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零时已过 作者:砯涯(下)

字体:[ ]

 
 
  
  第40章 Chap.40
  
  【你想要什么口味?】
  话说这边,饱受围观群众八卦目光鄙视的降妖师先生为了防止误会继续恶化下去,只好揽住肩膀,半推半抱的把某人拐进超市。黎焕不明白刑羿的真实用意,以为是个寻常的亲昵举动,当即主动回搂住对方腰侧,心里幸福感爆棚,感觉真是越来越有普通人类过日子的感觉了!
  只可惜两个看似过日子的家伙其实本质上并没有慢慢闲逛的耐心,黎焕惦记着茶舍那边师姐要和老师单独谈话内容,推车站在冷柜前选羊肉片,看着看着就走神儿了。
  刑羿过来的时候手上拿着几样蔬菜,全部都是基地分装好、再由超市统一打码摆放在冷藏区的,不用称量,直接在收银台付款就好。见黎焕对着肉片们发呆,刑羿随手从冰柜里面拎出两袋肉,连同蔬菜一起放进购物车。
  黎焕瞬间回过神,垂眸看向刑羿,觉得这家伙连价格都不看就往购物车里装东西的样子还真是一点也不居家。但反过来一想,像刑羿这种级别的降妖师,在协会里的生活起居必定是有人提前打点好,哪儿用得着自己跑超市买东西。
  想到这儿,某人忍不住弯起嘴角,见四下无人,便凑过去在他脸颊亲了一下。
  刑羿愣了愣,偏头看向黎焕:“我以为你担心师姐那边,没心情做别的事。”说罢,他接过购物车,一手推车,一手搭着黎焕肩膀,两人并肩去调料区选火锅底料。
  “确实担心,你不知道,师姐这趟出门至少得有小半年,按往常任务周期不可能这么长,更别说还没来得及赶三十回来给老师请安。”一提这事儿,黎焕刚刚放松下来的心绪的纠结起来,他拿起一袋底料翻过来看配方,注意力却一直没集中到那上面去,继续道,“我怀疑老师中途又给她安排了什么别的任务,所以才耽搁了。”
  刑羿说:“知道她原本的任务是什么吗?”
  黎焕道:“那时候他们谈什么都是背着我,不过我好奇心重,所以还是能听到不少有用信息。”
  “九尾多半知道,只是不拆穿你。”刑羿拿过黎焕手上的火锅底料扔进购物车,省得他心里想事,举半天也决定不了到底买不买。
  黎焕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根本没发觉手上东西没了,道:“不过师姐接手的任务……怎么说呢,挺奇怪的。”
  刑羿看了他一眼:“怎么说?”
  黎焕细细回忆了好一阵,然后才慎重开口:“那个任务受害者是妖不是人,而且还是全国范围的,据反馈回来的消息称有什么东西在悄悄贩卖妖怪的三魂七魄,老师认为这意味着买主对魂魄要求非常高,可能是妖也可能是魔,当然现在——”他顿了顿,目光犹疑地看向刑羿,“还有可能是你们降妖师。”
  “你怀疑你师姐支开我们,也可能是因为这个?”刑羿道。
  黎焕淡淡“嗯”了一声,心事重重道:“她既然听师兄提到了你的身份,避嫌也是在所难免的。”
  这做法刑羿理解,也就没去评价。
  两人选好调料,又跟超市慢慢悠悠逛了一圈,以免消耗的时间不够,茶舍那里没谈完回去碰见了会尴尬,等到时间接近正午,才开始往收银台方向走。
  过年走亲戚串门的人多,购物量也大,每一条结算通道都排着长队。
  黎焕等得无聊就划拉手机屏幕刷微博微信,队伍挪动刑羿就会拉着往前走两步,不知不觉两人已经排到柜台前,黎焕知道没几个就能轮到他们便收起手机,一抬头,正发现刑羿在专注地看着什么。
  他下意识顺着对方目光看过去——
  一般来说超市收银台前都会摆个小货架,上面摆些糖果巧克力之类小孩子喜欢的零食,目的就是刺激等待过程中的消费,当然上面还有些是孩子不认识的。
  视线扫过杜蕾斯,黎焕心下一颤,心跳莫名快了不少,期待同时又有些不太确定。
  万一人家是想买口香糖呢?
