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死亡事务所+番外 作者:玴舟

字体:[ ]

 
介于阴界和阳界之间的死亡事务所,是为死得不明不白的人服务的。面瘫的老板,精分的工作人员,外表萝莉内心御姐的助手…他们为灵魂解忧,帮助灵魂完成未了的心愿再送灵魂去轮回转世。每一个灵魂,他们既是听故事的人,也各自有自己的故事……
====
总会有一个人陪你走过漫长的人生旅途,却止步于旅途的终点,先一步离开你,当你回头时,身后已是红尘万丈,那是你们一起时,那个人所赠与你的,最美的风景。
====
慕澜说:“还会有比我更不幸的人吗?”
连迦说:“有。”
====
食用须知:删文重发,修改了一些小细节和bug,大纲不变。前面大多数是女配视角,不喜欢没关系,可以点×。有意见和建议请提出来,多多益善。…… 
 
   
    
 
第1章  慕澜的日记
    我叫慕澜,在三年前的一场车祸中,死了,那时我22岁。
    我看见那倒在血泊之中的身体扭曲成一个难以置信的角度,整张脸被血糊满了,却还能看见一双不曾闭上的眼睛,我知道那是我自己的尸体。
    很奇怪我还能那么淡定地看着自己就这样横尸街头。我的周围站满了很多人,他们看着我的尸体,叽叽喳喳地讨论着,不时地指指点点。我看见有的人捂住眼睛不敢看这个血腥的画面,有的人在打电话,有的人在拍照……至于那个肇事司机,腿都吓软了,瘫坐在地上,满脸惊恐。
    死亡是一件很神奇的事,在你落下最后一口气的那一刻,你的前尘往事就随着你的生命一起消散了,什么都不记得,什么都不剩下。
    其实我无法肯定那个死去的人就是我,但心底里有个声音是这么告诉我的。可是奇怪的是,我不记得我的身份了,我叫什么名字,几岁了,是做什么的,通通想不起来,脑子里面一片空白,什么都没有。
    我清晰地看见那些人从我的身体里穿过,却没有一个人能够看到我。我不知道自己应该去哪里,所以我只能呆呆地站在原地,听着周围人嘈杂的议论声,呼啸而来的警笛声,行人的脚步声,汽车的喇叭声,整个世界仿佛在一片喧嚣中渐渐倾斜,朝着不可预知的方向前去。
    我就在这个时候,见到了路宣。他站在我身侧不远处,静静地看着我,随即朝着我所在的地方走过来。
    他竟然看得见我!
    “慕澜。”他说话的时候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一身单薄的黑衣衬得脸色苍白的可怕,就像一个病入膏肓的患者,随便一阵风就吹倒了。
    “你在叫我?”我问。
    “这里还有别人吗?”他反问道,黑色的眼睛很亮,藏着我捉摸不透的情绪。
    我指了指周围来来往往的人,然后我就看到他的嘴角轻轻扯动了一下,这种我们称之为“嘲笑”的表情在他那张脸上展露出来,有种说不出来的违和感。
    “跟我走吧。”他又接着说道。
    “去哪?”
    这次他没有回答我了。我想他其实只是在传达一个命令,并没有想要征求我的意见,因为他在说完这句话以后转身就走了,丝毫没有打算管我。
    我盯着他的背影看了好一会儿,就决定跟着他的走了。
    虽然他的脸上没什么表情,但我猜他的心里一定是笃定我会跟着他走的。
    路宣带我到一栋废弃的楼房前,那房子真的很破旧,外墙上的石灰都掉落的差不多了,留下来的是灰白色的水泥墙,上面布满了爬山虎。这种上世纪末修建楼房,其实结构都是差不多的,而且这种房子的楼梯都是建在房子外面的,紧靠着墙壁,要想上楼,得先出门。
    我们两个就顺着那楼梯朝楼上走去。我不知道我们为什么要上去,好像本来就应该这么做,这种从心底里流露出来的习惯让我有些不安。路宣仿佛感受到了我的这种不安,转过头来看了看我,他还是没有表情,但他镇定的眼神让我稍稍放松了些。
    我们的脚踩在楼梯上,脚底下便传来“咯吱咯吱”的声音,听得人心惊肉跳。很奇怪,按理说我已经是死人了,此刻的我不过是一只孤魂,但灵魂又怎么会有重量呢?
    我们沿着楼梯走上了楼房的天台,当我的脚踩到天台的地面上时,那种可怕的“咯吱”声才消失了。
    我环顾四周,发现这个天台非常大,但是有一半的空间被人用砖头砌起来,形成了一个半包围的房子,但这个房子的“门”用了一整块厚重的帘子挡了起来,我看不见里面是什么情形。至于这剩下的没有被围起来的空间,就还是保留着天台的模样,空旷的,地面上还有一些青苔。
    就在我打量着这里的时候,房子的门帘被人掀开,有个男人从里面走了出来。他有一头瞩目的金色头发,和奶白色的肌肤。简直漂亮的不像一个男人,让人看一眼就有一种很惊艳的感觉。
    那个男人朝我看过来,然后轻佻地吹了声口哨。
    “小美女。”说着还冲我眨了眨眼睛,淡褐色的眸子仿佛带着电。
    “她比你还大。”路宣瞥了他一眼,面无表情地说着,“你勾搭错对象了,连迦。”
    “哦?”连迦挑了挑眉,冲他魅惑地笑了笑,“不勾搭她难道要勾搭你吗?”
    紧接着,我看见连迦的手开始不老实地摸上路宣的胸口,手指在他的胸膛上暧昧地画着圈圈,嘴角还挂着那抹诱人的笑。
