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每天起床都看到模范夫夫在闹分手 作者:mijia(下)

字体:[ ]

 
    第四十章
    
    由于璇玑门的发难,整个天玄派上下如临大敌。在外做任务的弟子被陆续召回,以防宵小之徒暗算,诸位长老也都严阵以待,谨慎防范着璇玑门接下来的动作。
    只是他们却并没有想到,等待他们的却并非是璇玑门的报复,而是对方看上去相当恳切的赔礼道歉。
    ——当璇玑门的金丹长老带着礼物登门拜访的时候,天玄派众人顿时都有些发蒙。
    璇玑门长老语调歉疚真诚,将宗门大比时两派之间的不愉快全都推到了周吴一人身上,指责他傲慢跋扈、惹是生非,没有经过宗门允许便擅自在擂台上提出生死斗,而参加宗门大比的其余修者也有监督不利之责,在看到同门身陨后难免恼火、出言不逊,并非刻意针对天玄派。
    璇玑门掌门听闻此事,已然严厉斥责过他们的所作所为,并派他前来赔礼道歉,希望天玄派与璇玑门能够保持友好,切莫因为一个人的擅作主张而失了和气。
    就算有了先前萧铭那一番推论,天玄派众人此刻也不由得有些动摇,毕竟璇玑门的金丹长老说得也有道理,而萧铭的推论也只是猜测罢了。天玄派素来纯善,并不喜欢以恶意猜度他人,况且伸手不打笑脸人,既然璇玑门已然拉下脸面来赔礼道歉,他们也不好太过不给面子。
    天玄派将璇玑门的金丹长老妥善招待了一番,最后表面上和乐融融地话别。
    在将璇玑门的来客送走后,掌门立刻将长老们再度召集了起来,商讨璇玑门到底是何态度。众位长老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终将目光纷纷投向了萧铭。
    很显然,在这种事情上,萧铭大概是最有发言权的。
    眼见所有人都巴巴地看向自己,萧铭无语了一瞬,不得不顶着众人的视线站了出来:“以我对于璇玑门的了解,他们如此这般的偃旗息鼓,甚至放低姿态赔礼道歉,实在有些匪夷所思。”迟疑了片刻,萧铭继续说道,“璇玑门素来眼高于顶,除了洛水宗、无极门那等大宗门外,一般的中等宗门都很少放在眼中,更不用说我们这等刚刚崭露头角的小宗门了。要么,他们打算暂避风头、谋定而后动,否则吃相太过难看;要么……就是受到了洛水宗的严正警告,看在洛水宗的面子上不敢再招惹我们。”
    ——当然,最后一种可能性也包括了玄钺。也许是玄钺在背后做了什么,或者是璇玑门不知用什么方法察觉到他与玄钺之间的关系,从而不敢轻举妄动,甚至忙不迭地赔礼道歉。
    不过,这一点萧铭暂时并不打算说出口。
    掌门抚了抚胡须,拧眉沉思:“你认为,这两者哪一种的可能性更高?”
    萧铭沉吟良久,最终还是轻轻摇了摇头:“我判断不出。”
    倘若没有玄钺那一层关系,那么第一种的可能性自然远远高于第二种,毕竟洛水宗之下的附属宗门那么多,他们很少会有兴致关心这种“小事”。只是,对于玄钺那里的情况,萧铭却推测不出,故而很难做出评判。
    掌门长长地叹了口气:“罢了,我们便继续等等看吧,看看璇玑门是否如他们所说那般‘改过自新’。”
    既然掌门这样说了,其余长老们自然没有异议,接连躬身应诺,而这一等,便等了将近三年。
    虽然修者寿元漫长,但是对于诸如练气、筑基之类的低阶修者而言,三年的光阴也是相当宝贵的。这三年内,天玄派弟子仍旧谨慎地警惕着璇玑门的动作,极少外出,而璇玑门那边也是风平浪静,没有任何发难的预兆。
    修者想要提升修为,单单只是打坐修炼、闭关造车是不够的,还必须要入世炼心。三年之后,不少卡在进阶边缘的天玄派弟子自然不能继续龟缩着浪费时间,而经过时间的冲刷,天玄派最开始如临大敌的气氛也逐日浅淡了下去,不再人人自危。
    随着接二连三小心翼翼的尝试,天玄派弟子在外走动的频率越来越高,却并未传来与璇玑门发生冲突的讯息,如此一来二去,天玄派上下也逐渐放下心来,恢复了常态。
    “师父,刘师妹她们说最近有一场筑基、金丹修者参与的拍卖会,想要拉我一同观摩。”陆天羽领了这一段时间宗门配给的资源,刚一进院子,便看到难得出来放风的萧铭,立刻眼睛一亮地迎了上来。
    作为之前那场生死斗的罪魁祸首,陆天羽这三年间被萧铭拘着乖乖修炼,从来不曾离开门派,修为倒是顺利提升到了筑基后期,心中却难免憋闷。
    当然,他也不是那种太过浮躁的性子,能够陪在师父身边修炼也是一桩乐事——然而问题是,师父每次修炼总是会进入凌霄宫内,让他完全寻不到踪影,这便让陆天羽格外纠结了。
    萧铭正在查看这一段时间的传讯符,闻言侧头看向自己的小徒弟:“怎么,有兴趣?”