  两人身高不同,刑羿比他高了半个头的样子,这一落差就很有可能判断失误。
  为了防止被误会成目的不纯的那个,某人故作镇定地清清嗓子,伸手从货架上拿了瓶薄荷口味的口香糖,黎焕选它并不是因为喜欢薄荷味,而是单纯因为它是放在食品类最高的一排,再往上就是小孩子们不懂的东西了。
  他这么一拿,刑羿果然微微怔住,再一偏头,两人视线相遇。黎焕觉得有点尴尬,纠结了半天,朝他晃了晃手里的口香糖,问:“这个味道可以么?”
  刑羿眼睛眯起来,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淡淡道:“我不喜欢。”
  黎焕:“……”
  真是给点脸就任性起来了……一个口香糖什么味不是一样吃?!
  黎焕没辙,只好把薄荷的放回去,对着一堆乱七八糟的味道也不知道选什么,随口道:“那你喜欢什么?”
  刑羿没着急回答,而是揽着黎焕腰部把人搂向自己,略微低下头,对着某人愈发红润的耳垂,非常狎昵地轻声耳语说:“我不喜欢有味道的,我只想要你本身的气味。”
  黎焕:“……”
  啊啊啊啊!他也不想猥琐!可这说的真特么是口香糖么?!
  刑羿漆黑的眸底浮起一丝玩味的神色,极不明显地弯起嘴角,心里很喜欢某人这种害羞又险些炸毛的反应,然后气定神闲地从货架上取了盒无味超薄型的杜蕾斯扔进购物车。
  黎焕盯着那盒躺在一堆火锅材料上的纯洁套套,忽然就觉得一会儿真是没法好好吃饭了。
  “你竟然觉得我在看口香糖,怎么想的?”刑羿伸手摸摸黎焕的脑袋,感觉这家伙蠢起来真是又好气又好笑,忍不住开玩笑道,“难道要我带着那玩意儿干你么?”
  黎焕:“!!!!”
  卧槽这画面感!
  戴着口香糖是什么鬼啊?!
  不管怎么想都觉得口味真的好重啊啊啊啊!
  瞬间脑补的某人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好不容易把注意力从套套上抽回来,黎焕狠狠瞪了他一眼,压低声音道:“我看起来有那么饥渴,出来买个东西都要想跟你上床的事?”
  闻言,刑羿眸底带笑,意味深长地说:“从帮你那两次来看,确实挺饥渴的。”
  黎焕被说得无力反驳,赌气似的把那瓶口香糖又拿回来,默默转身懒得再搭理他。
  等到终于轮到他们,收银小妹扫完各种蔬菜和羊肉,对那盒画风明显不对的套套微微一愣,再看向黎焕和刑羿时脸上顿时露出一种了然的表情,然后笑眯眯地报出价格。
  黎焕心说什么鬼啊!你的职业素质呢?!拎起两只塞满的购物袋,也不管套套,头也不回地出门去了。
  刑羿抽出张信用卡递过去,淡淡道:“别介意,他被宠坏了。”
  “你们感情真好,”收银小妹刷完卡,把小票和卡一起还回去,“春节快乐。”
  刑羿没再接话,把卡收回钱夹,拿起那盒杜蕾斯跟着出门。
  回到茶舍的时候已经接近下午一点了,黎焕让刑羿把食材拿到厨房处理,自己去茶舍跟老师打声招呼。那边戚景瑜和纪淸慈明显也已经谈完了,正坐在卡座里有一搭没一搭的喝茶聊天,黎焕见两人神色如常,就识趣儿的没有开口多问,但心里还是忍不住去猜忌一二。
  往后那顿火锅吃的还算和气,纪淸慈在北京有自己的住所,离什刹海不算远,吃过饭她帮黎焕收拾完东西,然后朝戚景瑜请了个安,便先行回去休息了。
  茶舍重新安静下来,黎焕服侍老师回房午休,再出来发现刑羿正站在纷扬的大雪中等他,黎焕赶紧拿起立在门边的长柄雨伞,快步过来将撑过两人头顶。
  “外面多冷,我就是伺候老师躺下,很快就会回去。”
  刑羿一声不吭地接过伞,解开外套把他整个裹进来,然后越过黎焕的肩膀眸光一转不转地盯着面前那扇闭合的门,静了很久,才道:“以后别去了,我知道他是你的老师,可就算只是单纯的师生关系,我也不希望你亲近除我以外的任何人。”
  黎焕闻言不禁失笑,玩味道:“老师抚养我十八年,而我与你认识还不足两月,我若是同意了,怎么看都是个忘恩负义的白眼狼啊?”
