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三清 作者:连城雪(上)

字体:[ ]

 
    【文案】
    不应回首,为我沾衣
    东华君与小狐狸生生世世的爱情故事
 
    内容标签:灵异神怪 情有独钟 虐恋情深 仙侠修真
    搜索关键字:主角:瑶光,青提 ┃ 配角:玄朗、尹澄、阮妙君 ┃ 其它:连城雪
 
    金牌推荐:
    小阮瑶的娘亲遭到村里恶霸的迫害,惨然离世。幸得太微上仙尹澄眷顾,指引他到了灵虚山上求道修仙,赐号瑶光。天真烂漫的瑶光受不得山上清苦的生活,仗着得掌门尹澄庇佑,三天两头的惹是生非。大师兄的一句“可爱之人总有可恨之处”评价的恰到好处!顽劣的瑶光虽颇具仙缘,但命格不好,注定了他的修仙之路走得异常坎坷。
    本文讲述着顽童瑶光在漫漫修仙过程中,从纤尘不染的单纯蜕变为历尽沧桑的成熟的成长。少年不在,单纯再无,但赤子之心却随着岁月的磨练而愈发熠熠生辉。作者以其清新的文风,细腻的笔触为我们展现了一个有真情讲道义,却也不乏争斗算计的修仙境地。东华青提的缱绻深情亦是深深的触动不少读者的心。
    
    【第一部分 梵光】
 
    第一章
    
    崇熙十三年,湘西大旱。
    农民头顶的太阳如同暴怒的魔鬼,带走了土地中最后一点水分。
    万千亩的青葱田地,如今只剩下深深的通往地狱的裂缝。
    
    夜从未这样被人们期盼过,那至浓的暗,总好过白日烫烧似的灼热。
    急速而欢快的脚步声在又一次星幕降临之际,打破了湘黔交接处无名陋村的死寂。
    哒哒的动静于村尾处的小院前消失,接着,便是少年的清音:“娘,我肚子饿了。”
    正在屋前煮饭的母亲抬起消瘦的脸庞微笑,尽管稍显憔悴,眉眼依旧带着少女般的清丽:“擦擦手,马上就熟了,你又去哪里乱跑来着?”
    少年才十二、三岁,身子细瘦,跑到炉火前看了看高兴道:“竟然有鸡汤,娘你真厉害。”
    这样的食物在如今的年景里,实在称得上奢侈。
    女人刚要说些什么,院外便又出现了人影。
    来者声音粗糙而含糊:“妙君、妙君,我来看你们了。”
    “阮瑶,回屋去,没我的话不准出来!”被称作妙君的女人猛的站起来,秀眉蹙起,吓得少年赶紧照做。
    平日里娘亲很好说话,但要罚起人来,还真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阮瑶躲进厨房后,不太放心,借着门缝往外偷看,果然是村长贺田那个混蛋。
    这家伙前年往县上捐了些钱混了个小职,竟也作威作福了起来。
    与大家乱收苛税不说,还极其好色,时常对方圆百里称得上大美人的娘亲动手动脚,想必今天也没安什么好心。
    阮瑶人小鬼大,回身拿起案板上的菜刀,以备不时之需。
    
    “妙君啊,你看我可啥好事都先想着你们娘俩,这野味现在不多见了。”贺田露出恶心的谄笑,一手拎着只瘦死的兔子,一手抬起来便想拉住阮妙君的胳膊。
    阮妙君机敏地后退了半步,青裙微动:“谢谢,我不需要。”
    贺田早已习惯死皮赖脸:“哎呀,和我你还客气啥?”
    “我真的不要,你快走吧。”阮妙君显然心高气傲,俏脸尽是嫌恶之色,但美人生气起来也还是美人。
    她的雪肤和哪些村妇蜡黄枯槁的皮肤判若两极,贺田对着几乎流出了口水:“妙君啊,你这个女人就是太要强,啥事都想靠自己,这可怎么行,你说说,我家那婆娘也死了有一年了,不如你就和我搭个火,我也好照顾小瑶那皮孩子。”
    阮妙君不想与他废话,皱眉道:“少打我儿子的主意,滚!”
    贺田辩解:“我不是打他的主意,我是打……哎呀,妙君、妙君。”
    他胡说八道着,就把脏嘴凑了过来。
    气得小阮瑶想立刻杀出来护驾。
    阮妙君平时多靠帮乡亲们算卦写符为生,似乎也有点粗陋道术,此时一心急,抬手就招过了灰墙上挂着的桃木剑,柳眉横对:“我最后说一遍,出去。”
    “女人家不要舞刀弄枪的,嘿嘿,这可是我们男人的活儿。”贺田下流的调笑着,拉住她便解自己的裤子。
    这种无耻的行径,在人人自危的乱世,倒也不算稀奇了。
    但阮妙君不似平常的女流之辈,竟然顷刻就挑了他一剑,脸上毫无惊惧之色。
    不那么锋利的木剑划过皮肤,同样让人鲜血直冒。
    “娘!”阮瑶急忙推门冲出来揪住妙君的衣袖,吓得两腿发抖,还故作凶恶的朝贺田大喊:“臭流氓,滚出我家!”
    贺田没被伤及要害,捂住胳膊后纯属因为恐惧而面色铁青,愤怒道:“你竟敢、竟敢……你给我等着!”
    话毕就落荒而逃。
    “废物猪!”阮瑶追了两步得意的骂了句,然后才回头说:“娘,你没事吧?”
    阮妙君朝着桃木剑上的血迹瞅了瞅勉强笑道:“没事儿,儿子啊……”
    阮瑶疑惑:“啊?”
    妙君轻声道:“我觉得,此地不宜久留,那人是个无赖,我们还是避一避吧。”
    从小跟着娘亲东奔西走已经习惯了,但阮瑶毕竟还是个孩子,闻声委屈地说:“可我还没吃饭,我好饿。”
    “那你就去吃,娘收拾东西,好吗?”妙君怜爱地摸了摸他的小脑袋。
    闻言阮瑶赶紧朝鸡汤颠了过去,拿着勺子开始挑挑拣拣。
    此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他都会忍不住设想,如果那天自己不吵着喝那碗汤,是不是就不会发生后面的悲剧?
    可惜时光不能轮回,这样的遗憾,也来的没有意义。
    
