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梦想成真(n/p总受,高/h)》作者:才不是二哈=_=

字体:[ ]

 
简介:
练笔肉文,背景是未来世界,
小受得到一个游戏,
每天晚上做梦在梦里被人ooxx,
一梦一个场景,纯肉,n p,超重口,请勿期待作者的节操值。
 
    
    第一章 第一个梦,场景:公车
    
    秦楚有些疲惫地回到了家,今天进行了一整天的机甲训练,纵然是A班的尖子生,他的体力却也是见底了。
    随手将背包扔在沙发旁,秦楚脱了衣服就进了浴室,其实机甲训练场是有浴室的,但有点洁癖的他还是选择回家洗澡。
    水流冲撒在身上,秦楚突然想起好友凌方今天训练结束之后通过光脑给他传的文件,说是缓解疲劳的好东西。光脑就是秦楚手上手表样的东西,是防水的,所以秦楚洗澡也没取下来。
    打开了文件,是一个需要安装的系统,秦楚点了安装,不到五秒钟,软件安装完毕,秦楚点开了软件,光脑投射出一块虚拟屏幕,屏幕上出现了四个大字“梦想成真”。
    画面做的很精美,是最新的游戏吗?秦楚这么想着,点了四个大字下“开始游戏”的小字。
    “请点击数据录取。”机械的声音响起。
    “是战斗系的游戏吗?”秦楚疑惑着点下了数据录入。一道光从光脑中发出,笼罩住了他,几秒后,光又消失了。
    “玩家数据录入完毕,请选择场景。”机械声再次响起,虚拟屏幕上同时也出现了许多选项,“课堂”,“家里”,“游泳池”等等……
    秦楚也懒得挑,就点了一个随机。
    “游戏初设定完成,祝您有个完美体验。”随着机械声的响起,虚拟屏幕消失了,光脑上安装好的软件以及之前的文件也都不见了。
    “这是故障了吗?”秦楚关掉水流,疑惑地按了几下光脑,见没反应,也就算了。
    走出浴室,秦楚喝了瓶营养剂,看了会机甲战斗的视频就打算睡了。
    秦楚今年十七,就读于帝国军事学院的机甲系,是A班最优秀的学生之一,他的母亲在他小时候就去世了,他的父亲是名军人,官衔上校,在几年前的一场战争中牺牲,之后他就一直独自生活。
    关了灯,秦楚很快就睡着了,也没能听到随着他入睡响起的一声“游戏开始”。
    现在的人们出门一般驾驶飞行器,飞行器有公用私用之分,私用需要花大量金钱购买私家飞行器,父母双亡的秦楚自然是买不起的,所以他一般都是搭乘公共的。公共飞行器是政府出钱购买的,如同过去的公车一般,有固定路线,免费供所有人搭乘。
    秦楚现在就在一辆公共飞行器上,公共飞行器一般人不多,但这辆却出奇地挤,秦楚被挤到了一个角落里,扶着固定杆,面朝墙壁艰难地维持着平衡。
    突然,一只手从后面摸上了他的屁股,秦楚回头一看,一个中年男人紧贴着他,用- yín -邪的目光打量着他。
    秦楚不想声张,伸手想去推开那个男人,他修的是机甲系,身体强度也是数一数二的,这个看起来并不强壮的中年男人应该不是他的对手。可秦楚的打算却落空了,那男人的手一把抓住他的手,反将他的手按在了墙上,将他牢牢困在了男人怀里。
    秦楚还来不及惊讶,男人的另一只手就摸进了他的裤子里,用力捏了一把他的屁股。