  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刑羿眸色冷暗,眉心浅蹙,并不答话。
  黎焕感觉到他生气了,嘴角泛起的笑意加深,他搂在男人男人腰侧的手臂微微收紧,埋在对方颈侧的脑袋十分亲昵地蹭了蹭,“老师七月大寿,我想陪他到那个时候。”他偏过头,轻轻吻了吻刑羿裸露的肌肤,复又开口道,“然后,再做个不孝的徒儿,陪你离开。”
  “一言为定。”刑羿道。
  黎焕合上眼睛,强行压下心里那股负罪感,回道:“一言为定。”
  室外大雪纷飞,一墙之隔,戚景瑜站在房门的另一边,手上还拿着平常穿的狐裘大敞。外面天冷,他担心小徒弟只穿单衣在院子里走会受凉,想提醒他披自己一件衣服再走……
  戚景瑜像失神了一般静静站了好久,直到脚步声渐远,他才重新将大氅挂回衣架,然后面无表情地坐进沙发,端起茶几上已经冷了的茶,却迟迟没有饮上一口。
  黑暗中传来响动,仓鼠从角落里钻出来,贼头贼脑地爬上沙发,圆溜溜的小眼睛注视着垂眸不语的男人。
  “景瑜,你对黎焕的感情有那么深么?”阎漠道,“你可要分清楚,自己究竟是舍不得黎焕,还是舍不得凤啻。”
  “对妖来说十几年确实不算什么,魔罗,你说的不错——”戚景瑜长长叹了口气,“我看中小焕不仅是因为他体内的凤魂,也因为他与凤啻一模一样的容貌。生灵三魂各自独立,他这一缕魂继承了凤啻所有的善,且不带一点属于妖的邪念,他比我敬爱的兄长还要完美无缺。”
  阎漠笑道:“听你的意思,是不打算复活凤啻,而是想要黎焕吞噬掉另外二魂,成为新任青鸾了?”
  戚景瑜平平“嗯”了一声,说:“重烨利用那两缕凤魂制造了不人不妖的怪物,与其让兄长以那种形态重生,倒不如成全一个完美无缺的黎焕,魔罗,你说我是不是太自私了?”
  “是,”阎漠调侃道,“你这妖狐向来只爱自己,要谁活谁就活,想谁死谁就必须死,确实是太自私了些。”
  “这样啊……”放下茶杯,戚景瑜朝仓鼠伸出手,用手指托着那小东西心不在焉地抚摸着它的毛,用仿若自语的声音淡淡道,“那小焕要走的时候,我就放他走好了。”
  仓鼠眯着眼睛享受,扭着肥嘟嘟的身子,用蛋蛋蹭了蹭男人的手指。
  见状,被仓鼠猥亵了的九尾大人动作停下,犹豫几秒,他把仓鼠翻过来,轻飘飘地扫了眼那占身体比例十分夸张的部位,冷笑道:“魔罗大人,春天还没到,你这是做什么?”
  那被附身的仓鼠就那么四仰八叉地躺在男人手心,大大方方的将一对毛茸茸的蛋蛋暴露在对方面前,轻佻笑道:“只是这人间春天没到,我那间当铺只要我想,什么时候不是春天?”
  戚景瑜笑而不语,拇指抚摸过仓鼠柔软的腹部,一路向下,最后状似无意的在那个上面刮了刮。
  魔罗舒服地轻哼,歪着头,一脸不怀好意地看向戚景瑜,啧了一声道:“今天当真是下了一场瑞雪,想不到,向来断绝七情六欲的九尾,会这么主动?”
  戚景瑜眉梢微挑:“怎么,魔罗大人不欢迎啊?”
  “这哪儿的话,本尊自然是求之不得啊!”仓鼠动动耳朵,一骨碌爬起来,“你什么时候过来?”
  戚景瑜把它放在沙发上,起身去披大氅,头也不回道:“现在。”
  仓鼠简直受宠若惊,急道:“那我回去等你!”说罢跳下沙发就要往回跑,还没跑到门口又折身回来,叮嘱道,“这事放鸽子不道德,九尾你别食言!”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