    “嗯。”陆天羽诚实地点了点头,“我还从未见过拍卖会是什么模样,有些好奇。”
    萧铭沉吟片刻,点了点头。虽然陆天羽也是一张极善于拉仇恨的脸,但是他不能因为担忧璇玑门,便一直将小徒弟当成温室里的花朵去养。
    “既然如此,那便去吧,我在你身上留一道神念,倘若你遇到危险,神念便会触发,引起我的警觉,而你只要保住性命等我前来就可以了。”萧铭抬手轻弹,算是给予小徒弟一份保障,“至于我给你的那些法器之类的也带着,关键时刻用来保命。”
    虽然萧铭的安排叮嘱可以算是周全,但是陆天羽仍旧有些微微的失望:“师父不一起去吗?”
    ——虽然他的确对于拍卖会颇为好奇,但是最期待的,却还是和师父一同参加拍卖会啊……
    “拍卖会我又不是没有去过,没什么好奇心。”萧铭懒洋洋地摆了摆手,“况且,那种程度的拍卖会也不会有什么我需要的东西,去了也只是白白浪费时间。”
    陆天羽垂下头,整个人都有些恹恹的,却也对于自家师父的回答早有预料。
    自从获得凌霄宫后,萧铭的修炼狂魔属性进一步暴露无遗,若非他每隔一段时间都需要出来查看传讯符,不然陆天羽估计自己好几年都不可能见到师父一面。
    ——还真是放养地不能更彻底。
    陆天羽极会察言观色,他知道什么时候可以撒娇着让萧铭妥协,什么时候则需要乖乖听话。
    纵使失望,陆天羽却还是没有过多纠缠,仔仔细细准备好丹药、灵石、法器之类,便对着萧铭告辞离开。
    送走了小徒弟,又确定没有什么重要事宜,萧铭再次闪身进了凌霄宫中,打开了修炼室的大门。
    有了修炼室帮忙,萧铭上一次与周吴斗法后的伤势很快恢复如初,没有留下丝毫暗伤,只是三年的时间却显然不足以让他晋升到金丹大圆满,而元婴的门槛更是连摸都没有摸到。
    萧铭撩起法袍在修炼室中央盘膝而坐,很快便沉淀下思绪,头脑中一片空明,不知过了多久,他突然心念一动,从入定中惊醒。
    微微皱眉感应了一瞬,萧铭的脸色顿时难看起来,挥袖打开修炼室的大门。
    器灵也早在萧铭苏醒时赶了过来,一脸担忧:“出了什么事了?”
    “是陆天羽,那小子果然遇到麻烦了。”萧铭如此回答着,已然出了凌霄宫,唤出一把飞剑。
    天玄派自然比不得洛水宗门禁森严,洛水宗中除非是峰主、掌门、老祖之类的人物,否则不允许御剑,但天玄派却并没有这么多规矩。
    手捏法决,萧铭化作一道剑芒,转瞬间掠出天玄派,朝着神念被触动的方位赶去,而器灵也有些急切:“不会是璇玑门做下的吧?我就觉得,他们一点都不可能安分守己!”
    萧铭有些讶然:“何出此言?”