    见情况不妙,秦楚正准备大声求救,男人却在他耳边说道:“你要是敢叫,我就马上扒了你的裤子,让大家都来看看你的骚屁股!”
    秦楚被吓住了,过去的十七年里,他从未遇到过这样的事,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男人又在他耳边说道:“乖乖听话,让我摸一摸,到站了我就放过你。”
    秦楚怕那男人真当众扒下他的裤子,只好乖乖听话。
    “你这屁股又翘又骚,被人干的不少吧!”因为是夏天,秦楚外面只穿了条短裤,男人很轻易就将手伸进了他内裤里,“骚*摸起来真嫩,是吃男人*液保养的吧!”
    秦楚难堪地闭上了眼,忍受着男人的污言秽语,祈祷着快点到站。
    “小骚货是在想男人的*棒吧!看你*巴都硬了!”男人的手伸到了前面,一把握住了秦楚的*器,“真是个不折不扣的骚货,光是让人摸摸屁股,骚*棒就硬了!”
    听了男人的话,秦楚羞愧地要哭出来了,因为他的*棒确实硬了。
    秦楚没交过男、女朋友,前后都还是处的。他平常偶尔也会自己疏解,但他*欲不强,一个月也就一两次。秦楚也不知道为什么今天自己的*棒会硬得这么快,还是在被一个猥琐的中年男人手中。
    “骚货你的表情真欠干!”男人握着他的*棒缓缓动了起来,“其实你一直在期待吧!期待有人对你这样,否则怎么会穿得这么骚呢?”
    秦楚爽得差点呻吟出声,男人的另一只手摸向了他的*头。秦楚今天只穿了件淡蓝色的背心,男人很容易就把手伸了进去,色情地揉捏着他的小*头。
    秦楚从没想过被人捏*头会这么爽,此时他觉得自己的*头就像是女人一样敏感,他忍不住将胸向前挺了挺,迎合男人的动作。
    男人也兴奋了起来,“骚货就是骚货,这么快就爽起来了!”说着男人在秦楚*棒上的手动作也快了一些。
    “嗯……”秦楚忍不住小声呻吟了一声,随即又被自己的呻吟声吓到,低头捂住了嘴。
    “骚货你可以再叫大声一点,最好让全飞行器的人都听到,看看你有多骚!”男人的动作又加快了一些,还用自己裤子里已经顶的很明显的*棒不断摩擦秦楚的臀缝,“然后大家就会一起把你扒光,让你的骚*骚*棒全部露出来,然后一根又一根你最喜欢的大*巴就会一起来干你,把你上下两个小嘴都堵的严严实实的,最后大家会把*液全部喷在你的脸上,嘴里,骚*里,让你身上每一寸都是我们的*液!”
    “啊!”随着男人越来越- yín -荡的描述,秦楚终于射了出来,射*时的快感让他忍不住叫出了声。男人将手伸到了他嘴边,他下意识地舔了起来,完全没意识到这是自己刚刚射出的*液。
    过了一会儿,秦楚才从射*的快感中清醒了过来,他惊恐地看向四周,刚刚他叫的声音太大了,怕是整个飞行器上的人都听到了。但奇怪的是,刚刚挤的满满的飞行器上现在只剩下了几个男人,他们都用一种- yín -邪的目光看着秦楚,而秦楚此时正被那个中年男人抱在怀里,短裤和内裤不知何时都被褪到了膝盖的位置,背心也被从腋下的位置拉坏了,露出了被揉的通红的*头,刚刚射出的*液撒到了裤子上,连墙上也沾了一部分,更- yín -荡的是刚刚男人在他爽得不知所以的时候喂他吃的还残留了一点在嘴角的白色*液,配上他高潮后又迷茫又惊恐地表情,真是要多- yín -荡有多- yín -荡。
    
