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第一家族[星际]+番外 作者:渔小乖乖(下)

字体:[ ]

 
    第60章
    
    “心灵契约?”陆南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在魔法大陆上存在着很多种契约关系。比较常见的就是奴隶契约。陆南和安斯艾尔自然不能签订这一种。除此之外还有平等契约,这种契约维护了契约者双方的尊严平等,让他们彼此间不能相互伤害,算是相当公平的一种契约。不过,渡鸦说,平等契约的约束力并不够。
    在平等契约以上,还有心灵契约和本命契约。
    如果两个人签订了本命契约,那么他们将同生共死、本命相携。这其实是需要勇气的,因为这意味着你把自己的性命完全交付到了另一个手里,并且你的肩膀上还担负着他人的命运。就陆南而言,现在的他是不愿意签订本命契约的。
    那么,只剩下心灵契约了。
    心灵契约是以灵魂为誓进行的契约,若是一个人违背契约,那么那个人的灵魂将会受到制裁。这种契约会让契约者的灵魂之间建立联系,虽然不至于让人同生共死,但是他们的确成为了一个利益共同体,约束力自然在平等契约之上。
    陆南认真思考了一番,他觉得自己可以接受心灵契约。
    到了魔法位面,陆南先把二焱做的衣服送给了烛光。烛光果然很喜欢。
    自从换了身体以后,烛光的衣服就都被二焱一手包办了。老实说,烛光在这方面其实没什么追求,而在衣着方面,二焱的眼光又一直很不错(纯女性向审美),于是烛光总是能穿得美美哒。(为此,达尼奥斯脑海中的弹幕已经刷了厚厚一层。)
    “我二哥说,这衣服只能穿个新鲜。等过一两天,这些叶子花瓣都会萎缩变形的,衣服也就不好看了。到时候,你可以把衣服丢在森林中,上面的材料会自我分解,完全不会产生污染呢!”陆南兴致勃勃地说。
    有时候,陆南会觉得自己真是不容易,每次看到二哥做出这么多漂亮的衣服来,他竟然还能坚持自己的纯男性向审美,至今还没有产生把这些漂亮裙子穿上身的冲动。这多不容易啊,二哥做的衣服这么美!在服装设计剪裁这一块,二焱的发挥要比他自己的厨艺稳定多了。
    又一次收到礼物的烛光依然很开心,他拿着衣服,郑重地说:“那我现在去把它换上吧,今天可以穿一天。”
    陆南四下看了看,并没有看到伊莱,便问:“伊莱又去捕猎了吗?”
    “对,它是跟着达尼奥斯一起去的。达尼奥斯在训练它。”烛光抱着衣服说。
    达尼奥斯的训练手法很粗暴,就是直接把伊莱丢进高等魔兽的巢穴,让伊莱和高等魔兽厮杀。达尼奥斯每次选择的对象都恰好比伊莱厉害那么一点点,所以伊莱一直都是挨揍的那个,只能在挨揍中努力反抗。等伊莱快被揍得不行了,达尼奥斯再出手把它救下来。
    不过,这种训练方式真的很有效,伊莱在战斗方面的进步可以称得上是神速的。
    陆南的关注点在另一个上面,连忙说:“达尼奥斯又变回来了吗?不是大鸟了?这太好了!安斯艾尔呢,现在还在睡觉吗?”平时有大鸟护着安斯艾尔,陆南等人都不好随随便便靠近。没办法,对于睡着的安斯艾尔,大鸟总是把他护得特别紧。
    “安斯艾尔上午的时候醒了一下。你找他有事吗?”烛光问。
    陆南立刻对烛光说起了契约的事情。
    那枚传承自圣西奥多的戒指的存在,陆南从未隐瞒过烛光。所以,此刻听到陆南说可以和安斯艾尔签订契约了,烛光也不觉得有多突兀。不过,他还是非常慎重地问:“我了解心灵契约,这是不可消除契约之一,只能在某种程度上弱化。”