    “阮妙君平日里就招妖做法,危害一方,城里的张大师说了,此恶女一日不除,咱们村就一日无雨,乡亲们,为了大家能活下去,绝不能再姑息养女干了!”
    贺田那难听的嘶吼声竟很快传了回来。
    阮瑶放下碗跑去大喊:“你胡说什么?”
    贺田刚刚受得伤只被简易的包扎过,血还红的刺眼,气势汹汹:“阮妙君私练邪术,触怒神仙,因此才方圆百里才被降下大旱天罚,我为大家能熬过今年,不得已来捉此妖女,不料她法术高强,现在我们一定要团结起来,将她正法!”
    说着就推开瘦小的阮瑶,带着几个有名的恶霸闯到屋里揪出了阮妙君:“妖孽!你还想往哪里逃?”
    “我不是妖!”阮妙君拼命挣扎,但敌不过他们太过强壮,只好愤而含着眼泪朝乡亲们大喊:“我哪里害过人,我都是在帮大家治病求福,你们怎么可以这样听他冤枉我!”
    可是被饥饿和干渴折磨的麻木的人们,都只是沉默的看着她。
    阮妙君的院子里有鸡汤味,她又在吃肉。
    这里连林子都枯没了,只有她家能三不五时的吃上肉。
    ……人心有时,看到的都是针尖般的得失。
    “混蛋,你放开我娘,你放开!”阮瑶见那些大男人毫不留情的殴打母亲,马上捡起桃木剑奋力反抗。
    贺田捂着刺痛的伤口,咽不下心里这口恶气,扭住阮瑶就往墙上狠狠砸去。
    此目惊得阮妙君失声惨叫!
    阮瑶还没反应过来,就觉得脑袋一震,闷闷的痛瞬间夺去了他的神志。
    贺田哼道:“走!烧妖女,求雨!”
    
    在这个古老而偏僻的地方,大家都坚定的相信那些导致旱情的无稽传说。
    况且已经颗粒无收了,即便不信,能试的方法也要试试。
    没有半点水分的脆柴很快就堆了起来,被泪与汗狼狈了整张脸的阮妙君被堵住嘴,固定在中间的木头上疯狂的扭动,发出了惨烈而并不清晰的怒吼。
    但烈火,还是无情的点燃。
    
    摔到昏迷的阮瑶在朦胧间闻到焦灼的气味,咳嗽着渐渐清醒。
    他趴在地上努力眨了眨大眼睛,猛然想起刚刚的惨事,几乎是四肢并用,跌跌撞撞的朝冒着浓烟的市场奔去:“娘!娘!你在哪儿!”
    烈火燃起了一丈多高,红橙的火舌中隐隐的挂着那个全天下最温柔的人。
    阮瑶张大了嘴巴,眼泪没知觉的大嘀大滴滚落下来,忽而又像被雷击中一般,声嘶力竭的扯着声音往火里冲:“娘!我来救你!”
    村里开当铺的孙老头死拉住他,闭着苍老的眼睛无奈道:“你娘死了。”
    并不是所有人都那么残忍,可是所有的人,都不敢反抗贺田的统治。
    明明不久前还和自己说话聊天的母亲就这样没了,阮瑶幼小的心灵完全无法接受,他好像失去了全部理智,拖着老孙头就往贺田那儿冲:“王八蛋!我要杀了你!你不得好死!”
    生怕这孩子再冲动也会惹来杀身之祸,老孙头狠心重重的敲了下他的脖子,让他倒在自己的怀中。
    
    三天后。泪流干了。
    原来那么古灵精怪的小孩子,像是大病一场,失了神志,眼里没有半点神采。
    “哎,人死不能复生,你吃点东西吧。”老孙头端着碗稀饭,愁眉苦脸的站在床边。
    阮瑶一动不动,好半天才哑着声音道:“爷爷,我得把我娘葬了,你借我点钱买副棺材,我把我家房子押给你。”
    那日贺田闹了会儿便心虚离开了,剩下几个胆小的善心人用井里仅剩的浊水扑灭了残火,美得和年画里的娘娘似的阮妙君已经烧成了一具黑炭。
    老孙头最近不停地做恶梦,闻言忙摆摆手:“不用、不用,我都帮你准备好了,孩子啊,我知道妙君是好人,我家老三的命就是她救回来的,可咱这儿的人都指着贺田才能吃口饭,你别、别记恨大家……”
    阮瑶麻木地恩了声,低下脑袋再无声响。
    
    其实解了心头之恨的贺田也不太好过,他和村子里的人一样,跟中了邪一样,夜夜都会梦到全身是血的阮妙君,耳畔时不时还传来几声悲切的野兽啼哭,被吓得半死不活。
    这日早晨,他竟然被儿子看到脖颈上莫名的多了几条红爪印,又差点让贺田尿了裤子。
    这家伙心术不正,不思量自己的所作所为,反而琢磨道:那阮妙君两年前带着儿子搬到这里,根本不知何方来路,平日里又会点法术,难不成真有灵异?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