    眼看着他的脸离路宣的脸越来越近,我暗暗想这两人不会就准备这样在我面前上演限制级画面了吧。可惜路宣还是那样一副不为所动的死人脸,丝毫没有被勾引的自觉。
    “闹够了就开始工作。”路宣总算是开口了,连迦却像是突然间失去兴趣一般,放开了缠在他衣服上的手,又转头朝我看来。
    “路宣,你是在开我的玩笑吗?”连迦指了指我,“这怎么看也像是未成年少女吧!”
    路宣不知道从哪里掏出来一本黑色封面的笔记本,递给他以后,就朝房子里走去,边走边说着:“姓名,慕澜,年龄,22岁,死因,车祸。”
    十几个字说完,他就消失在我的视线里,只有连迦站在原地翻看着那本笔记本,他翻看的速度很快,脸上一直保持着惊讶的表情,在他这张漂亮的脸上看着很是喜感。
    我很好奇他到底看到了什么,正打算走过去想要看一眼的时候,他却迅速将笔记本合上了,脸上也恢复了刚才的笑容。
    切,搞得神秘兮兮的,一看就有猫腻。我冲他翻了个白眼。
    “这个呢属于工作机密,不给看。”他笑嘻嘻地说着,随即又故作严肃,清了清嗓子道,“现在,正式欢迎你来到死亡事务所,我是工作人员,连迦。”
    “……”
    “喂喂,我都已经这么严肃了,你好歹给个反应嘛!”连迦不高兴的撇了撇嘴。
    “我该有什么反应?”我已经很严肃地没有把他说的话当成笑话来听了。
    “好吧。我是想说,你有什么问题,都可以问我,但是如果事关机密的话我就没办法回答你了。”说着,他打了个响指,我面前就出现了两把椅子,“坐下说吧,站着累。”
    我对于他能凭空变出两把椅子这件事感到十分惊奇,虽然我此刻正在经历的事也算是很神奇了。我,作为一个灵魂正在和一个怎么看也不像是一个正常人的人站在一个破旧楼房的天台上对话。
    “你刚刚说的是什么事务所?”我问。
    “死亡事务所。如你所见,这个事务所只有两个人,路宣是老板,至于工作人员,那就是我啦。”
    这真的不是什么恶作剧吗?
    我问:“这个事务所是干什么的?”
    “在回答你这个问题之前,我想先告诉你一个既定事实。任何一个人,当他死亡以后,他的灵魂就应该立刻堕入轮回,转世重生,前尘往事一概都不会记得。”他顿了顿,又接着说道,“准确的说,灵魂是不会有记忆的,在这个人死亡的那一刻,记忆就自动消散了,至于轮回转世那都是规律而为,不论是谁,都逃不脱规律的。”
    “所以我才记不得生前的事。”我看见连迦点了点头,又问,“那我为什么会留在这儿?按理说我不是应该在死亡的那一刻就转世投胎去了吗?”
    “这就是我要告诉你的。任何一个在生前怀有执念的人,当他以非正常的方式死亡,那么他的灵魂就不会转入轮回,而是暂时留在他死亡时的地方,成为一个孤魂。”
    我明白了,我是因为车祸死亡的,所以算是非正常死亡,但是我有什么执念呢?我不记得了。
    天台的风很大,将连迦的头发吹得凌乱,我看见他在对我笑。他笑起来很好看,像是一个不谙世事的少年。
    我问他:“你还没有回答我,这个事务所是干什么的?”
    “我们啊,就是负责将那些孤魂带回来,然后帮助他们解开心结,放下执念,最后送他们去投胎。”
    我:“……”
    “喂喂喂,你那是什么表情?!”
    “还有一个问题……”我指了指身后的小房子,“为什么要把这个事务所建在这样……的一个地方?”
    “这个就得问你自己了。”连迦看着我认真说道,“事务所是没有特定的样子的。你死之前牵绊最深的或者说最难忘的地方是什么样子,那么你看见的事务所就是什么样子。比如说我,我此刻看到的事务所就是一间海边的别墅,那可是我每次跟美人约会的时候必去的地方。”他嘿嘿一笑,我有些无语。
    我对这样一个地方会有怎样的执念呢?我想不起来,觉得很烦躁,突然间能够体会到那些失忆的人的痛苦了。
    “说起来,你看起来年纪挺小的,居然比我还大。”连迦摸了摸下巴,眯着眼朝我打量着,“唉真是的,整天看路宣那家伙的面瘫脸都看烦了,好不容易事务所里来了个女人,年纪还比我大,我对比我大的女人没兴趣诶!”
    “……”
    “好了,该问的都问完了吧?”连迦起身,指了指小房子,“那就快进去吧,外面冷。”
    “等一下,最后一个问题,”我拉住他,“我怎样才能解开执念?”
    “这个……就是工作机密了,我是不会回答的,”连迦神秘地笑了笑,“在此之前,先留下来当我们的助手吧。”
    他又打了个响指,在我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我身下坐着的椅子就消失了。我一屁股跌坐在地上,痛死了。他非但没有拉我一把,反而站在旁边叉着腰大笑,这个没有同情心的家伙!我气的在他脚上用力的锤了一下。
    “嗷痛痛痛!你这个恶毒的女人!”
    我得意地冲他挥了挥拳头。
    后来我就留在了这里,成了这个事务所唯一的一个女助手。我一直都不知道该如何放下那个所谓的执念,路宣却只告诉我“一切随缘”,我也就不再执着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