    “没有关系的,我都已经仔细想过了。这枚戒指是属于安斯艾尔的,我总要把戒指还给他,所以签订契约是必行的。而心灵契约虽然有着不小的约束力,但只要我们不存坏心,不想着去伤害对方,这个契约就完全不会影响到我们的正常生活。”陆南认真地说,“这很好啊,我总不会伤害安斯艾尔;安斯艾尔也不会伤害我。”
    烛光温和地说:“那好吧。我们一起去看看安斯艾尔醒了没有。”对于烛光而言,一位是他的原定宿主,一位是他带大的孩子,他也相信这两个人不会互相伤害。
    陆南跟着烛光走到了安斯艾尔的床边。安斯艾尔睡得非常熟。他在这些日子中又长大了一些。
    “看上去,他在短时间内不会醒啊。”陆南有些为难地说,“现在是中午,我下午还要上课。所以没法守在这里等他。”
    “不急在这一刻,你可以先回去上课。或许当你晚上的时候再过来,他就醒了。但也不能抱有太大的希望。安斯艾尔最近的清醒时间总是没有什么规律。经过魔力疏导后,他在接受传承时,变得更加顺利了,自然睡眠也更深了。”烛光说。
    陆南小声地问:“你们有没有想过搬去人类的地盘居住?现在你也有魔法力了,达尼奥斯又很强大,应该能保护自己。”
    烛光摇了摇头:“达尼奥斯的存在并不稳定,如果他变成了大鸟,谁知道它会因为自己的恣意妄为闯出多少祸事来呢?而且,尽管达尼奥斯很强大,但他并不愿意离开这片森林。所以,在安斯艾尔需要历练之前,我们都不会离开这里。”
    “如果你们可以跟着我去科技位面就好了。也许那边不适合你们居住,但是你们可以将那当成是一个休闲度假的好去处。”陆南说。
    “会有机会的,等到交换器彻底恢复能量,我们就可以去你所在的位面了。我相信你的家人一定非常好客。”烛光温和地说。
    等到了陆南快到上课的时间时,安斯艾尔依然没有醒。他只好暂时离开了魔法位面。
    从交换器中出来,陆南跑去陆爸爸面前,和陆爸爸说了契约的事情。陆爸爸都惊呆了。仔细问过契约的相关知识以后,陆爸爸倒是可以接受这个。毕竟,那戒指总归是属于安斯艾尔的东西。
    不过,陆爸爸特意强调了:“让斯莱尔多买几本《爱的人生》、《感动联邦十大人物二十期合集》、《正义之光》等充满了正能量的书,你带去送给安斯艾尔,作为他的睡前读物,务必让他成为一个积极向上光明正大的好人!”
    “不需要这样的,爸爸!心灵契约真的很安全,我们只要不伤害彼此就可以了。”陆南的额前有一排排的乌鸦飞过。
    因为心中记挂着签订契约的事情,所以等到晚上放学的时候,陆南再次出现在了魔法位面。可惜安斯艾尔还是没有醒。
    渡鸦立在安斯艾尔的床头,歪着小脑袋看着安斯艾尔。过了好久,它对着陆南啼叫了一声。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安斯艾尔已经和圣西奥多隔了无数辈了,但当安斯艾尔瘦下来的时候,他渐渐褪去婴儿肥的脸竟然长得和圣西奥多有几分相似。
    “真的那么像吗?”陆南仔细盯着安斯艾尔的脸看了起来。
    过了好一会儿,陆南得出了一个结论,认真地说:“圣西奥多一定长得很帅!因为安斯艾尔长大了必然是个帅哥!”
    垂头丧气跟在达尼奥斯身后回家的伊莱正好听到了这句话,它立刻兴奋了起来。南南对弟弟真好,竟然时刻不忘记夸奖弟弟,南南果然是最棒哒。看到南南和弟弟的感情这么好,伊莱就放心了。它冲到陆南的脚边,蹭了蹭陆南的身体。陆南忍不住搂住了伊莱的脖子。
    今天的训练任务依然很重,所以伊莱鼻青脸肿看上去很是凄惨。