    ☆、第二章 被干了
    
    公共飞行器上是没有司机的,所以现在飞行器上除了秦楚就只有这四五个不怀好意的男人。
    秦楚恢复了些神智,挣扎着想从抱着他的男人的怀里挣脱出来,却怎么也挣不开。
    男人轻易地就扒下了秦楚的裤子,露出了他赤裸的下体。
    “你不就是想被干吗?这里有这么多大*棒,够你这个骚货好好爽一爽了!”男人摸了摸秦楚雪白结实的大腿,“骚货的身材还真不错,今天有的爽了!”
    “不要!我不是骚货!不要碰我!”秦楚崩溃般地大喊,声音带了些哭腔,眼睛也红了,但落在男人们的眼里,确实更加- yín -荡动人了。
    “还说你不是骚货?刚刚我们都看到了,光是被男人摸了*巴和*子就爽成那个样子,简直就是个天生的骚货!生下来就是给人干的骚货!”一旁的另外一个男人走了过来,狠狠捏了吧秦楚裸露在外的*头。
    秦楚的脸一下子就涨红了,男人说的都是真的,刚刚他确实很爽,最后射在了男人的手里,还恬不知耻地叫出了声,还吃了自己的……简直是- yín -荡到家了。
    “骚货,你刚刚爽够了,现在该我爽了吧!”抱着他的男人伸伸舌头,舔掉了粘在他嘴角的*液,随后又蹲了下去,开始用灵活的舌头开辟他的小*。
    “不要!”秦楚尖叫出声,却被围上来的男人们拉住了手脚,动弹不得。他清楚的感受到男人湿润的舌头在他的平时用来排便的地方进进出出,有时候,那条灵活的舌头还会卷起来,向很深的地方开拓。其他的男人们也没闲着,一个男人直接在他脸上、脖颈处舔来舔去,有时还会把舌头伸进他嘴里,勾着他的舌头跟 他舌吻,他想躲开却被按住了后脑勺,另外两个男人拉着他的手,掏出自己的大*棒借着他的手开始自*,他知道自己已经逃不开被轮女干的悲惨命运,还没来得及难过,最后靠过来的男人就把他的*棒吃进了嘴里,第一次被口*的快感让他忍不住呻吟出声,“嗯啊~”
    娇媚的声音声让身后的男人一顿,随即更激烈地开发着他的后*。
    “老子忍不了了!”没过一会儿,身后的男人低吼了一声,站起身来,将自己的*棒用力捅进了秦楚的后*。
    “啊!”被开苞的痛处超过了口*的快感,秦楚清醒了一下,开始挣扎。
    男人却没给他逃脱的机会,抱着他的腰就开始大开大合地*插起来,“骚货你不就喜欢大*巴吗?跑什么跑!待会干得你抱着*巴叫爸爸,让你再跑!”
    男人边骂边用力地撞击着秦楚的臀部,卵蛋和屁股撞击发出了啪啪的声音,听起来格外- yín -荡。
    男人多*插了几下,*棒插进了秦楚身体最深处,突如其来的快感让秦楚身体轻颤。
    “哈哈,骚货爽起来了吧!”男人见秦楚有了快感,以更快地速度*插起来,“真他妈爽!这骚*又紧又热,骚货刚刚还装纯呢!现在爽得都舍不得松开老子的*棒!”
    秦楚也没精力再去管男人说什么了,巨大的快感让他全身都酥了,要不是被男人们抱着就站不住了,后*被*棒大力*插的快感是他以前从没体会过的,他现在已经把逃跑忘在脑后了,只想着要再被后面那根大*棒多插几下。
    但男人偏偏不顺他的意,*插了一会,身后的男人突然抽走了*棒。
    “不要拔出去!我还要!”秦楚脱口而出,男人们都笑了起来。
    “要什么?”身后的男人用*棒轻轻蹭着他的*口,却不插进去。
    “要大*棒!”秦楚立马回答道。
    “要谁的大*棒?”男人仍不紧不慢的。
    “无论是谁的都行!骚货要大*巴吃!”秦楚的声音又大了几分,体内的瘙痒感快把他逼疯了,只想有个大*巴用力地插进自己的后*。
    “真他妈贱!”男人骂道,“好吧,你要*巴就给你不过你要用哪个嘴吃啊?”
    “用后面的!后面的!后面要痒死了!”秦楚连忙回答道。
    “后面的这个呢,叫做骚*,是你这个骚货的骚*,知不知道?”男人仍没把*棒插进去,逼着秦楚说出更多- yín -荡的话。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