    “因为我见多了啊!”器灵轻哼了一声,“主人您前世时也是这样,但凡与您结仇之人,不被彻底打趴下,就永远都会蹦起来找死!”
    萧铭:“……”
    ——这是什么稀奇古怪的属性?仇恨值拉得这么稳?
    “倘若当真是璇玑门做下的,主人您可就要小心了。”器灵的语气严肃起来,带着一丝忧虑,“万一对方布置好了陷阱,以陆天羽为饵引诱您过去该怎么办?”
    “如果是璇玑门,那么他们的目标不一定是我,而是整个天玄派,天羽只是一个借口。”萧铭沉思着,“况且,他们并不知晓我在天羽身上留下神念,就算要布置陷阱为难于我,十之八。九也尚未成型,此时赶过去便敌明我暗,形式有利——就算事出意外,只要没有元婴尊者,我身上的东西也足以救出天羽,至于其他人……只要死了,便不会透露出什么。”
    萧铭嘴角勾了勾,满是戾色,器灵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反倒格外兴致盎然地助纣为虐,思考该用什么样的法器,才能让对方死得干干净净该、神魂俱灭。
    很快,以法器掩藏起身形的萧铭便寻着踪迹找到了自己的小徒弟。陆天羽受伤颇重,显然是试图挣扎却被狠狠收拾了一番,而与他一同的还有几名天玄派弟子,萧铭颇为眼熟的黄衫少女与粉衫少女也在其中。
    除了天玄派弟子以外,剩下的则是五名金丹修者,三名金丹中期,一名后期,一名巅峰。萧铭微微眯起眼睛,很快从记忆里将几张比较熟悉的面孔对上了号,自然是那璇玑门中人。
    几名金丹修者显然并不想要置天玄派弟子于死地,反倒更像是将其当成筹码,见到这个情况,萧铭也不是那么心急着动手了,反而掠过了他们,赶向前方。
    从方向上判断,这一群人的目的地显然是璇玑门,而且敌众我寡,这就需要使用些手段了。
    很快在脑中计算出最为恰当的地点,萧铭轻挥衣袖,祭出九把阵旗,布于地面之上。这九把阵旗看似寻常,实际上却颇为难得,若非器灵极力推荐,以萧铭的眼力,大概也会错过这等宝贝。九把阵旗是为母旗,每把又可化分为九把子旗,九九八十一把阵旗自然攻无不克,足以应对任何一种阵法,即使只是简单的迷踪阵,也会因此演生出数之不尽的变化。
    萧铭对于阵法并不精通,只对于几个最适于坑人的阵法情有独钟,很快,他便熟练地布下了九曲迷踪阵。但凡不是超过萧铭一个大境界的修者,一旦进入此阵便会如无头的苍蝇那般,寻不到出路,即使同在阵中,也对面不识。
    布下阵法后,萧铭再次掩藏了行踪,袖手等在一边,以逸待劳。
    没过多久,天边便出现了一行人的踪影,萧铭微微眯眼凝视前方,从玉佩中摸出一箭一弓。
    弓虽不是凡品,箭却更为厉害。这三年间,萧铭不仅努力提升自己的修为,还趁机祭炼了几样趁手的法宝,先前的子母九阵旗是其一,而这庚金惊神箭则其二。
    庚金惊神箭又称庚金惊神箭十三箭,顾名思义,全套箭支只有十三。箭身呈木铜色,乍看上去毫不起眼,与凡人军中所用箭支一般一般无二。但若定睛细瞧,便会发现其通体宝光内敛,圆润通明,绝非凡品。箭柄虽然颜色似木,却是玄冰寒铁所制,其中,又因寒铁中熔炼进了些许先天庚金,更显锋锐。箭柄上似是木纹的地方,则是一个个微雕而成的阵纹,这些阵纹可独立存在,各有其职能效用,却又隐隐相合相承,联合成更为强大的法阵。箭柄尾端的翎羽金中带红,触之生温,据传则是上古神鸟的飞羽所制。
    箭虽有十三,萧铭却只在传承中得其二。据说此物极为霸道,一箭入魂,有死无生。萧铭先前从未听说过这箭的威名,照理说,此等杀器绝对不该籍籍无名,只要出现过一次,必然会扬名于世。想来,除了他自己借由传承所得这两支之外,其余已然全都遗失损毁于时光之中,无人知晓。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