    烛光走到伊莱身边,想用光系魔法给它治疗一下。
    就在这时,不知道闻到了什么,伊莱的鼻子动了动,然后它甩了甩脑袋,试图让自己清醒。可是那种味道真的太好闻了,伊莱没控制住自己,又忍不住动了动鼻子。嘤,真的太好闻了!伊莱留着口水冲着烛光扑了过去!
    烛光对着伊莱并不设防,真被它扑到了。伊莱口中发出了粘腻的叫声,眼神迷离地舔了舔烛光。
    达尼奥斯对着伊莱就是一拳。
    “你做什么?”烛光连忙把伊莱护在自己的身后。
    达尼奥斯在烛光身上用力一扯,烛光的新衣服就被扯碎掉了。
    达尼奥斯把衣服碎片丢到了山洞的那一边。伊莱立刻冲着那碎片扑了过去,整只大猫都埋进了衣服碎片中。
    烛光身上就只剩下了一条内裤。达尼奥斯忍不住冲着烛光的胸口扫了两眼,然后他非常遗憾地发现,这果然是只雄性。
    “那衣服上带了某种植物的气息,让伊莱躁动了。”达尼奥斯一脸无辜地说,“所以我不是故意撕坏你衣服的。”
    好奇宝宝陆南伸直了脖子看着伊莱,问:“伊莱这是……发情了吗?”他知道猫咪有发情期。
    “没到那个程度……它还是个小娃娃,小娃娃是没有发情期的,所以只能说是躁动了。对了,这衣服哪里来的?”达尼奥斯问。
    陆南老老实实地说:“是我二哥亲手做的!”
    “你二哥……”
    陆南的语气中带着一种莫名的自豪:“没有错,烛光所有的衣服都是我二哥做的!上次送给你的那件妈妈服,也是我二哥亲手做的!”
    烛光连忙打断了他们:“伊莱怎么办?就这么不管它吗?”
    “没事的,随它去吧。晚上让它枕着这件衣服睡觉,它就会做一个美梦。等它第二天醒来,自然什么事情都没有了。”达尼奥斯满不在乎地说。
    果然,没过多久,伊莱就放软了身子,整只大猫趴在衣服碎片上睡着了。
    一直等到陆南需要睡觉的时间,安斯艾尔还没有醒,于是签订契约的事情只能延后。待陆南离开了魔法位面,达尼奥斯就走出了山洞。他平时都是睡在山崖之上的,并没有和烛光等人一起住在山洞里。当然,如果他变成了大鸟,它就会紧紧跟着安斯艾尔了。
    作为能量体,烛光永远都不需要睡眠。半夜,变成了大鸟的达尼奥斯又大摇大摆地走进了山洞。它走到安斯艾尔的床边,跳上去,选了一个非常舒服的姿势,然后用自己的翅膀护住了安斯艾尔。烛光已经很习惯这一幕了,并没有出声阻止。毕竟,这种事情发生过无数次。
    不过,这一次似乎有些许不同。大鸟护着安斯艾尔以后,并没有跟着安宝宝一起睡去。它拥有空间魔法,爪子一挥,床上就多了一些东西。不多时,它不知道从哪里搬出了一堆东西放在了床上。然后,大鸟用自己的两只爪子加上自己的喙开始……做起了衣服。
    围观了这一切的烛光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这道题有点超纲。
    
    第61章
    
    第二天,当陆南出现在魔法位面时,伊莱正蹲在角落中画圈圈,整个人表现出了一种“我想静静,别问静静是谁”的姿态。
    陆南小声地问烛光:“它这是害羞了吗?”
    烛光微笑着说:“显然如此。”也不知道伊莱昨天晚上梦到了什么,反正它早上醒来的时候,整只大猫都羞涩了。
    陆南又把视线投向山洞的另一边,大鸟正用翅膀捂住脑袋,也是蹲在地上画圈圈。这太奇怪了,大鸟竟然没有紧跟在安斯艾尔身边!
    注意到陆南的目光,烛光淡定地说:“和伊莱一样,它也害羞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