了甩头,不想再想这些,却发现自己已经坐过站。
  在这种糟糕的时候居然坐过站。骂了一声,下车。准备去路对面坐车。
  车辆来来往往,心里有点着急,想尽快回去。路灯变成绿灯的瞬间,他快速奔跑起来,却不知道右侧拐过来一辆车,车灯打在眼睛上,让他睁不开眼。他根本反应不过来,惯性使然,他继续奔跑。车撞了过来。身体疼痛的感觉袭来,瞬间不知道什么了。
  昏昏沉沉中,那辆车停了下来。有人下来看他,摇晃着他,他迷糊中睁开眼,对上一张漂亮的女人脸。女人打电话叫来救护车,一直摇晃着他。他晕了过去。
  再次醒来看着白色的室内,还有旁边坐着的打瞌睡的导游。有点搞不清楚状况。想了想,才想起出车祸的事情。曾经在电视上看到过无数车祸,不是伤亡惨重就是死亡。现在的他是什么状况也搞不清楚。活动了四肢,虽然有点僵硬,却没什么问题。车撞上他时身体的疼痛感也消失了。
  闭上眼睛又睁开,两手撑起身子坐了起来,“张姐?张姐?”
  导游姓张,他们都叫她张姐。张姐迷迷糊糊,见他醒了,有点着急的问,“身体还好吗?需不需要叫医生。”
  “我没什么事,张姐。”
  “我还是叫医生过来看看吧。”张姐跑着出门。不一会儿,医生过来,让他躺下,用器械做了各种检查,在本子上写写画画,说:“已经没什么事了。”
  “嗯。谢谢医生。”张姐送走医生,坐在他床边看着他,“你躺一会儿,咱们出院吧。这次旅游的行程也结束了,我们决定明天回去。”
  他自己也想离开这里。如果昨天晚上不去那个公园,也许就不会遇到那种恐怖的事情。
 
  第四章
 
  张姐没有通知他家人出车祸的事情是因为肇事者送他到医院,医生检查过,没有外伤,也没有内伤,等醒后再观察。
  肇事美女付了医药费后离开了,留下电话号码让他联系。他随意将其留下的便条装到口袋。跟着张姐出了医院。
  回去时已经晚上七八点,也就是说他在医院呆了近一天时间。和张姐吃过饭回到了他们住的宾馆。
  他自己一个人住一个单间。想到明天回去的事情,松了一口气。他实在害怕昨天晚上的事情。即使睁着眼睛,脑海中还是不断出现那天晚上的场景。除了恐惧之外,还有怀念跳舞的心情以及内心的悸动。可是,恐惧感已经将所有的情绪压制。
  在床上躺了一会儿,开始收拾回家要带的东西。零零碎碎的东西被他装进包里。看看时间,已经十点。
  拿着睡衣进了浴室。脱掉身上的衣服,站在花洒下开始洗。温暖的水冲刷着身体,泡沫迷了眼睛,有点疼,他只好闭上眼睛,在他闭上眼睛的那一刻,“啪嗒”一声,浴室的灯灭了。生疼的眼睛没办法睁开,用手摸向开关,没摸到开关,却摸到了冰冷柔软的物质。用手捏了捏,那质感好像皮肤,这种认知让他立刻收回了手。用手抹掉眼睛上的泡沫,睁开生疼的双眼。里面很黑,根本看不清。
  脚踩水泽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由那声音来源可以判断出那传出声音的东西在向他靠近。他后退了几步。花洒的热水打在身上,似乎这样便可以温暖他冰冷的心。
  眼前什么也看不见。水打在皮肤上的声音清晰可闻。打在自己身上的水开始被靠近他的东西挡住。
  本能想推对方,又没敢推。
  闭着眼睛缩成一团,在对方更加靠近的时候,顺着墙壁滑下去,抱着头蹲下,将头埋在膝盖里瑟瑟发抖。
  对方并没有因为他蹲下而放过他。冰冷的双手一点一点抚摸着他的头发。然后碰触他的脸,将他埋在双腿中的脸强硬抬起来。
  紧闭的眼没有睁开。传递而来的视线强烈。良久,他动了动双手,想打掉对方的手被抓住了。
  他只好微睁眼睛看着对方。黑暗中的轮廓,还有那稍带温柔的视线,都让他觉得是那个人。想到昨天晚上在公园遇到的事情,还有老头说过的话,他挣扎着站起来,一把推开对方。从侧面跑出去,撞在浴室的侧门上生疼也不顾。慌乱中摸索着房间的壁灯。摸了好多次才摸到。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